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二十七章 周天音的儿子
    喉轮,音功?

    东林战王的百鸟朝凤,居然无功而返?甚至,还被反击的不得不退后?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。那可是东林战王啊。

    原以为,王雄赖以自傲的,只是那什么‘天条’!如今喉轮也如此厉害?他真的是人仙吗?如此妖孽?

    东林战王顿时露出一丝恼恨。

    恼恨自己刚才退了一步,恼恨眼前王雄,居然扮猪吃虎。

    半座山都崩塌了,刚才虽然东林战王没有拿出全部实力,可,在一个人仙手中吃亏,却无法容忍。

    “王雄!”东林战王一声冷喝。周身战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周仙帝手按在了东林战王的肩膀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的目光,正盯着王雄手中那枚剑符,看到剑符的瞬间,大周仙帝已经确定了猜测。

    夏若天,在用王雄试探自己一行,那枚剑符,应该是夏若天的。

    东林战王在王雄手中失了颜面,自然要找回,但,大周仙帝却不让。

    “东林战王,此事过后,朕取王雄项上人头,送你!”大周仙帝低声道。

    东林战王依旧有着不情愿。

    但,大周仙帝的手掌死死按着东林战王,却让东林战王无法尽情出手。

    “让他走吧,东林战王!刚才交锋,并不算什么!王雄的喉轮,待此事过后,朕摘给你!”大周仙帝再度劝道。

    先前,紫袍人劝大周仙帝,可这一刻,紫袍人却没有再劝了。或许,先前紫袍人也没有在意王雄,以为王雄只是一个小人物,不能因小失大。可王雄接连的变化,让紫袍人不得不正视王雄,甚至,王雄对紫袍人都产生了一丝威胁。

    因此,紫袍人虽然先前拦着大周仙帝,但这一刻,却没有拦着东林战王。

    而大周仙帝先前还要杀王雄,如今却拦着东林战王杀王雄,诡异的变化,让四周将士们露出茫然之色,不知道山上的三大首领,到底如何心态。

    束腰音环?王雄不久前在古战场得到的法宝。刚才一颤,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,到是出乎王雄意料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手中的剑符都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大周仙帝、东林战王、紫袍人的克制,让王雄神色微微诡异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王雄一声冷哼,踏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东林战王还想再追,但,大周仙帝死死的拽住,让东林战王无法前去。

    紫袍人看着王雄离去,心里极为复杂。感受到王雄威胁,却有没有到那种必须出手的程度,此刻,也只能干看着。

    远处,夏若天眯眼看着王雄离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用自己的剑符,那王雄,在三大绝世强者面前,居然全身而退?不,王雄不但全身而退,还打了大周仙帝的脸,打了东林战王的脸。

    抽了两个巴掌后,还能全身而退?

    这份诡异的战绩,就连夏若天都看不懂了,因为,夏若天自信,自己要是去抽了那两人的脸,此刻必定一场大战,而不是王雄那样轻松,事了拂衣去?

    四周将士围着王雄的,可,这一刻,却没人敢拦了,这王雄,太邪门了。望着王雄离去的背影,虽然很多将士无比恼怒,可,依旧有将士对王雄安然离去无比敬佩。

    离开一段时间,王雄将‘天条’收入血肉之中。捏着剑符,慢慢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独留紫袍人、大周仙帝、东林战王脸色阴沉的看着王雄离去。

    三人都想留下,可却诡异的任凭王雄走了,特别东林战王,眼中更是闪过一股嫉妒的火色。

    远处,周池算是惊呆了,今次,虽然王雄没有战斗多长时间,可就这份战果,已经足够周池仰望了。

    “东林战王,为什么对王雄如此认真?那眼神,他应该和王雄没有结怨的可能啊!”周池露出一丝担心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结怨可能?先前,谁让王雄不好好回答东林战王的话的?要是好好回话,说一句和周天音没有关系,东林战王岂会理他?现在好了,让东林战王落了面子,今次虽然侥幸逃脱了,来日,必将是他的死期!”陈兵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又和我姐有什么关系?”周池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陈兵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周池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姐的面相,是帝后面相,虽然很多枭雄追求于她,但,你姐有个拖油瓶,让无数枭雄心里无比排斥!”陈兵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拖油瓶?我怎么不知道?”周池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,那拖油瓶,是到了凤凰山才诞下的!”陈兵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周池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姐来到凤凰山,没有几个月,诞下一个男婴!你不知道吧!”陈兵说道。

    “男婴?什么?你说我姐给我生了个外甥?我姐生了个孩子?”周池瞪眼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嘘!”陈兵马上让周池小声点。

    “你没骗我,你快说,这不可能的,怎么,怎么……!”周池一脸不信道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那男婴,应该也跟着来古战场了,我前段时间还看到过!现在有三四岁了吧!虎头虎脑的!”陈兵小声点。

    周池脑袋一阵浆糊。有些不可置信。姐姐生了个宝宝?我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“我那外甥,叫什么名字?”周池有些茫然,又有新惊喜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叫周念念!”陈兵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念念?姓周?”周池微微茫然。

    “小孩是跟着你姐姐姓的,孩子的父亲,不知道是谁,但,我们大概都有个猜测!”陈兵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猜测?”

    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,你姐,对孩子的父亲还有些念想,所以,孩子取名周念念!”陈兵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对孩子的父亲,还有念想?”周池不自觉的看向王雄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否则,你以为东林战王为何会对你姐的上个男人如此上心?这是嫉妒,不仅仅东林战王,所有你姐的追求者,都是无比的嫉妒。有个拖油瓶也就罢了,最关键的是,你姐,还有念想,这,最不可容忍的!换做你,你能容忍吗?”陈兵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周池一阵茫然。

    “根据我们推测,那个让周天音怀孕的男人,肯定是在白狂地洲,而且和你姐有过一段感情,否则,你姐不会为他生出孩子的,更不可能还有念想!所以,东林战王对白狂地洲出来的人,非常敏感,特别是你身边的人!只可惜,还不确定是谁!”陈兵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确定?”周池看着王雄离去的方向,神色一阵复杂。

    虽然周池不知道周天音如何怀了王雄的孩子,但,周池无比确定,那个什么周念念,肯定是王雄的儿子。肯定是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周池眼睛亮了起来。最少,爹担心的事情,终于有找落了。

    “凤薨寡凰图,可是要刺杀最爱的人,我们都知道,周天音修为一日千里,所以,我们很多人都认为,你姐已经杀了那个男人,但,凡是都有万一,所以,东林战王急躁了一点!周池,你姐和你那么亲近,你肯定知道那个男人是谁,你知道吗?”陈兵期待的看向周池。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周池知道是谁,同样,周池也知道,自己只要说出来,刚才王雄肯定走不掉了,那东林战王肯定发疯的要杀了王雄。

    对周念念,一众枭雄或许不敢全力出手,可对王雄,那肯定往死里追杀啊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!”周池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就算了,或许已经被你姐杀了!”陈兵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!”周池微微苦笑。

    苦笑之际,周池陡然脸色一变:“对了,你说,周念念也来了这古战场?为什么我没看到他?”

    “他?他和其他脉的小主,一起去历练了!”陈兵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历练?他才三四岁,就让他历练了?这怎么可以?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?”周池顿时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其实,这次我凤凰山,来了两个战王的!”陈兵说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战王?”周池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东林战王和大周仙帝他们,负责这里一战。而另一个西林战王,负责一众小主的历练!她不插手其它一切事务,西林战王负责带着一众小主安全回去!”陈兵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周池轻呼口气。

    “按道理说,一众小主的历练快要结束了,西林战王,要不了多久,就会带着一众小主先行回凤凰山了!”陈兵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战王庇佑,那我就放心了!”周池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王雄到了远处,停了下来,看着四方大周仙庭强者,正在全力布阵。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剑符。

    “夏若天?呵,虽然你有借我之手,试探他们的意图,但,我说到做到,我自然不会占你便宜,等我将周念念送回他们的驻地,帮周念念料理了刺杀他的人,我再来看看你这边,到时,你这枚剑符,我会还给你!”王雄看着远处,沉声道。

    说着,王雄收起手中的剑符,感受了一下束腰音环,可惜,束腰音环依旧包裹在滚滚灵魂风暴之中,一时查看不了。王雄也就不理会了。

    两个天仙、六个地仙的仙元,还不足以让王雄再突破,王雄也没有多在意,踏步,向着远处林中走去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在一个小溪旁看到了周念念。

    周念念此刻,正炖着一锅汤,口水直流,看着火候。

    王雄的到来,周念念顿时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回来啦,快来,我煮了一锅好汤,可好吃了!”周念念顿时献宝的拉着王雄的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