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四章 不死王,尸佼!
    大日煞轮回到王雄眉心之中,本该高兴的时刻,王雄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因为,枉死城令坏了?一道狰狞的裂纹下,怎么也催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王雄心中一阵苦涩,但,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四个天仙,三十地仙,三百人仙,武圣数千!一朝全灭!滚滚仙元涌入王雄体内,本来大部分都要撑散了的,但,太极阴阳图狂卷,却没有逸散一分,在快速炼化,涌入王雄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南宫浪等金钱宫弟子,尽皆露出茫然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“南宫先生,受惊了!”王雄看着南宫浪笑道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多谢!”南宫浪深吸口气,郑重一礼。

    不管多么的震惊,多么的不可思议。南宫浪还是知道现在该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圣、圣主,这,这剑神教弟子全灭了?”一个金钱圣地弟子尤为不信的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“圣主,剑神教弟子灭了,但,但我们这里还是有尸鬼毒气,这……!”另一个弟子焦急道。

    尸鬼毒气?

    王雄神色一怔,此刻,四周海岛还弥漫着黑气,若不是太极阴阳图裹着滚滚仙元,此刻也能吸纳这四周尸鬼毒气。

    王雄想了想,微微叹息,正要散去那滚滚真元,用太极阴阳图抽取尸鬼毒气之际,陡然,天空出现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“南宫先生,在下来迟了!”一个叹息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就看到,半空中,一个男子,探手一招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似乎平地产生一股滔天巨风,猛的一卷,将四面八方的所有尸鬼毒气全部卷入了其掌心之中。

    仅仅一小会,四周就变的透明了。而四方海岛之上,那些中毒的人,毒素全部清除,缓缓醒来,但,大半的人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醒来的百姓,忍着虚弱,看着身旁一具具尸体,顿时悲从心来,一时哭声震天。

    “尸鬼毒气,全部解了?就连身上的毒也没了?”一众金钱宫弟子感受体内毒气被抽取,顿时惊喜道。

    半空中,站着一个身穿灰色龙袍的男子,男子略微消瘦,一撮山羊胡子,约凡人五十岁左右,面容极为肃穆,更有着一股苍白之色。凌空而立,神色复杂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多谢不死王!”南宫浪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“唉,南宫先生,是我之失策,离开了一段时间,只留了一个下属在此,可惜,当我得知你这里灾难,匆匆赶来之际,你这里已经……,刚好又看到东方王出手。南宫先生勿怪!”不死王叹息的落在南宫浪面前。

    “多谢不死王记挂,那十六护法说的没错,若非他们,我金钱圣地还是会再遭劫难的!”南宫浪有些心灰若死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?你,不错,前不久神都,得到你的消息,孤还真没想到,短短三年,你居然有如此成就!”不死王神色复杂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见过不死王!”王雄深吸口气,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不死王,大秦九君之一。名尸佼,和苏定方一样,昔日为人皇的臣子,为上一代大秦丞相,后被册封为不死王。来历极为神秘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觉得你跟不上人皇的脚步,看来是看走眼了!”不死王尸佼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死王谬赞了!”王雄神色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,我看你使用的,应该是‘枉死城令’吧?”尸佼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呃?”王雄陡然瞳孔一缩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可否给我看看?”尸佼神色凝重道。

    给尸佼看看?王雄眉头一挑,这枉死城令虽然坏了,但,王雄还是会想办法修复的。此刻尸佼想看?王雄一时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不会贪墨你的枉死城令的,我也有一枚‘铁围城令’,如此!”尸佼翻手递出一块铁牌,好似为了消除王雄的戒心一般。

    王雄疑惑的接过尸佼的‘铁围城令’。一入手,王雄顿时感受到和‘枉死城令’一样的气息。那种掌握天道的感觉充斥全身。而且还是完好的?

    铁围城令和枉死城令一样,一面有着‘阎罗’二字,一面有着‘铁围’二字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中的铁围城令,王雄点了点头,翻手,将坏了的‘枉死城令’递给了尸佼。

    尸佼接过,摸索了一下,看着上面的一道裂纹,深吸口气道:“出了一道裂缝?唉,东方王,你可要好生利用,不能如此莽撞了,否则,这枉死城令,用不了几次了!”

    “不死王,你知道这是何物?枉死城令,是神格吗?”王雄看向尸佼。

    尸佼摇了摇头:“它?呵,它不是神格,它是阴间之物,或者说,是昔日阴间的天道碎片,不要蛮用,这次好险,差点就彻底废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尸佼将枉死城令递给王雄,王雄也适时将‘铁围城令’递还给尸佼。

    “差点彻底废了?”王雄露出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这枉死城令裂开如此大的裂口,若是刚才力量更大一些,就崩断了,一旦断裂,就彻底烟消云散了,所以,东方王,还是慎用吧!”尸佼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得到此物,还没深入了解,这次的确是大意了!不死王,可知这裂缝如何修复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等!”

    “等?”

    “是,时间会慢慢将其愈合,你只有等其慢慢愈合了,等愈合,就可以再次使用了。不过,下次小心!这东西,天下可没有多少!”尸佼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王雄眼中闪过一丝惊奇。

    “今次,十六护法一行,只是吃了闷亏,若是换一脉剑神教护法,这枉死城令,未必能将他们全部留下,而且,其力量,如今只能约束普通天仙,道种开花者,无法约束,同样,一些有特殊能力的天仙,也无法被压制,东方王,好生利用!”尸佼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的!”王雄微微苦笑。

    差点,这宝贝就毁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,东方王快要渡劫了吧?此枉死城令,不能用来渡劫,记好了,不能用来渡劫,还有,最好不要给真神看到此物,否则,能给你带来杀生之祸,此杀身之祸,或许连人皇都救不了你!”尸佼皱眉道。

    王雄心中顿时一秉,虽然不知因由,但,尸佼此刻,不似说谎,王雄沉默了一下,郑重的点了点头:“多谢不死王指点!”

    此刻,全城哭声震天,南宫浪微微叹息。

    “南宫先生,此次是我之过,匆匆来此,没能救下你的子民,但,我也是真诚想邀请南宫先生,入我不死国,上次我就跟你说过了,不知南宫先生考虑的如何了?”尸佼看向南宫浪道。

    尸佼邀请南宫浪入不死国?

    南宫浪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一旁王雄也开口道:“南宫先生,上次我也说过,东方国欢迎南宫先生随时进入,此次,也请南宫先生能青睐我东方国!”

    王雄顿时也邀请了起来。

    尸佼微微皱眉的看了眼王雄,但,终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各凭本事吧,看南宫浪心向何处。

    南宫浪露出一丝苦涩:“破宗之人,得二位青睐,南宫浪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尸佼微微蹙眉:“南宫先生,你金钱圣地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死王,不用再提金钱圣地了,这四方的哭声,已经说明了老朽的失败,民众死了大半,我还有何脸面再做圣主?得二位愿意收留,在下已经感激不尽了。”南宫浪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南宫先生,只要你入我不死国,我可以你这满城死尸复活!”尸佼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复活?”南宫浪、王雄都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“就好像这样!”尸佼大袖一甩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尸佼的袖口之中,忽然飞出数万的黄色符箓,符箓满天飞舞,瞬间飞向附近的无数尸体之处,瞬间贴在了所有尸体的眉心之地。

    “起!”尸佼一声轻喝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那一具具尸体,骤然间,诡异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爹,爹,你活了?”

    “娘,娘,你没死?”

    “我的儿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四周惊呼不断。

    那一具具尸体,居然缓缓踏步而走,眉心符箓放着黄光,那尸体慢慢走向尸佼之处。

    “僵尸?”王雄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僵尸,他们被我符箓炼化成初级僵尸,如今还没有记忆,但,那边被剑神教弟子剥夺的灵魂还在那些法器之中,只要灵魂归位,能让这初级僵尸恢复一些神智,至于灵魂湮灭者,只能靠他们各自家人,重新灌输记忆了!”尸佼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将这近亿百姓,全部炼成僵尸?”王雄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僵尸,不生不死,是另一种形态,他们还是他们!不是吗?”尸佼解释道。

    就算前世,王雄也没见过尸佼这般人物,能将近亿人炼化成僵尸,而毫无一丝压力?这尸佼,到底何等人物?

    上一代大秦丞相?

    “还有,南宫先生,你根骨不佳,修行艰难,寿元近乎耗尽,其实,对我来说,也不算什么,我可以将你炼成活僵,从此,不生不死!”尸佼诚恳的看向南宫浪。

    南宫浪神色一阵复杂。

    一旁王雄微微苦笑:“南宫先生,本王现在,还没有不死王这番能耐,但,本王会尽力帮你修行,同时,本王也可以向南宫先生承诺,入我东方国,若觉得我东方国不足以让先生留下,先生可以随时离去,我王雄,绝不阻拦!”

    尸佼意外的看了看王雄,最终又看向南宫先生。

    南宫浪刚才的语气已经说了,金钱宫已经完了。并且,南宫浪愿意入二人国度,只是,到底进入谁的国度,一直没有决定。

    尸佼期盼,王雄也是期盼,等待南宫浪的答复。

    南宫浪看了看二人,微微苦笑:“老朽何德何能,让二位如此重视?”

    “南宫先生之能,胜过千万雄狮!”尸佼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我东方国,就缺南宫先生这样的人!”王雄也郑重道。

    南宫浪看了看二人,沉默了一会,最终才对尸佼郑重一礼。

    王雄微微皱眉,尸佼脸色舒缓。

    “多谢不死王青睐,人死了,就死了吧,不用让他们变成僵尸,不能因为在下一己之私怜,而让他们丧失轮回的机会,天道循环,一处之悲,是另一处之喜!我们记住仇恨,记住悲痛即可,这是我们前进的动力!至于老朽,老朽还想自己再拼搏一次!”南宫浪弯腰一礼道。

    南宫浪说完,尸佼眉头深锁,而王雄却露出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南宫先生为什么?难道我不死国,让南宫先生看不上眼?”尸佼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死国很强,甚至,比东方国都强,老朽看的分明,甚至不死王出手,能帮我们报了所有的仇恨,但,老朽明白,在东方国,老朽才能亲自报仇!”南宫浪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害死我近亿子民的,不仅仅是十六护法,还有大荒若地王。东方王在炎海殿的事迹,老朽几天前已经知晓,和若地王已然不死不休。我在东方国,才能亲手报仇!”南宫浪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死国,也可以让你如此做!”尸佼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,大秦的布局,老朽明白,东方,是东方王的地盘,不是吗?”南宫浪笑道。

    尸佼脸色微沉。

    “况且,东方王几次救我,救我子民,这份大恩,南宫浪不可能视而不见。今天之事,人多眼杂,我必须要约束他们为东方王保守秘密。这是我应还的恩情,也是我做人准则!”南宫浪再度一礼道。

    尸佼神色微微复杂,看了看王雄,最终叹息道:“东方王,你还真是走运!”

    “多谢不死王成全!”王雄对着尸佼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尸佼微微叹息,点了点头。都怪自己来迟了,让南宫浪承了王雄如此大的人情,可惜了。却又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罢了,南宫先生,你既入东方国,那也是在我大秦,在下也就不勉强了,只是南宫先生,若是在东方国生活的不愉快,我不死国的大门,永远对你敞开!”尸佼郑重道。

    南宫浪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“多谢南宫先生青睐!”王雄顿时对着南宫浪一礼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我这剩余百姓?”南宫浪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自然全部迁徙东方国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!草民南宫浪,拜见大王!”南宫浪感激的一礼。

    “圣主!”众金钱圣地弟子顿时一脸不情愿道。

    “有南宫先生帮我,王雄之福,谢南宫先生青睐,你之百姓,就是我之子民,你昔日弟子、守军、侍卫,也继续做你家臣即可,今日起,南宫先生为我东方国,户部郎中!”王雄马上扶起南宫浪。

    “臣南宫浪,拜谢大王!”南宫浪点头应声道。

    尸佼微微一叹,探手一挥,远处一众僵尸眉心的符箓,全部飞回其袖中,刚刚站起来的僵尸们,瞬间全部跌倒在地,引起一片焦呼。

    “告辞!”尸佼叹息中一声告辞,身形一晃,冲天而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