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四章 退夏若天
    “王雄?你也想挡我?”夏若天眼中闪过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巨阙!”王雄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叫我?”巨阙有些畏惧道。

    “变形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?这么多人看着呢,我,我……!”巨阙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快点!”王雄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巨阙有些不情愿的变化成了人形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“这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这是剑!”

    “这是剑人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四周顿时传来一些低语之声,虽然声音不大,但,巨阙的耳力岂能听不到?此刻,巨阙剑的尖端脸部,瞬间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能不能变回来?太丢人了!”巨阙露出一丝恳求之色。

    但,王雄却一把抓住巨阙剑的剑柄,根本没有理会巨阙。

    抬头,手执不伦不类的巨阙剑,王雄看向对面的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大荒仙帝,今次,你已经杀死了白先生,完成了愿望,到此结束吧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到此结束?呵呵,你有什么资格让朕到此结束?朕说要他的剑,就要他的剑,这是朕的规矩!”夏若天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此刻如何,但,我清楚,白先生比你和大荒剑一起,不弱多少,最后一剑,白先生以死亡为代价的一剑,破了大荒剑,你夏若天定然也重伤在身,此刻,应该发挥不出原有力量吧,这古战场,强者众多,大荒仙帝可不要凭一时喜好,枉送了性命!”王雄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枉送了性命?哈哈,是在别人手中枉送了性命,还是在你手中枉送了性命?王雄,你现在越来越自恋了,上次万仙阵外,斩几个天仙,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?朕就算如今重创,重创的只有天仙之力,也不是你可比的!”夏若天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孤既然挡在这里,自然不会让你再踏前一步!”王雄手执巨阙剑,眼露冰冷道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你的剑,就是这不人不剑的丑玩意?”夏若天看着王雄举着那怪异无比的巨阙,露出愕然的冷讽。

    可王雄却不会解释什么,天子之剑,起手式再度开始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以王雄为中心,一股强大的剑意喷涌而出,一股剑气风暴,瞬间席卷四方。

    四方,无数观战者的长剑,尽皆一阵颤鸣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上次那斩牛魔王的剑招!”

    “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剑!我记得呢!”

    “王雄要挑战夏若天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无数修者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,你不会用我的头颅去碰那大荒剑吧?”巨阙剑却忽然惊恐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雄天子之剑举起,自然是要用巨阙剑斩下。

    王雄为何用巨阙剑斩下,因为巨阙剑是中古十大圣剑之一,虽然未到巅峰,但,面对大荒剑,居然没有丝毫面对上位者的感觉,王雄就确定巨阙此刻品质了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夏若天眼中一冷,也是闪过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此刻,夏若天斩杀白先生,正是其意气风发之时,这一刻,夏若天心里,所向披靡,无人可敌,可眼前,一个跳梁小丑,也敢挑衅自己?

    “你想死,朕就成全你!”夏若天冷声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那有着一丝裂纹的大荒剑,轰然向着王雄斩来。

    王雄眼中一冷,天子之剑即将斩下。

    一旁,倒在贺剑之怀中的白先生,嘴角闪过一丝满足,探手一推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股力量,骤然从王雄背后,涌入其体内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滚滚力量涌入王雄体内,顿时让王雄力量攀升到了极致,王雄眼睛一亮,知道白先生利用最后弥留之力,帮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“八荒六合唯我独尊!”王雄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一白、一紫,两道巨大的光芒,瞬间在两界山绽放。瞬间刺的无数观战者眯起了眼睛,无法睁开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一声超级巨响,炸的四周山体顿时碎石崩飞。整个两界山,除了王雄所在之地,也是猛地炸出无数碎石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巨响冲天,待所有人视线恢复之际,一起看向两界山半山腰处。

    四周,早已一片狼藉了。

    王雄还站在原地,夏若天也还站在原地。两人剑撞之际,谁也没有后退一步,但,两人此刻,尽皆脸色一阵潮红,各自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这一次,面对夏若天,王雄岂敢留手?哪怕白先生最后的力量涌入体内,王雄也倾尽了一切,一瞬间,王雄耗尽了全部力量。

    若不是此刻不允许,王雄已经瘫软在地了。

    血龙黯淡无数,太极图、虎魂尽皆一片黯淡了。王雄抓剑的手,都在颤抖一般。

    王雄再度山穷水尽,可此刻,谁也没有笑他。因为,王雄挡下了大荒剑。真真正正挡住了夏若天的一击。

    那可是白先生才能做到的啊。

    无数修者看向王雄,尽皆头皮一阵发麻,自己刚才还想偷袭来着?

    王雄擦了擦嘴角鲜血,盯着对面的夏若天。

    夏若天也擦了擦嘴角,眼中闪过一股不可置信。挡住了?这王雄怎么将自己的剑挡住了?他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就算自己受伤,也不该是一个地仙挡住的啊,而且,按道理说,若非白先生那绝世剑修,普通人的剑,哪怕普通神剑,早该崩碎在大荒剑前了。

    可眼前,为什么没有?

    巨阙剑还完好,只是剑背上的巨阙脸,露出痛苦之色,好似刚刚将脑袋撞疼了一般。

    巨阙剑完好无比,可大荒剑,在原先的裂口处,居然分叉了,一道裂纹,变成了八道?八道裂纹?

    好似蛛网笼罩大荒剑,大荒剑,好似随时崩碎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咳咳!”夏若天咳着血盯着王雄的巨阙剑。

    “大荒仙帝,你该退了,咳咳!”王雄咳着血,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一次对决,不分胜负,王雄是借了白先生的力,可夏若天的大荒剑更多出大量裂纹啊。

    刚才一剑,平分秋色?

    四周,无数修者露出骇然之色,要知道,那可是夏若天啊,刚才,被所有人奉为神明的夏若天啊。王雄居然挡住了?

    “这王雄魔头,该有多凶悍啊!”无数观战者露出骇然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今次,朕有伤在身!来日,再亲临你东方国讨教!”夏若天面露恨色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本身就被白先生重创了,此刻,与王雄一次对剑,更是伤上加伤,夏若天有自傲,但,也不会将自己置身绝地。

    四方无数观战者,真的只会看吗?自己若是再坚持下去,那些观战者很可能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夏若天一甩袖子,踏步向着远处射去。

    夏若天走了,走的时候,虽然有些观战者蠢蠢欲动,但,没人敢拦。毕竟,刚才夏若天的凶势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而一剑退夏若天?无数白狂地洲的强者,此刻都露出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这还是自己知道的大秦东方王吗?那个大傻子吗?无数白狂地洲强者都是一激灵。今日,王雄凶名,在所有人心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夏若天退走的一瞬间,王雄脚下一软,顿时跌坐在地。连手中的巨阙剑都没抓稳,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疼死我了,啊,疼死我了!”巨阙变成虎形,一脸委屈的捂着脑袋。

    四周,无数修者尽皆眼睛一亮,那老虎,变成的剑,居然不弱大荒剑?无数观战者顿时眼红起来,期待收服巨阙。

    王雄虚弱的跌坐在地,看向一旁的白先生,白先生面如死灰,面部干枯凹陷,显然已经快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中古十大圣剑,巨阙剑虽然没有其它圣剑附加的神奇异能,但,在十大圣剑之中,属于最锋利的一柄,能斩破大荒剑不稀奇,大荒剑的剑身和剑柄,差了好几个档次,咳咳!”白先生虚弱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白先生援手,刚才……!”王雄虚弱的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要多谢阁下,为我之死,保留这最后一丝尊严!”白先生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,你这一走,两界通道,恐怕……!”王雄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就算没有今天,按照时限,也会有人来接替我了,要不了多久,就会有人来接替我,守护这个两界通道了!这也是我敢放手与大荒剑一搏的原因!咳咳!”白先生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马上有人来与你交接?”王雄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虎祖,叶赫奉天!”白先生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虎祖?”王雄惊讶道。

    白先生此刻,生机尽去,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一般,虚弱的看向贺剑之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贺剑之眼中泪水不断。

    “贺剑之?呵呵,我先前看你,为情所伤?”白先生慈祥的看向贺剑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贺剑之顿时眼中一黯。

    “你有自卑的情绪,爱情?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,不要怕,勇敢的去追求一次,哪怕失败,也对得起自己。我鹤族,最讨厌婆婆妈妈的人,你可不要让我失望!”白先生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!”贺剑之一时不知如何说。

    “老夫一生奉献给了鹤族,却是亏欠了当年一个女人,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,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辙。你小子天赋异禀,虽有鹤祖剑道总纲,但,经验太少,炼了我魂,我的毕生战斗经验给你!”白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,一指点在贺剑之眉心,一道绿光从体内涌入贺剑之眉心,白先生也彻底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白先生手耷拉而下。连破碎的灵魂都不愿浪费,在魂飞魄散前,给贺剑之一份滔天大礼。

    白先生死了。贺剑之整个人定在那里。

    王雄虚弱的瘫软在地,巨阙抱着头疼痛中,巳心还没有苏醒。

    此刻,王雄一行到了穷途末路一般,四周无数观战者顿时一阵心脏强烈跳动,一个个蠢蠢欲动,眼露贪婪的看向王雄所在。

    好似约好的一般,忽然,一群观战者手执刀剑,向着两界山猛扑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