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九章 外交
    东威军,主帅大营!

    张濡匆匆而来,此刻中军大帐之中,吕杨带着一众将士看着面前一幅巨大的地图。

    余烬、巳心、玄虚、玄冰、玄炎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数月之前,玄炎还对东方国不以为然,毕竟,还剩下四十座城池了,却有野心要吞下十二大势力,这是在开玩笑,就算自己三峰圣地也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可吕先生布局下,还真的就快了,八大势力已经吞下,并且游刃有余,居然没有太大损耗,如今还剩下三个势力了,动作之快,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“大帅,如今还剩下三个势力,大澜人国、三元圣地、无妄圣地!这三大天仙势力,其实只有三元圣地和我们一样,以前有三个天仙,另两大势力,只有两个天仙,凌霄城一役后,除了三元圣地还有一个天仙,另外两大势力,只剩下地仙巅峰了。只是他们的守山大阵达到天仙级别罢了。这几个月下来,已经慢慢平复了内乱!”玄虚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三元圣地还有一个天仙,其它,都没有天仙了?”吕杨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大帅,如今,我们吞并八方势力,此刻,可筹集的大军无数,完全可以一路打过去!”玄冰顿时说道。

    吕杨摇了摇头:“一路打过去,各城顽强抵抗,必将死伤无数,百姓遭殃。我东威军,可不是烧伤抢掠的土匪,对各城池破坏之后,不用管了?撕杀越多,我们损失越大,上兵伐谋、中兵伐交、下兵伐战!强行出兵攻打城池,只是下下之策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一味以破坏来取得战果,南宫浪那边钱就不够了,又要埋怨我们了!”张濡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帅说的是,先前四大势力的收取,可谓将损耗降到了最低!如此说来,不若如先前一般,我们再去控制他们的中枢朝都!”玄虚神色一动道。

    玄虚说这话还是有底气的,先前四大中势力,就是这么干的,如今完全也可以啊,自己三人,就是天仙,天狼营更是凶猛无比,夺取一个中枢,应该不难吧。

    “对啊,三元圣地有一个天仙,另外两个势力,只有地仙巅峰,我们一定能各个击破的!”玄冰也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吕杨却是皱眉道:“先前,收取四大中势力的时候,他们已经陆续出兵了,说明他们已经知道危险,此次,我们如法炮制?根本不可能,这三大势力,必定拧成一体。破一处,另两处必定前来帮忙!”

    “来帮忙,也不怕,他们是我们的对手?”玄炎顿时不服道。

    吕先生摇了摇头:“他们有主场之便,就算你们三个天仙又如何?更何况,四方还有其它势力,虽说大秦人皇、丹神子达成协议,不插手,可,难保不会有人在暗处做手脚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玄虚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不久前,青衣卫传来消息,三大势力中,有出现生丹仙人的踪影,看来,生丹圣域的确不死心,就算不能明着出手,也会在暗处阴我们!”吕杨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!大帅,我们就不动吗?”余烬皱眉道。

    吕杨摇了摇头:“不是不动,这三大势力,必须破!至于刚才两个方向,其实都可以,只是对我们来说损耗比较大,我只是在想万全之策!”

    “大帅,要不,用我的办法试试看!”张濡再度开口道。

    吕杨看向张濡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张濡被王雄空降而来,辅佐自己。吕杨就大概猜到王雄的意思了。王雄想要利用外交的手段,将三大势力拿下。

    吕杨并没生出不满情绪,毕竟吕杨也知道,时间紧迫,越是拖下去,这三大势力越发的铁桶一块,三大势力,如今新的君主已经不断宣扬东方国之恶了,一旦他们的民心被挑起对东方国仇恨的情绪,以后再想收取,就难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下,吕杨看向张濡:“张先生的计划,本帅知晓,只要成功,的确能让我们的损失达至最小,但,所要花费灵石也极为巨大,甚至需要大量的时间,你可知道如今时间紧迫,一旦你之计划耗时太多,若没取得成效,我们再重新以武力出兵,将更加举步维艰!”

    “灵石一事,在下已经与南宫浪谈好,他会尽快拨取大量钱财过来,至于能不能说服三大势力,在下张濡,愿立军令状!”张濡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军令状?张大人,你可想好了!”吕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张濡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好!接下来,本帅全力配合你!张大人,望你不要令大王失望!”吕杨郑重道。

    张濡点了点头:“这几个月,在下其实一直研究这三大势力的官员表,还有他们之间的关系,以及一众官员的喜好!大帅,接下来麻烦你布置了!”

    张濡取出一份厚厚的资料。

    吕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一间院落之中。

    丹芝子、毒老祖、赤冰子坐在一间大厅中聊着。

    “东威军,还真是快啊,这才五个多月,东方国城池已经达至两百五十座了,这吕杨,还真是个奇才!”毒老祖喝了口茶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吕杨好大的能耐,布局如此大的棋盘,居然游刃有余,如此小的代价,拿下诺大疆土,可是个厉害角色,也不知道当初巳无极怎么用的,放着如此大才,却弄了个身死宗灭!”丹芝子皱眉感叹道。

    赤冰子脸色涨的通红:“或许,那吕杨根本就不听巳无极的话呢?包藏祸心,是个小人!”

    赤冰子就是巳无极夺舍,此刻听到众人编排自己,顿时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“不,应该是那巳无极,目光短浅,不会用人,刚愎自用,却又不敢彻底放手,导致功亏一篑!”毒老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赤冰子又是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“师兄那边怎么说?”毒老祖看向丹芝子。

    丹芝子脸色阴沉:“蛛皇师兄,依旧不肯现在出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为什么?”赤冰子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蛛皇说,还不是时候!也让我们不许轻举妄动!”丹芝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看着东方国急速膨胀?最少要阻挡他的脚步吧?”赤冰子郁闷道。

    丹芝子、毒老祖也是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丹芝子看向毒老祖道:“师弟,师兄现在不肯动手,要不,你来吧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?”毒老祖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不错,蛛皇的确心计不错,但,师弟你也不差吧,一直我觉得教主安排错了,应该让你为主才对,我们都听你的。你看……!”丹芝子看向毒老祖。

    毒老祖神色一阵变幻。

    “师叔,东方国不能再膨胀了!”赤冰子也劝道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毒老祖最终点了点头:“也好!”

    “师叔,我们怎么做?”赤冰子期待道。

    “那吕杨的套路,我也明白,擒贼先擒王,他会控制三大势力中枢,我们找生丹联盟的一些天仙,埋伏在三大势力总坛朝都、圣山附近,不管东威军偷袭哪个势力的中枢总坛,我们邀请的天仙都暗中出手,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!让东方国的脚步,无法再前进一步!”毒老祖眼中闪过一股冷光。

    “师弟一把掐住东威军咽喉,好计策!”丹芝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师叔英明!那吕杨也逃不出师叔掌心!”赤冰子也兴奋。

    “这吕杨,可是个人才,可惜了那愚蠢的巳无极,要是好好待此吕杨,这吕杨就是我生丹圣域的人了,那愚蠢的巳无极,生生的将吕杨逼了出去,愚蠢,愚蠢至极!”毒老祖数落道。

    赤冰子脸色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师叔,我最近好像得到消息,好像有一些东方国探子,在悄悄与三大势力的一些官员秘密接洽!虽然很隐秘,但,我还是查到了一点!”赤冰子岔开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官员接洽?呵,没用的!中枢不控,哪个官员敢造反?先前四大中势力的城主,是看不到希望了,才会投降,如今,怎么可能有用?”毒老祖智珠在握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报!”一个生丹仙人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“启禀师叔、师伯,刚刚大澜人国传来消息,东方国礼部侍郎,张濡,前往大澜朝都出使!”那生丹仙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濡?两军交战在即,他出使大澜朝都?他不怕死?”丹芝子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!”赤冰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张濡?还有谁陪着?玄虚、玄冰、玄炎?”毒老祖喝了口茶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他一个人!”那生丹仙人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,哈哈,还真是找死啊,就不怕大澜皇室将他拿下,威胁东威军?哈哈!”丹芝子大笑道。

    毒老祖却是眉头微锁,发现了一丝不对劲:“继续探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生丹仙人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师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!”毒老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第二天,再度来报。

    “启禀诸位师叔,大澜皇室,召集文武百官,全部入皇宫了,并且隔绝内外,好似张濡在大澜朝堂,独辨群臣!”生丹仙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,舌战群臣?”毒老祖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到底辩论什么?”毒老祖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大澜皇室外,守卫深严,满朝文武,已经辩论一天了,都没有离开大殿,远远打探,好像大殿里还有喝骂声,扭打声。”那生丹仙人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张濡,一个人?入大澜朝堂,一张嘴,就说的满朝文武相互大打出手?”丹芝子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,前些天,东方国的人,悄悄接洽大澜人国的官员,不是为了挑拨他们,而是为了贿赂,为了收买一些人,帮张濡今日朝堂激辨!”毒老祖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收买?他能收买所有官员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,只要收买一部分,帮他造势即可,不好,这张濡要搞事,快,继续打探,继续打探!”毒老祖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第三天。

    “启禀二位师叔,大澜朝堂激辩还未结束,不仅百官激吵,连大澜皇室都参与进去,所有皇室宗亲全部参与论战,朝堂之中,一片混乱!”那仙人再度来报。

    毒老祖、丹芝子、赤冰子尽皆心中一禀,各个心中不安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四日、第五日。

    第六日的时候,众人听到一个让人震撼莫名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启禀师叔、师伯,张濡离开了大澜朝都,而大澜新人皇布告天下,大澜人国,正式臣服东方国!”那来报仙人满头大汗道。

    “大澜人国,臣服东方国了?你再说一遍!”毒老祖顿时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布告已经传向四方城池,不出几日,应该就能所有人都知道了!”那来报仙人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,一张嘴,就将大澜人国招降了?开什么玩笑?他那张嘴是天令吗?”毒老祖也是顿时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说,我们的布置,都没用了?”丹芝子张口愕然。

    “张濡?开什么玩笑!他这几天,在大澜朝堂,到底都说了些什么?”赤冰子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“张濡呢?”毒老祖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张濡出了大澜朝都,由玄虚,亲自将其护送前往无妄圣地总坛圣山了!”那来报仙人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张濡,还想再说降无妄圣地投降东方国不成?”丹芝子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立刻,立刻打探,张濡这些天,在大澜朝堂,到底做了什么,为什么满朝文武争吵不休,为什么,大澜皇室会妥协,他们不是仇敌吗?为何会选择臣服!”毒老祖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