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二十一章 再遇周池
    两个周念念,两个一模一样的周念念?

    两个周念念忽然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那中了匕首的周念念忽然和老虎变的周念念融合了,然后,那匕首就掉落在地了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在这里啊!”周念念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小念念,刚才,你变成了老虎?”王雄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以前就说过,我会变大老虎啊!”周念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你刚才是两个?”王雄惊奇的看向周念念。

    刚才一霎那,王雄以为周念念要死了。可下一刻的变化,却让王雄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叔叔!”周念念忽然低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,以前我答应过马叔叔,不在外人面前,变成两个人。我才没告诉你的,我不是有意骗你的!”周念念顿时愧疚道。

    “哦?马叔叔要你不告诉别人?”王雄却是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刚才,两个周念念,终究是周念念一个保命手段,此手段,自然不能让外人知晓。看来,那什么马叔叔,对周念念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“嗯,马叔叔说,一个变成两,除非生死关头,不然,绝不能让外人看到,否则,马叔叔生气,妈妈生气,所有人都生气!”周念念委屈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中了匕首的身体,现在怎么样了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那身体,过几天就好了,有一次在凤凰山,我不小心掉下悬崖,以为自己要死了,然后,我将那要死的身体和完好的身体合一,过段时间,就自己好了!”周念念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小念念,你马叔叔说得对,这能力,应该是你祖上传下来的血脉能力,记好了,不许让外人知道,哪怕再亲近的人,都不许说,以后对我,也不用说!知道吗?”王雄看向周念念。

    “啊?叔叔,你不怪我?”周念念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不怪,你记住了,所有对你好的人,都不会怪你。要是怪你,并且不断催促让你告诉他一切的人,都不是真的关心你,都是骗你的!”王雄教导道。

    “嗯,叔叔最好了!”周念念顿时欢喜道。

    扭头,王雄看向地上两具尸体,这两具尸体,还真是死的憋屈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知道这两个大坏蛋哪来的吗?”周念念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?我还不知道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王雄其实大概猜到是谁了,但,此刻并没有对周念念说而已。

    王雄翻手,在地上掀开一个大坑,将两具尸体放入其中,继而用泥土掩埋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凤凰山,看到一些老凤凰死了,好多人哭,也是埋在地里的!”周念念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是朋友、亲人,死后自然要入土为安,而这两个坏蛋后面,可能还有其他坏蛋,我们要让坏蛋无法知道你的位置!”王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位置?”周念念依旧不解。

    “等你回去,好好念念书,你就懂了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回去一定将所有书都看完!”周念念顿时捏着小拳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个地方,暂时不能待了,我们去其它地方抓迅猛兔吧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周念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刚刚经历了两个大坏蛋,周念念此刻心情也不是很好。不过,这正是王雄想要见到的,生死试练,自然要见血,甚至见人心。

    虽然周念念还小,但,总不能一直做温室的花朵吧。

    二人离开了,而且这一走,就是很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又要走了?”周念念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历练你的,过些天,我就会回来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叔叔每次离开,都去哪里啊?”周念念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试炼,而我,我在找几个人,还有找一座山!”王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周念念似懂不懂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去抓迅猛兔吧!过几天,叔叔给你做大餐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周念念顿时眼睛发亮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一片林中,一个老太监阴沉着脸看着面前一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还没找到那孽种吗?”老太监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!”黑衣人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那孽种能跑到哪里去?你们就没有任何成果?没有丝毫异常?”老太监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有两个黑卫丢了!”黑衣人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丢了?”老太监茫然的看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没回来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没回来?”老太监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尽力再找了,这周念念,好像有点邪门!”黑衣人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邪门?特么的,一个三岁小孩都搞不定,还好意思回来给我复命?你们黑卫,现在都会将自己的责任怪成天意了?邪门?我邪你姥姥!”老太监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我们尽力了!”黑衣人不敢抬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尽力,我叫你邪门,一个三岁小孩,你以为我好糊弄?还不给我去找!”老太监近乎咆哮的踹着黑衣人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黑衣人畏惧的走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王雄要找两界山,要找巨阙、贺剑之、巳心、周池,在哪里找都是一样,因此,每次带着周念念在一个地方停顿,王雄就在四周找寻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下来,仙丹、灵石不断使用,王雄的伤势越来越好了,甚至,这一次重创恢复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居然又到了突破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王雄周身鼓荡一股气流。

    “人仙第八重?还真是奇怪,上次从天上掉下来,我砸死了谁?那人给我提供的能量,居然如此充沛?不仅如此,太极图也增大了好多,就和上次牛魔王一样!”王雄露出一丝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王雄不知道的是,牛魔王吃了无数修者,以一种特殊的手段将滚滚力量储藏在体内,还没来得及炼化,就便宜了王雄。

    人仙第八重?有着大量灵石支撑,王雄修为还在缓缓增加之中。

    今日刚刚和周念念一起进过餐,周念念继续抓他的迅猛兔,而王雄在四周打探之中。

    打探之际,王雄也露出一丝丝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附近,外来修者,好像并不多?而且,四周好像在布一个大阵?满天陨石,都化为阵基了,好一个阵法!”王雄眯眼看着天上。

    天上,有着一些陨石飘浮之中。但,以王雄的眼力,却是一眼看出,那些飘浮的陨石,是大阵的阵基,不是王雄对阵法研究比较仔细,而是,眼前这阵法,王雄前世见过,那浮空的陨石背后,王雄可以肯定,已经布满了灵石,或者排满了法宝。

    天上如此,地下也是如此。一个山脚之下,驻扎着一个个修者,好像在守护着什么,王雄明白,那是阵基。

    “古战场没有灵气、没有天道,若是要布阵,需要消耗的法宝、灵石可是成倍的多啊,到底谁,居然要在这古战场布阵?而这大阵中心,到底有什么东西?或者什么重要的人吗?”王雄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就在王雄疑惑之际,远处,却是一队人马在快速奔驰之中。这队人马的为首一人,王雄居然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紫袍人,正是昔日在站在大周仙帝甲板上的紫袍人,紫袍人一马当先,身后是其一众黑袍下属,再其后,却是大周仙庭的人,还有,凤凰山的凤神卫。

    凤神卫,凤凰山的精锐部队,王雄前世就曾经见过,那一身彩羽打扮,太醒目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,奔向一个阵基驻点。

    紫袍人对着那里交代了一番,阵基守卫进行一番轮换,而紫袍人,却是带着其他人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紫袍人离开,留下一群凤神卫驻守。

    凤神卫大概有百人之多,但,为首两个,却让王雄露出惊奇之色,因为,那百人之首,一个是身穿羽衣的凤神卫,另一个,王雄认识。

    “周池?怎么会?”王雄惊愕道。

    远处,周池穿着一件长袍,威风凛凛。除了那为首的凤神卫,其它百个凤神卫,都听他的话一般。

    周池,周共工之子,他不是一直很窝囊吗?那可是凤凰山最骄傲的凤神卫啊,居然听他调令?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王雄心中满是疑惑。确定周念念那边安全后,身形一闪,消失在林中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王雄出现在那阵基驻地的一处建筑之处。看准了周池独自一人,与之见面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刻,那凤神卫的首领脸色一沉:“有生人气息,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啊!”不远处的周池看到王雄,也是陡然露出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是周池那边!”有凤神卫顿时叫道。

    王雄给了周池一个眼神,周池马上叫道:“陈兵,是我,我在解手,刚才不小心将你给我的凤气珠掉地上了,是我的气息!”

    “哦?我还以为有人混进来了,哈哈,周兄,那凤气珠可要收好了,非我族气息,我都能闻到,凤气珠,可以让我分辨敌友!”那凤神卫首领在不远处叫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陈兵!”周池顿时叫道。

    王雄此刻正抓着周池递来的珠子,遮掩了自己的气息,独留周池气息在外。

    一众凤神卫继续警戒四周,王雄和周池也离开驻地,到了不远处林中。

    “王哥,你回来了?”周池顿时惊喜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刚才那是……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他?他是陈兵,和我关系不错!”周池顿时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王雄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我爹以前在凤凰山待的挺久的,威望比较大,这陈兵对我爹比较推崇,所以,此次见到我,对我颇为照顾!”周池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王哥放心,我虽然有时比较懦弱点,但,还是能看出陈兵对我亲近的,况且,这次凤神卫,来了个战王!那战王当年和我爹关系不错,交代凤神卫都要照顾我,所以,你放心!”周池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凤神卫的战王?可都是渡过第二次天劫的啊!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凤神卫的战王?那可是和大周仙帝、大荒仙帝,甚至丹神子同一级别的啊,最少,不算天道的情况下,是同等的,实力滔天。

    战王亲至?凤凰山此来所谋甚大啊!

    “我那天,和王哥分别,从天上掉下来,正好掉到了大周仙帝的大营。就是我那个堂哥,你知道的,我知道他看不起我,并且因为我爹,可能还想欺辱我,但,刚好,那战王也在,战王护住了我,并且,让我暂时跟在这群凤神卫处,因此,也没人欺负我!”周池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