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六章 见面
    一千万灵石,又一千万灵石?

    那些不以为意的百姓,也跟着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百姓多缺钱,关键,这一千万灵石,一千万灵石的随意洒,只为了听个响?这才是震撼呢。

    抢到一枚灵石不算什么,可,那可是一千万灵石啊。在谁看来,都是一笔滔天巨款啊。就这么随着性子丢了?

    难道,此人真的是财神爷,有无穷无尽的钱财?

    一千万灵石,对生丹圣山上的一众仙人、脉主来说,还不算夸张的巨款,可,生丹圣山上,谁也没有如此气度,说洒就洒。

    丹芝子、蛛皇、毒老祖等一众脉主,隔着山门,看着外界那震撼的一幕。

    赤冰子前往道焰药铺取药的途中,也是盯着那商恨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大荒兵马大元帅,是不是太过分了?我们要不要去阻止?”一个仙人师弟问道。

    “阻止?你去阻止看看?全城百姓都要找你拼!”赤冰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全城百姓的情绪,都跟着商恨走了,就好像当初王雄来丹仙城一样,都是怪胎!”

    “哼,他有钱洒,那就洒吧,我看他到底有多少钱肆意挥霍,财神?哼,就算有金山银山,也不够他这么败的!”赤冰子嫉妒道。

    嫉妒归嫉妒,全城百姓此刻是彻底受惠了,两千万灵石洒下,好多百姓都抢到灵石了,个个欢天喜地。

    就和发红包一样,不管多少,收红包的人都开心,都激动,反正都是白来的。

    “财神爷!”很多好事的百姓继续呼喊着。

    “还想要吗?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“想!”全城传来欢呼之声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千万灵石?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一旁一个天仙,一挥手,顿时,一千万灵石浮于高空。

    一千万灵石啊,那堆砌起来,可是一座灵石巨山的啊,这一次没有洒下,而是浮在高空,看的无数百姓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一枚灵石,看不出效果来,一千万灵石,这才是效果,铺天盖地,那犹如巍峨巨山般的壮阔,那能买多少东西,要是不拆开,只给我一个人,多好啊。

    无数人露出渴望之色,而商恨,好似听到了百姓的心声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和诸位玩个游戏,我也不洒了,从你们中,挑一个人,将这一千万灵石,全部送给他,如何?”商恨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哄!”

    下方百姓,一个个露出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一个灵石,虽然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,但,哪里比得过一千万灵石啊,全部给一个人?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一些号牌,一枚灵石一个号牌,你想买多少,就买多少,到时,只有一个号牌会是最幸运的,得到一千万灵石,现在,我的人来卖号牌了,谁想要,就买,不想要就算!号牌不值钱,值钱的是,得到一千万灵石的机会。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卖号牌?

    无数人露出茫然之色,可下一刻,好多人露出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商恨一挥手,顿时,带来的大量属下飞向四面八方。只要有人愿意买号牌,丢给那骑鹤下属一枚灵石,就是一个号牌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鹤骑一群巡游下来,卖了一百万个号牌。

    每卖出一个号牌,其实还有半截存根的。

    商恨就将这些存根平铺在了天上。分成了一百堆,整整齐齐摆放。

    “好,大家看好了,我这是一个巨大色子,有一百个面,很多喜欢赌博的人都看过,我洒了啊,以正下方的为准。洒!”商恨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,就看到虚空被一个冰面截断,就好似放了一个玻璃透明桌面在空中一般。筛子一撒,根本没有任何法力作用,全凭运气。

    很快,色子停了。

    “十八!”

    再洒一次。

    “二十六!”

    第三次。

    “八十二!”

    三次过后,幸运存根也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第十八堆,第二十六排,第八十二个存根,取来!”商恨叫道。

    无数百姓盯着天上。一个个捏着拳头。

    “第三千八百六十四号,是谁?取号牌,领奖!”商恨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,是我!”一个角落,一个穿着颇为穷酸的男子兴奋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鹤骑飞过,将其接了过去,号牌和存根瞬间对了上号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,小子,这一千万灵石,是你的了!”商恨大笑道。

    大笑之中,一堆灵石推给了那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只用了一枚灵石,这,这全是我的了?”男子顿时兴奋的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灵石给他送到家!”商恨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发财了,多谢财神爷,多谢财神爷!”那穷酸男子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成山的灵石,送到了那男子的小院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老李家的小子吗?听说他家都穷的揭不开锅了!”

    “听说,他家还借灵石度日!”

    “上次还来我家提亲的,我就是看不上他家穷,就骂走了,女婿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丹仙城中,顿时哄闹一片。无数人眼睛红了起来,同样后悔无比,刚才要是我买了,说不定,我就发了。

    一千万灵石啊,就在眼前,与我擦肩而过了。

    丹仙城哄闹无比,无数人的嫉妒、羡慕,恨不得能取代那穷酸男子,更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,一枚灵石都舍不得花。

    那可是财神啊,说一不二。跟着他,就能发财的啊!

    “今天,我还没玩够,要不再来一次!”商恨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无数百姓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就再来一千万灵石!”商恨笑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又是一座灵石山平铺天上,无数百姓顿时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去!”商恨对卖号牌的属下吩咐道,无数鹤骑瞬间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要十个号,这是灵石!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百个号,这是灵石!”

    “给我,给我号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转眼,在无数发狂的人眼里,号牌卖出去了四千万个。

    天空,再度一轮抽奖开始了。

    很快,又一个幸运儿得奖了。

    “哄!”城中越发哄闹了。

    道焰药铺之中,王雄却是露出一丝轻笑:“果然是个财神,洒出去的钱,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百姓几次花钱没买到,这游戏就进行不下去了吧!”冥王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,你看……!”王雄指着天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恭喜刚才两位了,既然大家玩的这么高兴,那,我也抬个价,这次是四千万灵石,这次机会,可不是一千万灵石了,是四千万灵石,看看,谁是这位幸运者!”伤痕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呼!”“呼!”“呼!”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丹仙城百姓,忽然呼吸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四千万灵石啊,这要得到,一辈子都不愁了啊。

    又一轮抽奖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全城都被调动了?我刚才看到,好像还有生丹仙人花大价钱买了!”冥王眼中闪过一股惊讶。

    “他调动了全城的情绪,比我准备都要有焦点,好了,焦点产生了,那赤冰子也快要到药铺了,我们也准备动手吧!机不可失失不再来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冥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外界,赤冰子也适时买了一堆号牌,一边走,一边看着号牌上的数字。

    “哼,又没中!”赤冰子郁闷的将号牌全部丢了。

    身后一众仙人也是一脸郁闷,显然都没有中奖。

    道焰药铺之中。

    老掌柜也买了彩票,赤冰子前来之际,老掌柜也是一脸郁闷的将号牌丢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掌柜,你也买了啊,没中?”赤冰子大笑道。

    看到别人和自己一样运气差,赤冰子反而舒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仙长,仙长,药材已经准备好了,你过目!”老掌柜指着一旁的归独药箱。

    赤冰子简单看了一下,露出一股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又不是第一天了。灵石给你!”赤冰子取出一堆灵石。

    “多谢仙长!”老掌柜顿时仔细的数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切对了,赤冰子就带着归独药箱离开了,可是,众人抬着药箱的时候,心神不自觉的还关注着天空中的抽奖。

    四千万的号牌还在统计,到底哪个幸运儿,能够得到那巨奖呢?还有,四千万对财神爷来说,或许是毛毛雨,待会会不会五千万灵石、八千万灵石、一亿灵石?

    所有人都心游天外。被商恨吸引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箱灵药,也顺利无比的进入了生丹圣域山门之中。

    以前层层筛查,到现在习以为常了,况且,之前的人肯定查过,我就不多此一举了,甚至有些负责监察的人,都去买号牌去了。

    赤冰子一行人,抬着玉箱,一路顺畅的到了圣女峰。

    这一日,就连圣女峰的丹芝子也没有去检查,因为,丹芝子认识这玉箱,都多少天了,都是赤冰子弄的,还是和往常一样,有什么好查的?更何况,山门外,那商恨又弄出幺蛾子来了。

    生丹圣山的脉主们,都看出了这是赌博,一场豪赌,那商恨赚的钵盆盈满,起初的鄙夷,到现在的郁闷,一时正想着对策,哪有功夫在做无聊的事情?

    如此,归独玉箱,一路顺畅,居然就这么到了圣女殿。

    “匡!”

    圣女殿大门轰然关合。

    蓝离焰神色复杂的听着外面仙女们叽叽喳喳,可蓝离焰根本没有一丝好奇、激动,将死之人,哪有心思关注其它?

    只能自怨自艾的看着面前归独药箱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又吃灵药?又吃灵药?要不了多久,我就要被吃了。这归独药箱,真的是小家伙送来的吗?是我想太多了?小家伙怎么可能救的了我。我想太多了!没人能救我!没人能救我!小家伙也不可能来的!”蓝离焰悲伤的眼中蕴出两行泪水。

    就在蓝离焰委屈、悲伤、绝望之际,大殿里忽然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你怎么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传来,蓝离焰的声音陡然戛然而止,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看四周,刚才那声音?那声音?怎么会……。

    可想到外面无数仙人看守,蓝离焰露出一丝惨然:“看来,我的神智也不正常了,居然产生了幻听!”

    “不是幻听,蓝姑姑!”

    随着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,却看到,归独药箱内的灵土,忽然一阵翻腾,从归独药箱的灵土底层,一个魁梧的男子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!”蓝离焰忽然捂着嘴巴,差点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我来了!”王雄温和的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