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三章 等待
    山谷之中,一片小湖,小湖边有个茅草屋!

    王雄灵魂受创,蓝离焰喂了一些丹药,剩下的只能王雄自己静养了。

    小湖边,蓝离焰陪着苏小小坐着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这几天的收留,我见你这几天一直唱这首歌,这曲子还真特别!”蓝离焰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夫君教我的!”苏小小声音中透着一股自豪。

    “你夫君?”蓝离焰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夫君叫着商歌,他是个很厉害的人,他会很多东西!”苏小小追忆过往,眼神中闪过一丝痴迷。

    “很厉害的人?正好无事,不若,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?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苏小小沉默了一会,最终点了点头:“你看着山谷前面,有一座山峰吗?”

    蓝离焰抬头一看:“山上好像有着一堆房屋废墟,这山峰上以前住过人?”

    “那叫青峰宗,以前,这万里独一的大宗派,青峰宗统辖十座城池,即将迈入圣地之列!”苏小小看着那山峰露出一丝轻笑。

    “青峰宗?”

    “我爹是青峰宗宗主,他是一个严肃的人,做什么都一丝不苟!”苏小小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宗主千金啊!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好似回忆到了什么,苏小小点了点头,眼中闪过一股追忆:“青峰宗广开山门,多少人前来拜师学艺。我是宗主女儿,虽然不修炼,但,好多师兄对我都很好,每次出山历练,都会给我带来好多好玩的,像小壬师兄,小辛师姐!”

    “那你夫君商歌呢?也是青峰宗弟子吗?”

    “商歌,他家是一个商人世家,商歌听说青峰宗招收弟子,也千里迢迢的来青峰宗拜师,可是,他资质太差了,没人肯收他,他在其他很多地方都拜过师了,可,依旧没人愿意收他,在青峰宗山门下,他不吃不喝,跪在台阶下面,那时,他才十四岁!”苏小小回忆道。

    也只有回忆到商歌的时候,苏小小才会露出一丝难得的甜甜微笑。

    “十四岁?不吃不喝跪在你们那山门外?”

    “他跪了七天七夜,全青峰宗都轰动了,我爹还说,这股意志力,是修炼的好苗子,就是根骨太差,根本没有修行的可能!所以,只能狠心拒绝。

    我当时也十四岁,是宗里最小最小的师妹,那天下着大雨,我好奇的在长廊偷看。大雨倾盆,商歌都不动一下,一旁他的几个家仆想要上前,都被他赶走了,他好倔强!

    一场大雨过后,他七天不吃不喝,又病倒了!

    我看了有些不忍,就去求我爹了,我爹起初也不肯,但,我用了好多方法,才让我爹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的确有很多资质太差之人,或许一辈子都修不成什么,与其浪费时间修炼,不如过好生活。你爹他们当时做的也没错,不给那些资质差的人希望,他们也不会绝望!”蓝离焰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没想那么多,只是看了不忍,然后,我终于有个师弟了!”苏小小眼中闪过一股开心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找他,只是为了玩吧?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整个青峰宗,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修为,我爹不让我修行,而且我身体不是太好。来了个小师弟,身体比我还差,我不修行,都能到气海境,他拼命一年,都修不到气海境,成了宗里面的笑话,时常,还有人欺负他。不过,每次可是我保护他的,但,他不太领情!”苏小小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领情?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知道,他都记在心里了,只是拼命了一年都没有开辟气海,他心里难受,我能看到他难受,他每天拼命修炼,夜里也拼命修炼,时常还偷偷下山,给我买一些我没吃过的东西,偷偷放在我房门外,以为我不知道?”苏小小笑的很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哦?偷偷帮你买东西,还不让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嗯,有一次,他偷偷下山给我买东西,被大哥知道了,被大哥毒打了一顿,因为商歌一直不服大哥,大哥待到机会,就下了死手,都要将商歌打死了,最后,大哥怕事情败露,将商歌绑在石头上,扔在了这小湖里!”苏小小眼中闪过一股气愤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湖?”蓝离焰惊奇的看着面前小湖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这里。等大哥他们走了,我下湖将商歌救了上来。可是,我体质不好,不能触碰冷的东西,于是就生了一场大病!商歌把我送到我爹那,非但没得到奖励,还被责罚了一番!”苏小小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,商歌终于在第二年,开辟了天顶窍,终于开辟了气海,为气海境第一重,也就那一天,他把我叫到这山谷,当时,山谷被他种满了花,他说,那叫玫瑰花,他说,有九千九百九十九朵。他说,他喜欢我!”苏小小眼中闪过一股幸福之色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他以前只是自卑,等他能修炼了,他才敢向你表白?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真傻!”苏小小眼中闪过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,我们就常常在这山谷幽会,这里是我们订情的地方,直到有一天,我们的事情被人发现了,闹到了我爹那!”

    “你爹惩罚了商歌?”

    “那一天,全宗的人都要讨伐商歌,我哭着求我爹。我爹终于原谅商歌了。那一天,我爹将商歌叫到房里说了很久。出来的时候,商歌擦了我脸上的泪水,开心的告诉我,他要和我成亲了!”苏小小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成亲?这是好事啊……!”蓝离焰恭喜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好事,后来有一天,我偷偷听到我爹和大哥的谈话,我才知道,我有病,我的病,让我不能修行,我的病让我体质虚弱,我的病,让我活不过二十岁!”苏小小眼中闪过一股难过。

    “活不过二十岁?”

    “是,爹和大哥瞒着我,但,没有隐瞒商歌,那天将商歌叫到房里,就是说我的体质,但,商歌却还是要娶我!并且,对我特别的好!结婚的一年!是我最幸福的日子!”苏小小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爹许诺了商歌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商歌这一年,一直在这山谷陪我,从来没出去过,我得知真相,想要让他休了我,但,他不肯,他还说,一生一世,只爱我一个人。而且,我们相约,不管谁先死,灵魂一定要在这里等着对方,等着另一个人也死了,再在这里相会,再一起去投胎。”苏小小眼中闪过一股难过。

    “二十岁的时候,你……!”蓝离焰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我十七岁的时候,商歌家里来信,他爹被人害了,他要回去报仇。又舍不得我,我当时看着他焦急,就要跟他一起回去,但,他担心我体质不好,受不得颠簸,就不让我离开,我让他自己回去,早去早回,他说,他一定会回来的,让我在这里等他!”苏小小追忆着那一次离别,语气中有着一股伤感。

    “他回老家了,再也没有回来?”

    “他一定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,我和他约好了的,我一定会等他的,就算死,也不能阻拦我们,他没来,说明他还活着,只是耽搁了,他若是不被耽搁,或者死了,一定会来找我的,他知道的,我在等他!”苏小小语气坚定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等了多久?”蓝离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二十岁那年,我咳了好多血,直到被我爹下葬了,我才知道,我死了!后来,又过了十年,我看着青峰宗被一股流窜的坏人灭了,我爹、我哥他们都死了。又过了十几年,忽然一道黑气从天而降,这里世界变的鬼气重重了!出现了很多很多的鬼!”苏小小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枉死鬼域诞生之前,你就死了?你死了有一百多年了?”蓝离焰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多年了吗?呵!”苏小小看着面前一湖水,声音中透着一股凄凉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等吗?一百多年了,他都没回来……!”蓝离焰叹息道。

    可说完,蓝离焰顿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苏小小那凄婉的歌声,说明她大概已经猜到了什么,但,不想承认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,我夫君,一定会回来的,他没有回来,说明他还活着,他还活着!他只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!”苏小小顿时倔强的说着。

    蓝离焰没有劝苏小小放下。苏小小如今的状态,或许就因为那商歌的一句承诺,才坚持着。若是这股承诺都不在了,她这鬼魂也要散了吧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

    问君此去几时还,来时莫徘徊。

    天之涯,海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

    人生难得是欢聚,唯有别离多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苏小小唱着她夫君教她的歌曲,凄婉的等待着。一百多年了,矢志不渝,因为那个男人对她承诺过,就算死,也要在一起,哪怕投胎,也要一起,因为,他说过,他这辈子,只爱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苏小小相信,终有一天,那个心爱的男人会回到自己身边,无论是人,还是鬼魂,都会来的。哪怕再久,苏小小都要等他,等他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