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二章 斩牛魔王
    凝聚王雄全部力量,以天子之剑第一式斩出的一剑,瞬间绽放出耀眼的光华,向着远处牛魔王斩去!

    剑出,万剑臣服,四方草木尽折腰,一股帝王之意随着剑意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天子之剑,八荒六合唯我独尊!

    牛魔王四周虚空,都好似被这一剑封锁,好似来自四面八方的虚空力量,压制着牛魔王,让其有种跪伏受刑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会剑吗?怎有如此强的剑意?”牛魔王瞪眼惊叫道。

    强大的帝王剑意压制,牛魔王感觉,四面八方都是剑影,居然有种无处可逃之感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牛魔王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大的气浪,瞬间将贺剑之鼓荡而开,这一刻,牛魔王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,因为牛魔王发现这一剑的厉害,若是再与贺剑之纠缠,自己必将吃一个大亏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贺剑之倒飞之际,一口鲜血喷出,被牛魔王巨大的力量瞬间撞入一座大山之中,崩碎大量山石,显然,先前牛魔王居然还没有用全力,此刻巨大的力量,尽显滔天凶暴。

    罡气环绕,牛拳轰击向天子之剑,虽然这一剑给牛魔王巨大的威胁,但,牛魔王还是确信能挡住的,盖因为,王雄的修为,才人仙罢了。人仙就算再强,哪怕献祭自身全部力量,也不可能伤害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破!”牛魔王狰狞的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可,牛魔王忽略了一件事,王雄根本不是普通的人仙,王雄的力量早已突破普通人仙的范畴了,更何况其诸窍神效。

    天子之剑的剑锋与牛魔王罡气接触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罡气能挡住剑锋的,可,这速度不快,却无处可躲的剑锋,居然诡异的刺破了罡气。

    “呲!”

    仅仅一声呲响,剑锋似绽放耀眼的白光,刺的四方无数修者都睁不开眼睛,这一刻,天子之剑威力绽放,庞大的光芒已经将这一方天地照亮了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被光亮刺的看不见了,只有蛛皇、贺剑之、牛魔王可以隐约看到那天子一剑。

    犹如切豆腐一般,将罡气切开,瞬间到了牛魔王的拳头之处。

    蛛皇汗毛炸竖,贺剑之露出惊愕之色,只有牛魔王居然露出一丝恐慌。

    恐慌?生平第一次,牛魔王居然露出恐慌之色?自己的罡气,就算天仙全力一击也破不开的,怎么如此脆弱?

    不,一定是幻觉,我的拳头才是金刚不坏的。

    “呲!”

    天子剑锋,依旧势如破竹,瞬间破开了牛魔王拳头的皮膜,切开了血肉、断开了骨头,摧枯拉朽,一剑顺着牛魔王手臂斩去。

    托大了,牛魔王从来没想过,自己这刀枪不入的肉身,居然有一日被如此轻易的劈开?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没人可以破开我的肉身!”牛魔王露出绝望的嘶吼着。

    可,牛魔王的嘶吼根本无法改变这一剑的凶猛,刺亮的天地之间,这一剑瞬间将牛魔王手臂劈开,冲到其肩膀之地,似乎要将牛魔王竖切两半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找到父亲,我不可能死在你手中,不~~~~~~!”牛魔王吼叫着想要躲避,可刚才没有丝毫留力,哪里躲得了?

    就看到牛魔王双目充满血丝,脸上露出极度不甘之色。

    也就在牛魔王要被一劈两半之际,王雄身后山洞之中,巨阙和周池跑了出来,巨阙后背扛着一具牛骸骨,正是被十柄神剑镇压的牛骸骨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吃完了!”巨阙兴奋的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出来,顿时被外界一幕惊呆了。巨阙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而不甘、绝望的牛魔王,却忽然露出惊喜的表情,因为牛魔王看到巨阙后背上的牛骸骨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?找到你了,哈哈哈!”牛魔王忽然兴奋的大吼道。

    天子之剑,一往无前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牛魔王被天子之剑竖劈侧切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两半肉身,顿时抛飞而出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滚滚鲜血瞬间涌入王雄体内,牛魔王肉躯肉眼可见的快速化为干尸之中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四周光芒散去,四周所有修者也已经能看清场中央了,可看到场中央的一刻,所有人都不自觉的一激灵。

    刚才,那刀枪不入,无敌的牛魔王,如今,被侧切成了两半?鲜血更是被王雄那魔头吸收之中?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惊悚。

    远处林中,丹芝子头皮一阵发麻。自己现在貌似还要独自杀王雄来着?这是人能杀的吗?

    蛛皇倒吸口寒气。

    贺剑之露出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可王雄自己,却是一个踉跄,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这一剑,虽然威力巨大,但消耗也太恐怖了,消耗大到瞬间掏空了王雄一切。

    就看到,王雄体内,太极图、大日煞轮、白虎魂、血龙,尽皆一阵黯淡。若非牛魔王的力量涌入体内被炼化,王雄此刻连站都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煞白,虚弱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天子之剑,对‘剑’的负荷也极大,王雄手中那柄神剑,居然出现了一道裂纹,这可是神剑啊,连承载半成品的天子之剑都不够格?

    “大王!”巳心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孤没事!”王雄顿时说道。

    王雄知道此刻危险还没有化解,就算自己瞬间虚弱了,也不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牛魔王的滚滚力量被抽取而来。

    四周无数牛妖早已吓傻了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快逃啊!”

    “大王死了!不要杀我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牛妖们顿时惊慌失措,快速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王雄没有追,贺剑之也没有追,贺剑之大概猜到王雄情况,瞬间带着伤势靠到了王雄身旁。

    巨阙先前一直在山洞吃着神剑,并不知道外面情况,只以为牛魔王是普通角色罢了,巨阙依旧献宝的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看这牛骸骨,这牛骸骨上的剑窟窿,全部在自我修复,好诡异,我带出来了!”巨阙马上递出那具牛骸骨。

    骨头上的剑洞复原了?王雄虽然疑惑,但,此刻可不是深究的时候,而是翻手将那牛骸骨收入储物戒指。

    “去,将那牛魔王尸体取来!”王雄开口道。

    贺剑之正要前去,却看到,不远处走来一队身影。

    身影不是旁人,正是蛛皇、毒老祖、丹芝子,还有五个也是天仙气息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师兄,刚才王雄的一剑……,我们现在能出来吗?”丹芝子依旧担心道。

    先前对王雄恨意冲天,可此刻,丹芝子却被王雄刚才的一剑吓怕了,那么凶猛的牛魔王啊,居然不是王雄一剑之敌?开什么玩笑?这时候出来?

    不止丹芝子,毒老祖,还有另五个邀请来的天仙,此刻也是心中一颤,都畏惧王雄刚才一剑。

    可蛛皇却无比坚定的带着众人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远处,贺剑之顿时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“终于肯出来了?”王雄冷冷的看向对方一行人。

    蛛皇眯眼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一旁丹芝子依旧畏惧:“师兄,要不算了?下次再找机会?我们……!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你们以为,王雄还能斩出刚才那一剑?哼,虽然我不知道刚才那一剑是什么剑法,但,如此威力,他一个人仙如何能承受?必定耗去了一身力量了吧,他如今,肯定外强中干了。现在,就是他们最虚弱的时候,现在不动手,难道还要等到他们缓过气来?”蛛皇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!”众人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王雄凝重的看向这蛛皇。眼前这蛛皇,就是上次安排在东方王宫投毒的人吗?果然是个人物,正如蛛皇所说,王雄如今已经虚弱不堪了,哪怕是虎魂,也虚弱无比。正是最虚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出来,可这蛛皇,居然一眼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到了极度危机的时刻,可王雄并没有一丝退缩,因为王雄明白,这个时候,越是退缩,对自己越不利,哪怕自己已经虚弱至极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孤刚才的一剑,只能斩一次?”王雄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说话间,翻手再度举起长剑,王雄长剑一举,八大强者陡然脸色一变,丹芝子等人自然心慌,而蛛皇此刻也骤然有了一丝不确定。

    虽然猜到王雄已经虚弱至极了,但,那也只是猜到而已,如今,王雄非但不怯,反而迎上来,让蛛皇心中的猜测瞬间动摇了。

    难道,王雄还能斩出刚才那一剑?

    “雄儿,不用你出手,这些人,给我练手吧!”贺剑之顿时拦在了王雄前面。

    贺剑之也猜到了王雄情况,自然这时候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“不用,他们想要再见识一下我的剑,那就再让他们见一次!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长剑缓缓竖起,如刚才一般,四周骤然卷起一股狂风,天子之剑的气息再度散发。

    丹芝子等人顿时惊慌莫名。蛛皇也是心中一突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毒老祖带着一丝惊惧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哼,王雄,你在我面前装神弄鬼,做梦!”蛛皇踏步瞬间向着王雄冲来。

    蛛皇瞬间冲来,说明蛛皇更加动摇了,只有心中无法确定,才会抢攻。蛛皇要在王雄出剑前,先试探出王雄的深浅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剑光一闪就到了王雄面前,可贺剑之是摆设吗?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贺剑之一剑轰然与蛛皇一剑相撞,顿时,大量剑气爆射,贺剑之、蛛皇顿时各自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贺剑之用了全力,可蛛皇没有,蛛皇心中忌惮王雄的一剑,才会留有余力,可纵是如此,也能看出,蛛皇剑锋的凶猛。

    贺剑之如此实力,居然无法压制蛛皇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一起上啊,杀了王雄!”蛛皇对着身后吼叫着。

    身后一众强者脸色一僵,硬着头皮要冲上来。

    贺剑之再度冲向蛛皇,蛛皇再度与贺剑之纠缠,一剑快过一剑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瞬间,大量剑气在贺剑之周彻爆发,蛛皇剑气毒辣,瞬间让贺剑之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“哼,野畜生,也敢与我为敌?”蛛皇冷声道。

    却在此刻,王雄周身气浪鼓动,四周无数修者的长剑再度颤鸣而起。王雄的长剑已经举起,即将一剑斩出。

    先前一剑斩出,虚空封锁,帝王之剑,俾睨天下!

    如今,这一剑又要来了!

    王雄眼中再度变的无比冷漠,一剑斩下之际一声大喝:“贺叔,让开!”

    王雄一声大喝,贺剑之猛地一跃,跳开蛛皇的战斗,王雄一剑轰然向着蛛皇斩来。

    “快走啊!”丹芝子面露惊恐调头就跑。

    毒老祖、五大天仙,调头就逃,这一刻,王雄第二次斩下天子之剑,这时候,一众强者已经被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恐惧是会传染的,本来就心神不宁,自我怀疑的蛛皇,被这一声恐惧的呼喊,瞬间一激灵,蛛皇毫不犹豫,扭头向着远处射去。

    逃了?蛛皇也逃了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王雄一剑斩在了大地之上,大地猛地一震,逃跑的八大强者一激灵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众强者忽然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不对,这一剑,威力怎么这么小?不是刚才那一剑之威啊?

    不对?

    逃跑中的蛛皇猛地扭过头来。

    却看到贺剑之化为仙鹤载着周池、巳心冲天了,而巨阙拍着翅膀,载着王雄冲天了。

    王雄踏在巨阙后背之上,脸色发白,嘴唇发紫,嘴角甚至还有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,你骗我?”蛛皇骤然惊吼道。

    刚才,王雄根本就是虚张声势,根本没有斩出天子之剑,是假的,假的?骗了我们所有人?

    远处,丹芝子、毒老祖、五大天仙也是猛地一顿,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冲天而上的王雄一行。

    王雄一声断喝,吓跑了所有人?给巨阙、贺剑之起飞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蛛皇,孤记住你了,待孤归来,定斩你等头颅,哈哈哈哈!”高空之中,王雄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真的已经到穷途末路了?”毒老祖不可置信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骗我!”丹芝子郁闷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就差一点点,自己就能斩杀王雄了,结果,自己被他吓跑了?

    “哼,要不是你咋咋呼呼,他会跑?”蛛皇冷冷的看了眼丹芝子。

    说话间,蛛皇踏步跳上一座高山,猛地一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蛛皇一剑斩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唳!”贺剑之鹤嘴叼着神剑斩出。

    “吼!”巨阙一挥利爪成罡。

    巨阙、贺剑之与蛛皇长剑相撞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,非但没有阻止王雄一行,反而将王雄一行斩到更高的云层之中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蛛皇落地,眼睁睁的看着王雄五人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贼子,有本事别跑!”丹芝子郁闷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丹芝子师兄,刚才你要不是惊恐的喊‘快走啊’,我们也不会让王雄他们跑掉。都是你,唉!”毒老祖露出一丝恼恨。

    如蛛皇所说,王雄一行已经穷途末路了,在自己一群天仙面前,逃得掉吗?结果,都怪丹芝子。

    丹芝子顿时气的脸色发红。

    而此刻,蛛皇却没有生气,反而露出一丝冷笑:“没关系,他们逃不掉,这一环,我考虑到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众仙人不解道。

    却看到,天空之中,一朵白云瞬间崩散,崩散而开之际,却在天空之上,有着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在颤动。

    一张铺天盖地的蜘蛛网,蜘蛛网上,王雄一行五人,全部粘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早就猜到王雄他们要逃到天空?”丹芝子顿时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猜到,而是留后手罢了,天蛛神网!”蛛皇冷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