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一章 周念念
    周共工送的小船法宝,速度极快,由灵石为动力,催动起来,如利箭一般射入一片大海之中!

    “谁那么大手笔,封印,连同这一片大地都封印消失了?”巨阙惊奇的看着眼前茫茫大海。

    大海之上,大雾滚滚,可见度不高。

    四周,偶尔也能看到一些船只驶过,好似都是奔着那古战场而来。

    “周池,这次怎么让你来引路的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请的人皇,然后人皇就同意了!”周池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爹?那你知道位置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前些天来过一趟,当时,人皇安排为你引路的人,带我先来过一次!”周池解释道。

    王雄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人皇已经安排了人帮自己引路,结果周共工横插一杆,非要周池带路。这不是多此一举吗?

    “你爹是不是有什么话,要你跟我说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周池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“若是关于周天音的,就不要说了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周池顿时不知说什么。

    周共工目的,就是为了让王雄多见见这小舅子,劝劝王雄,说不定王雄能心软,可这有用吗?

    “既然没话说,那就尽快找到古战场,带我们进去!”王雄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哦!”周池郁闷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看来,回去又要给爹骂了。

    周池操纵小船快速寻找之中,可,此处大海之上,浓雾无数,根本没有什么坐标。四周能看到很多船只,但,那些船只好似也在寻找什么。

    船行了一天后,周池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迷路了吧?”王雄面色古怪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!”周池顿时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来过?”王雄脸上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过啊,之前爹离开的位置,我们只要一直顺南走,很快就到了的,可……!”周池露出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顺着正南方就能找到?”王雄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可,可是好像没有了!”周池焦急道。

    王雄:“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先前差点撞到一艘大船,那时你不是偏转方向了?”一旁贺剑之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啊?”周池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算了,贺叔,你来指吧!”王雄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贺剑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昨日,周共工对周池这个儿子恨铁不成钢,王雄还想安慰来着,现在,自己也懒得说了,这嚼碎了喂在口中,都不会吃。王雄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大雾之中,贺剑之的方向感极好,一路快速指点着位置。而到了这大雾的海上,王雄已经感受到灵气的稀薄了。还没抵达那古战场,王雄的天眼感受四周天道气息都有些紊乱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在那!”巳心陡然眼睛一亮看向远方。

    却看到,不远处海上面,有着一道巨大的裂缝,好似虚空被撕裂开了一道口子,虚空裂缝有千丈之长,竖在大海之上,一半在海底。

    裂缝口,好似一个山洞口一般,里面极为昏暗,那山洞口,一艘艘大船似乎正在快速驶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虚空裂口,那里面就是古战场!”周池顿时眼睛一亮道。

    “咦,古战场入口处,那些不是大周仙庭的船只?”巨阙眼睛一亮道。

    果然,在那古战场的虚空裂口外,大周仙庭的船只,全部停在那里,好似在等候着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爹说,那姬曹心眼小,不会在入口处堵我们吧?”周池顿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王雄不是说大周仙帝气量大,而是觉得,周池这样的人,不至于让大周仙庭的所有船只都等着。他应该没那么大分量。

    就在周池惊慌之际,陡然,一股大浪冲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大浪起伏,王雄所在的小船顿时一颠簸,差点翻船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巨阙跌了一跤,顿时惊怒道。

    却看到,众人身后,驶来一个巨大的船队,这一百艘巨船之上,也是仙气缭绕,却是仙人众多。

    就看到,为首一艘大船之上,竖着一面大旗,上有大大的‘凤凰’二字。

    “我爹说的,凤凰山?”周池陡然眼中一亮。

    王雄敏锐发现周池眼中惊喜,顿时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猜错了?周池前来,真的有周共工安排的另外任务?和这凤凰山船队有关?”王雄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王雄所在船只太小了,在凤凰山巨大的船队面前,根本什么也不算。

    大船驶过,顿时大浪滔天。

    而远处,王雄隐约看到大周仙帝从龙椅上站了起来,好似在等候这支凤凰山的船队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,船大了不起?”巨阙一脸郁闷的低骂道。

    “先避开!”贺剑之对周池说道。

    周池点了点头,正要将小船驶开,一旁王雄却是陡然一怔:“咦?”

    王雄一怔,却是看到,那船队之中,有一艘大船之上,有一个小老虎。不,不是小老虎,而是一个小孩。

    却看到,船队第三艘大船侧位,伸出一根巨大的木杆,木杆之上,一个大概三岁模样的小男孩,戴着一个小虎头帽,虎头虎脑,极为可爱,赤着脚,顽皮的在木杆上行走。

    那木杆,伸出了大船之外,小男孩只要一脚踏空,就会从大船上坠落,一旦坠落入海,海中四周可是有着一条条鲨鱼游荡的啊,一旦跌落,那三岁小孩根本没有修为,必然被鲨鱼吞吃。坠海,可是必死无疑啊。

    可,大船上,却没人管那小男孩一般。小男孩一步一步走着,嘴里还发出咯咯咯的笑声,几次晃了晃,差点从木杆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船上的侍卫,都眼瞎吗?任由一个小孩做这危险的事情?”王雄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不知是小孩穿着虎头帽,看起来像小老虎,还是别的原因,王雄看到这小孩,莫名的一阵亲近感。

    远处大船摇摇晃晃,导致小男孩也摇摇晃晃,几次差点掉出去,惊险无比,小男孩并不知道危险,反而发出咯咯咯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驶过去,接住那小男孩!”王雄神色一肃道。

    王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看着这小孩,莫名的想要去保护一般。

    “驶过去?王哥,我们这船小,会翻船的!”周池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驶过去!”王雄沉声道。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周池微微苦笑道。

    小船驶到大船下方,那小男孩也是脚下一滑,瞬间要掉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王雄脸色一变,要去接。

    可,那小男孩脚滑了,手却极为灵敏,一把抓住了木杆,并没有掉下来。

    或许听到下方王雄的关心,小男孩低头看来,顿时,一脸好奇的,萌萌的看向下方众人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小心点!”王雄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我没事,叔叔!”小男孩奶声奶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,小男孩还在顺着木杆用两只手拉着向前移动。

    “眼瞎了吗?没看到这小孩要掉了?”王雄顿时脸色一沉,对着大船甲板上冷喝道。

    可,甲板上一众将士仅仅看了眼,就扭头不理会了,显然,根本不在乎这小男孩死活一般。

    小男孩粉雕玉琢,极为可爱,两个大眼睛忽闪忽闪,还对王雄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看着那小孩顽皮的挤眼睛,王雄忽感好笑,这小子,还有心情乐?

    “小念念,你是不是不行了啊,还要人帮忙?哼!”大船甲板上,顿时走来一个身穿华丽宫装的女孩。

    女孩大概十岁左右,身后跟着一群侍从小心服侍,此刻,正一脸高傲的看向小男孩。

    小男孩却咯咯一笑:“我周念念说到做到,不用任何人帮,也能将那木棍上的风袋摘了!你看好了!”

    小男孩周念念用手抓着木杆继续向前移动,慢慢到了木杆顶端之处,那顶端绑着一个风袋,好似用来观测风向的。

    周念念一把抓住,猛地一扯,顿时,那风袋掉了下来,也就在此刻,那木杆的顶端,一截木头,好似被谁锯过,忽然断裂开来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瞬间,周念念要掉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大船上小姑娘顿时一声惊呼。显然没想到。

    王雄敏锐的发现,小姑娘身后一个老太监,嘴角不易察觉的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小念念!”小姑娘顿时惊呼的冲来。

    “小主,船边上危险,不要靠近!”那老太监顿时拦着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,要不是你说这样会让小念念低头,我也不会跟他打赌,他要是掉下去了,我以后找谁玩啊!”小姑娘顿时气愤的骂着那老太监。

    “老奴也想不到这小子,如此倔强啊!”老太监顿时一阵求饶,可就是不让小姑娘靠近,同样,也不允许其它任何人靠近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小念念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下面王雄伸手就要接住,可是,那小念念掉落一半,却忽然大叫一声‘变!’

    变?

    一声‘变’,小念念瞬间变成了一只小凤凰,煽动翅膀,顿时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咯咯,霓姐姐,我拿到了,你看!”小凤凰飞舞中,顿时抓着风袋飞上了高空。

    “小念念,你还能变成化?”那小姑娘顿时惊喜道。

    而小姑娘身后,那老太监却是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小念念飞上了甲板,顿时变化成人形小孩。

    “当然啦,我不但能变成这小鸟,我还能变大老虎呢,哼哼哼!”小念念一脸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吹牛,你变给我看!”小姑娘顿时不信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就不变给你看,谁让你先前说我坏话的,你看,我拿到风袋了,你说话算话,你道歉!不然不是好宝宝!我也不跟你你玩了!”小念念抓着风袋奶声奶气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大胆!这是你对小主说话的口气?”那老太监顿时眼中一冷。

    “老奴才,你走开!”女孩顿时对一旁煽风点火老太监一阵数落。

    小念念却是昂着头,一点不怕被骂的老太监。

    小姑娘也有些拉不下脸面来,但,刚才是真的担心小念念掉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以后不说你坏话了,也不说你是个没爹的孩子了!”小姑娘顿时有些服软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以后还跟你玩!”小念念顿时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小姑娘也笑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一旁老太监却是阴沉着脸。但,小姑娘在场,也不好发作,扭头看向一旁侍卫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干什么吃的?有人靠近我们船了,也不知道驱赶?小主要是有什么事,你们担待得起吗?”老太监呵斥道。

    甲板上,一众侍卫这才抓着兵器看向不太远王雄所在的小船。

    王雄一挥手,小船缓缓与大船分开。

    一众侍卫看到王雄小船的远离,也并没有追击。

    而小念念和小姑娘又成了好朋友,小念念跑到甲板边上,看了看那慢慢远离的飞舟,忽然喊了起来:“叔叔,我马叔叔说,要是有人帮我,一定要说谢谢。谢谢叔叔!”

    小念念在远处喊着,朝着王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王雄看着远处甲板上开心的小念念,忽然笑了起来,也不知为何,看到那小男孩的笑容,王雄心情也晴朗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男孩谢过王雄,转头又和那小女孩玩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雄儿,你喜欢那小孩?”贺剑之一旁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小孩长得还真可爱!总有种亲切的感觉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你小时候和这小男孩,长得挺像的,或许看到像自己的人,所以比较亲切吧!”贺剑之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这小孩和我小时候很像?”王雄微微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