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八十二章 欲去古战场
    大秦神都,上书房!

    大秦人皇书案之处,摆放着一叠资料,上书《东方国扩张与重组》!大秦人皇批阅了一会奏章,停了下来,看向面前的一众官员。

    “人皇,您猜对了,东方王用了不到一年,就将十二大势力全部囊括了,蛇吞象之势,游刃有余!”大秦丞相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会礼贤下士,召了一群能臣啊!”人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东方国,五百凡人城池,如今,正快速重组,甚至还在迁徙百姓,虽然还没有明确,但,臣能大概看出,大概会重组成五十座仙城,当然,仙城不是一蹴而就,需要很长一段时间!”大秦丞相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东方国,看来有一段时间安宁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一次,不到一年,就连灭十二大势力,东方国经历如此战役,非但没有折损,而且巅峰强者越来越多,四方势力,再有想法,恐怕要好生掂量掂量了。”大秦丞相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,那古战场也开启了,是时候通知王雄准备前往了!”人皇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古战场?人皇,那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大秦丞相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众生为之痛苦、遗憾、悲伤的地方!”人皇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大荒仙庭,天剑城!上书房中!

    大荒仙帝夏若天的上书房很特别,此上书房四周墙壁之上,插着一柄柄利剑,大多剑上都有着裂纹。

    这些剑,是夏若天与无数剑修战斗后,斩杀剑修而来的战利品。每一柄剑,都代表着夏若天的一次突破。

    此刻,夏若天坐在大殿书案之前,手中抓着一柄血红色长剑,正在轻轻擦拭。

    面前,兵马大元帅,商恨,正在禀报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兵马已经集结在边界了?”夏若天手中微停,看向商恨。

    “是,陛下,四方小势力正在扫尾,与生丹联盟的大战,一触即发!”商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若天看了看商恨,微微一叹:“商恨,你可是还在怪朕?怪朕赦免了老三?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!”商恨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大荒,以功劳论赏,你商恨不是因为是朕姐夫才坐上天下兵马大元帅一职,而是因为你自己的能耐,你自己的功绩!所以,你这兵马大元帅一职,无人可以代替。至于老三,他犯了大过,的确剥夺一切权势了,可是,剑神教十六护法,将所有功绩都让给了老三。此次屠神天功,真神亲自赏赐,他将此功让真神赏赐于老三,老三才官复原职的!”夏若天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臣知道!”商恨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坎刃刚刚晋升真神,朕必须要给他这个面子,所以,你多担待,但,你放心,朕已经交代了,老三以后见你,必须回避,再有对你不利,严惩不贷!”夏若天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商恨微微苦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若地终究是仙帝的弟弟,商恨能看出仙帝偏袒,可,那也是人之常情,商恨只能压下心中怒火。

    当然,商恨也明白,也有自己的原因,若是之前,不是因为自己看到苏小小方寸大乱,若是自己那一战,将所有真神全部留下。那自己的功劳,足够令所有真神侧目了,到时别说夏若地官复原职,就算自己要他死,真神也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大荒、生丹之战,有你,朕还是比较放心的!朕再赐你三册《除逆国旨之如朕君临书》!以方便调度四方。”夏若天看向商恨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要闭关?”商恨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不,朕要出去一趟!”夏若天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出去?陛下,大荒、生丹之战在即,你可不能离开啊!”商恨顿时焦急道。

    这关键时刻,仙帝离开,那是会影响军心的啊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朕已经和真神说过,你有危难,可以请真神协助!”夏若天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,有何重要的事情,让仙帝一定要在此关键时刻离开呢?此战若成,我大荒仙庭,必将能问鼎天下的啊!”商恨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百年前,朕有一战没完成!此次,朕再度突破,可以带回一柄新剑了!”夏若天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陛下这是要去和人决斗?太上皇昔日带你去的地方?”商恨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不错!那古战场,又打开了!朕带回那人之剑,就立刻回来!朝中事务,就麻烦你了!”夏若天郑重道。

    商恨神色微微复杂,有些想要跟去,可眼前大战在即,商恨明白,自己根本无法离开。

    “是,祝陛下,旗开得胜!”商恨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从皇宫出来,商恨回到自己府上,花千红为商恨脱了外套,商恨也没有隐瞒的告诉了花千红。

    “二弟要去那古战场了?”花千红眼中一亮。

    “古战场?那是什么地方?”商恨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宝地,也是一个仙冢!更有一个绝世强者。义父当年,就是与那绝世强者一战,留下了内伤,回来没多久,殒落了的!”花千红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太上皇昔日,被古战场一个绝世强者打败了?”商恨惊讶道。

    能教出花千红、夏若天两大剑修,太上皇剑道何其强大,如此强大之人,居然在里面败了?

    “是!并且我们与那绝世剑修约好,百年之后,古战场再度开启之日,我、二弟,都要再去与他对决!”花千红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要去?”商恨看向花千红。

    花千红眼中有着一股战斗的渴望,但,此刻却生生的压制,摇了摇头:“我不去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去,你要是实在想,也可以去的,只要注意安全,我这里,你不用担心,有真神庇佑,不会有事的!”商恨安慰道。

    花千红摇了摇头,语气变得坚决了起来:“我不去!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去?我记得你以前……!”

    “因为夫君,比之斗剑更值得我守护,从今天开始,我的剑,只用来守护夫君!守护我们的感情!”花千红眼中尽是柔情。

    商恨看了看花千红,轻轻将其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一间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蛛皇静静的喝着茶水。

    毒老祖、丹芝子、赤冰子急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终于准备动手了?”毒老祖顿时欣喜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段时间,你一直不让我们动手,眼睁睁看着他东方国扩张到如此地步,真是难熬!师兄叫我们来,是有好消息了?”丹芝子也是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不让你们动手,那是因为还不是时候,不能一次将王雄弄死,全凭运气,那只会图惹笑话罢了!”蛛皇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,如今生丹联盟与大荒仙庭大战在即,可不能给教主添乱!”蛛皇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师叔,您叫我们来,不知是……?”赤冰子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挑些人,随我去那古战场!”蛛皇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去古战场?也对,又是百年了,可是,师兄,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将王雄那祸害解决,那古战场虽然有大奇遇,但也有大灾难啊!”丹芝子焦躁道。

    一旁毒老祖却是双眼微眯:“师叔,莫不是,那王雄也……?”

    “呃?”众人顿时声音一顿,一起盯着蛛皇。

    蛛皇喝了口茶,点了点头:“教主埋在大秦的另一颗棋子,传来消息!那王雄,要去古战场!”

    “啊?真的?又一枚棋子?是谁?”丹芝子好奇道。

    蛛皇看了眼众人:“你们就不必知道了,否则,如东方王府那枚棋子一般,被你们浪费了,我可不好给教主交代!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!”众人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“要不了多久,王雄就要去古战场了,你们随我前去,提前布置,这一次,必叫那王雄,有去无回!”蛛皇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顿时应声道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凌霄城。

    王雄看着凌霄城上空再度汇聚来的滚滚气运,一阵满意。

    新收的城池,王雄给予了免税一年,还有各种善政下去,虽然耗费了无数灵石,让南宫浪抓断了无数白发,但,百姓的感念,是实实在在的。如今,百姓快速认可东方国,一股股感念化为气运,再度让凌霄城气运壮大无数了。

    东方国,有着几位能臣相辅助,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。

    东威军一战,打出了东方国的凶悍,让四方势力,在此期间,没有丝毫逾越。一切都上了正轨。离渡劫已经一年了。而大秦人皇昔日所说的引路人,也到了。

    来的不是旁人,却是王雄的熟人,周共工、周池父子二人。

    周共工一身蓝龙袍,周池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,就来了两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女婿,还真不错,我还以为,你要向我求援呢,想不到,你自己就将十二势力解决了!”周共工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姐夫!”周池也恭敬道。

    王雄眉头一挑,脸色一沉:“二位,请不要叫我女婿,或者姐夫,我王雄受不起!”

    “女婿,你不能……!”周共工顿时笑着上前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一肃:“南方王,你要不叫我王雄,要不叫我东方王,请不要叫我女婿,我王雄受不起!若是再叫,那二位请回吧,我自会禀明人皇,请人皇重新择取引路人。”

    王雄语气很是坚决,显然想要与周天音彻底划清界限了。

    周共工脸色一阵难看,虽然有些火气,但,此刻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不叫就不叫,刚夸你两句,没想到你这么小气,到现在还记仇!”周共工顿时不以为耻的抱怨道。

    王雄:“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这是王雄在大秦九君中,见到最厚脸皮的一个君王。

    “南方王,你要跟我一起去那古战场?”王雄皱眉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我?我去不了,那古战场在龙池结界之外,我当年是散去修为进入这白狂地洲的,不是转世投胎,我出去,就回不来了!”周共工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这是……?”王雄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出不去,周池可以啊,他是在这白狂地洲出生的,进出无碍,到时,要他带你去,我把你们送到龙池边界!”周共工指了指儿子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王雄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姐夫,是南面大周天庭堵着,我爹担心我们出去受阻,帮我们护送一段!”周池马上解释道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一沉的看向周池。

    “啪!”周共工一巴掌拍在周池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“爹?”周池不解的捂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他都抛弃你姐了,你还叫什么姐夫?”周共工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一旁王雄脸色一黑,抛弃?这周共工还真不要脸,当初周天音要杀自己。自己难道还舔着脸去巴结?

    “噢噢,好吧,王,王哥!”周池才有些不情愿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以后,听王雄的话,不然我扒了你的皮!”周共工对周池喝道。

    “爹,你放心,王哥连天谴都度过去了,我不跟着他跟着谁?”周池顿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像话!王雄,你准备什么时候走?”周共工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吧,我将朝中事务处理一番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好!那我等着!”周共工郑重道。

    周共工虽然说话干脆,但,王雄看出周共工似乎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