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三章 死了?赢了?
    随着夏若天与白先生战斗开启,越来越多的强者从古战场星球四面八方聚集向了两界山附近!

    天空的战斗,太剧烈了,剧烈到大地都在颤抖,古战场星球都在崩颤。

    无数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强者,各个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个白先生,没错,百年前,就是在两界山,白先生与一个绝世剑修战斗,当初斗的天昏地暗!这一次,比百年前还要恐怖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地都在颤抖,他们两人战斗,若是全力冲击大地,我们脚下这古战场星球都可能被崩碎呢!好恐怖的剑修!”

    “能看到如此惊世之战,我也不枉此行了!”

    “与白先生战斗的是谁?好恐怖,居然压着白先生打?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那是白狂地洲,大荒仙帝,夏若天,他手上的是大荒剑!”

    “大荒剑?如此厉害?”

    “嘶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前来观战之人,无不露出惊骇之色,这两人的战斗,实在太恐怖了,今次来人,近乎没人有勇气与战斗中的强者面对。

    此地虽然不能飞,但,两大强者踏着一道道剑气,生生的战斗到了高空,看的无数修者一阵目眩。

    观望者越来越多,同样,也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了两界山,同时,也看到了王雄所在。

    毕竟,那黑洞太明显了,百年前,就是白先生居住之地,此刻那里站着一群人?

    巳心闭目参悟《万毒真经》,贺剑之失魂落魄,在自我调节之中。巨阙臭美的照着镜子,只有王雄,看起来正常一点,此刻正负手而立,看着远处天空两大绝世强者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那群人是谁?”有观战者露出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他?我想起来了,一年前,一年前,他一剑将牛魔王斩成了两半!”一个观战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不可能吧!”众观战者顿时露出不信之色。

    盖因为,这一年,牛魔王的名声太大了。这一年,牛魔王都在杀戮,整个古战场星球,听到牛魔王的事迹,都是闻风丧胆的。

    可眼前之人,一剑将牛魔王斩成两半?

    “是真的,就在百年前的两界山位置,我亲眼所见!”

    “我也见到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后来牛魔王复活,大杀四方的时候,我悄悄逃了,但,就是他一剑斩了牛魔王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此人只出了一剑,一剑之下,牛魔王根本抵挡不住,所向匹敌,一剑斩之!”

    “一剑斩牛魔王?如此厉害?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他是白狂地洲,大秦人国,东方王,王雄!”

    “王雄?”

    “王雄?不可能吧,我就是白狂地洲出来的,他以前是个傻子啊!他才多大,二十几岁吧,怎么可能斩牛魔王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个傻子,你不知道吧,半年前,王雄当着大周仙帝、东林战王的面,斩杀了几个大周仙帝的天仙,大周仙帝、东林战王都拿他没办法,任凭他离去!”

    “何止啊,一个多月前,王雄还当着大周仙帝的面,斩了大周仙帝的一个盟友,大周仙帝也奈他不何!”

    “真的?这王雄,如此凶悍?”

    “亲眼所见!”

    “你忘记了?大周仙帝悬赏捉拿的人,就是他!你忘了!”

    “啊,想起来了,是真的!如此说来,王雄真的如此凶猛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众观战强者,尽皆骇然的看了眼不远处王雄,一些偷鸡摸狗者,本来还想趁着白先生战斗,悄悄过来扫荡白先生家里的,可,听到四周强者议论那凶人王雄,顿时一个个缩了缩脑袋,不敢再来了。

    观战者悄悄潜伏四周,看着惊世大战。

    这一战,就是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白先生虽然占尽了劣势,大荒剑前毫无还手之力,但,却生生的战了一天一夜,这一天一夜,白先生已经成了血人,满身是伤,惨烈无比,但,白先生眼中的战意,却不曾磨灭,这股战意之中,有着一种对剑道的执着。

    白先生不做剑之奴,但,却炙爱剑道,一生背负鹤族耻辱,却一生不忘己身挚爱。颓势已现,白先生就算有惊天剑道,也比不了这大荒剑。

    败白先生的不是夏若天,而是大荒剑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!”夏若天露出一丝狰狞。

    “斩!”白先生面露一丝不甘的傲气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白一紫两道巨大的光芒,随着两剑相撞,瞬间,刺的无数观战者无法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当无数观战者视觉恢复的瞬间,顿时看到,白先生犹如一道流星,从远处高空滑落,坠落而下。

    白先生坠落的方向,刚好是两界山处王雄所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白先生落地,两界山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!”王雄一把扶住白先生。

    白先生的衣服,从正中心处分开了,不仅分开了,肉身之上还有一道血色细线,从头顶之地,一直到了下身之处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贺剑之也陡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白先生不是前面部分开了,后背处也分开了。白先生,被大荒剑,一剑斩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血丝从*中冒出,白先生被人竖劈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白先生咳嗽了一声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怎么样?”贺剑之顿时恐惧道。

    刚才的失魂落魄消失了,因为,眼前一个刚刚认识的同族前辈,就要死了,这一刻,贺剑之浑身发颤,虽然认识短短时间,但,不知为何,贺剑之看他,犹如一个长辈一般,如今长辈要死了?

    王雄抓着白先生的手,也在检查,此刻也是露出难受之色。

    白先生不仅仅肉身被劈了,七轮、中脉,全部被竖劈了,就连灵魂,也劈了,若不是强大的意志力暂时凝住身躯,此刻已经魂飞魄散。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白先生败了?

    四方无数观战者倒吸口寒气,要知道,很多人百年前可是见过白先生的,那无敌的剑修印象,还深刻在所有人心中,刚才的强势战斗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,如此无敌的剑修,败了?败在了别人的剑下?

    白先生败了,倒在王雄、贺剑之怀中,面如死灰,却死死盯着天上的夏若天。

    夏若天擦了擦之前嘴角的鲜血,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白十九,百年前,你败了家父,小幽因你而死,今日,朕为他们报仇了,你,手下败将!”夏若天冷傲的站在天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,最后那一剑,你也不好过吧!”白先生露出一丝凄然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顿时脸上一阵潮红。显然,刚才高高在上的姿态,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白先生被一剑斩尽杀绝了,夏若天也好不到哪里去,此刻的夏若天,也身受重伤了。

    被白先生拆穿,夏若天脸色阴沉:“哼,朕是不好过,但,朕只是受伤,只是受创,而你,你是死!”

    是啊,不管夏若天多重的伤,他还活着,白先生死了?王雄、贺剑之尽皆为之悲伤。

    但,白先生并没有沮丧,相反,白先生却笑了:“不,我赢了!”

    我赢了?

    四周无数观战者都露出惊愕之色,这白先生疯了?你都要死了,还赢个屁啊。你这是说胡话了?

    白先生盯着夏若天,笑着说自己赢了?

    夏若天露出一丝冷笑,正要冷嘲热讽,陡然,夏若天发现,白先生看的不是自己,看的只是自己手中的剑,大荒剑!

    白先生说赢了,不是赢了夏若天,而是赢了大荒剑?

    却看到,大荒剑的前半截,有着一个剑锋之地,出现了一丝裂纹。

    大荒剑,裂了?

    夏若天陡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大荒剑裂了?这怎么可能,这可是无敌的大荒剑啊。

    骤然,夏若天一个激灵,忽然想起来了:“你这一天,你的剑不断与大荒剑相撞,你撞的都是同一个地方?”

    同一个地方?

    四方无数修者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剑剑相撞,这有无数可能,可,白先生的剑,每次都撞在大荒剑的同一个地方,这,这怎么可能办到?

    夏若天盯着白先生手中的长剑。

    白先生手中的长剑,已经满是缺口了,而且还是遍布了长剑一圈。一圈的缺口。

    “你的剑,用剑体每一个部位,与大荒剑同一个位置撞了一遍?”夏若天脸色阴沉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剑只是有缺口,但,你大荒剑,裂了,哈哈哈,裂了,我赢了,咳咳!”白先生露出一丝死亡前的癫狂。

    白先生从一开始的对手,就没有选择夏若天,白先生的对手,是大荒剑,白先生以大荒剑为对手,虽然最终战死,但,大荒剑却破了。

    白先生死了,但,白先生却赢了?

    夏若天脸色阴沉的可怕,四方无数修者头皮一阵发麻,这要是什么样的剑修,才能将剑道精准到如此恐怖的地步啊。

    白先生败了?不,他没败,他只是要死了而已,他根本没败!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白先生露出满足的笑容,可这笑容之下,又看了眼一旁黑洞,眼中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先生发誓,一生一世,直到战死,都死守这两界通道的,这份责任好重,如今,自己终于要战死了,白先生望着一直守候的黑洞,露出释然之色,露出悲凉之色。

    白先生一生的使命完结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贺剑之顿时悲从心来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雄抓着白先生的手,无比沉重。

    远处,夏若天脸上一阵阴晴不定。白先生虽然被自己斩杀了,但,白先生先败了自己,又败了大荒剑,他虽死,但却不败。

    “死了就是败了,哪有那么多废话!”夏若天眼中闪过一股怨怒。

    踏步,夏若天踩着剑气到了近前,瞬间到了两界山口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王雄陡然站起身来,冷眼看向不告而来的夏若天。

    此刻,白先生将死,最后的弥留之际了,夏若天的神情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朕才是最后的胜者,朕要带走属于朕的战利品,白十九的剑!”夏若天冷冷的踏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剑?”白先生不自觉的手中一抓紧。

    对于至诚剑道的人来说,剑就是自己的一部分,哪怕死也要带着自己的剑,此刻,夏若天要来夺剑,白先生已经无力反抗,只能带着一股不甘的眼神,艰难的看着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带走你的剑,才是朕胜了!白十九,你已经死了,挡不住朕的!”夏若天冷声的踏步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夏若天自信,这一刻,谁也挡不住自己,连白十九都不行了,谁能阻止自己?

    “有孤在,谁也别想带走白先生的剑!”陡然一个身影挡在了夏若天面前。

    却是王雄,义无反顾的将白先生护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王雄?你也想挡我?”夏若天眼中闪过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四方,无数观战者早已被夏若天的霸气吓的不敢说话了,此刻,所有人心中和夏若天一样的想法,这个时候,连白先生都要死了,谁还挡得住夏若天?

    可,偏偏,那王雄站出来了!

    这王雄,敢直面夏若天?他有那么夸张吗?

    多少屏住呼吸的双眼盯着王雄,露出一股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www.yuehuatai.com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