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二十一章 金极道花丹
    “我爹,是怎么死的!”王雄盯着蓝离焰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瞬间定住了一般。眼中闪过一丝恐慌,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,饱满的胸脯一阵起伏。

    大殿内的气氛忽然变的沉重了起来。王雄也发现了蓝离焰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生丹圣域,蓝姑姑应该对我爹最了解,对他死的经过,也应该最清楚,此次前来,麻烦蓝姑姑告诉我真相!”王雄盯着蓝离焰。

    蓝离焰沉默了一下,整个人都变的严肃了起来,最终深吸口气:“你说你见过王洪残魂?他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爹说,整个生丹圣域都在算计他,特别他的师尊!我爹的残魂,是活着的时候,撕裂下来的,我能看出我爹的绝望,那残魂,被撕裂下来,对其它残魂就不清楚了。我想从蓝姑姑这里,知道具体真相!”王雄盯着蓝离焰说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眼中闪过一股慌张。王雄也不着急,耐心等候之中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蓝离焰才带着一丝苦涩道:“你爹说的没错,他是死在我爹手中!不过,我爹如今也死了。人死灯灭,你还是不要再和生丹圣域有瓜葛了!”

    “不对!没这么简单!”王雄摇了摇头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蓝离焰盯着王雄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今日你不说,来日我也还要打探,我爹死的很蹊跷,我爹到底有什么秘密,让当初的生丹圣地花那么大的精力算计?而我爹一死,没多久,生丹圣地就晋级成了生丹圣域。这应该不是毫无关联的!至于你爹杀死我爹?呵,也没这么简单,因为,大秦人皇来报仇后,生丹圣地还是晋升圣域了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冷光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我今天来,就是为了想要一个真相,请相信我,我现在不会乱来,哪怕看到杀父仇人,我也不会莽撞的冲上去,请蓝姑姑告诉我真相!”王雄对着蓝离焰非常郑重的一礼。

    蓝离焰一时沉默,呼吸依旧急促,胸口起伏不定,虽然没有说话,但王雄看的出来蓝离焰内心的挣扎,甚至,那挣扎之中还有着一股强烈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!”王雄看向蓝离焰再度一拜。

    “呵,呵呵,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!”蓝离焰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今日蓝姑姑不说,来日,我也会查个究竟的!”王雄摇了摇头,眼神坚定道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蓝离焰瘫坐了下来,长长呼了口气:“好吧,你想知道,我就告诉你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蓝姑姑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激动。

    “生丹圣地,昔年全宗算计你爹,呵呵,那是因为,你爹是天生左脉开通者!”蓝离焰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天生左脉开通者?那是纯阳之躯?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苏青环天生右脉开通,是纯阴之躯。而自己的爹,是左脉?

    王雄可是知道,人有三脉,左脉、中脉、右脉,一般人只开了中脉,左脉右脉天生开通的,那可是万中无一啊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也知道这种人的珍贵?呵,生丹圣地,不,昔日,生丹圣域最辉煌的时候,可是有个规矩,只有天生左脉开通者,才能成为教主!”蓝离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生丹圣域还有这个规矩?那我爹如此体质,岂不是以后继承圣主的不二人选?这是好事,为何……!”王雄面露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爹收了王洪为弟子。王洪未来,可能就是生丹圣地中兴之主!”蓝离焰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那为何……!”王雄神色复杂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圣地、圣域的区别吗?”蓝离焰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以天眼定等级,天眼不仅仅是个人的,还是一国的天道凭证,或者一宗的天道凭证。九品、八品、七品天眼,内部都是天道种子,都是道种。这些只能是人国、圣地。可,到了六品天眼的时候,道种开花了。不再是道种,而是道花了。道花的天地凭证又不一样了,对天道的调度力量也产生质的变化!有道花的时候,哪怕只有一朵道花,也是晋级了,‘人国’晋级‘仙庭’!‘圣地’晋级‘圣域!’”王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你还是知道的,就是道花,道花一出,天翻地覆,不仅仅个人实力变强,全宗实力也变强了,有了道花,圣域的发展可以说是一日千里,可以举宗突破!”蓝离焰眼中闪过一股狰狞。

    “这和我爹,有何关系?我爹是天生左脉开通者,圣主人选,未来中兴之主!不应该大加栽培吗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你爹来日辉煌,怎么比得了自己辉煌?”蓝离焰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我生丹圣域,昔日有一篇镇教经书,叫着‘生生造化经’,是生丹圣域立教之本,生生造化丹也是这经书上方法炼制的,是昔年教主的功法,可惜,昔年生丹圣域衰落,这篇经书也失传了,所以生生造化丹也失传了。但,这篇经书中也有些许残篇流传了下来!”蓝离焰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残篇?关于我爹的?”王雄眼中一凝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残篇中有种丹药的炼制方法,名字叫着‘金极道花丹’!”蓝离焰眼中闪过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“金极道花丹?”

    “升仙丹,只能渡过第一重天劫,而金极道花丹,去能帮天仙渡过第二次天劫!而且,其最大的作用,是帮道种开花!你懂我意思吗?”蓝离焰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道种开花?道花?怎么可能,这世上还有这种丹药?”王雄惊讶道。

    就连前世,王雄都没见过如此丹药。道种开花,可不是力量就能突破的,需要感悟,需要功德,需要机缘,需要无数智慧,可,一枚丹药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事实就是如此,生丹圣域,就是这样晋级的!”蓝离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这和我爹有何关系!”王雄好似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王洪,一入生丹圣地,我爹、四十八脉脉主,都看出了他的体质,对他有应必答,对他视如己出,各种灵丹妙药,都给王洪吃,早上,王洪吃的是三千年人参汤,中午,王洪吃的是四千年灵芝,晚上吃的是八千年人形何首乌,夜宵是六千年蟠桃果!你知道吗?生丹圣域的所有天材地宝,都给你爹吃!仙丹?王洪也吃过不少!我爹要求下,四十八脉脉主,不断炼制仙丹给王洪当零食,整个生丹圣地,都围着王洪转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一阵难看,好似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全宗的人,都在炼丹!炼这枚‘金极道花丹’!而这枚仙丹,不是你看到的小球丸,它,就是你爹!”蓝离焰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活丹?他们是用灵药喂养我爹,炼就一枚活丹?金极道花丹?”王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活丹,今生王雄也不是没遇到过,昔日神墓山,王雄救下的小老虎,当时黑斑们就拼命抢夺。言吞了活丹,会有了不起的好处。

    如今,王雄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父亲,被整个生丹圣地也当着一枚丹药来炼,只是这炼丹,没用火罢了。

    各种天材地宝喂养王洪,无数仙人伴随左右,监视左右,就是担心这枚金极道花丹逃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王雄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金极道花丹的药引,就是纯阳之身。指望王洪以后辉煌,不如自己一步到位的辉煌,况且,王洪也有机率无法带着生丹圣地辉煌,与其到时失望,不如将王洪炼成金极道花丹,最少,这是最稳妥的方法,我爹、四十八脉脉主,太希望生丹圣地晋级了!”蓝离焰面露一股恨色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我爹最后,最后是被吃了!”王雄眼中冒出一股血丝。

    王雄想过父亲很多下场,可怎么也没想到,父亲下场居然如此惨烈、悲凉。

    “是!被我爹吃了!”蓝离焰露出一股苦涩。

    蓝离焰劝过自己父亲,可,怎么也劝不了。蓝离焰想要帮王洪,可是,这是与全宗对抗,如何帮?

    王雄眼中全是火焰。这一刻,王雄胸膛起伏的也极为剧烈。

    “谁吃的我爹?”王雄盯着蓝离焰。

    “是我爹!整吞了下去!”蓝离焰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王雄死死盯着蓝离焰,这一刻,王雄有种捏死蓝离焰为父亲报仇的冲动,可王雄的理智不断拦着自己,告诉自己,不关蓝离焰的事情。

    恶狠狠的盯着蓝离焰看了一会,王雄陡然瞳孔一缩:“不对!”

    蓝离焰也有些恐慌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你没对我说实话,你爹都已经死了,生丹圣地,怎么又晋级了?我记得,人皇来给我爹报仇的时候,生丹圣地还未晋级,你爹死后,新的一脉取代你爹,生丹圣地才晋级!”王雄看向蓝离焰。

    蓝离焰眼中闪过一股恐慌,好似不愿意说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告诉我,到底怎么回事?”王雄盯着蓝离焰。

    蓝离焰咬了咬嘴唇,沉默了好一会才道:“其实,我爹吃了王洪,王洪当时没死!”

    “没死?”王雄陡然脸色变。

    “是,所有人都以为王洪死了,大秦人皇也以为王洪死了。我爹也等待炼化金极道花丹,然后举宗突破,可谁也没想到,大秦人皇那么在乎王洪,前来帮王洪报仇了,从生丹圣山之下,一直杀到山上,我爹这一脉弟子,近乎全部杀干净了。”蓝离焰恐惧的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大秦人皇的实力,太凶悍了,谁也拦不住,我爹甚至看出,就算全宗扑上去,也下场惨烈一般,所以,我爹为了保全生丹圣地,让其他四十八脉不要出手,就自己这一脉,给大秦人皇杀了个痛快!当时,大秦人皇杀到了生生造化殿广场,当时我爹是天仙巅峰的修为,我爹想要和人皇拼命,可,依旧不是大秦人皇的对手!”蓝离焰恐怖的回忆道。

    王雄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那一天,杀的天昏地暗,血流成河,大秦人皇杀了无数人,重创了我爹,眼看就要将我爹杀死了。真神来了!”蓝离焰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真神?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是!也就是如今的生丹教主,他叫丹神子,他请来了巫元尊,就是你大秦供奉的真神,也是我生丹圣地供奉的真神,你应该也祭祀过吧?”蓝离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巫元尊!真神!我知道!我当初第一次继承父亲王位的时候,就是请巫元尊真神赐下继承之名的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神劝说,大秦人皇才渐渐消气,当时,我爹已经快死了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!”蓝离焰痛苦的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我爹没死?”王雄盯着蓝离焰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以为王洪死了,而人皇见自己也断了我爹的三脉七窍,我爹也必死无疑了,再在真神劝说下,没有让我爹形神俱灭,只是让我爹自己等死!我爹虽为天仙,但,也命不久矣。在大秦人皇离开之后,我爹吐了!”蓝离焰眼中闪过一股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爹吐了?”王雄眼中一凝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爹将吞下去的金极道花丹吐了出来,也就是你爹,吐了出来,当时,你爹还活着!”蓝离焰有些颤抖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王雄也整个人怒的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然后,丹神子出现了,他当着我的面,吞了抽搐中的王洪,也吞了我爹那待死之身!他说,我爹体内也残留了一点药性,不能浪费,全吃了,全吃了!”蓝离焰恐慌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也就是说,最终将我爹吃了的人,是丹神子!他吞了我爹,渡过了天劫,道种开花!成了生丹圣域的新教主!”王雄捏着拳头,眼中闪过一股血丝。

    蓝离焰露出一丝苦涩。自己父亲若不是贪婪,也不会有此下场!

    活丹?多么造孽的事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