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五章 蛛皇仓促的计划
    一间小院之中!

    蛛皇、丹芝子、毒老祖、赤冰子坐在一起,聊着东方国之事。

    “诸位师叔,四大弱势力,已经被王雄吃下了,而且损失极小!东方国的国土已经达至一百五十座城池了!”赤冰子一脸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急什么!”蛛皇喝了一口茶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之势越来越大了,四大人仙势力后,是四大地仙势力,如今…………!”赤冰子越来越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毒老祖,你不是说,你新研制出来的剧毒,就算天仙吞吃,也必死无疑吗?教主不让我们亲自动手,我们可以给王雄下毒啊!”丹芝子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师叔,不能再让王雄壮大了!”赤冰子配合道。

    毒老祖看向蛛皇,蛛皇眯眼,摇了摇头:“不行,现在不是好时机!王雄一直在凌霄城不出来,一旦出错,容易打草惊蛇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师叔,王雄此人,不能给他时间啊!一旦等他吞并更多疆土,大势将成,就更没有机会了啊,王雄要是一辈子躲在凌霄城,难道我们就一辈子看他成长吗?”赤冰子劝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师兄,宜早不宜迟,我们又不需要自己动手,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!”丹芝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凌霄城,还有教主埋下的一颗棋子,我们可以利用他啊!让他给王雄投毒!而且,东方国刚刚吞噬了六十座城池,正是开宴庆功的大日子!如此良机,机不可失啊!”毒老祖也劝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师叔!”赤冰子也是期待道。

    此次,虽然是蛛皇为众人之主,但,终究是两个师弟,还有一个是教主弟子,蛛皇沉默了一下,终究点头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通知那颗棋子?”毒老祖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既然决定了,自然不能轻率,我来操办吧,只是有些仓促,未必能有多大效果!”蛛皇叹息中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凌霄城,王宫之中。

    因为东威军一路高歌,短短时间,收服疆土,更夺取六十座城池,捷报来临,举国欢庆。

    东威军,不仅仅是军队在作战,还有巨大的后勤需要处理,南宫浪负责各方钱财输出,张濡负责各处人事,还有六部通力合作。开战,却是一个大工程。

    如今取得胜果,王雄自然要犒劳一下这些辛苦的官员,开设一场小宴,鼓励百官,并且做出一些小的奖励,让百官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更加努力拼搏。

    小庆功宴,还没开始,王宫之中,自然忙前忙后。

    王忠全为青衣卫总指挥使,除了监察百官,刺探天下,更有负责大王安危之责。

    本来王宫一片喜气,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的,可没多久,却出现了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“指挥使大人,不好了,于百户检查宴客酒水的时候,发现有人投毒,而且,直接投毒大王!”一个青衣卫请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忠全陡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青衣卫顿时为王忠全引路,很快来到了御膳房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说是我下的毒?我为什么要害大王!不是我!”御膳房外人群中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。

    “让开,指挥使大人到了!”一众青衣卫叫道。

    顿时,人群让了开了,让王忠全走到了中央。

    却看到,在中央,一个白发老头,穿着御膳房总管的衣服,面露愤色的看着面前一个青衣卫。

    “赵叔?”王忠全陡然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你来了,你来的正好,他居然说我给大王投毒?大总管,以前东方王府的时候,我是看着大王长大的,大王也是吃我煮的饭长大的,不仅大王,昔日老王爷也是如此,他说我下毒?来来来,我哪里下毒了?毒死我算了!”赵叔抓着汤勺瞪眼吼叫着。

    一旁一些厨师也纷纷开口道:“大总管,我们都是东方王府的老人了,怎么可能害大王?赵叔资格最老,他疯了啊?他背叛大王?怎么可能?赵叔要给大王下毒,以前就可以了。为什么要等到现在,赵叔傻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总管,赵叔是被冤枉的,在王府做了一辈子饭,现在被冤枉下毒。这不是寒赵叔的心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御膳房厨师纷纷气愤道。

    赵叔更是一副要拼命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忠全眉头微皱,扭头看向一旁被赵叔喝斥的青衣卫百户,于百户。

    那于百户也是脸色一阵青紫,面露愤色:“大人,属下并没有说谎,这赵叔是御膳房老人没错,就因为老人,所以一般人没人敢查他,可是,我青衣卫有负责王宫安全之责,一旦出错,我等可是要受牵连的,这大宴的安全工作,也是我们青衣卫负责。我们检查一下又错了吗?

    检查到大王酒的时候,发现里面有剧毒,更重要的是,这什么赵叔,在我们检查的时候,还百般阻拦,倚老卖老,其他青衣卫不敢检查了,可我没有,我就要查清楚,这一查,那酒水中真的有毒,而且,只要一小滴,就能让百人致死,更重要的是,这毒还有延迟效果,喝下去短时间还没感觉!”

    其它青衣卫也纷纷点头:“是啊,指挥使大人,要不是于百户多了个心眼,此次大宴,可要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青衣卫们纷纷焦呼,若是大王中毒,自己这一批负责监察的青衣卫可都要受到牵连。这赵叔,还真是害人不浅!一定是奸细。

    “放屁,一定是你故意陷害我!”赵叔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哼,给大王的酒水,都是你负责,我们碰都没碰过,当时,审查的也是你。赵叔?你是外来的奸细吧!”于百户瞪眼道。

    两方人争吵不休,王忠全也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将赵叔、于百户,都抓起来!”王忠全眼中一冷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众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王宫之中,出了投毒案,王忠全自然无比警觉,这可是王宫啊,要不是今天出了岔子,以后不知会有什么大祸害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,去搜查赵叔、于百户的家,审问他们的家属,仔细检查,速去速回!”王忠全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群王忠全最信任的青衣卫顿时快速前往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是他……!”赵叔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就是他……!”于百户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闭嘴!”王忠全瞪眼道。

    二人都不说话。没多久,那去检查二人家里情况的青衣卫,纷纷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于百户的家庭,没有任何情况,家里人什么也不知道,没有异常!”一个审查之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赵叔家人,却是准备出城省亲,被我们拦截了下来,我们在赵叔妻子的包袱里,搜到一把她自己也不认识的钥匙!”另一个审查之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出城省亲?这么巧?”王忠全忽然眉头一挑的看向赵叔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我冤枉啊,我老丈人前不久传来消息,说快不行了,我才让老婆子回去看望的啊,我是放心不下大王的大宴,我才没去,我是无辜的!”赵叔顿时惊慌道。

    赵叔也没想到这么巧的事情,如此一来,自己就有理说不清了啊。

    “那把钥匙呢?”王忠全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!”一个下属送上钥匙。

    王忠全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调度各方青衣卫,将赵叔的所有产业,赵叔妻子娘家的所有产业,赵叔所有兄弟的所有产业,赵叔挚友的所有产业,全部彻查一遍,寻找这把钥匙的锁!快去!”王忠全下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青衣卫如今,已经渗透到了各地各方,王忠全一声令下,四方全部动了起来。更有一个个仙鹤快速飞向四方城池。

    大宴还早,青衣卫的效率却是恐怖至极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已经有消息传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查出来了,赵叔老丈人,的确快不行了,但,病的很蹊跷!来的太快了!”一个青衣卫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找到了,那把钥匙的锁,是赵叔祖上的一个偏僻旧宅地窖里一个机关锁,我们打开之后,里面一个储物手镯,里面有百万灵石!”又一个青衣卫递来储物手镯。

    百万灵石?

    “呵呵,赵叔。亏我那么信任你!带走!”王忠全怒从心起。

    这赵叔也是东方王府老人了,却被人买凶杀大王?这是找死!

    “我是冤枉的,我是冤枉的,大总管,我为什么要害大王啊,这钥匙不是我的,我不知道这百万灵石啊,我不知道!”赵叔惊恐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到现在,还冥顽不灵,带下去审问!是谁让他下毒的!”王忠全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青衣卫将赵叔押解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忠全这才看向那于百户。

    “指挥使大人,好险!”于百户庆幸道。

    王忠全更加庆幸,没想到这赵叔,居然被人买凶了,是时候,对王宫清理一番了。

    拍了拍于百户的肩膀:“小于,你做的不错!这次若不是你心细,这次大宴可是要出大笑话了!”

    “属下职责所在!”于百户马上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,职责所在,不管什么人,都不能徇私,你做的不错,过些日子,你考核过了,本官升你为千户,此次真是不像话,其他人居然不敢查?你敢!做的不错!接下来,你负责大宴的一切检查,做好大宴一切事宜!”王忠全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于百户顿时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于百户带着一群青衣卫再去忙了。

    王忠全微微一阵轻呼,此次好险。

    王忠全自觉做的不错,但,并没有向王雄禀报,毕竟,王雄的事情特别多。既然解决了,那等大宴过后,再去禀报也不迟!

    王忠全继续巡视王宫之际,却看到不远处张濡似乎情绪不错的从上书房出来,王忠全想了想,还是走了上前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!”王忠全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哦?王大人?不知有何指教?”张濡好奇道。

    毕竟,王忠全很少和大臣们打交道,忽然迎向自己,有什么事?

    “张大人,你负责迁徙百姓之事,最近,在外注意安全!”王忠全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哦?出什么事了?”张濡神色一肃。

    “当然,检查四方隐患是我青衣卫职责,但,还是请张大人小心,如今杂事繁多,以防隐患…………!”王忠全将刚刚准备给大王投毒的赵叔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张濡瞳孔一缩:“投毒?都到王宫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要不是小于警觉,此次……!”王忠全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刺杀大王,非同小可,王大人,可不能就这么轻率结束了!”张濡微微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派人审查赵叔了!”

    “不,我的意思,除了那赵叔,会不会还有别人?听你这么一说,我发现,这赵叔刺杀被查,太顺利了点!”张濡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忠全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王忠全还是摇了摇头:“不,经过赵叔的事情过后,我青衣卫不会懈怠了!不会再出错了!”

    “王大人,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!”王忠全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王大人你仔细处理,我还有大王交代的任务,先走了,你可要好好把关啊,青衣卫检查,就不会再出纰漏了?”张濡告辞道。

    王忠全点了点头,送走了张濡。

    可王忠全却是心中一禀,王忠全对王雄的看护,比任何人都重,张濡没有时间多分析,但,刚才提到的一切却说明了一个问题,赵叔刺杀事件,一切都太顺利了。

    相信自己青衣卫?比起王雄的安危,王忠全宁可对自己多审查一遍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王忠全快速前往宴客大厅。

    “大人,已经检查过了,没问题!”于百户马上上前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的酒呢?”王忠全看向于百户。

    “大人放心,这一次,大王的酒,我们检查了好几遍,属下最后还亲自检查了一番!”于百户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出来!”王忠全让一众青衣卫站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大人,怎么了?”于百户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,进去再检查一遍!”王忠全指着另一队青衣卫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都检查过了啊!”于百户顿时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但,王忠全并没有理会,而另外一队青衣卫更是不理会的进入其中,很快,大殿中传来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个青衣卫口吐白沫,跌倒在地,瞬间,肠穿肚烂而死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王的酒水,有毒!”大殿内传来一声焦呼。

    王忠全顿时脸色大变:“拿下!”

    那边,于百户还想要逃跑,可,转眼就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,小于,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,说,是谁让你对大王下毒的?还有,你居然陷害赵叔!若不是张濡……,若不是本官多个心眼,居然差点被你得逞了,哼!”王忠全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饶命,大人饶命,属下,属下……!”于百户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说!”王忠全一脚踩在于百户的肩膀之上。

    “属下也不知道是谁,属下前不久欠下了赌债,被追债的受不了了,然后有人找到了我,给我,给我五百万灵石,让我……!还说,会帮我陷害赵叔,那钥匙也是……,赵叔他老丈人也是被那人弄倒下的,我,我一鬼迷心窍,就……!”于百户瑟瑟发抖道。

    王忠全眼皮一阵狂跳,瞬间发现,青衣卫中,居然有如此漏洞,此次过后,必定一番清洗。

    “带下去,好好审问!”王忠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其它青衣卫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去,将赵叔请出来!”王忠全急躁道。

    好险,好险,赵叔是王府的老人了,怎么可能害大王?都怪自己招来的混蛋!

    没多久,赵叔沉冤昭雪,被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忠全更是亲自前去,给赵叔道歉。毕竟,赵叔也是王府的老人,从王洪开始,老东方王府就吃他做的饭了,虽然没多大权势,但,大王还是念及旧情的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我没事,你不用向我道歉,只有大王无碍就好。你该彻查一番青衣卫了,大王将安危交给你保护,却……!”赵叔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赵叔,我会专门成立一个监察青衣卫部门的!”王忠全眼中闪过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“大宴的事情,交给我,这一次,我一定会好好审查,绝对不会再出纰漏,先前,那什么于百户,监察我酒水的时候,故意向里面投毒,然后陷害我?他就是担心,他投过的毒,再度被别人查出来,所以,才为了得到你的信任,让他成为此次大宴监察的总负责人。这样,他投毒,就没人再检查了。哼,你青衣卫可别再出奸细了!”赵叔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了,赵叔,你放心吧,这次大宴,全交给你了。还有,大宴要开始了,你看……!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其它酒水、饭菜有没有问题了,我必须重新张罗,这一厅酒水佳肴,都不能要了!”赵叔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王忠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忠全重新安排之后,御膳房再度加工加点快速筹备了。于百户那边,虽然还没有审问到最后,但,王忠全还是深吸口气,前去上书房向王雄禀报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上书房中,王雄批改奏章之际,王忠全禀报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哦?有人下毒,要刺杀孤?”王雄双眼微眯,放下了毛笔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御膳房中,赵叔目送王忠全离去之后,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