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章 分神大会
    地宫,蛇岛之上!黑山的一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滚滚岩浆环绕蛇岛边缘的青色丹炉,蓝离焰已经投入了大量的灵药,这些灵药,王雄就是在外界购买,也买不到的灵药。

    可蓝离焰却毫不吝啬,全部投入丹炉之中了。

    岩浆海的火焰,滚滚涌入青色丹炉。王雄站在一旁,露出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按照《生生造化经》上记载,这一炉生生造化丹,最少需要三百六十天才行,甚至可能时间更长,但,蓝离焰居然夸下海口,只需要六天?

    王雄露出一丝惊奇。

    就看到,蓝离焰在炼丹之际,忽然用小刀割开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你干什么?”王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别吵!”蓝离焰沉声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专心致志做一件事,整个人的态度都不一样了,不允许任何人打扰。

    就看到,蓝离焰将手腕淌出的鲜血,滴入丹炉之中。一时间,丹炉之中顿时香气狂涌而出。一股股霞光似乎在丹炉中绽放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,这,你这是血炼?用自己的血炼丹?”王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蓝离焰却不理会王雄,继续炼丹之中,等手中淌出最少两碗血后,蓝离焰的全身都一片苍白,才停下滴血。

    蓝离焰一边继续炼丹,王雄在一旁却深深感动。

    蓝离焰是金极道花丹,虽然还没有成熟,但,每日吞吃无数天材地宝,血液里自有无数药力。蓝离焰为了催动生生造化丹早日炼成,不惜损耗自己的精血。

    蓝离焰一边吞吃灵药,一边炼丹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天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蓝离焰再度割开手腕,大量鲜血流入丹炉之中,丹炉中的霞光更甚了。

    王雄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,王雄没在阻止,只是心中记住了蓝离焰此刻的拼命,拳头捏紧,眼中闪过深深感动。

    第三天,继续割腕滴血!

    第四天,继续!

    第五天,蓝离焰整个人都好似瘦下去了一大圈,身形都有些摇摇晃晃了,但,蓝离焰依旧拼命炼丹,王雄上前搀扶都被撵走了。

    第六天,最后一次割腕滴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青色丹炉之中,顿时传来一声滔天巨响,一道道霞光从丹炉冲天而上,滚滚瑞气从丹炉冒出,一股暴戾无比的气息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蓝离焰一个踉跄,差点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!”王雄顿时上前扶好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哈哈,好了,我说六天就六天!”蓝离焰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……!”王雄嘴唇抖了抖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青阳丹炉,里面的丹药还在燃烧,只差最后一步淬火,你投入一个神格碎片,就能自动淬火,丹成!”蓝离焰非常小心的盖好丹炉,将其从岩浆海中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就差最后一步?”王雄看着眼前青色丹炉。

    “我拿了你的九龙丹炉,这青阳丹炉,就放你这,替我好好保管,来日救我的时候,再还给我!”蓝离焰看向王雄道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多谢!”王雄感动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婆婆妈妈了,今天已经六月初六了吧,快点想办法出去!你代表大秦人皇来的生丹圣域,希望你能得到神格碎片。我这青阳丹炉的丹药,最多烧上一个月而已!”蓝离焰沉声道。

    王雄看了看蓝离焰,也终于明白,蓝离焰为何拼命要在六天内炼出这炉丹了。这也是为了自己,不顾一切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雄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没有再说多余的话,一切,王雄都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比你爹要爽快的多,哈哈,拿去吧!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翻手一收,将青阳丹炉收入储物戒指。

    “巳心,我们出去!”王雄对远处修炼中的巳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巳心应声道。

    三人结伴,并没有翻越黑山,而是从白巳毒谷这个入口出去了。因为那里,巳心的笛子,可以打开石门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地宫,蛇岛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刑老鬼全身泛着紫色,整整守候了七天。这七天,非但没能解毒,还让身上的毒性更加剧烈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王雄不想出去了?到现在还不回来?难道将蓝离焰吃了?”

    “都等几天了,还不出来?难道不想出去了,再这样下去,我都要被毒死了!”

    刑老鬼郁闷的看着那黑山。

    这几天,刑老鬼也去闯过黑山,可到了山顶,那滚滚毒雾让刑老鬼瞬间毒发而逃,毒性太猛了,就连周身的罡气都受不了,想要用法宝的,但,法宝在这毒素下都在腐蚀,哪里受得了?

    刑老鬼郁闷的等了七天,不死心的继续等着,要等到王雄回来,偷袭王雄,要让王雄死!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毒王峰,白巳毒谷!

    在刑老鬼还在等候之际,王雄三人已经踏出了地宫,回到了的白巳毒谷。

    白巳毒谷的石门,六天前就关上了,此刻,忽然打开,滚滚毒蛇再度冒了出来,让看守四周的弟子顿时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白巳毒谷毒蛇又冒出来了,快来人啊!”

    “师尊去主峰参加分神大会了,这下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通知师尊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毒王峰弟子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毒王峰弟子看到了三个身影从白巳毒谷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众毒王峰弟子相继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“王雄?王雄怎么从白巳毒谷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圣女?是圣女?”

    “快,快通知师尊,圣女回来了,圣女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圣女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毒王峰,顿时传来一声声激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此刻。在生丹圣山的主峰,生生造化殿门口。

    此刻,正有着一群宝座,宝座之上,坐着一群绝世强者,为首的两人,分别是丹神子和一身黑袍的真神,四周还坐着来自天下各处的势力之主,这其中,就包括大秦人国的苏定方、姜尚。还有一群其它势力的强者。还有生丹圣域的诸脉脉主。再外围,却是普通强者站立。

    此刻,在一众强者面前广场之上,正在进行着的战斗。

    一头毒龙,对战一个白衣仙人,轰然对决,烟尘四起,只是,大地好似因为阵法加固,毒龙和仙人的战斗并没有造成太大的破坏罢了。

    一群强者正在观战。各个看的极为投入,而一众脉主却各个心情很糟糕,时不时的看向刑狱峰方向,好似期待着那里被群仙守护的石门打开一般。

    可惜,一众脉主终究无法如愿,只能郁闷的坐在这里看着毒龙巳无极和仙人战斗。

    却在此刻,陡然,毒王峰传来一声惊喜的欢呼。

    “师尊,圣女回来了,圣女回来了!”一声惊呼从远处毒王峰传来。

    “圣女?”广场之上,一众强者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啦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四十六脉脉主,瞬间全部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那整齐的忽然暴起,看的各方势力之主顿时眉头一挑,惊讶的看向生丹圣域诸多脉主。

    真神微微疑惑,苏定方、姜尚也露出好奇之色。各势力之主尽皆不解。

    “谁在毒王峰喧哗!”丹神子有些不喜的冷声道。

    一声冷喝,传向毒王峰。

    “教主,圣女在这里!”远处传来一声呼喊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圣女?”一众脉主顿时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教主,在下失礼了!”

    “教主,在下去去就来!”

    “教主,我马上回来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脉主顿时无比急切,纷纷告退,甚至一些心急的脉主,连告退都不说,顿时向着毒王峰冲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顿时,一个个飞行法宝,一只只仙鹤直冲毒王峰。四十六脉脉主都有些发疯了一般,看的四方势力一阵愕然。

    就连真神也疑惑的看向丹神子。

    丹神子脸色阴沉,显然,一众脉主让自己丢人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四方势力强者好奇的看向毒王峰方向,就连面前巳无极与一个仙人的战斗,都没人在乎了一般。

    分神大会到了最后阶段,原本以为没有多大事情了,却不想,这一刻出现了异样。

    很快,远处一众脉主拥簇着三个身影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圣女还活着,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教主,圣女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刑老鬼那个混蛋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原来刑狱峰的天牢和毒王峰的白巳毒谷,是相通的?原来如此,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众脉主兴奋的大笑之中。

    很快,王雄、巳心、蓝离焰就带到了生生造化殿广场。

    四方势力一阵好奇,而蓝离焰见到丹神子,也恭敬一礼:“拜见教主!”

    众脉主刚才失礼离去,此刻自然要前来赔礼,看到蓝离焰后,各个欣喜若狂,对于蓝离焰的虚弱,也看在眼里,不过,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将蓝离焰带到丹神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很虚弱?”丹神子疑惑的看向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刑脉主,要吃……,不,要害死我!我差点就死了,若不是王雄抢回那枚‘生生造化丹’给我吃了!我已经死了!”蓝离焰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混蛋刑老鬼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不出来?出来我要他好看!”

    “刑老鬼找死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脉主顿时愤怒无比,个个眼中充满了怒火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众脉主关心蓝离焰,岂不知,众脉主是恼恨差点就吃不到蓝离焰了。

    丹神子顿时抓住蓝离焰的脉搏,仔细感应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的这条手臂,应该是刚长出来的,体内骨头全部碎过,经脉全部寸断过,这是生生造化丹的生机救了你,只是,气血有些亏空,有些虚弱,没事,疗养一段时间,多吃一些灵药,能够很快恢复的!”丹神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,只可惜了那枚生生造化丹!”蓝离焰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圣女,你能活过来,比一切都重要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生生造化丹没了就没了,你还活着就好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万幸啊!”

    “还亏了那枚生生造化丹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除了丹神子惋惜那枚生生造化丹没了,无法研究。其它所有脉主都是长嘘口气,一点也不心疼生生造化丹。

    众脉主心疼的是金极道花丹,只要蓝离焰活着,其它一切都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是!”蓝离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没人会怪罪王雄了,也不会追究那枚生生造化丹了。

    王雄盯着丹神子,此刻拳头是死死捏紧的。因为王雄知道,就是丹神子吃了自己的父亲,杀父之仇啊,王雄眼睛有些通红,恨不得立刻就上去将其撕了,就好像前世那般。

    可王雄明白,现在上去,非但杀不了丹神子,还会让自己连仇都没机会报了。

    忍住,忍住!

    王雄的牙龈都要咬出血了,虽然一腔怒火,但,这一刻,必须忍。

    王雄强行挪开目光,不看丹神子,看向一众坐在宝座上上的强者们。

    这些是来自四方的势力之主,来自四方的强者。有百名之多。除了百名坐在宝座上的人,还有数千连坐都没资格的强者,站在远处。王雄并不认得所有人。但,其中几个身影,还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丹神子一旁,一直静静坐着的那黑袍人,让王雄有种无比熟悉的感觉。此人和丹神子平起平坐,甚至坐在丹神子左边,为上宾。

    真神,巫元尊?

    王雄瞬间猜到了,这气息没错,当初册封自己为东方王的巫元尊?

    “东方王,王雄,见过真神!”王雄对着巫元尊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巫元尊周身气息并不强,但,却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度。虽然看不清帽檐里面的面孔,但,王雄能感受到其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嗯!”真神只是轻轻嗯了一声,显然没将王雄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一旁巳心随着王雄一起行礼。

    礼过真神,王雄也看向另外两个熟人,准确的说,应该三个熟人。

    那是三个宝座,其中两个之上,分别坐着紫袍太武王,苏定方!金袍北方王,姜尚!

    苏定方看到王雄,脸是板着的,甚至还冷冷的哼了一声,毕竟,苏定方眼里,女儿重创身危,王雄有不可推卸责任。不过,看王雄目光,还是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姜尚看向王雄,目光却是还算和善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苏定方、姜尚都知道王雄没有生生造化丹,这些天也打探到丹仙城的消息,王雄居然闹出如此大的动静,二人也猜到了王雄目的,其实对王雄这次行为,还是极为赞叹的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宝座之上,是一个蓝龙袍男子,男子极为魁梧,虽然穿着蓝袍,但,依旧能感受到那衣服里虬劲的肌肉块,男子一头长发,扎着辫子,面容一看,就是一个中年硬汉的模样,但,看向王雄的眼神,却有着一股惊奇,朝着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雄看过他的画像,蓝袍男子不是旁人,正是大秦人国,周天音的父亲,南方王,周共工!

    大秦来了三王。

    太武王,苏定方!

    北方王,姜尚!

    南方王,周共工!

    加上王雄,就是四王前来了。

    “见过太武王、北方王、南方王!”王雄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“哼!”苏定方一声冷哼!

    “东方王,别来无恙!”姜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王雄?还真是多年不见,你都长这么大了!”周共工也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三位,孤这几天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,不知这分神大会开到什么情况了?神格碎片,可还有了?”王雄看向三人,无比郑重道。

    苏定方没有理会王雄,周共工笑了笑,准备开口,一旁姜尚却先开口了:“那残破神格,刚刚已经由真神主持分割了,我等参与围剿大量剑神教余孽的人,都各自分了一片,剩下少许,再有各小势力之主相争,你来的的确太迟了,大部分神格碎片都被分掉了,还剩下最后一片,恐怕,马上也要有结果了!”

    “还剩下最后一片了?分出结果?”王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不还在战斗吗?巳无极,和九个有资格的仙人相争,这是最后一个和他争斗的仙人了,他们两人要是能分出胜负,最后一片神格,将会被分给获胜者!”周共工指着不远处广场上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与巳无极战斗的仙人,被轰然砸入大地。

    巳无极化身毒龙,周身已经有多处伤口了,但,毒龙此刻却亢奋无比,毒龙一脚踩在那仙人胸膛,让其无法起身。

    “真神,看来是在下赢了,还请真神赐下最后一片神格碎片!”巳无极浑身浴血,带着一股兴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