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十六章 东方王府破阵
    虎贲的出现,却是瞬间超出了四大势力和赤冰子的意料,就连赤练山上疗伤的巳无极也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虎族,虎贲?怎么可能,虎族怎么跟王雄弄在一起了?那日的巨光战帅?他不是恰逢其会吗?”巳无极瞪眼惊叫道。

    但,战斗实实在在开启了。

    虎贲,虎族三大地仙强者之一,实力毋庸置疑,普通修者没听过,四大势力之主、巳无极、吕先生、赤冰子岂能不认识?

    “虎贲,你虎族也想来插手我们的事?”赤冰子眼睛一瞪怒道。

    赤冰子怎么也没想到,那不起眼的王雄,居然找来这么个帮手。

    虎贲却是露出一丝冷笑:“我的事,还轮不到你来管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再度与赤冰子一次对掌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地仙之威,天崩地裂,浩瀚气浪,直冲四方,两大地仙且战且退,退到一边,战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虎族想要找死不成!”赤冰子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这王雄,怎么就这么难杀?他怎么如此好运。

    赤冰子烦躁,但,虎贲可不与他废话。自己的命,就是王雄救的,更何况,如今虎族已经与东方国同盟,自然一条船上的了,哪里还听你挑拨?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地仙凶猛的战斗,让一众仙人的战斗更加激烈了。

    余烬看了眼远处两大地仙,顿时眼中一恼:“没吃饭吗?大王教你们的合击战阵,不会用了?”

    余烬一声大喝,群狼越发凶猛起来。

    巳心虽然刚刚和巳无极战斗,身上有些受伤了,但,万毒真经可不是普通功法,周身毒雾环绕,顿时给两个人仙造成了巨大的破坏。

    另一边,贺剑之剑道凶猛,对手是赤云子和赤澜子二人。

    仇人相见,分外眼热。当初被赤澜子囚禁为奴,生死任凭其糟践,如今能报仇了,哪里会手下留情?至于赤云子,不久前就斗过一场,手下败将罢了。

    贺剑之主要战力都放在了赤澜子身上,赤澜子虽然有冰海扇,但,一道道剑痕出现在其身上,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“孽畜,你找死!”赤澜子惊怒不已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恼怒眼前当初的奴隶,居然敢伤到自己,另一方面恼怒,凭什么只对我专攻啊,那边赤云子,你怎么不多分点力过去啊。

    “哼,孽畜,那就看看,谁才是孽畜!”贺剑之越发的凶狠。

    剑道,对于鹤族来说,本身就有着巨大的天赋,一时间,贺剑之越战越猛,手头剑光更是越来越凶悍,看的远处四大势力之主纷纷露出嫉妒之色。

    “王雄从哪网罗的这些仙人,一个都能斗两个,居然如此凶悍!”阴水圣主一脸郁闷。

    同样是仙人,有的仙人就是战斗天赋超群。同阶都能碾压对手。

    眼前就是如此,四大势力之主都是一方枭雄,自然明白这种人的可贵,可眼前,贺剑之如此,巳心如此,那余烬也是如此啊,余烬还没渡劫成仙吧?

    一百零八天神大阵之中。

    吕先生看着外界战斗,眼中闪过一股感叹:“这王雄,要成气候了!”

    “吕杨,你不会想要背叛我,投奔他去吧?”巳无极面露阴冷道。

    “圣主,我说过了,我不想投奔任何势力,只是感叹一下罢了,那王雄有雄主之风,但,这天下有雄主之风的可不少,大秦九君,哪个都有!你不要总是将我想的那么小人!”吕先生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巳无极冷冷一哼。

    巳无极虽然嘴上说着吕先生,但,目光一直关注着外界的大战,同样对王雄如今的战斗力露出嫉妒之色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凭什么!”巳无极捏着拳头。

    自己哪里比王雄差了?为什么那小子如此好运,短短时间,网罗了如此多的人才?自己可是丢了尊严,低声下气,才从生丹圣域要来六个仙人啊。如今……。

    巳无极极为高傲,同时心中也想过,在生丹圣域拜师服软,只是权宜之计,等自己赤练圣地强横了,到时要所有今日让自己低头的人,全部跪在自己面前,包括那丹神子。

    可如今,自己雄才大略没有施展,却……!

    “王雄!”巳无极恼恨的看着远处王雄。

    却看到,王雄从帅台龙椅上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~~~~~~!”王雄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王雄开口,声音通过掌心天眼,调动天道之力,瞬间扩大无数。一声开口,压下了所有人的战斗之声。

    吕先生?

    四大势力之主尽皆露出惊奇之色,这王雄开口喊吕先生干什么?

    而赤练殿广场的巳无极更是敏感,眼睛瞬间一瞪的看向吕杨:“吕杨,是你背叛我?”

    吕先生扭头看了眼巳无极,露出一丝苦涩:“圣主,在你眼里,我就是这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那他为何呼喊你的名字!”巳无极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圣主,你若不信我,我也没办法!”吕先生摇了摇头,露出一丝失望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哼!”巳无极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显然,巳无极也知道,吕杨不可能背叛自己。只是此刻一切都被王雄比下去,巳无极心中恼恨罢了。

    “王雄!”吕先生阴沉着脸,看向大阵之外。

    外界看不清里面,但,里面能够看得清外界。

    王雄呼喊了自己一声,吕先生虽然不想理会,但,不久前一枚喉海仙丹,让自己终究受恩于王雄。自己当初若是不吃,也就罢了,关键,当时自己的伤势已经刻不容缓了,只能吞下,如今王雄呼喊,自然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只是吕先生心中早已做好打算,王雄若是挟恩望报,自己到时大不了赔他一个宝物,哪怕自己那些宝物见不得人。也总比被要挟的好。

    但,王雄好似根本不记得喉海仙丹一事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,今次在下率军前来,一方面是为了报家母之仇,另一方面,就是前来邀请先生,可否屈就我东方国?在下不敢奢求太多,只请先生入我东方国三十年,足矣,先生有所要求,王雄定全力以赴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三十年?”远处四大势力之主露出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在凡人看来,三十年很长,可对修行者来说,三十年长吗?三十年可谓是瞬息而过。有的仙人,闭关一次,都不止三十年。甚至有些仙丹,炼一炉丹,也就三十年时间。

    王雄来邀请吕杨入东方国?

    王雄也是从巳心那里了解了一番王雄,知道他不想被约束,所以,没敢提太长时间,因为三十年,在一定情况下,还可以考虑,可如果太久,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休想!”巳无极顿时恼恨的吼叫道。

    巳无极对王雄恨之入骨,眼前王雄将自己一切毁于一旦了,还想挖自己墙角?巳无极自然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通过大阵的传音,巳无极的声音也轰传而出。

    王雄站在帅台之上,透着那白雾缭绕的大阵露出一丝冷笑:“巳无极,呵,你也休怪孤咄咄逼人,当初,你与生丹圣域勾结,出兵东方封地,阴谋害死了我母亲!虽然你只是一个帮凶,但,你当初既然做了,自然要想到有一日,会有人来报仇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巳无极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王雄不理会巳无极,再度开口道:“吕先生,我知道你不受束缚,但,天下之大,最少是我,最看重先生!先生之才,正是我东方王府急缺,三十年,不会耽搁先生太久!”

    吕先生盯着远处的王雄,沉声道:“王雄,你是看重我手中这阵法了吧?”

    一百零八天神大阵,这是吕先生展露出来最强大的实力。不说王雄,四大势力之主也早已垂涎。

    “呵,别人都说吕先生最厉害的是这阵法,在下可非如此肤浅,我东方王府看重的,是先生你这个人,这阵法,在我东方王府眼里,根本不值一提!”王雄开口叫道。

    不值一提?四方四大势力之主一脸不屑,你骗鬼呢?

    这阵法,一百零八阵神,那可是相当于一百零八人仙啊,一百多人仙啊,就是地仙也受不了啊。更何况,这阵法若是有灵石,或许能变的更强,若有此阵作为守城大阵,可胜过一切啊。

    “根本不值一提?”吕先生也是眼中一恼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在我东方王府面前,这阵法不值一提,只有先生,才是我东方王府最看重的人才!”王雄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这阵法,怎么就不值你一提了?东方王,你有能耐,要不来破一破我之大阵?”吕先生眼中闪过一股不服气道。

    “破阵?呵,若是我能破开,先生可愿答应在下请求?入我东方王府三十年?”王雄郑重无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破阵?那王雄要破阵?”四大势力之主惊讶道。

    而吕先生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来啊!你有本事来破啊!”巳无极却是狰狞的吼道。

    在巳无极眼里,只要王雄踏入其中,一百零八阵神,就能瞬间要他命,不怕王雄破阵,就怕他不敢进来。

    巳无极恨不得代吕先生答应,将王雄骗入大阵。

    吕先生皱眉的看了眼巳无极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,巳无极的话,是代你答应了?那我东方王府,就要破阵了!”王雄再度一声大喝道。

    答应?

    巳无极想答应,可吕先生怎么可能答应?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答应,不过,东方王,你未免也太自信了,你能破我这大阵?”吕先生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东方王府看来,一切易如反掌,先生可要我动手了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动手吧,哼,我就不信,你能破开我之大阵!”吕先生冷声道。

    吕先生自信,就算那地仙虎贲入阵,自己也能利用大阵将其留下。何况王雄?

    “破阵的不是我,是我东方王府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府?”吕先生眉头微皱,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巳无极却急了:“哈哈哈,王雄,光说算得了什么?有能耐,你来啊,你不是要报仇吗?你入阵啊,本圣主就在这里,你来杀啊!”

    巳无极声嘶力竭的喊着,张狂的挤兑王雄,让王雄入阵,让王雄来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呲!”

    陡然,一柄长剑,从巳无极胸膛而出。剑刃上还滴着鲜血,却是不知何时,巳无极身后多出了一个黑袍身影。

    却是不知何时,冥王悄无声息的站到了巳无极的身后,这一剑,来的无比及时,在巳无极让王雄来杀的时候,这一剑就洞穿了自己。

    忽来的变化,让不远处的吕先生也瞪大了眼睛:“冥王?原来,原来是你和王雄,里应外合?你是奸细?”

    “冥王,你,你,你…………!”巳无极艰难的扭过头来,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冥王那面无表情的脸,还有那干净利落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,大阵你就不要想了,王雄刚才说了,在我东方王府面前,你这大阵算得了什么?另外几个旗帅,已经被我斩杀,你大阵,已经紊乱,破灭在即!”冥王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吕先生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,巳无极!呵,本来王雄说他要杀的,但,我和他聊了好久,他将这次机会让给了我!”冥王目露冰寒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是你!”巳无极露出一股不信、不甘之色。

    “因为,你害死了我姐姐!”冥王语气中带着一股颤抖的愤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