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一章 干呕
    “大荒人国,晋升仙庭了?其声势,必将不弱生丹圣域了!”吕先生凝重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大荒仙庭?”王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大荒仙庭,可不能小觑啊,其实力,不比生丹圣域差,甚至,就算生丹圣域联盟了很多实力,成了盟主,这巨大的联盟,也未必胜过大荒仙庭!”吕先生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孤知道,龙池之地嘛!呵!这白狂地洲,还真是诞生真龙的地方!”王雄双眼微眯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,大王也清楚!”吕先生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大秦东方王,接旨!”远处,陡然一声长喝响起。

    却看到,一队仙鹤队伍,快速向着王雄所在飞来。

    “人皇来的旨意?”王雄微微意外。

    却看到,那一队传旨之人快速骑鹤进入东方王宫。

    王宫之处,大量官员围聚而来,包括正在处理政务的张濡。

    王雄挥挥手间,东方王宫四周的弓弩侍卫瞬间停下阻拦,任凭一行人落在面前,还是当初那传旨太监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人皇的旨意,杂家就不宣读了,东方王自行观看!”那太监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上次被王雄一番喝斥,憋闷回去,这次自然学乖了。

    “有劳了!”王雄点了点头,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以前对人皇有误解,王雄没给传旨人好脸色,如今了解人皇的苦心,王雄自然不会冷面对人。

    接过旨意,准备让人引着下去休息,但,那太监却说;“东方王不用客气,我们还要早日回去复命,告辞!”

    说着,一群人快速离开了,只留下一封圣旨。

    王雄打开一看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东方王,大荒仙庭晋升,由你代表大秦,亲自出使大荒仙庭,以贺大荒仙帝。望你此行,以正大秦声威,以观东方诸土。

    十年之后,这白狂地洲,将只有一个声音!望你数年之后,还是东方之王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圣旨内容很简单,但,王雄却是瞳孔一缩,倒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王,怎么了?”张濡露出惊奇道。

    王雄将圣旨递给张濡、吕杨看了看。至于其他人,并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大荒人国晋级大荒仙庭,人皇早就知道了?”张濡惊讶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刚刚霞光万千,代表着大荒人国刚刚晋升啊,那是道种开花的标志啊,可大秦人皇这封圣旨,似乎早些天就传过来了?难道大秦人皇未卜先知!

    “大秦人皇,果然消息灵通啊!这天下,应该潜伏了他无数隐藏细作了!”吕先生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十年之后,白狂地洲,将只有一个声音?这是……!”张濡也是瞳孔一缩,倒吸口寒气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?谁的声音?众人也不是蠢笨之人,人皇虽然没有明说,但,意思到了,要在十年内,就一统白狂地洲?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“大王,看来我们猜得没错,人皇的野心……,不是一般的大啊,而且,对大王,应该颇为看重!”吕先生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代表大秦前去恭贺,贺礼却让我出!”王雄轻呼口气。

    这是人皇默许将东方之争乱,交给王雄了。

    大荒仙庭?生丹圣域?就白狂地洲的东方,就有这如此恐怖的两大超越大秦的势力,可,大秦人皇依旧如此自信。若非王雄看出大秦人皇的气魄,一定以为他是一个疯子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要出使大荒仙庭吗?”张濡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不错,等这第二次科举结束,孤的确要去一趟大荒仙庭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!”张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不远处天空传来一声声巨响,却看到无数乌云汇聚,似有天雷降落。

    “有人渡劫?”张濡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王忠全?”王雄惊讶道。

    王忠全得了王雄赏赐的《葵花太阴功》,以天阉之身,修行迅猛无比,没有各种机缘,这修为也一飞冲天。短短时间就武圣巅峰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,那片大湖是巨阙闭关地方!”张濡说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陡然一道天雷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王忠全一掌轰然迎向天雷,一掌之下,天雷顿时偏转的方位。忽然炸到了一个宫殿。

    “轰咔!”

    宫殿炸开,顿时,一头老虎被炸了出来,不是巨阙又是谁。

    “谁偷袭我,谁偷袭我,啊!”巨阙被炸了出来,顿时惊叫不已。

    巨阙不久前,忽然变的嗜睡了,而且浑身奇痒无比,好像是在丹仙城,吃了无数杂七杂八的丹药,造成身体内部异变了。

    异变也就罢了,后背之上,居然长出两个肉瘤。

    长出两个肉瘤的当日,巨阙就不敢见人了,以闭关为幌子,躲在宫殿里修炼,想要将后背上两个肉瘤处理掉。

    可,刚斩了,又长出来了,巨阙看的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公的啊,怎么长两个女人的胸出来了?长出来也就罢了,还长在后背上,我不活了!”巨阙天天在大殿里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以前变成正方形的人,已经够绝望了,可这些天才知道,一切才刚刚开始,那些丹药,让自己不断变异。这些天拼命修炼,拼命吃一些梳理经脉的丹药,可非但没好,反而越来越严重了,而且,吃着吃着,还睡着了。

    每天吃了睡,醒了哭,哭了吃,吃了再睡,巨阙感觉整个未来都是灰暗的,直到刚才睡着的时候,一道天雷炸来,瞬间将自己炸飞了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!”

    天空雷电轰然劈斩,一半劈向王忠全,另一半劈向巨阙。

    好似,巨阙那妖孽的模样,就连老天看了都有种瞎了我的眼感觉。一道道雷电轰击而下。

    “轰!”“轰!”“轰!”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巨阙,你走开,别帮我挡雷!”王忠全顿时担心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啊!”巨阙顿时郁闷的叫道。

    快速,巨阙跑开了,可,那雷电还是跟着他,甚至,当巨阙跑远的时候,天劫乌云也一分为二,在两处雷劈二人。

    “王忠全和巨阙,同时渡劫了?巨阙什么时候修为升这么快?”张濡惊讶道。

    王雄也茫然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王忠全修为扎实,力量惊人,一道道天雷劈下,终究扛了过去,最后一道天雷包裹,淬炼王忠全的仙身。

    可另一边,巨阙可不行,被雷劈的浑身漆黑,外焦里嫩了,直到最后一道天雷将其包裹,巨阙才泪流满面的吓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一道雷电,淬炼身体,王忠全最先吸收好,很快到了王雄面前。

    “王老,恭喜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臣不敢当!”王忠全却是笑道。

    一行人快速围向巨阙。

    此刻,乌云散去,雷电结束,巨阙整个虎身变成焦炭了,巨楼、虎贲快速检查,可就在这一刻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焦黑的虎身上,出现一道裂缝。继而,裂缝越来越多,好似巨阙身上的一层皮掉了一般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从内部爬出一个完好的斑斓巨虎。

    “我还活着,我还活着!”巨阙顿时惊喜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但还活着,而且,还莫名其妙渡过劫了,你成仙了?你怎么做到的?”一旁巨门一脸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也不知道,就是后背多,咦,咦?”巨阙惊讶的看着后背。

    后背上两个巨大的奶不见了?不见了?变成了一对金色的翅膀?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翅膀,变成翅膀了,太好了!谢谢老天爷,我以为,一辈子都那样了!”巨阙感动的要哭道。

    再也不怕丢人了。

    王雄、巨楼、虎贲等人尽皆露出茫然之色,不明白,巨阙到底是怎么异变了的。同时,也不明白巨阙为何会如此感动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大秦,南方国,南方王宫!

    周天音身旁站着雪姬的投影,面前站着周共工和周池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真要过去?”周共工眼中闪过一股不舍。

    “姐,你以前还跟我说过,要和南方的大周仙庭斗一番胜负呢,你,你怎么要离开白狂地洲了啊!”周池一脸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南方那个大周仙庭?呵,那只是一个分支罢了,那是你一个堂兄而已,你跟爹足够了!”周天音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堂兄?”周池微微一怔,茫然的看看周天音,又看了看周共工。

    “爹,我走了!有些事,我必须要去做,也要给我娘讨个公道!”周天音眼中闪过一股冰寒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就不能再等等?要不了几年的,我这大秦,就要乘风而起了,再等等!”周共工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不了,我怕到时,我对娘的仇,都不在乎了,所以,我要去!我要走!”周天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这一走,那王雄,你真的不管了?”周共工眼中闪过一股期待。

    周天音沉默了一下:“爹,你要还愿意做我爹,就不要管我的事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周共工眼中闪过一股难受。

    周天音变的越来越无情,越来越冷漠,怕忘记母仇?要离开?可这一离开,连自己这父亲都会忘记了的啊。

    “爹,保重!”周天音说完,踏步走出了大殿,雪姬跟随其后。

    周共工看周天音走了,顿时脸色一变,跟着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丫头!”周共工忽然叫道。

    周天音脚下一顿,但,并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你娘,我没能保住,但,我不希望也没了你这个女儿!不要忘了爹,不要忘了娘,不要忘了,这里还有一个家!”周共工眼中微微湿润道。

    周天音顿了顿,没有说话,踏步冲天飞走了,雪姬看了眼周共工,也跟着离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周天音离去的背影,周共工湿润的眼中,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“啊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周共工悲痛的一声大吼,一声大吼之下,四方天空都在摇晃一般,周共工头顶,更是汇聚一股滚滚乌云,乌云凝聚,化为一条滔天大河,在周共工头顶旋转出滔天漩涡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恐怖的气息,让一旁周池等人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爹,爹,你不要这样,我,我受不了了!”周池被周共工鼓荡出来的一股大风,顿时吹向远处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周池被周共工一个臣子接住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又有突破了?”那臣子惊喜道。

    遥远处。

    周天音最终又扭头看了眼南方王宫方向,看到远处天河水受周共工控制,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天音,不要看了,走吧,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!”雪姬劝道。

    周天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正要飞行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周天音忽然一声干呕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雪姬惊讶道。

    周天音轻轻摸了摸小腹,眼中闪过一丝愕然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们走!”周天音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!”雪姬投影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