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二十三章 夏若天的嘱托
    “半年多了,东方王,你可是小幽谷的第一位客人!”夏若天擦拭着血色长剑,语气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大荒仙帝,也知道我这名不经传之人!”王雄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夏若天在擦拭着剑,好似眼里只剩下这一柄剑,对于王雄的到来,并没有在意,甚至,王雄的吸引力,还不如手中这柄血剑。

    夏若天此刻很平静,可,王雄可是过来人,自然看的出来,这平静下,有着一股不易察觉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名不经传?不,商恨可是对东方王推崇至极,甚至曾言,要将大荒天下兵马大元帅一职,拱手让给阁下,阁下都不屑一顾,阁下怎么可能名不经传?只可惜,你不懂剑!”夏若天,停下擦拭血剑,忽然看向王雄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的眼中,有着一股审视,一种好奇,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气。

    不懂剑?王雄惊异于夏若天的执着,但,终究没有反驳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是商大帅抬爱了!”王雄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商恨?虽然修行的不行,但,看人的手段,还是不错的!所以,朕记住了你!”夏若天眯眼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记住我?呵呵,大荒仙帝,你记着我,又如何?今次,孤误入此地,你不会想要将我留在这里吧?”王雄看向夏若天,沉声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看了看王雄:“真的是误入此地?”

    “真是误入!”王雄语气坚决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沉默了一下:“以商恨的眼光,应该不会看上人品下作之人,看来,四周那些人,与你无关了!”

    “哦?夏帝,你知道外面有人针对你?”王雄露出一丝意外。

    夏若天抬头看了看天,露出一丝嘲讽:“如此大的动静,朕岂能不知道?满天陨石,四方阵基?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,有人布阵,专门针对你,你为何不离开?”王雄露出一丝惊疑道。

    “朕为什么要离开?”夏若天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王雄疑惑的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蚍蜉也想撼树?可笑至极!”夏若天自傲道。

    “夏帝,你是太自信了,你可知外面是何阵法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何阵法,朕都能一剑斩之!”夏若天自傲道。

    “一剑斩之?呵呵,夏帝还是小心为妙,夏帝渡过第二次天劫不久,自然明白天仙之上的威力,如今,外面最少有两个渡过第二次天劫的强者,在埋伏于你,更布置滔天大阵,你还说一剑斩之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夏若天意外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我若猜的不错,夏帝应该有不得不留在此地的理由,而外面布阵的人,好像更知道原因,或许,此次布阵设计夏帝的人,还是夏帝某个熟人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站起身来,缓缓走到山谷口,看了看远方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你不该给朕说这些!”夏若天转头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王雄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朕知道大秦的计划,大秦,不正是希望朕殒落吗?特别还是你东方王!你不希望朕不明不白的殒落在外,难道你真的愿意入朕大荒仙庭?”夏若天看向王雄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夏帝怎会如此想?为何不是你夏若天,入我之东方国?”王雄盯着夏若天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夏若天眼中冷光一闪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我看的出来,夏帝,你痴迷剑道!你就是为剑而生的!而不是为国而生的,你需要的是一次次战斗,而不是处理无数繁琐朝政,夏帝,你为何不丢下大荒,入我东方?”王雄盯着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不怕死啊!”夏若天冷眼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怕死,而是我知道,夏帝现在是不会与我动手的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在养剑!”王雄盯着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养剑?”夏若天眯眼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见过有个人,为了一场决斗,故意斋戒三天,沐浴更衣,焚香去晦,那是一场仪式,一场对接下来出剑的仪式,我观夏帝如今,貌似也在养剑!养剑期间,剑不见血,剑养成日,剑意冲霄!”王雄盯着夏若天道。

    王雄前世的帝君,就是如此,所以王雄一眼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以前也见过虔诚的剑修,不错!”夏若天并没有否决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夏帝在此有自己的目的,但,请不要以这些来威胁我,夏帝若是有信心,来日,白狂地洲的东方战场,你我再一决高下!”王雄神色一肃道。

    “你?与朕一决高下?哈,哈哈哈哈哈!”夏若天露出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“夏帝若是没有其它要说的,那王雄也就告辞了!”王雄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看了看王雄,沉默了一下:“有件事,你帮我去做!”

    “哦?”王雄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帮朕通知外面的人,就说,布阵就布阵,别偷偷摸摸的,浪费时间,抓紧点,最多四个月,朕就要离开此地了!布阵期间,朕不对他们动手,让他们快!”夏若天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王雄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这夏若天明知外面人要对付自己,还帮他们?要他们快点?

    “朕担心亲自去说,吓跑他们了,一群鼠辈,还没有你有胆气,最少你还敢来见我,他们却躲躲藏藏。”夏若天淡声道。

    王雄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能知道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?”王雄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知道,朕在养剑?朕将有一战,这一战,朕会竭尽全力,而在这一战前,刚好让朕的剑饱饮一次血,为我一战,先做一场血祭,他们来的正好,省的朕去四方屠戮了!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血祭?”王雄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本以为你和他们是一起的,让你带句话就罢了,想不到,你和他们没有关系,此剑符之中,蕴含朕十天前,尽力一剑的剑气,捏碎即可放出剑气,一切,皆可斩之!可让你安然进出他们之间!”夏若天递过一个水晶。

    王雄接过,发现水晶之中,却是一枚血色小剑,极为精致美观,可这美观的剑符之中,居然蕴藏一道凶猛的剑气?一切皆可斩之?

    王雄不知道夏若天十天前剑锋什么威力,但,夏若天如此高傲的人送出,自然不会是差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带话,若用不到这剑符,再还于你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朕不觉得你用不到。再说,朕送出去的,自然没有收回来的意思!若用不到,也当做你的报酬了!”夏若天沉声道。

    王雄听出夏若天的轻蔑,眯着眼睛,沉默了一会道:“也罢,此剑符,我就先收下,我再强调一句,我帮你,不是为了讨好你,而是不想以后麻烦,你如此托大,若是到时,你无法破开大阵,我尽力助你一次!”

    “你助我?”夏若天惊奇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看剑符,用不用得到了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王雄眼神真诚,让夏若天心中的疑惑更甚,这王雄难道还真想帮我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我要他帮?你一个人仙,能帮我什么?而且,大荒、大秦虽然没有交战,但,早晚会有一战吧,你要帮我?

    夏若天一时猜不透王雄的想法,但,猜不透,不代表会去纠结,虽然因为商恨才关注王雄的,但,自己根本看不上王雄,自己看上的,只有绝世剑修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我就走了!”王雄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傲气太甚,语气高高在上,给个剑符,好像施舍一般,剑符了不起?孤前世又不是没有封过,想着推来推去,图惹麻烦,王雄也懒得多说。也不喜与之交流。

    正在王雄要走的时候,头一扭,刚好看到不远处那座孤坟,孤坟前一块墓碑,上面写着:

    夏若天之妻,小幽之墓!

    夏若天的妻子?

    大荒仙帝,不是一生醉心剑道,从不近女色吗?这是夏若天的妻子?

    夏若天的妻子,怎么死在这古战场?

    “你这段时间,在给你妻子守墓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也扭头看向那墓碑,眼中闪过一丝柔情:“一百年才能进来一次,我自然要陪陪她!”

    “大荒帝后?”王雄惊奇的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她若是还活着,现在应该是大荒帝后了!可惜,她等不了那一天了!”夏若天眼中柔情不断。

    王雄微微疑惑,但,并没有深究下去。

    缓缓,王雄踏出了小幽谷。

    小幽谷中,再度恢复了平静,而外界,却是瞬间沸腾了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,仙帝,那王雄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战王,那王雄,从小幽谷走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他还活着,仙帝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四周无数盯着的修者,顿时议论纷纷,原以为,王雄进入那山谷,肯定死定了,可如今,王雄却完好无缺的走了出来,顿时让无数人露出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正南方,一处山峰之巅,此刻正站着三个身影。

    一个是大周仙帝,一个是那王雄熟悉的紫袍人,最后一个,却是一身青衣,面露冰冷的男子。

    四周,一众下属不断禀报之中。

    “去,将王雄带过来!”大周仙帝脸色阴沉道。

    众属下正要应命,一旁青衣男子却是眯眼道:“那王雄,好似奔着我们这边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哦?”紫袍人露出一丝惊奇。

    果然,远处王雄脚下一次次跳跃,身形不断向前激射,所奔赴的方向,正是大周仙帝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