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十八章 拔剑术VS天子之剑
    夏若地,夏若天的弟弟,大荒仙庭的若地王,昔日刺杀商恨失败,最终被王雄俘虏,用以要挟大荒仙庭!

    王雄怎么也没想到,这紫袍人是夏若地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你?夏若地?”王雄瞪眼惊讶的看向夏若地。

    四周镜子碎片粉尘,在夏若地的杀气下,凝聚一个罩子,让外界之人看不清夏若地的面庞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我?呵呵,为什么不能是我?夏若天一死,我就是新的大荒仙帝!”夏若地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惊讶于你的动机,我是惊讶,当初的你,和现在判若两人,不仅性格,你的实力应该只是初入天仙,不该是如今的天仙巅峰,否则,昔日也不会那么惨!”王雄盯着夏若地,眯眼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当初?”夏若地双眼一眯的盯着王雄。

    或许,实力诡异的攀升,是夏若地的某个秘密,夏若地可没打算给王雄分析。

    “当初,你的暴戾,你的浮夸,都是装的!”王雄却是猜测的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知道的太多,今日过后,就没有你了!”夏若地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一沉,手中天条瞬间向着夏若地抽去。

    “长鞭邪器?哼,你也就骗骗那些初入天仙吧,你这长鞭,在我面前,已经不是秘密了。不是秘密,也就代表着,它,废了!”夏若地冷声道。

    冷声之中,陡然,夏若地四周浮出一股股水汽,水汽瞬间结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长鞭轰然抽在一块坚冰之上。巨大的力量,带出一股强烈的气流。

    但,坚冰强横,在裂出几道裂纹之后,居然将长鞭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力量,加上长鞭邪器的威力,也只能破初级天仙的防御罢了,我这极寒冰晶,你破不开的,连我的极寒冰晶都破不开,你这邪器触碰不到我,还有什么用?”夏若地露出一丝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“啪!”“啪!”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鞭影如蛇,一次次从各种刁钻的角度抽向夏若地,但,夏若地此刻,已经被一圈冰晶罩子笼罩了。

    极寒冰晶,不是剑罡、刀罡之内纯能量,而是一众诡异的冰晶,水中蕴含了诡异的力量,天条居然无法吸收。加上天仙巅峰的加持。

    果然,天条已经无用了。

    一次次抽击下,只是给冰墙造成一些裂纹罢了,根本伤不到夏若地。

    夏若地冷冷一笑:“我说的,你这长鞭邪器,对我没用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夏若地探手再度抓住插入剑鞘的剑柄。

    夏若地抓住剑柄的瞬间,一股恐怖的剑意直冲王雄而来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外界,大周仙庭的强者们,手中长剑再度颤鸣了起来。如先前膜拜夏若天剑意般臣服。

    “剑意?谁?”大周仙帝惊叫道。

    此刻,就连不远处蓄势的夏若天也是陡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这股剑意,极强!虽然不如自己,但,绝对超过无数剑修,属于剑修中也是顶尖的存在。谁?谁的剑意?

    这一刻,就连王雄也停下了攻击,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看着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拔剑术?你的剑道……?”王雄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剑在鞘中,在拔出的一瞬间,能爆发出一股滔天剑锋,威力浩大无比,王雄前世就见人练过这种剑。

    当然,拔剑术的强弱,也与剑修本身有关,剑修的剑意越强,拔剑术威力越大。

    眼前夏若地的剑还没拔出来,那股冲天剑意已经凶猛无比。

    甚至,夏若地的剑意还锁定了自己,自己只要躲开,就能瞬间被一剑斩成两断。恐怖的剑意,出剑斩天仙必如屠鸡。

    “剑皇夏若天,剑圣花千红?可有人记得,我的剑,也是传自父亲?剑者,百兵之首!威力浩绝,你这长鞭,不是能吸收剑罡吗?要不,试试我这一剑!”夏若地露出一丝自傲道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一沉,顿时收起了天条。

    天条的确能吸收剑罡,但,那也有一定限度,初入天仙者的剑罡,来得及吸收,可到了夏若天、夏若地这般的所向匹敌的剑罡,必将锐利无比,在吸收之前,就斩断天条了。

    夏若地的剑有多强?刚刚斩天仙如屠狗的血色剑罡,都被挡了下来,而且还一次挡了三道,王雄就知道,天条无法与之抗衡了。

    “放弃了?哈哈,明智的选择,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拔剑了,你能死在我的剑下,足够瞑目了!”夏若地冷声道。

    但,王雄并没有束手就擒,而是翻手间,又取出一柄神剑。

    正是当初斩杀牛魔王的那柄神剑,只可惜,神剑上因为斩杀牛魔王有了一丝裂痕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你也想和我比剑?笑话,我剑道不如夏若天、花千红,但,我专练了这拔剑术,剑出,毁天灭地!凭你……!”夏若地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夏若地手中已经用了全力握剑,剑意已经攀升到了极致。一道滔天剑锋即将冲出。

    而王雄也再度挥出当初那一剑。

    天子之剑,第一式,八荒六合唯我独尊!

    一剑起手,瞬间,一股恐怖的气流从王雄之处向外爆发而出,气流涌出,带着一股君临天下之意。

    天子之剑,不在剑,在天子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外面修者的无数长剑,顿时再度强烈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、夏若天尽皆露出一丝惊奇。

    那镜片粉尘罩中,只剩下两人了,众人都知道,一个是紫袍人,一个是王雄。

    先前一道强大的剑意,引四方长剑颤鸣,二人看不见是谁,但,大概猜到是紫袍人,可,这怎么又冒出一道恐怖的剑意了?

    “王雄?他会剑道?”大周仙帝露出不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王雄?剑道?朕居然看走了眼?”夏若天也是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紫袍人、王雄,两人剑意在快速攀升,虽然隔着镜片粉尘罩,但,四周虚空已经开始环绕一道道游离的小剑气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这两人在剑道巅峰对决,至于谁会赢,谁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镜片粉尘罩中,夏若地眼皮一挑的看向王雄,自己隐藏了强大的剑道,这王雄也隐藏了?

    天子之剑,王雄如今最强大的手段,不久前刚刚斩杀了巅峰天仙,牛魔王,如今又面临了夏若地。

    以王雄如今修为,天子之剑的负荷太大,可就算负荷太大,也不得不用。

    夏若地剑意冲来,王雄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“拔剑术!”

    “八荒六合唯我独尊!”

    两道强大的剑光,夹杂着各自凶猛的剑意,直冲彼此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众人看见,那镜片粉尘罩,轰然爆炸而开,一瞬间,以王雄、夏若地剑锋相撞之地,顿时,一道道巨大的地沟向着四面八方延绵而去。天崩地裂,地动山摇。恐怖的冲击,形成一个巨大的剑坑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等一群人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王雄?王雄?这不可能!

    这是巅峰天仙的威力吧,这不可能是王雄?

    三层万仙阵中,所有人有大阵隔绝,所以,并没有受到伤害,但,此刻依旧为王雄、紫袍人的战斗震撼。

    爆炸中心,恐怖的剑气将一切粉尘都冲开了,露出内部两人。

    王雄衣服之上,无数血痕,衣服碎了大半,鲜血直流,甚至王雄手中那柄神剑,居然都彻底爆开了。

    王雄败了?

    不,是那紫袍人败了!

    王雄伤势惨不忍睹,此刻虚弱不堪,但,紫袍人更惨,紫袍人被王雄的天子之剑,一劈两半了,连同其手中的剑也断了。

    滚滚鲜血,不断向着王雄涌去。紫袍人迅速干瘪了下去,让人无法看清是谁。

    “赢了?王雄赢了?这,这怎么会?”大周仙帝陡然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夏若天也露出不可思议之色:“这是什么剑道?耗尽己身一切之剑?不对,是王雄如今实力,还无法承受这一剑之威!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剑?这是什么剑法?”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这一次,没有大日煞轮,天子之剑对王雄消耗的更大,王雄一瞬间虚弱的已经无法动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神剑?也承受不了我的剑!”王雄咳嗽中,将手中的神剑剑柄丢掉了。

    这神剑,不是毁在对方剑罡之下,而是毁在王雄自己的剑意之下,天子之剑,对天子用的佩剑,要求无比的高。

    这天下无数人争抢的神剑,在王雄手中,也只能挥出两次,就彻底废了。

    夏若地死了,其身上的鲜血滚滚涌入王雄体内,不仅如此,夏若地身上的金光细线,连着万仙阵,连着所有人的。

    在夏若地一死之际,王雄体内天条的吸力,顺着金光细线,居然在抽取万仙阵内的血力。

    肉眼看得见的,血色万仙阵,再度恢复着原来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东林战王他们的血肉仙元,被王雄抢去了?”一个天仙惊叫道。

    先前,凤凰山死的人,所有仙元、血肉,原本用来稳固万仙阵的,可此刻,在被王雄强行抽取?甚至,连夏若天先前的两剑威力,也被王雄抽取之中。

    滚滚仙元涌来。王雄转眼成了一个被血雾笼罩的血人。

    “住手,王雄!”大周仙帝惊叫道。

    因为,东林战王等人血肉、仙元,大周仙帝一行才能抵挡夏若天的。可如今,你王雄将力量全部抽走了,我们怎么办?我们接下来如何面对夏若天?

    大周仙帝惊怒无比,奈何,大周仙帝夹在万仙阵的两层结界中央,谁也无法阻止王雄。

    滚滚力量涌来,也出乎王雄意料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王雄一口鲜血喷出,却是虚不受补,刚刚虚弱到了极致,猛地灌入滚滚力量,瞬间造成了王雄的重创。

    重创归重创,王雄体表再度鼓荡一股气流。

    “人仙境,第十重?”王雄郁闷的叫着。

    此刻,人仙圆满了,可惜,这一次吸收的力量太多,夏若地和其一众下属,十大天仙的仙元,东林战王的仙元,凤神卫的无数仙元,此刻,凶猛的冲击着王雄身体,若非太极图反了先天,此刻早就撑爆了。

    王雄此刻,需要找地方疗伤。需要消化这次恐怖的仙元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,咳咳!”王雄咳嗽中看着万仙阵内部。

    “王雄!”夏若天眯眼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孤说过,不占你便宜,哈,咳咳,哈哈,你的那枚剑符,孤还了!你我不再相欠!”王雄红着眼睛盯着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不是两不相欠,你破坏了我磨剑的机会,你我结仇了!”夏若天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结仇?哈哈,孤在凌霄城等你!”王雄一点不惧怕。

    说完,王雄不理会众人,踏步向着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可惜,王雄如今太虚弱了,走的很慢,摇摇晃晃,好似随时坠倒一般。虚弱到,行走都艰难了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坏朕好事!”大周仙帝怒吼道。

    但,王雄根本没有理会,跨入远处林中,消失了。

    虚弱的王雄,没了踪影,而一群大周群雄,可要面对那凶猛的夏若天了。

    夏若天拔剑,冷冷的看着万仙阵两个夹层中的大周仙庭众人。

    此刻,大周仙庭众人,好似困在了笼中,连逃都没有机会了。大周仙帝如今,郁闷的好想骂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