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十五章 夏若天的剑
    “大秦,东方国,王雄?”西林战王心情极好的回到了树林驻地。口中念着王雄最后告知的今世身份。

    “战王?刚才那贼徒,已经被战王斩杀了吗?”一个凤凰山侍卫顿时上前询问道。

    贼徒?王雄?

    西林战王陡然眼睛一冷的看向那侍卫,眼中的杀气让那侍卫浑身一激灵。

    “战、战王,小人哪里说错了?”那侍卫恐惧道。

    “哪来那么多废话,收拾东西,马上启程回凤凰山!哼!”西林战王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!”那侍卫顿时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不远处,周念念在教着一众小主烤兔子肉。

    也许,烤的味道不怎么样,但,这是一众小主自己烤的,顿时,所有小主露出极度的兴奋之色,这还是大家第一次自己烤,就算再难吃,也在心里给自己美化了很多倍。

    一时间,周念念烤的兔子,果然成了天下第一美味,谁要是反驳,一众小主还能跟你急。

    周念念转眼成了众小主的中心一般。

    或许看到西林战王回来,周念念心中一阵担心,快速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战、战王大人!”周念念有些怯怯道。

    “周念念?”西林战王面无表情的看向周念念。

    这个未来可能是王雄的弟子,西林战王自然看了顺眼,只不过应王雄交代,照顾周念念,尽量不要让人知道,阴沉板着脸。

    “刚才,刚才那人怎么样了?”周念念看向西林战王。

    “哦?你问他干什么?”西林战王板着脸,心中却是好笑。

    这小家伙,对王雄还是挺关心的?

    “没,没事,我只是看他杀人,害怕,所以,所以我想问问!”周念念漏洞百出的问道。

    周念念虽然语气装着不认识王雄,但西林战王听出这小家伙对王雄的关心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离开这里了,我没追到他!”西林战王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哦!呼!好的,我知道了!”周念念顿时露出一股喜色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西林战王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,没有了,战王,我去和他们玩了!”周念念顿时要离开。

    西林战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天,一众凤凰山侍卫收拾了一番,带着小主们,就踏上了离开古战场的大船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王雄从西林战王之处,得到了两界山的位置,心中略微安定,但,手中还有一份对夏若天的承诺,王雄踌躇了一会,还是选择先前往夏若天之地。

    事隔三个月,王雄再度回到了夏若天小幽谷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已经开始了?”王雄陡然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却看到,远处大周仙帝一行布置的大阵已经开启了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一个巨大的结界,将中心小幽谷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,不是一个结界,而是三层结界,结界外面套着一个大一些的结界,大结界外套着一个更大的结界。

    三层结界,好似在缓缓旋转,最里面的是顺时针旋转,中央是逆时针旋转,最外面也是顺时针旋转。

    大阵旋转,似乎形成一个巨大的时空绞杀之力,在结界最深处,小幽谷四周的大地,瞬间一阵碾碎,瞬间飞沙走石,一片浑浊。

    天空,无数陨石阵基之上,站着一个个强者。分别在三重结界的各夹层之中。

    最里面,就是小幽谷所在,大阵笼罩,似乎恐怖力量挤压而去。

    然后是第一个夹层里,是东林战王,站在一块浮空陨石之上,带着一众凤凰山强者,临阵以待。

    第二个夹层,是大周仙帝,带着一众大周仙人站在其上,面露狰狞,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最外面,却是那紫袍人,带着一群黑袍人正在一个阵基操纵着阵法。

    无数强者已经进入这诡异大阵之中了。以紫袍人为中心,冒出无数金色丝线,连着阵法中的所有强者,连着大周仙帝,连着东林战王。

    “三层万仙阵,已经开启了,出击!”大周仙帝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远处林中,王雄陡然瞳孔一缩:“万仙阵?那不是上古传说中的阵法?不是早已失传了吗?”

    这古阵法,王雄没见过,但,却听说过,这是世界最顶级的阵法啊,比自己那镇天阴煞阵不知强了多少。

    那紫袍人布置的?他是谁?

    三重结界,威力浩大,恐怖的绞杀之力,连时空都能抹杀,东林战王、大周仙帝、紫袍人,各主持一层结界。三重之威,层层递进,直冲小幽谷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小幽谷中,地动山摇,若不是夏若天坐镇,以强大的力量镇压,此刻,小幽谷也被绞碎了吧。

    坐在那孤坟之地,夏若天依旧轻轻擦拭着手中血剑,但,一双眼睛,却一直没有睁开,哪怕外面有轰鸣巨响,哪怕有着一股股绞杀之气涌入小幽谷,夏若天眼睛都不曾开过。

    “小幽,你知道吗,我现在心好痛,万箭穿心,千刀万剐般的疼痛,陪了你这么久,回忆了以前的种种,我发现,我的心,已经随你一起埋葬了,我体会到了那股心灰若死之意,好想就死在这心灰意冷之下,但我知道,这都是你在帮我磨剑。我们的剑,已经冷如万年寒冰了!我的剑道,也蕴养到了极致。我该走了!我要用你给我的这份意念,将剑意攀至巅峰,没人能挡住我!我的剑下,所向无敌!”夏若天闭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夏若天丢弃了那擦血剑的丝帕。

    丝帕之上,绣着一对鸳鸯鸟,旁边还绣着五个小字。

    “小幽和小天!”

    这手帕,却是小幽活着的时候,给夏若天绣的,在一些针线之处,更有些血丝,或许是当年小幽不小心针扎到手流下的。

    此刻,夏若天用丝帕擦剑了近一年,或许,这一刻开始,夏若天手中的血剑,已经代替了的小幽。

    踏步间,夏若天缓缓走向山谷口。

    山谷口,滚滚绞杀之力涌来,无数河流、土石早已被碾碎,化为滚滚沙暴直冲夏若天而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夏若天体表,好似冒出无尽血色剑气一般,那滚滚风暴连同绞杀之力,碰到夏若天剑气之际,瞬间全部停顿了。

    “绝情剑意?”三层结界外,紫袍人陡然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?你还真敢托大啊,到现在才出来?”东林战王顿时得意的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若是在这三层万仙阵布阵前,你还有逃脱的可能,如今,你插翅难逃!夏若天?今天,是你的死期了!”大周仙帝大笑道。

    最外层,紫袍人却沉声道:“东林战王、大周仙帝,请小心,夏若天这近一年待在小幽谷,不是缅怀故人,而是培养他的剑意,他好像突破了,他的剑更强了,你们小心!”

    “嗯?”东林战王、大周仙帝陡然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呵呵,紫袍人?你到底是谁?对我倒是挺熟悉的?”夏若天冷声道。

    冷声之中,夏若天双目一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以夏若天为中心,陡然爆发亿万血色剑气,若刚才还是浮于体表,如今,却是散于四方,一瞬间,恐怖的血色剑气,犹如一朵血色剑莲绽放而开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四周,三层万仙阵凝聚的恐怖绞杀之力,陡然被血色剑莲镇压而下,四周暴躁的土石,更是全部落地。

    夏若天就站在这朵巨大的血色剑莲中央,双目睁开,锐利无比,犹如两道冲霄神剑,光照四方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那股凌厉的杀意,让布阵的所有人都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要担心,诸位小心便罢了,他破不开这万仙阵的!”紫袍人叫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深吸口气,特别东林战王,脸色更是阴沉,因为刚才那一霎那,自己居然被夏若天的眼神吓的一退?

    这不可能,自己怎么可能被吓到?自己可是凤凰山的东林战王,渡过第二次天劫,比眼前什么夏若天早了百年不止,就凭他?哼!

    “夏若天,若不是大周仙帝他们拦着,本战王,早就将你拿下了,你刚渡过第二次天劫而已,也不知大周仙帝担心什么,哼!”东林战王战意冲天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来试试!”夏若天眼中一冷的看向东林战王。

    冷目之中,剑意冲霄,那凌厉的眼神,就好似两把利剑刺入东林战王心中一般。

    东林战王心中一禀,但,更多的是傲气,正要开口。

    “东林战王,你不要激怒他,主持好阵法,他就逃不出来,只要我们同时催动大阵绞杀之力,合力,就能将其绞杀!”紫袍人在外围叫道。

    “哼,本战王的事,还轮不到你来管!”东林战王一声冷喝,喝斥了紫袍人。

    紫袍人身形一顿,显然被东林战王的不配合气的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,你也听到了,不是本战王不愿意来试你的剑,而是,你如今已经是瓮中之鳖,你有什么资格让本战王试你的剑?你的修为,还不如我吧?你也配?要不,你先破了我们的万仙阵再说?”东林战王冷笑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冷冷的看向东林战王:“也好,朕的剑,也该见血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夏若天手中长剑一挥,眼中一冷,向着东林战王之处斩去。

    剑挥之际,大阵之中,近乎所有人的佩剑,瞬间颤鸣而起,好似在臣服夏若天这剑之皇者一般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嗡!”

    所有修者脸色一变,紫袍人更是露出焦怒之色:“快,所有人全力催动阵法,全力!”

    紫袍人亡魂大颤,其他人也全力催动起了阵法,东林战王并未担心,一边催动剑法,一变取出自己的巨剑,准备迎接夏若天的一剑。

    所有人对三层万仙阵都无比信任,因为,这阵法的威力在于,能将所有人的力量,全部凝成一股,更将四周阵基法宝、阵基灵石威力融合,所向无敌,刀枪不入。就连东林战王之前都试验过,第一层结界都无法破开。

    夏若天,渡第二次天劫比东林战王还晚百年,能破开吗?不可能!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急不慢。

    但,夏若天的一剑已经斩出了。

    一剑斩出。万剑齐鸣,天昏地暗,似天地间一切光芒,都被这一剑吸来一般,一股滔天剑意从夏若天的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剑罡刺出,所有人都忽然觉得无比寒冷。好似灵魂都冻结了一般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剑罡刺到结界之际,所有人才知道不妙,才知道自己太过轻敌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恐怖的一剑,摧枯拉朽,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,瞬间斩破第一层结界,以一股势无可挡的气势,直冲东林战王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东林战王惊叫道。

    自己破不开的结界,夏若天破开了?东林战王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顿时凶怒的巨剑斩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夏若天的血剑,势如破竹,好似一道红光闪过。瞬间撞在了第二层结界之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第二层结界晃晃荡荡,好似随时破开一般,第二层结界后,大周仙帝顿时一身冷汗,因为,大周仙帝感受得到,差一点,差一点,这一剑连第二层结界也破了。

    可,这不是关键。第一层结界被一剑斩爆也不是关键,关键是,夏若天的血剑,怎么触碰到第二层结界的?第二层结界前面,东林战王不是挡在前面吗?

    所有人想到一个恐怖的可能,一起看向东林战王。

    包括远处林中的王雄,也是陡然瞳孔一缩的看向那东林战王。

    却看到东林战王的巨剑,被一斩两半了,是竖着的斩成了两半,不仅如此,东林战王眉心一道血线冒出,从头顶一直延伸到胯下。

    东林战王一动不动,直到其脚下的陨石,缓缓一分而开,陨石被夏若天一剑切开了。陨石分开的瞬间,东林战王的两半尸体,也分散而开了。

    一剑,破一层结界,斩东林战王?同阶的东林战王?

    所有人看夏若天,都是一激灵,心中顿时惊颤不已。就连大周仙帝,也是瞳孔猛地一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