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一章 天子之剑
    牛魔王扭了扭脖子,露出一股自信的笑容!

    贺剑之一剑无效,眼中也闪过恼怒之色,踏步再度上前,犹如一道流光直冲而来,长剑瞬间划过牛魔王的颈部,神剑之威,如天崭而过,速度快之无比,甚至连牛魔王都来不及反应一般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一声金石之击,贺剑之瞬间反弹而回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贺剑之惊叫道。

    第二剑了,贺剑之知道自己剑力之强,可,如此强大的剑力,根本斩不开牛魔王的皮膜?斩不开?

    “你在给我挠痒痒吗?”牛魔王嘲笑道。

    牛魔王踏步上前,贺剑之再度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金石相撞之声,可牛魔王依旧刀枪不入,连皮都没有斩开,牛魔王动作不快,可,如此刀枪不入,向着贺剑之靠近,却给贺剑之莫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一剑快过一剑,甚至直刺牛魔王的眼睛,但,牛魔王眼皮一闭,依旧刀枪不入。

    四周观望的修者尽皆倒吸口寒气。

    “这牛魔王?什么妖孽,如此刀枪不入?”丹芝子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他要杀贺剑之?也好,先前八大势力失败了,这牛魔王杀了贺剑之也好,最好连王雄一起杀了!”赤冰子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肉身能达到如此强横的地步?这是人形法宝啊,如此硬度,谁能破开?我们练剑还有何用?”毒老祖也是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牛魔王?”蛛皇也是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远处,牛魔王终于逮到机会,一拳重击贺剑之剑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贺剑之连同神剑,瞬间犹如炮弹一般,撞向一座大山,将那大山崩碎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拼力量?哈哈哈,小子,你不知道我叫大力牛魔王吗?”牛魔王朗笑道。

    牛魔王继续向着王雄走来。

    贺剑之快速冲了出来:“雄儿,我拦着他,你快走!”

    “走?今天谁也别想走!”牛魔王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四周,无数牛妖将四面八方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贺剑之脸色难看无比,抓着长剑,无比焦急。

    “贺叔,你不用急,没有人是刀枪不入的,剑为万兵之首,没有什么是破不开的!”王雄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我刚才……!”贺剑之眼中闪过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以前,贺剑之也是这么认为的,可,今天牛魔王的强大却打破了贺剑之的一切认知,刀枪不入?自己根本伤不到牛魔王,自己的剑,根本没用?

    “贺叔,我刚才仔细看了,这牛魔王并非刀枪不入,而是你每一剑斩到他身上的时候,他将力量都集中在你剑斩的地方而已,其实破他不坏之身,不难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有破我金刚不坏之身的办法?”牛魔王露出一丝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雄儿,你说真的?”贺剑之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是,有两个办法,一,剑力,二,剑速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自己剑都抓不稳,还想教他用剑?可笑!”牛魔王不屑的走来。

    “第一,剑力,就是剑的力量,你才地仙,即便用了这神剑,剑力也不够大,我曾在大荒仙庭长公主花千红手中看过,她的剑力,可斩此牛,一力降十会,更何况还是锋利的神剑,一往无前之剑,无物不可斩,天下没有绝对的刀枪不入,有的只是你剑力不够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贺剑之神色一肃,先前的一丝迷茫瞬间清明了。

    “第二,剑速,你不够快,天下武功,无坚不摧,唯快不破,你剑快过牛魔王集聚力量,你就能斩他,就算不能,同一个地方,你速度快到斩出百次,以速增力,还不能破吗?”王雄看向贺剑之。

    “不错,雄儿,还是你见识的多,是我剑不够快,我可以更快!”贺剑之眼中一瞪,向着远处牛魔王冲去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贺剑之的剑速越来越快,快的只剩下一道道流光闪过牛魔王身侧一般,牛魔王瞬间变得凝重起来,但,贺剑之的剑,依旧无法伤害到牛魔王,只是缠住了牛魔王。

    “轰!轰!轰!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牛魔王一拳拳打出,虚空撞出大量气浪,更是将贺剑之一次次撞开,贺剑之都被打的吐血了,可,贺剑之依旧纠缠之中。

    “哼,小子,你教他怎么杀我?哈哈哈,可笑,可笑至极,你这样只会将他慢慢耗死罢了,想要伤我?做梦!信你的话?你一个连剑都不会用的人,也能教剑修?小的们,杀了他!”牛魔王不屑的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无数牛妖扑了过来,巳心脸色一变,快速操纵四周毒蛇涌出,同时毒雾环绕四方,抵挡四周牛妖。

    王雄没有理会众小牛妖,而是看向牛魔王露出一丝冷笑:“怎么,你觉得孤说的不对?”

    “哼,有能耐,你也用剑来斩我啊!老子我站着不动,你能斩破我皮肤,就算你赢,提剑都不会,你瞎扯什么……!”牛魔王不屑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孤不会用剑了?”王雄双眼一眯,手中一提神剑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白色神剑缓缓竖了起来,也就在王雄神剑竖起来的一霎那,以王雄为中心,似乎平地产生一股大风,犹如气浪席卷四方,鼓荡出大量土石翻飞。

    远远的,无数草木忽然颤动了起来,好似随着王雄的起手式发生一种膜拜之态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嗡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四周,无数修者的长剑,忽然颤鸣而起,好似在膜拜剑之君王一般。

    一股强大的剑意在王雄体表酝酿而出。

    王雄身侧,巳心瞪大眼睛,远处战斗的贺剑之也猛地一回头,就连牛魔王也露出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王雄剑道平平,怎会有如此强大的剑意?”远处蛛皇陡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剑意?师叔,这是王雄的剑意吗?我怎么有种心慌慌的感觉?他会用剑?”赤冰子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王雄散发的剑意,不是他手中的神剑,是王雄自己,他自己有着一股剑意,他全身毛孔都在冒着细小剑气一般,他怎么办到的?他什么时候修剑的?”毒老祖惊叫道。

    丹芝子后背汗毛一阵炸竖,还好听了蛛皇的话,没有傻傻冲上去,那王雄周身多少剑气啊。

    剑意!一众强大的剑之意境。就连贺剑之的剑意也不够看,最少比之王雄如今的剑意差远了,这一刻,王雄好似站在了全场的中央,万物尽为王雄臣服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会用剑?你怎会用剑?”牛魔王脸色一变,想要向王雄扑了。

    但,贺剑之长剑却凶猛缠绕,不断直击牛魔王的要害,拖的牛魔王无法靠前。

    王雄的剑意和别的剑修不同,别的剑修眼如利箭,锋芒毕露,可王雄的眼神却变的毫无感情,好似苍天在俯瞰蝼蚁一般冷漠。

    剑?王雄的确会用剑,但,并非普通意义上的剑。这也是前世,王雄和爱人帝君一起钻研的剑道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前世。

    “老虎,此次我们找到这个古迹,还真是运气不凡,这里有一篇剑法,你陪我一起钻研!”前世帝君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我擅长手撕对手,不擅长用剑,还是算了吧!”白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,这篇剑法,只有三式,很容易上手,而且,与其他剑法不一样。”前世帝君劝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三式?还有这种剑法?什么剑法?”白虎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天子之剑!”前世帝君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天子之剑?”白虎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里还有一篇序,是一个叫着庄子的古人留下的序!”前世帝君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庄子?序?写的什么?写天子之剑吗?”

    “天子之剑,以燕溪石城为锋,齐岱为锷,晋卫为脊,周宋为镡,韩魏为夹;包以四夷,裹以四时,绕以渤海,带以常山;制以五行,论以刑德;开以阴阳,持以春夏,行以秋冬。此剑,直之无前,举之无上,案之无下,运之无旁,上决浮云,下绝地纪。此剑一用,匡诸侯,天下服矣!”

    “这天子之剑的序,是君临天下之意?以天下山川为剑身,四季阴阳为剑体,上斩天,下绝地,君王一用,天下臣服?”白虎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说是一篇剑法,其实是帝王之道,天子之剑,不在‘剑’,而在‘天子’二字,以天子气度,凝聚帝王剑意,此剑是天子用的剑!天子有此一剑,足矣!”前世帝君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天子之剑,那,帝君,还是你修炼吧,我就算了!”白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,老虎,我要你和我一起学,若有一天,我若不在了,你当完成我的遗愿,立天庭,威天下!”前世帝君劝道。

    “遗愿?帝君,你说什么话,你一定能开创天庭的!不许说晦气的话!”白虎顿时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老虎,你的性格,其实是可以立朝的,只是一直陪着我,耽误了罢了,学吧,陪我学,若是有一天,你能为一国之君,定然能体会那股君临天下之意,天子?当有天子之意,就能悟此天子之剑!”前世帝君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许说不,就算为了我,行吗?”前世帝君顿时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试试!”白虎眼中尽是柔情。

    “天子之剑,只有三式,以人之三脉催动,第一式,以中脉催动,以七轮为力,君王之意为剑意,万物臣服,俾睨天下。第一式,八荒六合唯我独尊!”前世帝王说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式,八荒六合唯我独尊!”白虎学着第一式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“八荒六合唯我独尊!”王雄轻轻念出天子之剑的第一式。

    王雄体内,好似一道剑意贯通整个中脉,天道轮、天顶轮、眉心轮、喉轮、丹田轮,一瞬间全部颤动起来,虽然如今才开了五窍,可五窍之力凝聚在这股中脉剑意之中,好似一道剑光冲天。

    王雄头顶上空,瞬间亿万剑气环绕那一道剑形光柱,随着王雄手中神剑竖到头顶,那一股庞大的剑意攀升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君王之剑,万物臣服,俾睨天下,一往无前,无坚不摧,无物不斩。

    当剑缓缓斩下之际,四周所有人的长剑颤鸣的更加剧烈了,好似在畏惧这一剑之威一般,一剑之威之强,就连远处蛛皇都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微微发白,却是全身精气神都随着这一剑斩出了,这一剑对王雄的消耗极大,同样,带来的威力也恐怖无比。

    剑未到,不远处的贺剑之、牛魔王都瞬间汗毛炸竖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