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二十一章 夺舍赤冰子
    白虎栽赃剑神教之际!一场大战,导致多方强者受伤。

    但,生丹脉主们,还是围攻起了剑神教,所有人都以为剑神教九护法吃了蓝离焰,要让其吐出来,一场大战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其中,赤冰子、赤澜子却是受到创伤,没有参与。

    二人相扶,到了外界一个偏僻之处疗伤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那白虎好生厉害,居然将师叔的灵魂丹炉都炸了!”赤冰子吐着血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早就跟你说了,那白虎是王雄,他的灵魂,就是白虎!”赤澜子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赤澜子,你从哪听说的?”赤冰子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“巳无极说的,他手下亲眼所见!”赤澜子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那条毒龙?呵呵,巳无极的话,你不要相信,他就是一个贼龙,满嘴谎言!”赤冰子一脸不屑道。

    赤澜子眼中闪过一丝冰寒。

    “师兄不相信我?”赤澜子盯着赤冰子道。

    “相信你?呵呵,师弟,你还小,很多事情根本不懂!”赤冰子摇了摇头,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啊,我还小,在生丹圣域,实力低下,没人在乎我说的话,我要是更加位高权重,或许说的话,就有人听了,比方说,师兄你!”赤澜子忽然说出一些奇怪的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废话了,此次我受了重创,你那还有没有什么灵丹?咳咳!”赤冰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有,我心脏口有一枚仙丹,师兄,我此次也伤的不轻,你自己拿!”赤澜子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赤冰子不疑有他,探手摸向赤澜子心脏部位。

    这一摸。忽然一股力量,将赤冰子的手臂粘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赤冰子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噗通、噗通、噗通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二人心跳忽然同一频率了一般,并且赤澜子心脏部位,一股红光瞬间包裹二人。

    “赤澜子,快放开我,你,你想干什么?”赤冰子惊怒不已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了,赤冰子,我要在生丹圣域说得上话,这副皮囊可不够!”赤澜子露出一丝狞笑道。

    “蛇瞳?你,你是谁!”赤冰子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换!”赤澜子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人好似遭到一股重击一般,瞬间一颤,赤冰子的瞳孔更是猛地一缩,慢慢化为了蛇瞳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要!”赤澜子的口中发出赤冰子的惊叫声。

    赤冰子一声冷吼,顿时,赤澜子体内的精华能量全部涌入了赤冰子体内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赤澜子发出虚弱的赤冰子的声音,转眼变成了一具干尸,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赤冰子,而变成干尸之际,连同其灵魂,都被赤冰子吸入体内了。

    赤冰子的双目变成了蛇瞳,口中微吐,吐出不是人的舌头,而是蛇信子。

    将一旁赤澜子干尸拨开,用脚猛地一阵踩踏,瞬间踩碎,化为飞灰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真要多谢那白虎啊,让你灵魂受创的如此严重,我才能夺舍你的身体,哈哈哈哈,我巳无极是贼龙?哼,找死!早晚有一天,我巳无极会蹬上巅峰的。白虎是谁重要吗?我现在说他是王雄,他就是王雄,哼!”赤冰子露出一丝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收拾了一番四周,赤冰子开始疗伤、炼化赤冰子记忆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多日后,赤冰子疗伤恢复,缓缓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白虎是王雄,王雄不但害死了圣女,连赤澜子也是他杀的,呵,我看你王雄,这次如何逃!”赤冰子露出一丝冷笑之色。

    除了山谷,赤冰子看向剑神教驻地方向,大战了好久,那剑神教驻地已经崩碎了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九护法虽然大吼没有吃了圣女,但,没人相信,这段时间,生丹仙人们将一切怒火都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赤冰子到了近前的时候,大战已经近乎结束。

    九护法带着残余的剑神教弟子逃窜而走,无数强者追杀不断。

    赤冰子到近前的时候,只剩下一些受伤的仙人在此疗伤。

    “师兄,一定要追回来,圣女若是死了,将那九护法放入炼丹炉炼!”丹芝子看着远处飞远的战斗,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师叔,你没事吧!”赤冰子上前扶起丹芝子。

    丹芝子此刻浑身是血,恼恨无比,但见是赤冰子,也没在意:“哼,想不到,忙了这么久,结果被剑神教捡了个便宜,混账!”

    “师叔,我觉得那白虎是王雄!”赤冰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王雄?那废物?赤澜子瞎胡闹,你也胡说什么!”丹芝子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,赤澜子说他亲眼所见,看到王雄变成白虎的!而且,前些天,我和赤澜子疗伤,更和白虎斗了一场,赤澜子都被白虎吃了,他临死前,也喊了声王雄!”赤冰子面露恨色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赤澜子死了?白虎真是王雄?”丹芝子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王雄怎么会是白虎?相差那么多!”丹芝子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丹芝子陡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,我的灵魂丹炉,上一次炸开,是王雄的灵魂,那一小缕火焰,这一次,也是一个火球,难道……!”丹芝子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王雄!”赤冰子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两次的火焰,好似是一样的,就算不是王雄,两者一定有关系!”丹芝子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!”赤冰子兴奋道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慢慢确定王雄嫌疑的时候,一旁一个受伤的仙人露出好奇之色:“咦,这枉死鬼域的阴气,好似在消散?”

    “消散?”丹芝子扭头望去。

    果然,先前阴气浓郁,铺天盖地的黑云,都在慢慢散去。枉死鬼域,在烈日之下,越来越清淡了。好似整个鬼域在崩溃一般。

    “难道枉死鬼域发生什么大事了?”赤冰子露出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进去看看!”丹芝子也好奇道。

    一群仙人快速走向枉死鬼域,可,此刻,枉死鬼域已经没了那种巨大的压制。不再是只能使用灵魂力量了,此刻,所有人其它力量都能使用了。

    “枉死鬼域的法则变了?”赤冰子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枉死鬼域这十几天,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!”丹芝子也是惊愕道。

    一群人快速向着枉死鬼域走去,很快到了一座枉死城。

    “鬼呢?枉死鬼呢?”一个受伤的仙人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没了?这是一座空枉死城!去下一座枉死城看看!”赤冰子叫道。

    顿时,一众仙人四散打探。

    可,路过一个个枉死城,枉死鬼全没了。

    一片空寂。

    一众强者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天空,烈日当空,乌云散去,阴气很快散的干干净净了。丹芝子取出白云,带着一众强者飞天找寻。

    可,一路飞了下来,所有枉死城都成了空城,到处都有破坏的痕迹,而枉死国都,更是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凶鬼兵没了,猛鬼将没了,厉鬼王没了,就连,阎罗也没了?

    “邪了门了!这十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一众仙人露出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在枉死鬼域崩散的东方,一条大河旁。

    王雄用河水洗了洗脸,这才看向神色依旧有些不自然的二女。

    “王雄,那枉死城令被你带出来,枉死鬼域就要崩散了?”蓝离焰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枉死鬼域就是因为这块枉死城令造成的,放心吧,没人会知道我们的事情,枉死城中的所有枉死鬼,这枉死城令都有记录,先前,我用枉死城令感应过了,所有枉死鬼全部被我吃了,不会留下痕迹的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枉死城令是什么东西?”蓝离焰好奇道。

    王雄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而且,以我们如今实力,去研究这东西,还太早了,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!这枉死城令,我也不会乱动,暂时先留着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我感觉,这枉死城令应该牵扯什么大秘密,先前那小鬼冒充阎罗王,是他太自大了,这世上强者无数,只是那些巅峰强者还没关注到他罢了,一旦关注到他,他再大的命也不够灭的,我们也一样,枉死城令是了不得的东西,他能制造一片鬼蜮,压制鬼域的天道,这东西,绝对不能让更多人知道,传出去,我可保不住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嗯!算你还谨慎,放心,我已经和苏小小说过了,苏小小也答应,绝不泄露!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这一笑,犹如百花盛开,让王雄的眼睛都有些看直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蓝离焰瞪了眼王雄。

    “没,就是蓝姑姑太漂亮了,我差点没回过神来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蓝离焰一声冷哼,调头走了。

    调头离开之际,蓝离焰嘴角却露出一丝迷人的弧度。

    王雄起身也跟了过来。看到苏小小,王雄笑道:“苏小小,你不用担心,那枉死国王打入你体内的符箓,过段时间就消除了!”

    “嗯!多谢恩公!”苏小小起身一礼。

    “恩公?哈哈,苏小小,你不用这样,你也救过我们,难道我们也要天天喊你恩公?”王雄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苏小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们会尽力帮你找你夫君的,你先跟着我们,对了,你虽然是纯阴之魂,但,也不能长时间在烈日下暴晒,每过一段时间,我给你渡一些阴气!”王雄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这世上,没有阴间,鬼在烈日下,可无法长存,除非有神火保佑的魂修,或者一直待在极阴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王雄执掌枉死城令,可以调度一些阴气,保证一些鬼魂不至于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王先生!”苏小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了,现在,我们尽快与我的队伍汇合吧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队伍?”蓝离焰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支队伍,出使大荒仙庭的!他们走的快一点,我们赶上去汇合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二女自然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