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十七章 生生造化经
    地宫!

    刑老鬼一掌向着王雄打来,这一掌,带出了滔天愤怒。

    刑老鬼也不是蠢笨之人,只是先前王雄的一套说辞太过惊世骇俗,加上巨大的利益诱惑,加上一群愚蠢弟子的蛊惑,刑老鬼才会上当,刚刚生生造化丹钻入地下的瞬间,刑老鬼就发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生机?生生造化丹提供生机,那也不可能无止境的啊,不说以前怎么没有人发现这规律,就算有,生生造化丹也不是天道,哪来的无尽生机提供给灵药,那只能是王雄说谎。

    王雄说谎,那生生造化丹肯定被王雄偷去了。

    一瞬间,刑老鬼气的要吐血。先前在外面被王雄摆了一道,如今又被骗?再大的气度也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一掌带出了滔天之威,可铺天盖地的毒蛇也瞬间将所有人淹没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大量毒蛇瞬间扑咬到刑老鬼身上,刑老鬼周身罡气绽放,但,这些毒蛇的毒性,居然能破开罡气一般,瞬间咬在了刑老鬼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王雄刚才已经很小心了,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,带着巳心、蓝离焰向着后方退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毒蛇,好重的毒性啊,我,我!”

    “师尊,我中毒了,全身麻痹,动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刑狱峰弟子惊叫道。

    最先前来的毒蛇,都是最靠近黑山的毒蛇,越靠近黑山,毒性越是猛烈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毒老祖实力比刑老鬼更强,更是修炼的毒功,也无法靠近黑山,可见黑蛇毒性的猛烈。

    剧毒瞬间窜入一众仙人体内。瞬间,大量刑狱峰弟子麻痹的无法动弹了。

    就连刑老鬼,被两条毒蛇咬到,也是瞬间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但,滔天怨气,让刑老鬼即便中毒,也不改那股怨怒,睚眦俱裂的冲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!”王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四周毒蛇快速扑来。但,终究大蛇群还有一些距离。

    巳心探手一挥,贴身的那群剧毒蛇也瞬间咬向刑老鬼。

    “灭!”刑老鬼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扑向刑老鬼的毒蛇瞬间炸开,鲜血四溅,但,还是有一条毒蛇咬在了刑老鬼脸上。刑老鬼顿时面部发紫,但,掌力不减,直冲王雄而来。

    “藤海!”

    大量藤蔓瞬间挡在王雄面前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刑老鬼可是地仙,掌力冲天,藤蔓瞬间炸开,根本拦不住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敢骗我,你找死,找死!”刑老鬼狰狞的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掌力太快,瞬间到了王雄面前。

    可就在王雄焦急中准备硬抗的时候,陡然一个红衣身影挡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~~~~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挡在王雄身前的蓝离焰身体忽然炸开无数,鲜血四溅,碎骨、碎肉都炸开了无数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!”王雄脸色一变,一把抱住口吐鲜血、奄奄一息的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这一刻,铺天盖地的毒蛇彻底全部到了,瞬间将刑老鬼包围了。

    “王雄,我要你死!”刑老鬼见一掌没有见效,还要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滴!”巳心笛音不断。

    滚滚毒蛇,瞬间将刑老鬼彻底淹没其中。

    “走!”王雄顿时露出一丝恨色。

    巳心一边操纵无数毒蛇攻击刑老鬼等人,一边化为一条毒蛇,驮着王雄、重创的蓝离焰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,站住!”刑老鬼咆哮的炸碎无数毒蛇,拼命追赶。

    但,毒蛇实在太多了,前仆后继,毒烟无数,毒性猛烈。仙人罡气?没用,毒烟一样能腐蚀。

    一口一口咬在刑老鬼身上,拖着刑老鬼,冲击着刑老鬼,很快,刑老鬼就被万蛇淹没了。

    “上山,先去黑山另一边!”王雄叫道。

    巳心快速驮着王雄冲上黑山。

    黑山的上方,浮着一层五彩斑斓的毒雾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些毒雾,针对非蛇类的剧毒,毒蛇通过无碍,可别人恐怕……,你和圣女会不会……!”巳心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孤没事!闯过去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巳心带着二人快速闯过去。

    一入毒雾去,顿时滚滚毒雾涌入体内,这毒素很诡异,只要沾染神经,就能瞬间麻痹全身了,毒性的确猛烈无比,但,太极阴阳轮也足够强横。在毒素触碰神经的瞬间,就被炼化分解了。而蓝离焰,王雄手贴在其血淋淋的身上,却是帮她吸毒。一时间,三人快速冲过黑山,快速冲过毒雾云层,到了山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回到了当初巳心接受传承的地方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毒蛇进入了山另一边,可山这边的毒蛇好似没有减少一般,依旧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不过,到了这里,众人相对安全了,最少不要担心刑老鬼追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圣女好像不行了?”巳心化为人形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你控制四周毒蛇,别让它们靠近!”王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巳心顿时站在外围,吹着弟子,控制四周毒蛇。

    王雄抱着血肉模糊的蓝离焰,露出一丝苦涩:“蓝姑姑,你刚才,何必呢?”

    蓝离焰无比虚弱,刑老鬼的一掌太强大了,将她内俯全部炸碎了,骨肉都碎了无数,皮开肉绽,好不狰狞。

    “呵,这是我欠你爹的,当年,全宗商量金极道花丹的时候,选的是我,哪怕我爹是圣主也没用,为了全宗,要牺牲我。可,你爹来了,我爹看到了希望,让你爹代替了我。我虽然想帮他,可根本帮不了,也就是说,你爹代我死了一次!呵呵,我欠你爹的,还不了王洪了,只能还你了,小家伙!反正我早晚都要死。与其被他们吃了,我宁可用我的死,救你一命!”蓝离焰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的死,不能怪你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趁我还活着,还有一口气,吃了我,快,吃了我,我宁可被你吃掉!”蓝离焰虚弱无比道。

    吃?吃人?

    “不,蓝姑姑,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?你是我王雄的亲人。我怎么能吃你?还有,你会没事的,你肯定会没事的,我有生生造化丹!”王雄顿时叫道。

    说着,王雄翻手取出一个玉盒,正是刚刚从刑老鬼那抢来的生生造化丹。王雄快速取出生生造化丹,一掀蓝离焰的面具,可惜,面具固定在蓝离焰脸上,无法掀开,只能掀开嘴巴处一个口子,有这个口子,足够了,王雄要将丹药放入蓝离焰口中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不是要生生造化丹救青环郡主吗?就这一枚,你给了圣女,那青环郡主怎么办?”巳心顿时惊叫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巳心也大概猜到了一切。同时,为王雄用假丹钓取真丹而喝彩,可如今,辛辛苦苦得来的真丹,就给蓝离焰吃了?

    “青环吃了轮回丹,还能撑一些时候,蓝姑姑再不吃,就撑不下去了,她是为我才这样的!”王雄语气坚决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生生造化丹喂入了蓝离焰的口中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丹,造化之意,生机勃勃。入了蓝离焰口中的瞬间,一股青光就笼罩的蓝离焰,就看到,蓝离焰身体之上,一些碎肉快速掉落,却是肉眼看得见的快速长出新肉来了。

    就连那被扯断,被刑狱峰弟子瓜分吃掉的断臂处,也诡异的快速生长出一个指头大小的新的细嫩手臂。小手臂慢慢长大,慢慢生长。

    生生造化,生生不息,造化之意,不断修复、生长着完美的身体。

    凡人,任何重创,吃了都能恢复,甚至变得更强,仙人,天仙以下,也可以恢复一切伤势,蓝离焰才人仙,生生造化丹对其作用自然巨大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你觉得怎么样?”王雄盯着蓝离焰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生生造化丹?王雄,你还真舍得啊!”蓝离焰惊讶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舍不舍得的!你现在怎么样了?”王雄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强大的生机在滋养我的身体,我在恢复,应该能彻底恢复,甚至还能更进一步,只是要时间!”蓝离焰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时间没事,只要你能无碍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点了点头,闭起双目,感应生生造化丹的疗伤了。

    王雄发现,蓝离焰不是一时半会能修复的,又看了看黑山背后,王雄眼中闪过一股狰狞。

    翻手,王雄取出巨大的九龙丹炉。父亲的那口丹炉,刚刚从巳无极那赌来了炉身。

    打开炉盖,王雄将蓝离焰小心放入丹炉之中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你先躺在这九龙丹炉里疗伤,我去找刑老鬼报仇!”王雄面露一丝恨色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蓝离焰虚弱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匡!”王雄盖上炉盖。

    将蓝离焰放入丹炉,就是怕四周毒蛇伤害到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巳心,让四周毒蛇保护丹炉,不让任何人靠近!”王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巳心吹着弟子,顿时,无数毒蛇前来,将丹炉围在了中央。

    “走!”王雄一声轻喝。

    王雄带着巳心踏步冲向黑山,向着黑山背面而去。

    刑老鬼作恶多端,刑狱峰弟子生吃蓝离焰的血肉,已然深深触怒了王雄,甚至,刚才那一掌,害的自己又失去了生生造化丹,王雄对刑老鬼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二人马不停蹄的过去报仇了。

    而丹炉之中,蓝离焰一边修养,一边嘴角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!你还真给我报仇去了?呵,有人关心的感觉,还真好!”蓝离焰嘴角露出一丝难得温暖的笑容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蓝离焰的笑容一僵,瞪大了眼睛看向丹炉内部。

    丹炉打开的时候,丹炉盖子、丹炉内部上光滑无比,可,在炉盖盖上炉身之际,这内壁之上,却诡异的出现了隐隐绿色字体。

    蓝离焰瞪大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,以为自己眼花了,探手一推炉盖。

    炉盖斜出一丝缝隙,丹炉内壁上的字体瞬间消失了,蓝离焰将炉盖再完美盖上,瞬间,那些字体又诡异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这,九龙丹炉里,藏着一篇功法?好巧妙的传承!”蓝离焰目露惊奇道。

    顺着文字的顺序,蓝离焰找到了开头之处,当看到开头几个字的时候,蓝离焰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《生生造化经》?这,这是生丹圣域的镇教至宝,不是失传了吗?居然,居然在这丹炉里?全篇?生生造化经全篇?”蓝离焰看着内壁上的字,整个人都惊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