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九章 问君此去几时还
    花千红,万剑开路,却没人再敢阻拦!

    可是,苏小小根本不想走,商恨没有过来,苏小小更是踏前一步,想要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雄一手挟持夏若地,一手抓住苏小小肩膀,拦住了苏小小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你让我过去,就算夫君不要我了,我想,我想再摸一模夫君,我不相信这是真的!”苏小小红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小小,麻烦带我们出去!咳咳!”王雄咳了两口血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我……!”苏小小不愿意离开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!”王雄郑重无比道。

    苏小小眼中充满了难受,一时‘呜呜呜’直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!”王雄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!”苏小小眼中充满了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走!”王雄再度催促着。

    苏小小留恋的看向商恨。再度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长亭外~~~,古道边~~~~~~,芳草~~碧连天~~。

    问君~~此去几时还~~~~,来时~~莫徘徊~~~~。”

    苏小小一边哭一边唱着,眼中泪水不断,看着不远处的商恨,苏小小眼中尽是悲凉。

    地宫石门打开了,外界还有人想要闯进来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花千红的剑气,犹如潮水一般冲出去。

    外界所有人都退远了。

    王雄、吕先生挟持着夏若地,苏小小灵魂颤动,似乎随时灵魂悲伤中崩散一般。

    不远处,商恨眼中闪过一股惊恐。

    “还不让开路!”花千红也含着泪水,对着外面的守军吼叫着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王雄手按在苏小小肩膀之上,一股灵魂之力灌入苏小小体内,苏小小那摇摇颤颤,因为悲伤差点崩散的灵魂再度稳固了。

    地宫之外,炎海殿口。

    大量大荒守军竖着刀兵,但王雄一行还是就这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挟持了若地王,小心!”

    “放开王爷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外界守军呼喊之中。但,王雄并没有当回事。

    另一边,苏小小的歌声好像有着魔力,苏小小出来了,商恨也跟着出来了,花千红自然跟着自己的夫君。

    “天之涯~~~~,海之角~~~~~,知交~~~半零落~~~~。

    人生~~难得是欢聚~~~,唯有~~别离多~~~~~。”

    苏小小凄婉绝望的歌声悠扬传遍四方。

    “人生难得是欢聚,唯有别离多~~~~~~~~~!”商恨哭泣中也跟着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!”花千红眼中泪水更多,心中越发恐慌。

    “商大帅,花千红!此夏若地,我暂且当其为通关令牌,等到安全的时候,我会将其放回!告辞!”王雄叫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,放了若地王!”

    “拦起来,别给他们走了!”

    “所有将士听令,给我拿下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四周无数将士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走!”花千红红着眼睛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不可以啊,他们……!”一众将士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让他们走,你们是想死吗?”花千红的声音透着一股悲腔,面露森寒的吼着。

    “是!”所有将士脸色一僵,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不许跟着,谁敢跟着,杀无赦,杀无赦!”花千红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花千红头顶上空,骤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剑气海风暴,这一刻的声嘶力竭,更透着一股无尽的悲伤。

    王雄没有理会众将士。

    因为,此刻大荒皇宫,已经分出两个列队,无尽将士堆积,却开出了一条大道。供王雄一行离开。

    皇宫外,无数百姓也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,很多百姓看不明白怎么回事,但,感觉好像全城将士,都拿这支大秦的队伍无可奈何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巨阙、余烬跳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旁吕先生,用三根金针,封住了虚弱夏若地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余烬,看守好这夏若地,要是有人敢来抢夺,立刻斩首!”吕先生将夏若地交给余烬。

    “是!”余烬应声喝道。

    王雄走到不远处辇车之地,蓝离焰担心的早已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蓝离焰担心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我的伤没事。你照顾苏小小!我们走!”王雄咳了一口血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!”蓝离焰马上扶着苏小小进入了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王雄也踏上了辇车,一入辇车,王雄一口鲜血喷出,软靠在辇车内部。

    “走!”王雄虚弱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走!”巨阙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顿时,来自大秦的东方王队伍,缓缓向着城外行去,一路上,一些大荒将士还想去偷袭这队马车队伍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万千剑气瞬间射到那些准备偷袭的将士身旁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让他们走,你们想死吗~~~~~~~~?”花千红含着泪,杀气四射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大荒将士顿时脸色一变,这时,再也没人敢上前了。

    “长亭外~~~,古道边~~~~~~,芳草~~碧连天~~。

    问君~~此去几时还~~~~,来时~~莫徘徊~~~~。”

    这是远处马车队伍里,苏小小的歌声。

    “天之涯~~~~,海之角~~~~~,知交~~~半零落~~~~。

    人生~~难得是欢聚~~~,唯有~~别离多~~~~~。”

    这是大荒兵马大元帅,商恨的歌声。

    马车队伍越来越远,慢慢消失在了远方,慢慢消失在远处山林之中,消失在了所有人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商恨目光都没有移动过,一直目送队伍离去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都走光了,商恨眼睛一闭,含着泪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夫君,夫君,你不要吓我,夫君~~~!”花千红满是哭腔的喊着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

    商恨、花千红等一些大荒天仙出了地宫之际,虎帅岛上大阵之中,再度发生了变故。

    吕先生取了一个邪眼,而在大阵内部,姜尚也一手抓住了一个邪眼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滚滚雷电将姜尚淹没其中了。

    “爹!你没事吧!”姜子山焦急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姜子山身旁一个男子,忽然拉住了姜子山。

    “世子,不用担心,这点雷电对大王来说不算什么!”男子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……!”姜子山依旧担心。

    “喝!”姜尚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就看到,万千邪眼陡然一颤,好似某种邪能涌向姜尚掌心的邪眼一般。姜尚猛地一拉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个金色光球被姜尚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轰咔!”

    虚空大阵,忽然出现无数裂纹一般。

    大阵内部,各大势力之主顿时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破开了?大阵破开了?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终于不冒火焰了!”

    “这大阵,再也不压制本尊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大势力之主顿时一片欢呼,并且好多人可以飞腾而起,飞上了高空,先前被大阵压制,即便飞行都飞行不了,好不郁闷,这下终于逃出来了。

    逃出来之际,刚好看到大阵的中央,姜尚带着三个站在一旁,在姜尚面前,那个姜尚的臣子,面如冠玉,威武挺拔,那男子眉心陡然一开,眉心居然还有第三只眼睛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那眉心第三只眼,一股吸力产生,将四周无数被姜尚打碎的邪眼,吸入了第三只眼睛之中。

    待一切吸入第三只眼睛,那三眼男子恭敬的拜向姜尚:“多谢大王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姜尚正点头之际。

    陡然,一个大荒仙庭的天仙一剑向着姜尚斩来。

    “啊,是大荒陈将军,他是天仙,爹,爹,小心!”姜子山惊叫道。

    姜尚没有动,但,一旁姜尚臣子,那三眼男子陡然掌心多出一柄三尖两刃刀,轰然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那大荒天仙被三眼男子的三尖两刃刀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四周所有人顿时脸色一变,刚才,刚才那是大荒天仙啊,那将天仙撞飞的男子是谁?三尖两刃刀?三只眼?

    “杨将军,原来如此厉害?”姜子山也瞪眼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显然,姜子山第一次知道,父亲这个臣子,如此凶猛。

    “多谢北方王!”四方势力之主尽皆恭拜道。

    就连丹芝子、赤冰子、毒老祖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以前知道大秦九君厉害,成长无比迅猛。这北方王就是其中深藏不露的强者,那北方王更是一身修为直达天仙之境,可,谁能想到,这北方王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手下,也能斗战天仙?

    丹芝子等人倒吸口寒气。

    同样,一众势力之主也看到了四方的大战,对于一众真神被强者牵连,所有势力之主都脸色一阵惊骇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们应该去帮助真神,对付这群妖孽!”丹芝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参与真神的战斗?”四方势力之主眉头微皱,继而,看向姜尚。

    “北方王,此次多谢你的出手,不过,我等都供奉巫元尊,我们理应帮助巫元尊,将这群妖孽镇杀!”丹芝子劝道。

    姜尚看了看四周,露出一丝冷笑:“我不知道商恨哪里去了,想必,此地还有大量大荒仙人埋伏吧,诸位想要帮真神,那是你们的事情,在下就不奉陪了,告辞!”

    姜尚一挥手,脚下出现一朵白云,载着自己五人,缓缓飞向地宫入口,当然,姜尚并没有飞向岩浆海岸的出口,而是飞向另一个,另一个通向虎王殿的出口。

    “北方王,等一下!”丹芝子焦急拦在姜尚面前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姜尚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北方王,你不能这么走了,真神需要你帮助,你不想剑神教被灭?我等只要全部出手,剑神教必灭无疑!”丹芝子急切道。

    丹芝子看的出来,这里的一众势力之主,见到姜尚要离开,都想着离开,谁也不想在这里继续逗留,只要留下姜尚,这群势力之主才能留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剑神教,关我何事?况且,大荒仙庭可还没真正出手呢!”姜尚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荒仙帝,还没有动用他那承载气运的大荒剑,其次,大荒天仙都还没插手,不是吗?本王不想要什么好处,也不想趟这浑水,你让开,否则,本王就对你不客气了!哼!”姜尚冷冷一哼。

    “不!”丹芝子一阵焦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那三眼男子,顿时撞开丹芝子,打开虎王殿口的出口,姜尚一行人踏步出去了。

    姜尚连从来的入口离开都不愿意,可见姜尚明白此地的危险程度,四方势力之主也不都是蠢货,见姜尚离开,纷纷跟着姜尚走了。

    丹芝子看了看,想要去帮助巫元尊,可终究没有这个勇气。

    而此刻,刚刚将王雄送走的大荒天仙们,从炎海殿再度进入地宫。

    “什么?快来人,大阵破开了!”那天下对着外界一声呼喊。

    顿时,大量大荒仙人再度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至于花千红,此次却没有跟着进来,在花千红眼里,没有比夫君重要的任何人、任何事。商恨昏迷,花千红就送夫君回府休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