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六十八章 绝交
    王雄从地宫爬出来的那一刻,四周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喵呜!”叶赫赤赤兴奋的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最激动的还是周天音,顿时含着泪扑在了赤赤的前面,一把抱住了王雄。

    周天音哭的很大声,同样也笑的很大声。这一刻,将赤赤都挡在了身后,这一刻,连一点矜持都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周共工露出大笑之色,赤赤发出恼怒的哼哼之声。

    巨光战帅长呼口气。

    巨楼也露出由衷的祝福。

    “匡!”

    巨楼将地宫入口关了起来,内部不再有红风卷出了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小子,命还真大啊!被那么多肉须卷进去了,还能活着出来?不枉我女儿对你一番痴心。”周共工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对不起,对不起!”周天音抱着王雄,哭的好激动。

    一种失而复得,让周天音感觉,除了王雄,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这个,这个送给你!”王雄露出一丝虚弱道。

    周天音微微一怔,一旁其他人也露出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却看到,王雄用那好似被浓酸腐蚀过的左手,取出一个金光灿灿的宝物。

    鲜血还在王雄手臂上流淌,但,王雄脸上却洋溢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金灵芝?这是丹芝子的金灵芝,是给我姐治眼睛的?”周池忽然惊喜道。

    而周天音看着那金灵芝,却忽然怔住了,整个人都呆了一般。

    周天音这一刻,终于明白,王雄刚才明明已经逃出来了,为何不顾危险的冲回肉山了,王雄是看到了丹芝子被困于肉卵之中,王雄为了自己的眼睛,不顾生死,去取这枚金灵芝了。

    当时,自己还在笑着王雄找死!

    “呜呜!”周天音忽然捂着嘴巴,鼻头无比酸涩,眼中泪水狂涌。

    “拿去吧!”王雄将金灵芝塞到周天音手中,身形一个踉跄,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可此刻,周天音却没有去扶,而是陷入了深深的愧疚之中,眼中泪水不断,整个人看着王雄,都有些瑟瑟发抖一般。

    周共工好似猜到了经过,顿时上来说道:“丫头,王雄重伤在身,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给王雄治疗!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!”周天音红着眼睛,想要上前去扶王雄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身上的大部分伤势,都还在可控范围,最重的伤,是胸口一枚冷箭,差一点,就断了我的心脉,将它抽出来就好!”王雄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冷箭!”一旁巨光战帅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王雄救爹的时候,不知道谁躲在暗处放冷箭,几次差点受伤,应该是有人躲着偷袭我们!”巨楼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关在地宫中了,不管是谁,都不会有好下场的!”周池也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喵呜!”赤赤也焦急无比。

    “帮我用剑,将胸口这块肉剔开,我要将它拔出来!”王雄翻手取出一柄长剑,递给周天音,面露痛苦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!”周天音抓着长剑,手中一直发抖。

    “快啊,这冷箭,好冷!”王雄痛苦道。

    周天音眼中充满了痛苦,因为,那冷箭,就是自己的冰凰翎,是自己射杀的啊。是自己放的冷箭。

    “快啊!”王雄叫道。

    周共工好像发现了不对,顿时要上前帮忙,瞬间还要销毁那冷箭一般。

    “啪!”王雄自己握住了面前剑刃,轻轻对着胸口一划。

    王雄等不及了,自己划开了胸膛肌肉,本来就血肉模糊的身上,再度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胸膛划开,顿时露出内部一个白色冷箭。

    王雄虚弱的自己将其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雄,快给我,先别管这冷箭了,疗伤要紧!”周共工顿时上前,想要抢过白色冷箭。

    但,王雄抓着白色冷箭,却忽然间整个人定住了。

    胸膛鲜血直流也不在乎了,王雄躲开周共工的手,盯着手中的白色冷箭,忽然眼皮一挑。

    周天音露出惊恐之色。一旁周共工马上按在周天音肩膀之上,似让她不要急,王雄或许根本不认识。

    可,王雄会不认识吗?前世帝君,就曾经用过这东西。

    “冰凰翎?”王雄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继而瞪大眼睛,一脸不敢相信的看向周天音。

    “王雄,什么冰凰翎啊,你快疗伤吧?”周共工焦急道。

    王雄却盯着周天音:“冰凰翎,只有修炼凤薨寡凰图的人,才能凝聚而出。凤薨寡凰图?天音,你修炼的,是不是凤薨寡凰图?”

    王雄盯着周天音的眼中布满了血丝,眼中闪过一股不信。

    周天音鼻头酸涩。眼中通红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别血口喷人,又不是只有天音才会这功法!”周共工顿时焦急道。

    可王雄根本没有理会周共工,而是盯着周天音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太心急了,我还没发现,原来,你的眼睛,已经好了?呵,看来是不需要金灵芝了,是我,是我太自作多情了!”王雄盯着周天音,眼中微微湿润,声音中透着一股凄凉。

    这一刻,巨楼、巨光就算反应再迟顿,也猜到了缘由。

    “那个对我们放冷箭,差点害死王雄的,是,是,是你?”巨楼瞪眼惊诧的看向周天音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是我姐!”周池也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姐姐呢?姐姐怎么会要杀姐夫呢?

    周天音眼中泪如雨下。却不辩解。如此一来,是周天音的刺杀更是坐实了。

    王雄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:“凤薨寡凰图!两种人修炼最好,一种是没有感情的人,一种是死了爱人的人。为了这功法,你还真的对我动手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!”周天音慌乱不已,难受不已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听我说,天音是被雪姬控制了!她身不由己!”周共工马上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别糊弄我,凤薨寡凰图,我比你清楚!控制?被控制,和主动杀我,效果是不一样的!雪姬不可能控制她,只会引导她罢了,她心里若没有对我的杀机,就算情感被封了,也不可能对我动手。”王雄顿时红着眼睛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周共工顿时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周天音却是捂着鼻子,整个人都在抽泣。

    看着周天音的哭泣,王雄露出一丝惨笑。

    “好了,周天音,你也不要在我面前哭了!以后,你走你的路,我过我的桥,我们以后,也不要再见面了!”王雄咳了一口血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周天音情绪似乎有些崩溃。

    调头,周天音痛苦无比的跑了,这一刻,周天音感觉没脸再见王雄了。一股悲伤,一股疼痛。好似万箭穿心一般难受,周天音向着城外扑去。

    “丫头!”周共工焦急的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姐!”周池也焦急的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天音一边跑,一边哭,难受、痛苦、委屈、后悔、悲痛情绪夹杂,其眉心变的炙亮无比。

    周共工、周池追去的同时,不远处也冒出了一个似虚似实的雪姬投影。

    雪姬冷冷的看了眼王雄:“小子,你命还真大!哼!”

    一声冷哼,雪姬也不管王雄了,而是追向周天音。

    看着周天音眉心的光芒,雪姬瞪大眼睛:“这股悲意,能将天音推上天仙不成?”

    雪姬震惊中带着一丝狂喜。

    而地宫入口之处。

    王雄看着周天音离去的背影,眼中闪过一丝不忍,但,更多的是一股失望。

    “呵,前世帝君,就因为修行这功法,才不染一丝情感。因为帝君也不想伤害我,可……!”王雄看着面前的那冰凰翎,露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刚才,还真是险啊,差一点点,自己就死在地宫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“王雄,你怎么样?”巨光战帅有些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要疗伤一会!帮我找个静室!”王雄看向巨楼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,有,跟我来!”巨楼顿时引着王雄在虎王城的一间静室休息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今,群雄尽灭,虎王城也难得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静室之内。王雄盘膝而坐,吞服了一些疗伤丹药,就开始疗伤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地宫,的确险之又险。

    先前,冰凰翎刺入胸膛,更炸开了身上的断肉须,万千肉须向着自己涌来,王雄就知道要糟了。

    滚滚肉须缠绕身体,顿时,滚滚粘液涌入王雄身体,粘液有着麻痹的作用。麻痹是一种毒素,入了体内,自然有太极阴阳图炼化分解。

    但,粘液太多了,麻痹的毒素中,还有着一股腐蚀的作用啊,若不是修炼真龙图,肉身强横无比了,王雄此刻已经被腐蚀化了。

    也是真龙图强横,所以王雄才能坚持一会,全身被腐蚀的瞬间皮开肉绽,鲜血直流,一些腐蚀之力,更是透入骨头而去。

    虽然勉强能挡一会,但,被这样包裹,早晚被腐蚀的骨头渣都不剩的啊。肉须力量也恐怖,要知道,天仙巨光都挡不了,何况王雄的力量?

    王雄唯一能做的,只有全力催动天顶轮。

    这是肉山是虎帅的天顶轮。王雄也有自己的天顶轮啊。太极阴阳图,可是世间最顶级的天顶轮。

    以天顶轮对天顶轮。若说质量等级,肯定太极阴阳图厉害,但,太极阴阳图才修炼,数量上太小了。

    王雄催动之下,只是将太极阴阳图离体一点点,只有拳头大小。

    太极阴阳图快速分解肉须,顿时,一些肉须被分解断肢了,如此一来肉须非但没有减少,越来越多的肉须涌来,越来越多的粘液要将王雄腐蚀。

    王雄顿时脸色一变,只能腐蚀肉山。

    一边用太极阴阳图分解肉山,一边向着肉山里面钻。

    虎帅的天顶轮中,也有着庞大的力量,这一分解,滚滚力量被化作王雄真元涌入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王雄丹田的血龙也在壮大之中。没多久,真元就到了四千滴之多。

    “轰!”王雄体表鼓荡一股气流。

    “武圣境第三重?”王雄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修为增加了?要是逃不出去,修为增加再多又有何用?这腐蚀的粘稠液,可是要将自己腐蚀的连骨头渣都不剩的啊。

    王雄催动下,拳头大小的太极阴阳图带着王雄钻入肉山内部,后面的肉须紧追不舍,但,王雄为了活命,也拼命的向着肉山挤。

    不敢多停留,因为粘稠液腐蚀的全身痛苦无比,肉山之中,也有很多粘稠液。

    王雄不断在肉山里钻啊钻,修为也在不断突破。

    “八千滴真元,武圣第四重?”

    “一万六千滴真元,武圣第五重!”

    “三万两千滴真元,武圣第六重!”

    “六万四千滴真元,武圣第七重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在修为冲击到武圣第七重的时候,王雄终于从肉山的侧面钻了出来,但,全身已经被腐蚀的血肉模糊了。

    不敢停留,因为王雄已经看到那肉须又缠绕过来了。

    快速,王雄向着不远处的藤蔓索道扑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肉须冲击下,藤蔓隧道轰然断开,好在,藤蔓的根系在地宫入口处,王雄一控制,根系处猛地一用力拉,瞬间将王雄拉飞向入口处。直到入口处,王雄才安全。

    可王雄,怎么也没想到,害自己的人,居然是周天音?

    原谅?怎么可能!

    若非《太极阴阳图》和《真龙图》,自己已经被腐蚀的连骨头渣也不剩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王雄失望透顶,才会说出要和周天音绝交的原因。

    武圣第七重!滚滚力量涌入肉身,加上丹药的滋补下,当天,王雄皮肤上的伤口就全部结痂了,三天后,痂全部脱落,露出王雄完好的肌肤。

    伤势基本恢复了,王雄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裳,这才走出静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