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五章 怨念
    商恨设局,将一众真神玩弄鼓掌之间!

    可这一局,更将想要刺杀自己的幕后凶手全部一网成擒。

    地上,重创的小壬、小辛露出苦笑之色。

    就连自己二人,居然都不知道大帅的计划,刚才那一刻,还以为自己要完蛋了,想不到,这一切都是大帅设的局。

    “小壬、小辛,这次让你们受苦了,你们先疗伤吧!”商恨看向二人,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无碍!”二人摇了摇头,在旁吞了丹药,开始疗伤了。

    二人不知道,商恨一个月前大彻查,可不仅仅为了钓这一群蒙面,同样也在彻查小壬、小辛二人,盖因为,这些天,二人的行动太过隐秘,连商恨、花千红都要瞒着。

    二人若是知道商恨因为这段时间自己神神秘秘而怀疑自己,肯定郁闷的不行,因为,这段时间二人神神秘秘,是因为看到了苏小小,哪知道自己的行动,居然让商恨连他们二人都要试。

    这也是商恨太过谨慎的缘故,小心无大错。好在二人并不是蒙面人的细作。

    就在花千红要上前之际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在商恨面前虚空一颤,一个紫色透明身影出现在了商恨面前。

    “仙帝!”商恨连同一众将士顿时恭敬一礼。

    “嗯!”那紫色透明身影,正是夏若天,此刻面色阴沉的看着不远处一众蒙面人。

    “仙帝,你这是投影?你不是真在对战真神,不用来此的,臣这里无碍!”商恨顿时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杀真神是大事,但,商爱卿的安危,比杀真神更加重要,谁想在大荒伤朕爱卿,就是朕最大的敌人!”夏若天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谢仙帝,此刻,这群宵小已经伏法,仙帝,您不用在意我这里,不要给那真神可乘之机!”商恨再度担心道。

    夏若天的投影摇了摇头:“无妨,分出的这缕投影,并没有夹杂朕多大的力量,只是想要看看,到底是谁,敢杀朕大荒的肱骨之臣!”

    夏若天扭头,看向一众蒙面人。

    一旁花千红却并没有说什么,在花千红眼里,夫君的生命最重要,连屠神都比不了。

    “撕开他们面具,朕要看看,到底是谁!”夏若天踏步间,自带一股滔天神威,冷冷的看向面前一众蒙面人。

    自有一众将士上去揭开蒙面人脸上的纱布。

    却在此刻,三个天仙蒙面人,顿时忍着伤痛,向着红雾中逃去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花千红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身形如剑,花千红好似一分为三,瞬间出现在三个天仙面前各自斩来一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三个天仙倒飞而出,吐血中,全身鲜血炸射,脸上的蒙面也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三人落地,所有刺客的面容展露在了商恨、夏若天、花千红面前。

    “神威侯?镇南侯?还有,还有若地王?”四周一众将士惊讶道。

    当蒙面揭开后,这群人面目暴露的时候,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群人,居然都是大荒仙庭的官员,更是位高权重。其中两个天仙,更是坐镇一方的大员,其它更是朝中有数的猛将。

    当然,最让人震惊的,居然还是若地王?仙帝的弟弟?

    “仙帝恕罪!”一众蒙面人露出苦涩的跪拜而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,再也没有逃跑可能,甚至,暴露了身形,更要连累全族,众蒙面人只能求饶。

    所有蒙面人求饶之中,但,若地王却是红着眼睛,布满血丝的看向商恨。

    “商恨,好,好,好,你居然对我设局,你居然对我设局,我好恨,我好恨,我要你死!”若地王吼声中,要向商恨扑来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夏若天眼中一瞪。

    不远处,花千红一剑斩出,若地王再度炸飞出去,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啊,有本事杀了我啊,商恨!”若地王眼布血丝,恨不得吃了商恨的肉一般。

    “仙帝,大帅,我等,我等是听若地王之命才刺杀大帅的,求仙帝、大帅网开一面,我等愿意将功折罪!”一众刺客顿时求饶道。

    “夏若地,这么说,那日在斗丹大会,杀王雄,就是为了害我夫君?”花千红红着眼睛盯着若地王。

    那日,若地王事后说喝醉酒了,花千红还为他求情来着,想不到,若地王不是想要打夫君的脸,而是想要杀夫君。

    若不是夫君这一个月奔波,给了他们假象,若不是夫君多了个心眼,给自己做了安排,夫君就要被刺杀了?

    即便眼前之人是自己的三弟,花千红也眼中闪过滚滚杀气。

    “老三,为什么?”夏若天冷冷的看着这个弟弟。

    若地王面露悲恨的看向商恨。扭头又气愤的看向夏若天。

    “老三,我问你为什么?平时修炼不见你拼命,你居然还谋划着刺杀自己人?好,好,好的很啊,你是完全没将我这个哥哥放在眼里?”夏若天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若地王看着夏若天,眼中闪过一股悲愤:“为什么?哈哈哈,大哥,你问我为什么?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什么?”夏若天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都怪这商恨,他是什么东西?他以前就是一条狗,他算什么东西!”若地王无比恼恨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花千红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姐?哈哈,花千红,你本该是我的妻子,凭什么你看重这个小白脸,他算得了什么?”若地王歇斯底里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,老三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夏若天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我放肆?我不知道在说什么?大哥,我哪里说错了?当年爹在世的时候,收花千红为弟子,看重其天赋,同样,也是将其看着儿媳的,从小我就知道,花千红长大,一定会嫁给大哥或者我的,大哥,你一心剑道,没有想过娶花千红,那,按道理说,花千红应该嫁给我的。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,我知道、大哥知道、花千红也知道,这是不是秘密的秘密!我说错了吗?凭什么忽然冒出一个商恨,我的女人就变成了我的姐姐?凭什么?”若地王语气悲愤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夏若天顿时,一巴掌抽在了若地王的脸上。

    可,若地王依旧红着眼睛,不以为哪里做错了。

    商恨面露冷色,一旁花千红更是手按在剑上:“原来,原来你早就想杀我夫君了?”

    花千红怒不可揭,亏着自己以前一再维护这个三弟,哪怕其修为不行,哪怕被别人看不上,花千红还一次次帮他说好话,可他心里,却是时时刻刻想要杀自己夫君。

    花千红头皮发麻,若不是夫君警醒,若不是若地王一个月前露出破绽,自己岂不是要悔恨终身。

    “花千红,你知道我爹对你的栽培,你却…………!”若地王语气悲愤的还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花千红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夏若地,你给我听着,我花千红,一生一世,只爱商恨一人,从来没想过嫁给别人,你再想杀我夫君,我要你命~~!”花千红语气中带着一股滔天寒气。

    这股寒气下,在此的所有人都是心中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商恨也是强压着火气,看了眼其它刺客:“如此说来,你们随着若地王刺杀本帅,却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众刺客脸色一阵难看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商恨自问,对你们不薄,甚至,神威侯、镇南侯,你们的侯爵,还是我为你们向仙帝请的,呵,你们居然伙同若地王刺杀于我?是我抢了你们的兵权?是我挡住了你们的晋升之路吧?是不是觉得,只要我死了,你们就能立刻执掌大权,接替我的位置了?”商恨冷眼看向一众刺客。

    “大帅,我等知错了!”一众刺客跪地痛哭之中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商恨摇了摇头:“仙帝,这群人,由你审吧!”

    涉及到仙帝的弟弟,商恨也不好再咄咄逼人。此刻也只能看夏若天心里如何想的了。

    夏若天盯着这个弟弟,这弟弟虽然平时不怎么成器,但,终究自己看着长大的,夏若天也没想到,这个弟弟怨念如此之深,为了花千红?

    夏若天看了眼花千红,花千红没有一点气消的感觉。

    夏若天深吸口气道:“夏若地,你太让朕失望了!”

    夏若地咬着嘴唇,心中依旧无比不甘。

    “至今日起,夏若地,革除一切官职、爵位,禁足府中,永远不许出府!”夏若天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不能这样,你这是将我囚禁了,你不能这样!”夏若地焦急的叫着。

    夏若天却是脸色冰冷,此刻,能让夏若地活命,已经是夏若天最大的容忍限度了,父亲当年为了拴住这个商恨,可是费了好一番周折,这夏若地,居然要杀了他?

    今次,若是轻飘飘的将其放了,让商恨如何看?让花千红如何看?

    夏若天目光冰冷:“押出去,要是让他逃了,朕拿你们是问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一旁一个天仙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们这群人?呵呵,刺杀商恨,朕若不给你们足够教训,别人还以为大荒无人了!”夏若天冷冷的看着一众刺客。

    “仙帝饶命,仙帝饶命!”众刺客头如捣蒜的颤颤抖抖。

    “破丹田,游街示众,十日后,午时,斩仙台,斩首示众,其族,全诛!”夏若天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仙帝饶命,大帅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仙帝饶命!”

    “大帅饶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众刺客惊恐无比的哭喊着。

    商恨的一众属下将士,哪里会有丝毫怜惜?顿时将这群将士破了丹田,更全部打晕过去。不让他们的聒噪,再去污秽了大帅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多谢仙帝!”商恨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“商爱卿,朕也要向你抱歉,老三是首犯,朕却没有…………!”夏若天有些愧疚的看向商恨。

    “足够了!”商恨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如此,朕就先去解决真神了!”夏若天的投影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仙帝小心!”商恨郑重一礼。

    “呼!”夏若天的投影骤然消失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