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章 全城清洗
    出了商恨府邸,王雄等了一会,等到姜尚也踏了出来!

    “北方王,今次多谢援手!”王雄看向姜尚一礼道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客气了,人皇让我来,帮东方王查漏补缺,东方王不要怪我多事就好!”姜尚笑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若非北方王出手,今日我还能不能活着,还不知道!”王雄摇了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姜尚摇了摇头笑道:“东方王客气了,只是今日,事情有些蹊跷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若地王,太反常了!”王雄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也不打扰东方王了,来日再登‘门’拜会!”姜尚开口道。

    王雄微微一礼,送姜尚离开。

    两方人,各自乘着自己的车辇向着两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姜尚辇车之内,姜尚闭目沉思,面前还坐着一人,正是其子,姜子山。

    “爹,你今天救王雄干什么?”姜子山恼恨道。

    姜尚冷冷的看了眼这不成器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爹,我说错了吗?这王雄抢占东方的一天,我们就不能入主东方,你先前……!”姜子山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姜尚眼中一瞪。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“第一,王雄是大秦东方王,大秦九君同气连枝,还未登顶,就学会窝里反了?

    第二,我们此来,不是要针对王雄,而是查漏补缺,打探大荒虚实!

    第三,今日,就算没有我出手,王雄也能挡下那一掌!”姜尚冷冷的看着这不成器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爹,那是天仙的一掌啊!”姜子山瞪眼不信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眼睛,不会看错的!王雄那眼神,不会骗人!”姜尚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!”姜子山面‘色’一僵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,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你和王雄的仇怨,到此结束,你没看到,王雄已经放下了?至始至终都没有注意你,而你呢?”姜尚恨铁不成钢道。

    “我,他那是无视我,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无视你?呵,你没能耐,他自然无视你,同样,你若非我子,我会管你这么多?”姜尚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“好了,也不能怪你,你还没开窍,等开窍了,应该会好些。马上回去,安生点,这大荒仙庭,水还真浑!”姜尚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姜子山无奈道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商恨府上。

    一场斗丹大会,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商恨坐在书房,喝着茶水,看着面前一个‘玉’盒中的醒神丹,眼中闪过一股思索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双纤纤‘玉’手,出现在商恨肩膀上,为商恨轻轻捏着肩膀。

    “夫君,老三不懂事,我已经教训过了!”却是‘花’千红,一边给商恨捏肩,一边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若地王?呵!”商恨眯眼,显然怒气未消。

    今日姜尚的话,还在耳中回‘荡’。架空了?多么可笑的词眼,自己这大荒兵马大元帅,从来都是智珠在握,何时被人鄙夷到如此地步?架空了?

    “老三?他还真是给我长脸啊!”商恨脸上余怒未消。

    ‘花’千红捏着商恨肩膀,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今天发的什么疯,居然忽然对王雄下了死手,刚才我问了,他说,他喝醉了,有些气不过,那‘肉’山如此重宝,怎么就换了这一枚丹‘药’?那丹‘药’上的仙气微末,应该是最低级的仙丹吧?”

    “喝醉了?你相信他的鬼话?”商恨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,可他终究是我三弟,总不能为了一枚低级仙丹就……!”‘花’千红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懂什么东西?这是一枚低级仙丹?你知道这仙丹有多重要?此次仙帝之谋,全赖这枚醒神丹,稍有差错,我大荒都将万劫不复,一块‘肉’山怎么了?就是百块,我都愿意换!本来就是用来‘诱’‘惑’丹芝子他们炼丹的,不过,出了个尹仙子,那效果更好!只要得到这枚醒神丹,任何代价,都在所不惜!”商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只是一枚低级仙丹啊!”

    “仙丹不再贵重,适合才是最重要的,有此一丹,我大荒一个月后,就能青云直上!呵,我在为大荒殚‘精’极虑的谋求发展,有人却在不断扯我后‘腿’?”商恨脸‘色’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“夫君,老三太娇惯了,他不懂事!”‘花’千红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懂事?再不懂事,也不会在我府上,在我宴客的时候杀我客人,他敢如此做,说明,他早有预谋,或者有什么事情,让他已经不用在乎我的感受了!”商恨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老三虽然平时顽劣了一点,他不可能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今日,姜尚说了一句,我被架空了?你可还记得?”商恨‘露’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他那胡话,夫君不用放在心上!老三或许…………!”‘花’千红顿时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一心剑道,对政治中的一些‘阴’谋不甚了解,姜尚虽然是故意在讽刺我,但,也不无道理?老三为何要动手?是不是生丹圣域‘奸’细撺掇的、或许其他原因?我现在无法肯定,但,今次我若无动于衷!来日,刺杀的就不是王雄,而是换成我了!”商恨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刺杀你?”‘花’千红陡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知道你剑道厉害,但,你也不可能时刻在我身边,我已经很久不杀人了,或许,有些人已经忘记了对我的敬畏,是时候清理一下了,否则,等为夫遇刺,到时再后悔就迟了!”商恨深吸口气叹息道。

    谈到商恨的生死,‘花’千红陡然‘色’变。

    刚才,‘花’千红还百般维护三弟,可此刻,‘花’千红眼中却闪过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‘花’千红咬了咬嘴‘唇’:“夫君,你要查,就查个彻底!”

    看了看‘花’千红,商恨摇了摇头道:“或许是我多想了,算了,我只在府里查查看吧!”

    “不,夫君,你不用顾忌我!只要你能平安,其它一切都不重要!老三?他今天杀了王雄,谁最高兴?肯定是生丹圣域。你说的对,很可能有人故意撺掇老三的,他还不跟我说实话,哼!夫君也不要顾及我!查,一定要查清楚!”‘花’千红摇了摇头,语气坚决道。

    商恨拍了拍‘花’千红手背,微微安慰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大荒仙庭,若地王府!

    夏若地搂着两个‘侍’‘女’,看着面前一群‘侍’‘女’跳舞。旁边走来一个管家。

    “王爷,天剑城中,我们的布置,全部被商大帅查封了,更抓了我们很多人。我们想拦,可根本拦不住!敢反抗的,全部杀了!”管家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商恨?哼!早晚要他好看,这大荒是姓夏的,可不是姓商!”若地王恼恨的将酒杯摔了道。

    一旁‘侍’‘女’战战兢兢,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生丹圣域行宫。

    丹芝子脸‘色’难看的看着面前一个跪地仙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那商恨如此短的时间,就找出我宗三十六个细作驻点,三百人全部被抓了?”丹芝子脸‘色’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跪地仙人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动作!”毒老祖脸‘色’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在商恨府上的刺杀?他要清扫全城不成?难不成,若地王要杀王雄,是我们谁……!”赤冰子看向一众生丹仙人。

    显然,王雄要是被若地王斩杀,受益最大的,还是生丹圣域,难道是自己人买通了若地王?

    “不愧是商恨,雷厉风行!”丹芝子眯眼道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姜尚的行宫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北方王府的一些驻点,全部被商恨清扫了!”一个属下恭敬的对姜尚说道。

    姜尚喝了口茶,脸‘色’有些不善:“动作还真快,商恨?我还真是小看他了!”

    “大王,除了我们的细作驻点,商恨还抓了大秦好多人!我们要不要去查查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让商恨抓吧!他在找,所有想要王雄命的人!”姜尚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待属下离去,姜尚指头轻轻敲击桌面,眯眼道:“大荒拥有商恨,还真是如虎添翼!此人才是我大秦,最大的隐患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商恨对天剑城的一切威胁势力,做了一番清洗,‘弄’的各方势力一时间人心惶惶,但,大秦使馆,却一直闭‘门’不见任何客人。

    王雄、吕先生一个凉亭之中,喝着清茶,听着外界传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一朝之间,将城中无数势力的探子,连根拔起,这商恨不简单!”吕先生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各朝、各宗,在别的势力城池里埋下细作,以便得到第一手消息,这是常态,也防不胜防,可这天剑城的细作探子,居然全部在商恨监视之下,呵,这天剑城对商恨,根本没有秘密!”王雄喝了口茶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觉得那日若地王受哪方势力鼓动的?”吕先生喝了口茶问道。

    王雄摇了摇头:“线索太少,还猜不到,不过,孤感觉,那日若地王或许不是针对的孤,而是针对的商恨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吕先生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大荒仙庭,这水也是‘挺’深的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吕先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却在此刻,庭院外,苏小小抓着一张画像快速跑来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王先生,你让我去见商歌,你让我去见商歌吧!”苏小小眼中充满了‘激’动之‘色’。

    身后跟着一脸苦笑的蓝离焰。

    王雄放下茶杯看向苏小小:“你看过画像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是他,是商歌!”苏小小‘激’动的浑身打颤。

    王雄接过苏小小递来的纸张,上面正是蓝离焰画出的商恨模样。

    “虽然四方有商恨画像,但,都有些模糊,所以,直到我们去过商恨府上,才确定这份画像给你,这商恨,果然是商歌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惊愕。

    却是没想到,眼前苏小小,居然是商恨的妻子?一切也太巧了吧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,商歌住在哪,你不是去过吗?你带我去,好不好!”苏小小请求道。

    王雄深吸口气:“苏小小,小壬、小辛之前骗你,你知道吗?还有,商歌如今的妻子是‘花’千红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苏小小瞬间情绪低落了好多。最终摇了摇头:“我想先见见夫君,我想听他怎么说!”

    苏小小知道这些,可依旧想要见夫君,因为苏小小心中,夫君是最爱自己的人,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,自己要先见见夫君。

    “小壬、小辛不让你见商歌,说明他们不想你见,你现在贸然前去,只会有危险!”王雄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危险!”苏小小咬了咬嘴‘唇’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说你怕,而是担心你还没见到商恨,你就被那些对你有恶意的人拦截了,甚至可能……!”王雄劝道。

    “那,那怎么办?”苏小小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过不了多久,大荒仙帝要开设国庆大宴,到时,你跟在我身边,我带你进去,找个单独的机会,我带你见见商恨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王先生!”苏小小感‘激’的一礼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对我客气,昔日你也曾救过我们一命,不过,我要提醒你,带你去见商恨,可是有各种变数、各种危险的,我希望,你到时能听我安排,我尽力让你见一见商恨!但,在我确定安全之前,哪怕商恨就在你面前,也不许相认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王先生放心,先生带我去见夫君,我一定会克制自己,不给先生添麻烦!”苏小小语气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