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十九章 周池的蜕变
    三层万仙阵远处!

    一处阵基之地,周池和一些凤神卫,远远的观望遥远处的小幽谷战场。

    “东林战王!”凤神卫陈兵惊叫道。

    遥远处,夏若天一剑斩了东林战王和所有参战的凤凰山将士,一众凤凰山之人尽皆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去,我等守护阵基,不能这里出错了!”一个大周将士叫道。

    “战王死了,战王死了!”陈兵吼怒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不能让你过去,否则,战王就白死了,仙帝一定能将夏若天斩杀,给东林战王报仇的,稍安勿躁!”一旁其它守护阵基之人叫道。

    周池站在一旁,看着众人的焦怒,此刻也是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战王啊!那可是和夏若天同修为的啊,所有人都以为夏若天刚刚渡过第二次天劫,此古战场有没有天道可用,以为他是瓮中之鳖了,可谁想到夏若天如此凶猛?

    如周池所在的这类阵基之地,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严守四方,以防有外来变数。

    可,变数终究还是来了,遥远处,王雄忽然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?一个人?”周池陡然脸色一变,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远处王雄,仅仅说了几句话,就和最外围的紫袍人势力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个天仙围攻王雄啊,王雄居然能慢慢将一个个天仙斩杀,那恐怖的战力,让周池露出惭愧之色。

    当初,自己还想要保护王雄来着,结果,自己就是个笑话,姐夫根本不需要自己帮忙,天仙也刺杀不了他,可笑,自己还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周池惭愧之际,看着远处紫袍人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那剑符,就是陈兵他们传的?当初准备试探大周仙帝的剑符?果然厉害,啊,紫袍人的镜子法宝,好厉害!”周池惊叫道。

    转眼,就连夏若天的剑符,都没有取到效果,周池顿时为王雄担心了起来。

    碎镜粉尘罩中,陡然冲天两股强大的剑意。

    隔着很远的距离,周池附近的无数长剑都颤鸣不已。

    “剑意?那紫袍人好强的剑意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两道剑意?王雄也有剑意?他也有剑道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虽然看不见王雄的人,但能感受到剑意,众人最惊奇的就王雄了,这王雄什么时候会用剑了?

    只有周池见过,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剑?

    那一剑,惊天动地啊!

    果然,一声巨响,镜片粉尘罩炸碎了,那一处大地更是炸出一个滔天巨坑,大地龟裂无数,地动山摇,天崩地裂。即便隔着无尽远的距离,都能感受到大地一震。

    阵基之处,所有人都久久无法平静。昔日看不上王雄,甚至对王雄小视的强者,尽皆心中一颤,露出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一切散去,王雄周身被血雾笼罩,同时,从万仙阵上,也抽取了滚滚血力。

    但,王雄摇摇晃晃,好似已经穷途末路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一剑,负荷很大,王雄已经是最虚弱的时候了!”陈兵眼睛一亮看出了缘由。

    不仅仅陈兵看出来了,所有强者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,谁也不敢上前,王雄的凶威,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周池更是露出担心之色:“姐夫,你可不要出事啊,我姐,还有我外甥,以后还要等你呢!”

    远处,王雄摇摇晃晃离开了。

    可远处的大战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大周强者在两层万仙阵结界中央,看着那夏若天阴沉的脸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“哼!”夏若天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再度,一剑冲天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血色一剑,势如破竹,犹如灭世天威,瞬间,斩破了第二层结界,直冲大周仙帝而去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脸色一变,知道这一剑恐怖,自然不敢硬接,身形一片转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大周仙帝的长剑,挡了一下,自己躲了开来,但,夏若天的剑无比凶猛,余力不消,轰然斩向第三层结界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第三层结界轰然爆开。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,传递到四方的阵基之处。

    周池所在的阵基,轰然爆炸而开。

    不止周池之处,四面八方,无数阵基,轰然爆炸而开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无数陨石,更是轰然爆炸而开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、轰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无尽爆炸在四面八方响起,声威滔天,浩瀚无穷。

    三层万仙阵,至此彻底破开了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抓着长剑,站在不远处,额头冒出冷汗的看向夏若天。一众大周强者此刻也心中无比惊慌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先前夏若天的剑气,就诛杀了无数凤凰山强者。此刻,没有万仙阵防御,自己一行,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夏若天!”大周仙帝如临大敌的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夏若天一剑破了万仙阵,此刻,脸上的战意,却是消了不少,仅仅看着王雄离去的方向,露出一股不满。

    “哼!”夏若天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死死盯着夏若天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夏若天才扭头看向大周仙帝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万仙阵,居然被你们弄的一团糟,朕磨剑都只能磨了一半,还真是废物!”夏若天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磨剑?你真拿我们磨剑?”大周仙帝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滚吧,朕可不想再脏了剑!”夏若天翻手一收血剑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大周仙帝眼中一恼。

    夏若天陡然一双凌厉的目光看来,眼中闪过一股杀气。这一眼,看的大周仙帝要暴怒的火气瞬间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大周仙帝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大周将士应声道。

    大袖一甩,大周仙帝带着一众强者向着远处离去。

    夏若天目送大周仙帝离开,脸色阴沉了一会,转头,再度回了小幽谷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离开了。但,没走多远,就陡然一顿。

    “仙帝,怎么了?”一个下属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?对,都怪王雄,坏了朕的好事!”大周仙帝眼中一冷。

    “可是,王雄已经走了啊!”

    “找,通知所有人,给朕找到王雄,通知古战场所有人,找到王雄!朕要将他五马分尸!”大周仙帝面露狰狞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!”那下属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王雄已经山穷水尽了,如今一个凡人,都能将其斩杀,你们还怕什么?给朕找到他!”大周仙帝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下属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嘭!嘭!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烟花信号冲天,召集无数大周强者前来聚集了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的怒火,可不是那么容易消的。此次一年的谋划失败,所有怒火,全部宣泄到了王雄身上。王雄一人,引燃了整个大周仙庭的怒火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小幽谷中。

    夏若天走到那座坟前。用手摸了摸墓碑,露出一丝惨笑。

    “小幽,我走了!我答应过你,成为天下第一剑修!刚才的磨剑虽然有些不愉快,但,我的心剑已经被你磨好了,我去见那个人了!我答应过你,要打败他!今次,我一定会做到的!”夏若天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夏若天眼中慢慢变的冷漠了起来。

    抓着血剑,夏若天缓缓离开了小幽谷。

    夏若天离开小幽谷的时候,远处,很多大周仙庭的人看到了。但,即便夏若天离开了,也没有哪个大周仙庭的人,敢去小幽谷查探。

    就连大周仙帝,在知道夏若天离开小幽谷之后,也佯装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小幽谷,已经成为凤凰山禁区,成为大周仙庭的禁区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虚弱的王雄,离开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大周仙庭、凤凰山的人,全部在寻找王雄,地毯式的搜索,所有人都无比焦急。因为,所有人都明白,王雄如今处在最虚弱的时候,绝对不能让他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找,包括周池,也随着大部分人寻找王雄了。

    周池为大周仙帝找王雄?不,周池只是随着人流去查探罢了,大周仙帝好似忘记了这个小人物。又或者根本没将这窝囊废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周池跟着陈兵等人寻找之中,心中也为王雄着急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可不要被找到啊!”周池担心的跟在陈兵等人后面。

    “血迹?这是王雄留下的血迹,快,找到方向了!”陈兵陡然惊喜的叫道。

    不止陈兵,四周很多人都发现了一些王雄离开时留下的血迹。

    别人的血,都被‘天条’吸收了,但,王雄自己的血,却没有。王雄离开,沿途留下了血迹?

    这在以前,是不可能的!因为王雄太谨慎了,肯定注意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如今,留下血迹,只有一个可能,王雄伤的太重了,重到王雄已经没有精力处理痕迹了。

    “快,通知所有人,就说找到方向了,王雄在这边,所有人来这里找!”陈兵兴奋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!”周池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越是追踪,痕迹越多。王雄好似就在不远处,即将被追到了一般。

    周池露出极度焦躁,可又不敢讲。

    周池眼中闪过一股苦涩,想了好一会,周池才好似做了一个决定:“姐夫,呵呵,承蒙姐夫一再照顾,更救了周池几次性命,古战场口,周池明白,你在给我壮胆,我明白,但,我或许就是扶不起吧!周池让姐夫你一再失望,但,你终究是我姐夫。为了我姐!我也不能看着你出事!我周池怕死,可这段时间,我也明白了一个人,为什么要活着!姐夫,我来帮你一次吧!”

    周池缓缓躲开追踪队伍。

    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,周池用刀在手腕处割出了一道口子。顿时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周池顿时让一些鲜血滴落在草丛之中,继而,周池快速向着远处逃去,一边逃,一边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果然,没多久,陈兵等人在王雄血迹减少的地方,发现了周池的留下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?咦?往那边走了?跟我们猜测的不一样?”陈兵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肯定在躲避我们,所以不往我们猜的地方躲了,而是去了别的方向,快,追过去!”一个大周强者叫道。

    “好,走!”

    顿时,所有人顺着周池留下的痕迹,快速追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池知道,若是被抓住,会有什么下场,可这一刻,不知为何,周池还是做了,为王雄掩护,周池独自承担来自大周仙庭的全部怒火。

    可惜,王雄已经离去,并没有看到周池这一瞬间的蜕变。若是王雄看到,一定为周池惊叹,因为,这蜕变不仅仅是一次掩护,更是对生死的看淡。

    生死之间,有大恐怖,当一个人连生死都看淡的时候,他的未来,定然会超越无数人!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www.yuehuatai.com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