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十九章 不欢而散
    商恨茫然的看着手中丹药!虽然各方面和丹方上描述的一模一样,可,商恨实在难以相信,这是真的!

    半炷香,一锅炖,好了?

    “商大帅,可否给我看看?”丹芝子无比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阁下乃是生丹圣域的丹道大师,自然能看出此丹的品相!”商恨递出丹药。

    丹药瞬间飞入丹芝子手中。

    丹芝子此刻,无比小心,无比凝重。

    先前,看不起尹仙子炼丹,那是一开始就不相信她炼丹有多厉害,但,作为一个丹道大师,对炼丹自然有着一股崇敬。

    半炷香、一锅炖,丹成?的确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可,这要发生在《生生造化经》上,就不奇怪了,因为,生丹圣域还有着一些典籍记载,记载祖师炼丹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普通炼丹,的确要考虑火侯、药材顺序、甚至一些机缘。那是因为,炼丹,其实是一种药力提纯,再拼接、混合、转变的过程,自然要无比小心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!可,对于拥有强大丹诀的人,就不一样了,他们只要知道丹药成分,就可以凭借丹诀,抽取灵药的相对药性,再有目的的拼接、混合、转变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经上的法诀就能如此,而尹仙子刚才的法诀,就是生生造化经上的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经?那已经失传了的生生造化经再度重临人间了?丹芝子心中早已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“师兄,是真的吗?”毒老祖期待道。

    嗅了嗅,丹芝子脸色难看至极:“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?她真的练成了?如此说来,刚才那真的是生生造化经?”毒老祖倒吸口寒气道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经,生丹圣域镇教之宝啊。居然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?

    这一刻,女子是蓝离焰的身份已经消除了,毕竟,蓝离焰的炼丹手法,谁不知道?况且,时刻被人监视,她怎么可能懂得生生造化经?

    若不是蓝离焰,那眼前女子,真的是那操蛋的老君山弟子?

    众生丹仙人看尹仙子的目光都是通红的。恨不得立刻就将此女子绑架了,然后逼问出生生造化经全文。

    可,老君山三个字,犹如一座大山拦在所有人面前。

    若是承认这是生生造化经,那就必须承认女子是老君山尹仙子,承认她是老君山尹仙子,就不能对他用强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经,老君山九大丹经最末?生丹圣域祖师蓝青墨是老君山弃徒?我们要抢回生生造化经,那就是灭宗之日?

    所有生丹仙人脸色都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“确定了?我这是醒神丹?”尹仙子依旧高傲道。

    先前尹仙子的态度,众人皆不喜其高傲,可此刻,所有人忽然觉得,她高傲的太正常了。老君山弟子,就该这个姿态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既然诸位确认,那商某在此多谢了!多谢尹仙子!”商恨也客气的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一挥手,将丹芝子手中的醒神丹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生丹圣域,丹芝子,见过尹仙子!”丹芝子忽然对着尹仙子一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尹仙子!”一众生丹仙人都是郑重一礼。

    “哼!”尹仙子冷冷一哼。

    “尹仙子,生生造化经是我生丹圣域镇教之宝,在下厚颜,恳请尹仙子能够将这篇丹经传回我生丹圣域!我生丹圣域愿以重宝相换!”丹芝子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请尹仙子!”众生丹仙人尽皆一礼道。

    尹仙子看着一众生丹仙人拜下,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们错了,生生造化经,是我老君山不传丹经之一,不是你生丹圣域的丹经,以后也不要再提此话!还有,不是你的东西,还想强要,你还真是挺厚颜的!”尹仙子却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尹仙子!”丹芝子依旧还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哼,你想接我宗一纸老君令吗?不要以为你们躲在龙池结界这个龟壳里,就能无视我宗老君令,我宗老君令一出,有的是人将你们清理干净,还有,这龙池结界,不出十年,就要崩碎了!你们还是收收好自己的心思吧!”蓝离焰再度一甩袖子道。

    不出十年,龙池结界崩碎?

    “什么?”所有人都看向蓝离焰,露出一股不可思议的慌张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要是十年后结界破开,那不是要面对外界无数势力?到时,生丹圣域更不可能是老君山对手了啊。

    “十年?阁下何出此言?”丹芝子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尹仙子这句恐吓,让所有人不可置信的同时,也是心中一禀。当然,这都是王雄故意编出来的。就是为了恐吓众人,让人不敢轻易找麻烦。

    尹仙子没有理会丹芝子。而是看向商恨道:“那商什么,既然醒神丹已经炼制完成了,这肉山可否交予我们了?”

    “我商恨,自然言出必行!尹仙子,从现在开始,这肉山,就是尹仙子的了!”商恨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我的礼物不错吧?”尹仙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尹仙子!”王雄微微一笑,探手就要去抓肉山。

    丹芝子、毒老祖等人都是一阵恼恨,可没办法,此局斗丹,的的确确是尹仙子赢了,只能看着王雄要将那肉山取下。

    众强者不说话,王雄手也触到了肉山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陡然一个声音喝道。

    声音传来之际,王雄根本没有丝毫停留,翻手一收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肉山连同玉台一起装入了王雄的储物戒指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等一下,你没听见?”那声音再度传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望去,却是大荒若地王,冷冷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王雄抬头看向恼怒中的若地王,并没有畏惧,而是疑惑道:“若地王?肉山已是本王之物,阁下何意?”

    “肉山是我大荒之物,我要你等一下,你没听见?还不将其取出来!”若地王站起身来道。

    若地王显然不想将肉山给一个外人。

    王雄扭头看向商恨:“商大帅?这是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商恨眼中一恼的看向若地王,继而对着王雄微微一礼道:“东方王勿怪,我说了,此肉山是尹仙子的,自然是尹仙子的!”

    “噢,我还以为,这还是大荒的呢!”王雄一语双关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不远处若地王冷眼,还要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三弟,你醉了!”花千红却是冷冷道。

    夫君已经将东西送出去了,这时再抢回来,那不是打夫君的脸吗?花千红自然不会给若地王放肆的。

    “姐,那肉山什么东西,你又不是不知道,如此重宝,怎可就这么送人?而且,你知道天顶轮是我的短板,我需要这肉山!”若地王一脸不甘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花千红眼中一冷,一股寒气直冲若地王。

    若地王脸色一僵,转头道:“好,我给我姐面子,这肉山是你的,不过,我要用东西跟你换这肉山!”

    “不换!”王雄语气坚决道。

    若地王顿时眼中喷火。

    “不换?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这是我大荒仙庭,你一个大秦的傻子,一个不入流的小东西,也敢来在此放肆?”若地王眼中一瞪。

    “嘭!”若地王一把摔了酒樽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还没有对其嚣张反应过来之际,一掌轰然向着王雄拍来。

    这一掌之威好大,掌风一出,鼓荡出一股滔天气流,天仙威力的一掌,似瞬间就要将王雄重创一般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这若地王会忽然动手啊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剑城,这可是商恨府上啊,一言不合?就出手?

    这若地王,疯了吧!

    这忽然的变化,连商恨、花千红也没想到,似乎无法相信,这冲动的一掌来自若地王一般。

    以至于,那一掌,眼看就要拍到王雄了。

    天仙之威,浩瀚无穷。忽来的变故,余烬根本反应不及。尹仙子更是瞪大眼睛惊呼。

    丹芝子等人横在中央,原本可以阻拦的,但,这一刻却谁也没有出手,任凭若地王发酒疯了般向着王雄拍来。

    天仙一掌,锁定王雄,眼看,王雄就要拍成肉泥了,要知道,王雄还没有成仙啊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片惊呼,而王雄却是脸色一阵难看。显然也没想到,这若地王莫名的就针对了自己。

    怕?王雄根本不怕,王雄有白虎魂,有太阳真火,更有枉死城令,只是没想到,若地王居然在商恨的大宴动手。是若地王自己的意思,还是商恨的意思?

    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戾气。

    就在王雄要反击的时候,陡然,王雄身旁一个金色的拳头挥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在王雄的大日煞轮出来的瞬间,姜尚出手了,一拳砸出,若地王的掌罡轰然爆炸而开,恐怖的气流,瞬间吹动的山谷一众建筑崩塌而下。

    姜尚出手了,一拳打出,崩碎掌罡,更让若地王也是脚下一退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若地王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疯了!还不醒酒!”花千红的一声怒喝响起。

    就看到一个红色身影瞬间出现在若地王面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若地王被花千红一掌轰然拍飞了出去,轰然撞在不远处大山之上。

    花千红恼恨至极,这三弟,今天抽了什么疯?在自己夫君的大宴上闹事?这分明是打夫君的脸啊!

    花千红面露凶相,虚空中凝聚出一道道剑气,将不远处的若地王围在了中央。

    花千红的万剑压制,若地王脸色阴沉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,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,今日是来赴宴的,不是来赴死的,一言不合,就杀客人,这是商恨的待客之道?

    商恨此刻也是脸色阴沉的可怕,死死盯着不远处被花千红压制的若地王。

    扭头,商恨看向王雄:“东方王,若地王喝醉了,多有得罪,刚才耍了酒疯,今日之险,来日我必登门赔罪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哼!我们走!”王雄一甩袖子,却是没有给商恨面子。

    王雄算是看出来了,刚才那若地王,是故意要针对自己,至于是商恨授意的,还是若地王自己的意思,此刻王雄已经没有必要深究了。

    只此次,王雄嗅到了一丝阴谋,自然不想再待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王雄,尹仙子、余烬,最先踏步离去。

    姜尚也看向商恨,露出一丝冷笑道:“商大帅,东方王是我大秦九君之一,刚才,若地王可是下了死手偷袭东方王,东方王若是有个闪失,大秦、大荒可是不死不休啊。你们这是想要彻底向我大秦宣战?是你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北方王误会了,商某怎会在我府邸杀人?”商恨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,商大帅做事,从来都是天马行空,谁知道什么目的呢?若非商大帅要杀东方王,那就是你已经被架空了!呵!言尽于此,告辞!”姜尚微微一笑,踏步带着一众下属离去。

    你已经被架空了?

    这或许是商恨听到最诛心的嘲讽。

    瞬间,商恨看向不远处被花千红压制的若地王,显然,今日事情太蹊跷了。

    一场斗丹大会,最终不欢而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