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十七章 紫袍人身份
    “朕在用他们磨剑!你来帮朕,却是阻朕!”夏若天冷眼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一旁大周仙帝、紫袍人很想说,人家又不要你帮忙,你来瞎参乎什么啊?快走吧!

    可王雄偏不,王雄冷冷的看向夏若天:“孤只是来做孤的事情,你的事,又关我何事?来日,你若寻仇,来寻孤便是!”

    大周仙帝:“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紫袍人:“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这王雄是不是闲得慌啊?硬要来多管闲事?

    也只有夏若天明白了王雄的意思,王雄的确不是来帮自己,而是来证明自己。他要的不是自己当初的施舍,而是一个堂堂正正一战的尊重。他在宣示东方国的存在。

    夏若天脸色阴沉的看着王雄,王雄也没有多再废话,探手间,从脖子处抽出了天条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天条猛地一甩,顿时一声鞭响,走向了最外围的紫袍人一群人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的脸上无比难看。紫袍人更是周身杀气四射。

    “王雄?当年就不该留你!”紫袍人语气森寒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就不该留孤?呵,孤一直觉得你身形熟悉,可一直不知你是谁,到了这个时候,还隐藏着,看来,是一个了不得的熟人了?”王雄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要留手,杀!”紫袍人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紫袍人身旁,有十个黑袍人下属,尽皆裹在黑袍之中,好似随紫袍人一样,都见不得人一般。

    十大黑袍人瞬间冲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天仙?”王雄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十大天仙,都是用剑之人,顿时,一道道剑罡向着王雄斩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王雄全力防御,舞动的满天鞭影,剑罡触碰,顿时被长鞭一阵吸收。

    两三个初入天仙之人,王雄利用天条还能相碰,可,一次来了十个,变的有些危险了。天条虽然可以吸收对方剑罡,但,对方也不是蠢货,知道天条邪门,也不再硬碰硬。找着王雄破绽才斩下。

    虽然在力量方面,占了劣势,但,王雄战斗经验丰富啊。前世不知多少次杀戮,有着对战斗天生的敏感。

    一时间,王雄被十大天仙压着打。

    “呵,可笑,就你这样,也想帮夏若天?”大周仙帝在不远处冷笑道。

    的确可笑,夏若天何等实力?仅仅剑罡就能诛灭凤神卫的一众天仙。而眼前王雄呢?利用了那邪气法宝,居然也只是狼狈逃窜?

    不远处,夏若天刚刚升起的对王雄凝重,再度放下了。

    众人对王雄不在乎了,可王雄一直没有露出惊慌。

    天条神妙,让十大天仙不敢肆意上前,同样给王雄了一个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被十大天仙围着,王雄找着空隙。陡然,一个天仙露出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王雄眼睛一瞪,瞬间欺身上前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天条瞬间犹如一头毒龙,到了那天仙腋下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那天仙脸色一变,身形猛地一退。而旁边天仙也找到王雄破绽,瞬间斩向王雄后背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王雄后背衣服瞬间被一剑斩开,王雄以强大的战斗经验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,但,即便如此,左臂之处,还是被斩下一块巨大的血口子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长刺的天条,终于在那倒退的天仙身上撕开了一个小口子。

    王雄受伤了,伤的比那天仙还重,可,那又如何?王雄一枚丹药下去,伤口就愈合了,但,那天仙的血口之处,却是忽然产生一股巨大的血崩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滚滚鲜血瞬间向着天条狂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!”那天仙露出恐慌之色。

    因为,众天仙先前看过,看过死在天条下的人下场。

    “断!”那天仙当机立断,一剑斩了血崩的右臂。

    但,让那天仙绝望的是,血崩并没有断臂而结束,反而,在断臂后,血口更大了,瞬间大爆炸般的被天条抽取。

    “啊,不,不,不!”那天仙惊恐的走向王雄。

    走向王雄之际,快速变成了一具干尸,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一个天仙死了!剩下九个天仙一激灵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王雄体表顿时鼓荡出一股强大的气流。却是仙元积累到了一定程度,借着刚才的天仙,再度突破了。

    “人仙境!第九重!”王雄轻呼口气。

    “妖魔邪器,他那‘天条’是妖魔邪器!”众天仙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不远处紫袍人、大周仙帝尽皆周身寒气四射。

    原以为,只要小心那‘天条’就行,可,还是有人大意了。

    “废物,都要你们小心了,要你们避开长鞭,还大意了,活该!”紫袍人有些愤怒的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大周仙帝也恨声的看向那具干尸。

    只有夏若天,双眼微眯:“不对!不对!”

    大周仙帝、紫袍人只看出王雄战斗的炫丽,可只有夏若天看的出来,王雄,哪怕加上‘天条’的威力,也只有地仙巅峰罢了。面前可是一群天仙啊!

    十大天仙,都奈何不了地仙巅峰?

    这不合理,唯一能合理解释的,就是王雄的战斗天赋。

    王雄恐怖的战斗经验,让他即便只有地仙的力量,一样能够斗战天仙,还是一群天仙。

    夏若天终于正视王雄了,不是因为他的气节,而是因为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的确,他修为很弱,可,这样的战斗天赋,若是配上和自己相同的修为,自己的剑道,还能奈何到他吗?他的鞭法看似威力不大,靠的是鞭上尖刺的邪魔属性,可,若是和自己相同修为,他那鞭法威力还不大吗?不,他的鞭法,不下于自己的剑法。只是没有相应的力量支撑罢了。

    “王雄!”夏若天凝重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夏若天知道,王雄那恐怖的战斗天赋下,对战一群天仙,只要做到不露破绽即可,自己不露破绽,等待一众天仙暴露,众天仙合击之际,因活动范围,总会有无法施展拳脚的时候,总会有露出破绽的一霎那,而王雄的战斗天赋,却能敏锐的发现那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虽然大周仙帝、紫袍人以为,只要剩下九大天仙小心,终究能耗死王雄,可夏若天看来,却是王雄胜了。

    因为,王雄比他们所有人都小心。

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久,又一个天仙‘不小心’露出一个破绽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鞭响、剑鸣,瞬间又一个天仙鲜血爆洒而出,直冲长鞭而去。

    “废物,不是让你们小心了吗?”紫袍人怒喝道。

    众黑袍人一阵郁闷,看着王雄力量不如自己,可,那长鞭,总让人投鼠忌器。一不留神,就中招了。

    要没有这长鞭,我们早能杀了王雄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小心的!”八个天仙凝重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一个天仙化为了干尸。

    七大天仙额头冒出了冷汗,更加小心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一个天仙成了干尸。

    一连死了六个天仙,这一刻,所有人都发现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这长鞭?还真是妖异啊!”大周仙帝眯眼,终于惊叹于这宝物了。

    “妖异?那是要看在谁手中,要是在你们手中,可发挥不出这样的神效!”夏若天嘲讽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夏若天再度蓄势。

    王雄要出手帮忙,夏若天可不想王雄出手,自己还要利用这群人磨剑。可不能给王雄破坏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回来,你们别去送死了,废物!”紫袍人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“是!”剩下四个天仙,心有余悸的退回到紫袍人身侧。

    明明王雄力量不行,可死的都是自己这边,众天仙也是无比郁闷。甚至有些害怕王雄了。

    紫袍人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不远处,王雄也踏步上前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王雄盯着紫袍人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?呵,当年,我还真是小瞧了你,你这样的人,果然不能留,稍有不慎,就能让人功亏一篑!”紫袍人冷声道。

    冷声之中,紫袍人探手拔向自己的长剑,手按在剑柄之上,一股恐怖的剑意脱体而出。

    “剑修!”夏若天陡然眼睛一眯的看向紫袍人。

    天仙巅峰?

    王雄瞳孔一缩,刚才十大天仙,只是天仙初期,最多有一个才天仙中期罢了,这紫袍人,天仙巅峰?

    天仙巅峰?自己就算有‘天条’也奈何不得啊,他到底是谁?

    王雄警觉中,翻手取出一枚剑符,正是夏若天给的那枚剑符。

    “小心,主人,那是夏若天的剑符!”一个天仙陡然惊叫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先前夏若天一剑,破了第一层结界,更斩了东林战王啊,那剑符,就算没有如此威力,但,是夏若天的剑符,一样威势滔天啊。

    紫袍人只是天仙巅峰罢了,根本挡不住的啊!

    “咔嚓!”王雄毫不犹豫,顿时捏碎了剑符。

    剑符一碎,一道血色剑罡抢先喷涌而出,随着王雄所指,血色剑罡犹如灭世之光,直冲紫袍人而去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剑罡一出,四方所有人的剑都陡然颤鸣不已。一剑之威,是数月前夏若天一剑之力,虽然不如先前的两剑,同样所向无敌啊,最少,面对天仙,可肆意斩之。

    “呼!”剑罡凶猛,瞬间到了紫袍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大周仙帝惊叫道。

    紫袍人也知道不妙,按着剑柄的手瞬间松开,大袖一甩,甩出一面古朴的镜子。

    “多相分流镜,开!”紫袍人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却看到,那古朴镜子瞬间冒出无尽白光,犹如一面盾牌,挡在了剑罡前面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剑罡撞在了镜面之上。继而,瞬间刺入了镜子之中,好似镜子之中,有着一个小空间一般。

    但,夏若天的剑罡威力太大了,即便进入镜子小空间,镜子之上,都出现了一丝丝裂纹一般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剑罡太凶猛了,要撕开镜子里的空间,冲出来了!”一个天仙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分!”紫袍人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却看到,那面镜子,忽然一变二、二变四、转眼不断翻倍,瞬间变成了一百二十八面镜子,平铺那一片空中。

    一百二十八面镜子里面,各有着一柄血色剑罡光影,只是每一面镜子中,剑罡好似黯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多相分流镜?这是将一剑的威力,分化成一百二十八份?”王雄惊讶道。

    也许夏若天的剑罡太过凶猛,就算多相分流镜都无法承受一般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百二十八面镜子轰然爆炸而开。爆开成无数白色晶莹粉末撒在空中,碎镜粉末之中,却是冒出一百二十八道血色剑罡,向着紫袍人继续冲去。

    “啊,不好!”四个天仙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四大天仙,瞬间各被一道群血色剑罡斩杀。

    而紫袍人也独自承受了三柄血色剑罡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!”

    紫袍人长剑斩出,全力抵挡,身形猛地一阵后退,终究挡下了三道血色剑罡。

    血色剑罡分成一百二十八份,威力也诡异分散了,否则,以紫袍人实力,根本挡不住,如今削弱版的血色剑罡,还勉勉强强接受。但,另外四个仙人,却是不敌,瞬间殒落,滚滚鲜血涌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多相分流镜!”王雄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这法宝,可是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,居然被你毁了,王雄,你找死!”紫袍人此刻也是心疼无比的寒声道。

    十个天仙下属死了,好似都没有让紫袍人心疼一般,这一面镜子,却让紫袍人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镜子炸碎,化为无数晶莹粉尘,笼罩四方,紫袍人周身杀气四射,恐怖的气息卷着一众镜子粉末环绕,好似将自己和王雄隔绝在一个粉尘罩中,让外界众人无法看清二人情况一般。

    紫袍人下意识的,在防止别人看到自己面容?因为刚才虽然挡住了三道血色剑罡,但,血色剑罡太凶猛,终究掀开了紫袍人的帽子,让王雄看清了其面容。

    “你是,夏若地?”王雄看清紫袍人的瞬间,也是陡然惊讶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