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九章 辇车内
    赤练山四方,好一番寻找,哪怕死神殿的死神们,也被冥王一一筛查了一遍,可惜,终究还是没有找到巳无极!

    “巳无极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丝冰冷。

    巳无极逃了,谁也没看到怎么逃的,当初,巳无极夺舍赤澜子的时候,冥王去追捕吕先生了,而死神殿的死神们,却是剿灭四周赤练弟子了,赤练殿广场,谁也没有看清。

    找不到,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张濡留下一些人,负责处理赤练山事务,东方国的百万大军,也就开拔缓缓回朝了。

    巨阙闭关之中,王雄此次也坐的辇车而来,吕先生、张濡等人,自然也有各自马车。

    东方大军,浩浩荡荡的班师回朝。

    四周,四大势力之主,至始至终都没露面,一个个心中沉甸甸的。东方国强势崛起,给四大势力的打击挺大的。

    四大势力之主各自回去了,而另一座山峰之巅,周天音却是周身散发着冰寒之气的看清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王雄?”周天音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说话间,周天音身形一窜,瞬间飞向了王雄的巨大辇车之处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虎贲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虎贲顿时挡在了辇车前面,而四周,巳心、余烬、张濡、吕先生尽皆扭头望来。

    却看到半空中,此刻正站着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待看清女子容貌,所有人都是倒吸口气寒气。

    “周天音?她,她天仙了!”张濡惊讶道。

    张濡、余烬可都认识周天音,昔日,还是凡人的周天音,短短时间就能浮空而立,这不是天仙是什么?她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虎贲也只是那日被救出看过周天音一眼,只是那日周天音哭哭啼啼,和今日冰寒刺骨根本不一样。

    虎贲挡在马车前,张濡、余烬却没有凑上来,甚至,巳心要上前的时候,还被余烬拉了拉。

    因为二人明白周天音以前的身份,王雄的未婚妻,这事属于大王后宫之事。自己可没资格插手。

    虎贲的一声大喝,也让王雄掀开了马车帘子。

    踏出辇车,站在辇车露台之上,王雄看着空中的周天音。也是惊奇其天仙了。但,王雄看着周天音依旧神色复杂:“周天音,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上次被周天音伤透了心,王雄已经和周天音绝交了,可此刻看到周天音,王雄心中依旧一阵难受。

    难受归难受,但,王雄的立场不会变!既然绝交,那一切都是过往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!”周天音看着王雄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?”王雄一时没有理解。

    “临走前,我有话对你说,说完,我就走!”周天音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王雄盯着周天音看了一会,最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呼!”周天音落在了辇车的露台之上,踏步,先入了马车之中。

    一旁虎贲露出一丝担心。

    “虎贲,多谢你了,放心,周天音应该不会伤害我!不用担心!”王雄对着虎贲说道。

    虎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从两人刚才的对话,虎贲就明白二人的事情,恐怕自己根本插手不了,况且,周天音天仙修为,想要害王雄,也不会在乎自己。

    确定周天音不会伤害王雄,虎贲和其他人一样,再度回到自己马车了。

    王雄站在辇车露台,神色微微复杂,深吸口气,王雄也跟着跨入辇车之内。

    “匡!”

    辇车四周,忽然间白雪飘散,将辇车四周都封闭起来了。

    外界,张濡、余烬等人都不以为意,以为周天音有话不方便被别人听到。

    马车之内。

    王雄盯着周天音,眼神之中,却是闪过一股划清界限的距离感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了,都已经天仙了!”王雄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天仙?王雄知道为何会修行的那么快,凤薨寡凰图?是通过自己的死,换来她灵魂的悲意,进而突破的。

    这功法的强横,是建立在自己死的基础上的,王雄心中自然闪过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“我是天仙了,拜你所赐!”周天音盯着王雄道。

    “那天,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你我,已经恩断义绝了,你不用再来找我!我对你也没有感情了,就此结束吧!更何况,你这功法,也不需要感情!”王雄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雄说的很决绝,但,周天音此刻神色冰冷,并未露出难受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你说出这话的时候,其实,我的内心,还是有着一股波澜的!”周天音盯着王雄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凤薨寡凰图,这功法,是以前我求师尊传授给我的,我对此功法,太需要了,你不懂我的处境,呵,这是一股执念,你不懂的执念,为了这股执念,我可以放弃一切!”周天音盯着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执念吗?”王雄神色微动。

    前世,帝君在拒绝自己的时候,也曾经提过‘老虎,你以后不要再提此话了,也不要招惹我,我有一股执念,不可能爱上你的,一旦爱上你,就是你的死期了,别招惹我!’

    执念?王雄仿若一阵恍惚,当年,帝君修炼的的也是《凤薨寡凰图》。

    “那你今日来找我做什么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执念不够,同样,我还要变的更强!”周天音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变的更强?你变强不强,已经与我没有关系了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与你有关,只有你,才能让我变强。”周天音盯着王雄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能让你变强?周天音,我已经跟你说过了,那日过后,你我已经没有关系了。你以后也不要找我了!况且,我也不可能帮你了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冰冷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!”周天音沉声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周天音身形一晃,到了王雄面前,探手对着王雄眉心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王雄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但,周天音此刻实力太过强悍了,王雄根本抵挡不了,就看到一指点在王雄眉心,王雄灵魂顿时一阵巨颤。继而好似失去了意识一般。

    王雄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梦里,王雄娶亲了,这一日,王雄大喜的日子,王雄与戴着红盖头的新娘子拜了天地。喝了好多喜酒,摇摇晃晃的回到了洞房之中。

    洞房之中,王雄轻轻掀开了新娘子的红盖头。

    红盖头掀开,新娘子含羞带怯的神情进入王雄眼帘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灿若繁星般的眼眸,那是动人柔美的容颜,那是王雄的妻子。妻子的容貌,好似前世帝君,又好似周天音。

    反正,在这梦里,王雄已经忘记和周天音的仇怨了,有的只有那一抹美好的爱恋。

    “夫君!”新娘子羞声道。

    “娘子!”王雄此刻无比幸福道。

    好似,多年的夙愿,这一刻得以实现一般,王雄温柔的帮新娘子解开了衣裳。

    婚床之下,一件一件的衣裳滑落。

    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    洞房花烛夜,两人好似将前生今世的所有感情,全部宣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梦里,王雄已经分不清眼前新娘子是谁了,一会是帝君的模样,一会是周天音的模样,不管如何变,那一双灿若繁星般的眼眸一直没变。

    两人欢愉的度过这所有新婚夫妇都要经历的过程。

    一张大床,犹如打着节拍,传出吱嘎吱嘎的声响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梦外,马车之外。

    百万大军,班师回朝之中。各处马车、行军继续。

    王雄的辇车被冰雪隔绝,外面的人,根本看不清内部。

    虎贲、张濡、巳心、余烬,虽然不担心王雄的安全,但,依旧偶尔好奇的看着那巨大的辇车。

    王雄的辇车最大,里面都是用珍贵的妖兽之皮铺垫,外面人看不清、听不到里面一切,但,却能看到那辇车一边行走,一边正在诡异的上下跳动。

    “吱嘎、吱嘎、吱嘎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辇车诡异的上下跳动?这不是马车问题,这是内部的动静,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这动静,一直过了整整一个时辰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辇车不再上下吱嘎吱嘎的跳动了,过了一会,周天音率先从马车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周天音的脸上,容光焕发,脸色红润了好多,只是依旧那么的冰冷。

    踏出马车,看了看四周,顿时,张濡、巳心、虎贲将头缩回了自己的马车。

    没有理会任何人,周天音踏步冲天,转眼,飞向天际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待周天音离去,所有人才再度从各自马车中伸出头来。

    王雄的辇车之上,冰雪慢慢散去了。但,不见王雄出来。

    若不是,马车之中传来王雄的一丝呼噜声,虎贲、张濡等人早就闯进去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多久之后,王雄缓缓从梦中苏醒。

    眼睛一开,王雄微微一怔,显然,梦里发生的一切,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待想清楚梦里一切,还有梦之前一切的时候,王雄陡然心中一惊,刚才,周天音让自己昏迷了,然后呢?

    忽隆一声,王雄爬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坐起来的一瞬间,王雄脸色一阵难看,王雄看到自己的衣服堆砌在一旁,而自己身上,光溜溜的一片。自己被周天音脱光了衣服?

    下身还有些湿润,辇车内部兽皮地毯上,还有着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王雄脸上抽动了一下,大概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周天音,你,你,你…………!”王雄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王雄一掌恼恨的拍在一旁茶几之上。

    “大王,出什么事了?”巳心在辇车外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王雄顿时喝道。

    外界众人一阵茫然,谁都听得出来,王雄的语气中,带着一股火气?谁惹大王生气了?而且,以大王的性格,可很少动怒的啊。

    辇车随着大军,继续向着镇东城驶去,王雄却再也没踏出过辇车。

    大军缓缓离去,远处一座高山之巅,周天音目送王雄辇车离去,一个人,神色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王雄,你也是我心中又一份执念了,按照凤薨寡凰图修炼,我会斩去心中一份份执念,一份份感情,但,你这份执念,是我唯一想要保留的,也许有一天,我变成了六亲不认的魔鬼,但,那一天,希望还能记得你!”周天音露出一丝凄凉的笑容。

    说完,周天音神色再度冰冷了下来,脚下一踏,离开了这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