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七章 伤害了谁?
    黑山脚下!

    商恨看着面前轰鸣四起的大阵,脸色一阵难看!

    “夫君,怎么了?你不是说,等有真神殒落,一切平衡就会向我们倾斜吗?这大阵只是暂时困住这群势力之主,等会在慢慢收拾他们!”花千红看着轰鸣的大阵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虎帅当年留下的阵法,阵法肯定非凡,就算天仙也逃脱不了,但,我好像漏了一件事!”商恨脸色阴沉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花千红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这群被困强者之中,有阵法大师!”商恨眼中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阵法大师?呵呵,夫君,我大荒仙庭的所有阵法师都无法解开这大阵,这大阵岂是那么容易破坏的?况且,之前阵法消失,也是集合仙帝与真神之力,才勉强压制的啊!应该没人能破开吧!”花千红安慰道。

    商恨摇了摇头:“任何时候,都不能抱有侥幸心理!”

    “夫君放心,还有我大荒的天仙看守着呢!”花千红安慰道。

    花千红没说还有自己呢,因为即便群雄破开了大阵,花千红也不想出手,花千红只想站在夫君的身旁,刚才一次的经历足够了。花千红绝对不能让自己夫君出任何事。

    商恨点了点头:“希望吧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看守大阵之际,不远处红雾之中,忽然两个身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顿时有将士执剑上前。

    “是我,是我们!”两个身影蹦蹦的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?”执剑将士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这两位将军,不是押解夏若地出去了吗?怎么全是被捆缚了起来,如一个大粽子一般,跳了回来?

    “大帅,末将无能!”两个天仙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呲吟!”

    花千红一道剑光闪过,瞬间,两个天下的捆仙绳被斩断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夏若地呢?”花千红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跑了,他跑了,刚才我们不小心,被他用捆仙绳捆缚了,他就跑了!”两个天仙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跑?”花千红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走!追上去,仙帝大计,可不能再给他搞破坏了!”商恨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此刻,四方战斗,虽然大荒占据优势,并且因为自己的谋划,天平正在向自己倾斜,只要等第一个真神被屠,那一切就会朝着最顺利的方向发展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别给夏若地破坏了。

    商恨、花千红、小壬、小辛,带着一众天仙,快速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群大荒仙人,气势汹汹,要将夏若地抓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,一群人就到达了岩浆海岸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一群绝世强者冲过外围的红雾。

    也就冲过红雾的瞬间,就看到,岩浆海岸之地,雷暴四起,一个巨大的火球,从一个全身焦黑的身体处飞起,飞回了王雄眉心,一闪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太阳真火,一个诺大的火球,何其凶威,夏若地也就是为大荒王爷,才拥有无数法宝的,可,那大量法宝在太阳真火面前,如此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刚刚,若不是夏若地取出大量法宝护在自己身上,此刻已经被诺大火球焚烧一空了。

    可,纵然活了下来,此刻也惨不忍睹,浑身被烧得焦黑,伤上加伤,最重要的是灵魂受创。

    太阳真火可是专门伤害灵魂的火焰,即便夏若地灵魂躲在眉心窍,更有大量法宝保护,但,依旧灵魂重创的虚弱无比。

    瞬间,夏若地犹如死狗一般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王雄见一击奏效,正满意自己,陡然,远处冒出大量身影。

    “什么,那是夏若地!”有天仙惊叫道。

    商恨更是瞬间看清了一切,脸色一变,瞬间反应过来:“拿下!”

    一群强者,包括花千红正要出手。

    “快,杀了商恨,动手!”王雄对着商恨处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这一声大喝,让所有准备动手的人脸色一变,瞬间看向商恨去了,包括花千红,紧张的看向商恨,以为附近还有埋伏,专门刺杀商恨一般。

    也就众人一愣神之际。

    王雄另一只手一吸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焦黑的夏若地瞬间到了王雄面前,被王雄扣住了脑袋。

    众人检查商恨四周,没有刺客,想要回来抓捕王雄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,王雄已经将夏若地扣得死死的了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再过来,我就杀了他!”王雄眼睛一瞪喝道。

    王雄一声大喝,所有人顿时一顿。

    本来,夏若地已经被一撸到底,没有丝毫官爵了,甚至,一众将士还恼恨夏若地,可,他终究是仙帝的弟弟啊。因为自己冲上去,被杀了。虽然仙帝表面不会说什么,但心里肯定会嫉恨的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就是花千红也没有冲上前去。虽然恼恨其差点杀了夫君,但,终究是三弟,花千红一时也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以为用夏若地,就能威胁我们?我可告诉你,夏若地已经被贬为平民了,已经不是尊贵的若地王了,一个废人,你也想威胁我们?”商恨却是笑着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被王雄制住的夏若地,此刻咬着嘴唇,眼中闪过一股怨毒的盯着商恨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试试!”王雄眼中冰冷道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!”

    手中用力过大,夏若地的脑袋上发出骨头挤压的脆响,并且,其脑袋上的血肉被王雄的指头挤压了起来。

    商恨脸色一沉,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“商大帅,我知道你能耐,这夏若地就算再大的罪过,他也是大荒仙帝的弟弟,不是吗?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商恨眯眼看向王雄:“王先生,你知道,本帅很欣赏你,可,你抓着夏若地,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,孤也是今天才知道商大帅的谋划,所以,暂时不想留在大荒了,只要让我们离开了大荒,这夏若地,孤还给你们!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商恨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其它势力之主,本帅都可以放了他们,唯独你,本帅不会让你走的,你就留在我大荒仙庭吧,我会奏明仙帝,给你足够的权位如何?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留下孤?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没错,王先生之才,本帅倾慕已久,大秦终究不是良地,王先生留在我大荒如何?本帅的兵马大元帅一职,让给先生如何?”商恨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大帅!”一众将士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商恨却挥了挥手,看向王雄道:“王先生,你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,我商恨,说到做到,只要你答应,我保你坐上兵马大元帅之位,这样,才不能埋没先生之才!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哈!”王雄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商恨,居然要自己留下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大笑中,王雄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却是邪眼的雷暴太强烈,已经冲击到王雄的体内,造成了王雄重创了。

    “孤要是不留呢?”王雄吐了口血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留也得留,夏若地?他要刺杀本帅,你觉得我会在乎他的生死?不要用他威胁本帅,没用的!”商恨恨着心,再度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商恨踏前一步,一众大荒将士已经将王雄全部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包括花千红,虽然眼中也闪过一丝担心,但,此刻商恨做主,所有人,谁也没有插口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阴沉的看向商恨,这商恨,还真是好胆色。

    王雄现在还分不清商恨是真的不在乎夏若地,还是他这样为了救夏若地,王雄只能肯定,这商恨对自己,还真是上心,无比的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阴沉,也就在体内雷暴撕裂身体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轰!”邪眼陡然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好似一股爆炸,直冲吕先生一般。

    “噗!”吕先生全身瞬间炸黑,跌落在地,但,邪眼却是爆炸了,而吕先生,掌心多出一个金色光球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,你没事吧?”王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咳咳,臣没事,只是连累了大王!”吕先生怕了起来,露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自己一时贪心,却将王雄和自己陷入了绝境,吕先生心中一阵后悔。

    “没事,商恨说的心狠,但,孤要一心弄死这夏若地,他还不敢乱来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也就在王雄猜出商恨要救夏若地,手中抓夏若地脑袋更加用力之际,商恨已经到了近前。却看到商恨一挥手,掌心出现一个天眼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王雄面前,大片藤蔓忽然炸碎而开,却是从地底,忽然冒出无数金刀。好似地底下长出来的一片刀海一般。无比狰狞凶猛。

    “兵之脉,天眼?”吕先生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藤蔓中,忽然传来一声痛苦的焦呼。

    却是内部的苏小小,被无数金刀全部笼罩,好几柄长刀更是从苏小小体表擦过,让苏小小无比痛苦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忽然静止一般,王雄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王先生的贵客,什么尹仙子吧?既然是王先生贵客,王先生应该非常在意她的生死吧?你看,你扣住了夏若地,我扣住了这尹仙子,我们互换如何?”商恨自信的笑道。

    商恨果然要救夏若地,四周一众将士顿时暗呼口气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一沉,同时神色一阵诡异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我想,你也不希望这位尹仙子在我的刀群中受苦吧!你看!”商恨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刀海之中,群刀剐动,顿时割动尹仙子体表。好似再给尹仙子千刀万剐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,好痛,呜呜呜呜呜!”尹仙子痛苦的好似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要夏若地死,我也要这位尹仙子死,如何?”商恨手中微微捏紧,好似在逼迫王雄。

    这一捏紧,刀群之中,尹仙子身上被刀剐的越发痛苦。

    四周顿时一片寂静。所有人都一阵激动,还是大帅厉害,抓住了王雄的弱点。

    顿时,所有人都期待的看向王雄,期待王雄放了夏若地。包括商恨,此刻也是一脸的傲气,显然,和以前一样,一切尽在掌握之中,只要再伤害一会这尹仙子,尹仙子一求饶,王雄就要妥协了吧。

    商恨摧残着尹仙子。

    刀海之中,尹仙子哭泣之中,并没有等来商恨期待的求饶,相反,尹仙子忽然哭哭啼啼的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长亭外~~~~,古道边~~~,芳草~~~碧连天。

    晚风拂柳~~~笛声残~~~,夕阳~山外山~~~。”

    尹仙子哭哭啼啼,歌声却无比凄凉绝望。

    一众将士、花千红都露出茫然之色,这尹仙子傻了不成?你不疼吗?你不是要求饶吗?你,你怎么唱起歌来了?

    所有人惊愕之际,小壬、小辛顿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就连商恨,也陡然手中一抖,浑身好似打颤一般的看向那刀海之中,那哭泣之中,那唱的无比凄凉绝望的尹仙子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!”商恨脑袋瞬间炸了一般轰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