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章 商歌、商恨?
    天剑城,商恨府邸!

    “长公主放心,大帅只是大悲入心,心力交瘁,暂时昏迷过去了,要不了几天,就能恢复!”一个大荒御用丹师在诊断完商恨,对着花千红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!”花千红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那御用丹师恭敬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花千红的眼泪还没止住,此刻抓着商恨的手,久久不敢放开,生怕一放开,商恨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天之涯~~~~,海之角~~~~~,知交~~~半零落~~~~。

    人生~~难得是欢聚~~~,唯有~~别离多~~~~~。”

    昏死过去,商恨口中都在轻轻哼着这个曲子。

    听到商恨哼着这曲子,花千红鼻头再度一酸,眼泪止不住流下。

    那日苏小小在不远处,以花千红的实力,想要将其诛灭,太容易了,可花千红不敢。夫君的态度,让花千红怎么也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杀苏小小容易,若是将夫君的心也推走了,那一切就没了。

    此刻,听着商恨即便昏死,都哼着这曲子,花千红心中无比难受。

    陪了商恨好一会,花千红看了又看,才敢松手,并且派遣大量丫鬟守在四周,殿外更是大量将士守着。生怕自己一离开,夫君就没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花千红也不敢走远,就在大殿对面的那个大殿,能够从那大殿看到这里,能从那里看到夫君。

    花千红擦了擦眼泪,到了那大殿之中。那大殿之中,只有两人,小辛、小壬。

    此刻,二人连身上的伤势都没敢处理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花千红看了看二人:“你们起来吧!”

    二人看了看花千红,眼中也是一股苦涩。随后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天神神秘秘的,是不是,早就知道了?还有,那日金钱城,小壬,你是不是早就认出了苏小小?”花千红眼中闪过一股悲愤的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!”二人一阵苦涩,点了点头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辛,亏我一直把你当着姐妹,你就这样瞒着我?”花千红红着眼睛,脸上闪过一股悲伤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!”小辛低着头。

    一旁小壬苦笑道:“长公主,你不要怪小辛,其实,她也是为了你和大帅,其实,我们去找过苏小小了,劝过她去转世投胎了,可是没想到,她居然混进了这里,其实,我们一直监视王雄队伍的,可,可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听到小壬的话,花千红心中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苏小小,是怎么回事?你们以前没有跟我说过?夫君以前也成家过?”花千红看着二人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苏小小是我们的小师妹,当初,大帅还年轻,………………!”小辛不敢隐瞒,将当初青峰宗发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夫君十四岁拜入青峰宗?十七岁就离开青峰宗没有回去了,也就是说,夫君和苏小小也就认识三年?结为夫妻一年而已?”花千红顿时暗舒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!”小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为何,苏小小二十岁死,夫君没有回去?”花千红微微皱眉道。

    从夫君今日表现看来,夫君应该对感情非常专注的一个人,即便一百多年了,看到昔日妻子,依旧情不能自已。可这么多年,为何没有回去?

    “长公主,您忘记大帅的父仇了?”小壬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?你说过,夫君十七岁的时候,离开苏小小回家为父报仇?”花千红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“是,大帅早慧,在很小的时候,就聪明无比,那时,大帅还没到青峰宗拜师,那时十四岁之前就发明了好多东西,有肥皂,有玻璃,有洗发水等等各种新奇又好用的东西。那时可是无比畅销的,大帅拜师去了,可大帅父亲还在利用这些新奇的商品赚钱!而且赚了好多钱,富可敌国!”小壬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东西,我知道!”花千红凝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和金钱圣地的南宫浪一样,空有无数钱财,却没有自保的能力,这就是取祸之道啊!”小辛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他父亲被杀人夺财了?”花千红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唉!是的!长公主你忘记了,你第一次见到大帅时的模样?他那时,就是千里追凶,不,万里追凶。你还记得他那时的仇恨吗?他一直追杀到了大荒,才遇到了长公主!”小壬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那时好倔强,对闯入我的练功地,一点也没有道歉的意思,我要杀他,他还不怕死!”花千红眼中闪过一丝温柔。

    “是,最终,大帅杀死了那个杀父仇人!”小壬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记得有一段时间,夫君变的恍恍惚惚,每天不是哭就是笑,每天把自己喝的大醉,甚至自暴自弃的留恋烟花之地?”花千红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小辛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大帅报仇之际,才忽然发现,杀父仇人,不是旁人,而是他的师尊!”小壬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夫君的师尊,杀了夫君的父亲?”花千红眼皮一挑。

    “是,而大帅的师尊,也是我们的师尊,更是苏小小的父亲!”小辛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苏小小的父亲,杀死了夫君的父亲,夫君又杀了苏小小父亲报仇?”花千红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尊临死前还说,将苏小小嫁给大帅,就是为了打探他们家的虚实,一切都是一个阴谋,一个为了大帅家族产业的阴谋。苏小小也是师尊计划的一环。所以,大帅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感觉,一瞬间全世界都背叛他了,然后,那段时间自暴自弃,也是那段时间,长公主你救了大帅!帮他找回了温暖!”小辛解释道。

    花千红眼中一阵变幻,到了这一刻,花千红才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“苏小小知不知道这一切?”花千红看向二人。

    “好像,好像不知道!”小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花千红心中一禀,花千红也明白,为何夫君之前那个态度了,若是苏小小也知道一切,苏小小故意设计夫君,夫君就不用这么难受了。可如今,夫君杀了苏小小父亲,苏小小父亲也杀了夫君的父亲,而其中最无辜的就是苏小小了。

    “大帅也许不想回去,也许不敢回去,而且,也知道苏小小死了,所以就想忘记这件事,大帅原名叫着‘商歌’,因为这件事后,才改名‘商恨’的,我前不久见过苏小小,当时我也惊慌失措,毕竟是我小师妹,以前关系也不错,但,我也不想打扰你和大帅的生活,所以,就狠下心劝她转世去,可……!”小壬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其实大帅也很可怜的,站在你的角度什么感受,我们还不清楚,但,站在我们旁观角度,却能感受到大帅的痛苦、难受。大帅也在竭力忘记昔日之事,你看大帅这些年对大荒事业多拼命。你也不要怪大帅,大帅其实这些年也很苦的!”小辛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们先下去疗伤吧!”花千红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二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送走了二人,花千红再度回到商恨的床笫之地。

    商恨已经不再唱歌了,但脸上依旧不断扭曲,那昏迷时,脸上痛苦的表情,做不得假。

    花千红抓着商恨的手,轻轻的躺在了商恨的腋下,面对着商恨的侧脸。

    “夫君,只要你在我身边,其它一切都不再重要。不管什么事情,红儿都永远陪着你!”花千红柔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哪怕商恨此刻昏迷,根本听不到,花千红还是柔声倾诉着心中情话,眼中闪过一股浓郁的情意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天剑城外,一个山林之地,王雄的马车队伍还在快速奔驰之中。

    到了王雄这个级别,马匹自然不是普通的凡马,最少气海境的修为马匹了,翻山越岭,自然不在话下,而且奔驰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在一个山拗口,夏若地被捆缚的放在一个隐秘之地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夏若地口中被堵住,不断发出‘呜呜’之声,但,根本解不开禁制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若地王,大王不会杀你,哼,若不是大王看在答应商恨的份上,凭你昔日对大王的麻烦,你已经是死了!”余烬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夏若地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吕先生说了,你身上的禁制,半个月后,会自动解除,到时你就自己离开这里吧!”余烬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夏若地却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将夏若地丢下,一行人快速离去了。

    蓝离焰安慰苏小小,苏小小还在难受之中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谢谢你帮我见到夫君,我已经没有遗憾了,我准备走了!”苏小小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走?你去哪里?你去投胎?”王雄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只要夫君好好的,已经足够了,我不想打扰他们了,夫君?他已经有新的妻子了!”苏小小露出一股悲凉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,苏小小,或许没你想的那么糟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谢谢你,你们一直鼓励我,安慰我,可是,不用了,只要他过得好,其它都不重要了,我留下来,只会让夫君为难,我……!”苏小小对着王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不,苏小小,你听我说完!”王雄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苏小小含着泪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商恨最后说了一句‘帮我照顾小小,拜托了’!你可还记得?”王雄看向苏小小。

    苏小小红着眼睛,点了点头:“我不用先生再照顾了!”

    “不,你没懂他意思,他让我照顾你,还说‘拜托了’,就是强调,要照顾好你,不是让你去转世,同样,也说明了一个问题,他商恨,现在身不由己。现在有苦衷的!希望以后能够于你重逢!”王雄盯着苏小小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身不由己?”苏小小抬头不信道。

    “商恨先前,哭成那样,你说他,对你没感情了?若是没感情了,怎么会哭成那样?还有,哪怕还有一点感情,这些年也该来看你了,可他没来,说明,他自己也身不由己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他是大荒兵马大元帅!”苏小小不可置信道。

    “兵马大元帅怎么了?兵马大元帅就可以无视一切了?我不知道他有什么苦衷,但,我能看出,他连和你单独说会话的机会都找不出来。苏小小,你夫君如今,正身陷囹圄,正陷入泥潭之中,无法自救,这个时候,你作为他妻子,你不该做好分内事,不让他分心吗?”王雄劝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!”苏小小一时词穷,但,心中依旧难受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夫君,你相信他,还是相信别人?”王雄盯着苏小小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相信夫君!”苏小小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你夫君不爱你了?你需要听到你夫君亲口说才行,你需要只有你们两的时候,面对面,他告诉你,才算真的,现在,商恨身不由己,他为什么让我照顾你?因为他做主,让我离开,顶着诺大罪名的。他扛下了这罪名,其实是为了保你,你不该等等他吗?等他梳理清手头一切,再问问他怎么了吗?”王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王先生!我等他!”苏小小擦了擦泪水,声音虽然还有些哽咽,但,却语气坚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最少,商恨还活着,不是吗?最少你们还能相见不是吗?好了,这段时间,你陪蓝姑姑说说话,以后等商恨来接你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苏小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蓝离焰一旁给王雄一个大拇指,笑着拉着苏小小到一旁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们虽然从天剑城出来了,但,回朝的路,不好走啊!咳咳咳!”吕先生伤势未愈,咳嗽道。。

    “孤知道,这一路,不仅仅会有大荒仙庭的追杀,同样还有生丹圣域的追杀,咳咳!”王雄也咳嗽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大王,先前邪眼里的雷光,让大王受创了,臣之罪!”吕先生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无碍,我还有那肉山可以疗伤,吕先生你呢?”

    “臣从那邪眼里,抓了个天道种子,还有一些邪眼能量,可以用来疗伤!只可惜……!”吕先生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姜尚好手段,在大阵中和我争夺天道种子的,就是他了,仓促之际,臣得到了‘阵二’,而‘阵一’,被他得去了!不愧是姜家中兴之主!”吕先生眼中闪过一丝恨色。

    “阵一被姜尚得去了?”王雄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大王,你我都受创了,接下来的路,全靠巨阙和天狼营,恐怕……!”吕先生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们暂时不回去了,反其道而行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反其道而行?大王要顺流东行?不西行回朝了?”吕先生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“不错,先前那小镇,孤不是停留了片刻吗?那有南宫浪的商会的一个分舵,孤已经通知那商会了,他们很快会有货船过来,我们跟着这批货船,先去东海,去南宫浪的金钱岛转转,再回朝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深谋远虑!咳咳!”吕先生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