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六十四章 演戏
    虎王城!

    狂风大作,一时间飞沙走石,天昏地暗。内部喧嚣冲天,似乎有惊世大战在暴风中碰撞一般。

    此刻,远处一朵白云之上,站着约三百之人,各个周身环绕着道道仙气,为首一个,正是丹芝子。

    一行人远远的就看到了虎王城大战,一个个瞪大眼睛,飞落城东一座山峰之巅。众仙人刚落下云头,就有其安排的细作前来参拜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周共工?”一个魔君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虎王城?镇天阴煞阵?里面还真是一片天昏地暗啊,那和周共工战斗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巨光战帅?虎族能和周共工战斗的,又能有谁?”

    “巨光战帅看来也不是周共工对手,还要调动镇天阴煞阵?”

    “我看,这镇天阴煞阵,才是徒有虚名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丹芝子一行仙人瞪眼看向天昏地暗的城中。

    镇天阴煞阵,虎族自己的阵法,在虎王城这虎族中心,自然是布置的最为完善了。

    城中狂风大作,一方面保护了普通的虎王城的虎妖和百姓,另一方面却是与周共工战斗之中。

    就听到内部发出一阵阵轰鸣之声。两个人影在空中,掌对掌僵持之中,恐怖的力量,炸的二人体表气浪翻腾,一个人的容貌极为清晰,却是周共工。

    周共工上身*,暴露出那如虬龙般的肌肉,而与他对战的那人,虽然是人形,但,双手却是金毛虎爪,头部半人半虎,让人分不清是谁。

    但,巨光战帅,就是金虎。而且能和周共工对掌僵持的,还能有别人?

    两人身后冒出的力量,已经足够毁天灭地的,看的外界无数人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虎王城中,一个小院落里。

    周天音、周池也在静静的看着天空的战斗,周天音抱着叶赫赤赤。

    “喵呜!”赤赤好似想从周天音怀里挣扎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不要闹了,王雄有正事要做,让我照顾你一段时间,你该听王雄的话!”周天音摸了摸赤赤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喵呜!”赤赤只能不甘不愿的停止挣扎了。

    “姐,和爹战斗的那人,是巨窗?巨光的孙子?他不是才渡过劫,是人仙吗?”周池瞪眼茫然的看向天上。

    “是巨窗,他是巨光战帅的孙子,所以一个品种,都是金虎!他现在半人半虎,你要不事前知道,你能认出他是谁?”周天音看着天上道。

    “可,他只是人仙,这战斗的威力,怎么会如此恐怖?”周池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他战斗了?”周天音翻了翻白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他那一掌打出,虚空气浪滚动,和爹的不相上下啊!”周池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那虚空气浪?是爹帮他完成的!”周天音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是说,他只是比划招式,没有半点威力?天空两种力量碰撞,全是爹一个人演的?”周池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呢?”周天音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可巨窗他……!”

    “巨窗的作用,就是为了让别人将他认可为巨光战帅,而镇天阴煞阵的作用,就是制造暴风,让所有人以为,这里的暴风,大部分是巨窗引动的。毕竟,他现在演的是巨光战帅!”周天音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事前知道,还真以为巨窗就是巨光战帅!”周池震撼道。

    周池震撼,远处山峰的丹芝子一行自然是确定了巨光在与周共工战斗。

    “巨光?利用镇天阴煞阵,威力的确更强了,居然和周共工平分秋色!”丹芝子皱眉道。

    一众仙人纷纷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启禀仙长,这是周共工第三次冲击虎王城了,前几次都无功而返!”潜伏在此的细作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第三次了?”众仙人微微凝重。

    同时,一起看向天昏地暗中的虎王殿。

    “巨光和周共工如此拼命,难道是真的?”魔君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!”丹芝子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却在此刻,虎王城西,也是三百黑袍身影飞落一座山峰之巅。却是神墓山的剑神教仙人,全部抵达了。

    三百多黑袍身影,同样仙气环绕,凶气四射。

    “剑神教的妖人!”丹芝子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众强者一起隔着镇天阴煞阵看向西面山峰之巅。

    十六护法站在山峰之巅,也有自己的细作前来禀报,同时,也冷冷的看向对面山峰之巅的丹芝子。

    “丹芝子他们,果然来了?”十六护法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护法,他们刚来不到半个时辰!”细作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十六护法沉声道。

    继而,那细作将周共工三次硬闯虎王城的事情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还有,护法,这四周好像还有其它势力!”那细作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它势力?”十六护法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那边,看,那边,城南,那山拗口!”那细作指着远处一个山拗口顿时惊叫道。

    十六护法扭头望去,果然看到那里站着二十个黑袍之人,看不清面容,不知是谁。十六护法看过去的时候,那二十个黑袍人好似发现了不对劲,顿时藏入林中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那边还有,快看!”那细作指着北面一个山拗口。

    众人望去,果然,又是一群看不清哪里来的势力,快速藏入林中。

    “这虎王城,看来引来不少势力了!”十六护法顿时凝重道。

    若只有自己和丹芝子两方,还不至于有紧迫感,可如今,四周出现不少不知名的的势力潜伏,不管强不强大,都好似一头头蛰伏的狼,随时上来撕咬一般。

    剑神教众人产生一股紧迫感,对面丹芝子一行同样也发现了很多潜伏的势力,心中紧迫感也更甚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哪来的这么多势力?从哪得来的消息?若非我们运气好,如此大事,居然就错过了!让你们潜伏虎王城,干什么吃的?”一个魔君瞪了眼面前细作。

    那细作也是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而虎王城城南,一群潜伏的黑袍人见到丹芝子望来,快速躲入林中一个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一入山洞,为首一个黑袍人掀开帽子。不是旁人,正是巨门。

    “诸位族老,辛苦了!”巨门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到没事,就装神弄鬼而已,露个面,被他们看到,我们就躲起来,很简单,可这样做,有用吗?”一个族老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做就行了。”巨门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巨门也心中没底,不过,如今只能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虎王殿中。

    王雄、巨楼各自穿了一身黑袍,也能隐约看到外面。

    巨楼咽了咽口水:“丹芝子来了、十六护法也来了!现在他们能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们有太多思考的时间,巨楼,按照我先前说的,你可不要演错了,能不能救你爹,就看这一次了!”王雄盯着巨楼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巨楼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巨楼按照王雄的要求,挥了挥手,虎王殿外,远处一个屋顶之上,谁也没有注意,忽然多了一块碎布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那红色碎布,是被无数狂风卷到那里的,可,对于周共工而言,那就是一个信号。

    看到那信号的瞬间,周共工顿时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巨光,你以为你这镇天阴煞阵很厉害?在我眼里根本不算,看我破你大阵,看你还有什么依仗,天河之水,开!”周共工一手掌贴着‘巨光’手掌,另外一个手掌,顿时猛地一压。

    好似一道天光从天而降,带着一股浩瀚之威,轰然砸在镇天阴煞阵上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四方大地猛地一震,一声巨响,镇天阴煞阵轰然爆炸而开,内部,无数建筑更是瞬间崩碎,特别其中的虎王殿,瞬间爆开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‘巨光’顿时吐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巨光一声大吼,好似要和周共工拼命一般,猛地一用力,周共工顿时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周共工眼睛一瞪,两人轰然在高空对掌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、轰、轰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两人紧贴一起,战斗不断,虚空鼓荡,越战越远,渐渐的,二人战斗到了远处,到了天边,渐渐消失在了所有人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丹芝子、十六护法惊奇的看着两人,打着打着就没了?

    “巨光战帅发疯了?居然爆发那么凶残的力量?和周共工旗鼓相当了?”魔君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哼,他们俩,打他们的!”丹芝子露出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周共工、‘巨光’没了,刚才大爆炸下,虎王殿也炸碎了。内部一切暴露在了所有人前。

    城中百姓,尽皆抱头鼠窜,因为,镇天阴煞阵虽然破了,但,内部狂风大作,依旧飞沙走石,显然,镇天阴煞阵出了乱子。

    不过,丹芝子、十六护法根本不在乎城中人的死活,而是看向虎王殿废墟中的一个石门口。

    “地宫入口?”魔君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丹芝子,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?”又一个天仙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小心有诈!”丹芝子摇了摇头,极为谨慎。

    对面的十六护法也同样谨慎,并没有因为先前得到的消息,而变得迫不及待。一个个冷眼看着四方形势。

    众人谨慎之际,却看到虎王殿废墟之处,忽然多出一个黑袍身影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?什么时候出现在地宫入口处的?”一个魔君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却看到,那黑袍身影探手一压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好似一股巨大的力量,骤然作用在全城,一瞬间,混乱不堪,风啸四起的虎王城,瞬间狂风全部熄灭了。

    就那凌虚一压,全部混乱止住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他刚才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暴乱的镇天阴煞阵,一掌就抚平了?这最少是天仙修为吧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丹芝子、十六护法尽皆眼中一凝。

    也只有远处折返的周共工、巨窗露出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“演的还真不错,虎族的族老,控制这镇天阴煞阵,还真是精妙啊,要风停,瞬间就停了!”周共工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南方王的演技厉害,刚才,要不是你拖着我,我都以为我天仙了!”巨窗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在这等着!我还有一场戏呢!”周共工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说着,周共工冲天而上,瞬间飞回了虎王城。

    周共工明白,一个莫须有的书信,就想骗丹芝子、十六护法?显然还不够,必须要给他们加点猛料。

    “那地宫,是我南方国的!何人敢抢我战果!”周共工浑身是血,直冲而回。

    丹芝子、十六护法真好奇那黑袍人是谁的时候,周共工气喘吁吁的冲来。连给丹芝子派人去打探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周共工杀了巨光战帅?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那巨光也太不经打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经打,刚才周共工破镇天阴煞阵,巨光肯定也重创了,刚才只是刺激潜能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巨光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逃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周众人惊奇之际,周共工却凶狠的扑到虎王殿废墟之处,怒气冲冲吼着那黑袍人,好似自己忙了半天,有人过来摘桃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黑袍人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,你说什么?”周共工眼中一瞪。

    “天帝宝藏,不是你可以染指的!这是我剑神教之宝!”黑袍人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剑神教?”丹芝子、十六护法尽皆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那虎王殿废墟中的黑袍人是剑神教强者?真的假的?

    特别十六护法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护法,好像,那黑袍人的声音,有点熟悉,好像,好像……!”一个剑神教仙人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熟悉?”十六护法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也就在此刻,周共工面露狰狞,凶悍的一拳,轰然打向那黑袍人。

    一拳之凶猛,似乎能将天地都砸穿了一般,这也是周共工恼羞成怒的状态,这一拳,就是丹芝子、十六护法都不自信能挡下。

    一拳凶猛,毁天灭地,悍然砸向那黑袍人的面门。

    “哼,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却看到黑袍人一声冷哼,周身陡然鼓荡一层血红色的气流,迎向周共工。气流与周共工拳头相撞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一声超级巨响,四周虚空鼓荡出一股滔天风暴,就看到,周共工的拳罡轰然崩碎,继而周共工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噗~~~~~~!”周共工一口鲜血喷出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丹芝子、十六护法也惊诧的看向那黑袍人。

    鼓荡一下力量,就将周共工震飞了,更震的吐血,如此实力,难道是……。

    “离刃?你是真神,离刃!”周共工捂着震裂的拳头,瞪眼惊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