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二十章 蓝离焰
    生丹圣域的圣女!名叫‘蓝离焰’!

    王洪当年拜在生丹圣主门下。而蓝离焰是生丹圣主的女儿。因为大秦人皇的到来,生丹圣主死了!新的一脉继承了主脉,成为新圣主,后来晋级生丹教主,但,或许出于对上代圣主的留恋,让其女儿成了生丹圣域的唯一圣女。

    生丹圣女的地位极为尊崇。四十八脉,大多都有仙人弟子伴随左右,听候调遣。

    圣女的地位,在生丹圣域,不比一众脉主差。

    所到之处,尽是恢宏排场。

    圣女未到,就有一众仙人为其净街开道了。

    当有人来禀报,赤冰子自然第一时间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赤冰子虽然实力强大,掌握丹仙城,可在生丹圣域,地位比之圣女可差远了。

    王雄却回忆着圣女的这些描述,同时心中闪过一股迫切的期待。

    赤冰子踏出了东方行宫。

    王雄也跟着踏出了东方行宫。

    一出东方行宫,就发现外面仙气飘渺,仙雾弥漫,四周百姓全部被赶到了一边,约有五十个仙人,拥簇着中心一个带着金色面具的红衣女子,好似生怕有不长眼的冲撞了她一般。

    女子身形高挑,一根腰带系出了极为纤细的腰身,上下尽皆丰满无比,白嫩光洁的赤脚之上套着两个金色的小环,踏步间,离地三寸,金莲绽放。细长洁白的颈部,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对之容貌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可惜,一个金色的面具遮住了面庞,只有一头青丝随风飘散。

    女子就是生丹圣女,蓝离焰!

    蓝离焰四周,仙人跋扈的为其清理四周,但,百姓却没人露出怨言。因为,蓝离焰身上,好似不断散发着一股迷醉的香气,让人不自觉的有种沉迷的感觉,生不出半点怨怒之心。

    “圣女,你怎么来了?”赤冰子迎了上去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怎么办事的?一枚生生造化丹,到现在还没有回圣山?”蓝离焰一声不耐烦的责备。

    女子隔着面具说话,声音有些变形,但,即便变形,也极为悦耳。

    香气扑鼻,谁也挑不出厌恶之感。

    “我们!”赤冰子苦笑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没有理会赤冰子,而是看向东方行宫大门口。

    一行人拥簇者王雄跨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王雄盯着蓝离焰,蓝离焰也注意到了王雄:“你就是不要命的王雄?”

    赤冰子脸色一变,王雄可不是不吃亏的主,手中有着大秦人皇圣旨,将谁也不放在眼里,圣女呵斥他不要命。他肯定要骂回来的啊,一旦两方冲突,自己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赤冰子刚要劝。

    王雄却是微微一礼:“见过生丹圣女!”

    “呃!”赤冰子到嘴边的话,僵住了。

    王雄这小子,怎么忽然变的如此客气了?这斯文礼貌的王雄,是自己见到的王雄吗?

    “小子,别将生丹圣域的宽容当成了你放肆的筹码!你到底要什么丹药?早点说出来,早早将生生造化丹还回来,否则,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生丹圣女冷声道。

    生丹圣女的语气极为的冲,这一刻,就是生丹弟子都露出茫然之色,圣女怎么变得如此莽撞了?一开口就威胁王雄?王雄那硬骨头,肯定要跟你怼的啊!

    “圣女说的是,不若,圣女入我东方行宫,我们坐下来,好好商量一下,如何兑换,如何?”王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赤冰子:“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这还是自己见过的王雄吗?圣女在威胁你啊,威胁你啊!你一点抵触都没有?还好好商量?你要是愿意商量,我们这几天,用得着这么麻烦吗?

    “圣女,小心点,王雄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,肯定耍什么阴谋!”赤冰子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王雄看了眼赤冰子,冷笑道:“耍阴谋?怎么,我和圣女商谈,用生生造化丹交换什么丹药,你们还想阻拦不成?”

    “呃!”赤冰子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交换?你要是之前肯交换,哪有这么多事?

    “王雄,我找你多少次了,商谈你要交换什么丹药,你不理我,让我们不断浪费时间,奔波在送丹样品的路上。圣女一来,你就换了一副嘴脸,你什么意思!”赤冰子瞪眼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!”王雄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赤冰子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孤早就跟你说了,孤要见生丹教主,你不肯,如今,圣女为生丹圣域的圣选之女,教主不在,可以代表教主。她能代表生丹教主,你呢?你算什么?”王雄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赤冰子一时恼怒无比。

    “好了,简单的事情,被你们弄的这么复杂!”蓝离焰冷声道。

    赤冰子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圣女,请!”王雄一挥手邀请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众生丹仙人一阵茫然,这么简单?

    一个个仙人瞪了眼赤冰子,让你跟王雄交涉,就交涉了这么个结果?你早说圣女来,就迎刃而解,还要费那么多事干什么?

    赤冰子也是郁闷的不知说什么,当初明明是王雄不配合,怪我干什么?可圣女一来,王雄就配合了,赤冰子真想掐死王雄,凭什么?

    王雄引圣女进入东方行宫一个大殿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外面等着!”王雄吩咐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也挥了挥手,让一众仙人在殿外等着。

    众仙人虽然有所不情愿,但,圣女命令,也不得不遵守,众仙人检查了一番大殿,确认没问题,也就守在殿外了。

    王雄带着生丹圣女跨入大殿,探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陡然卷起一阵狂风环绕大殿中央,顿时,风中有着一阵沙尘,遮盖了外面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圣女!”众仙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,孤与圣女说话,只是不想被你们听去罢了!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这是镇天阴煞阵最缩减版,没多大威力,就是风啸声比较大,沙尘众多,隔绝内外的视线和听觉。

    “本尊无碍,耐心等着!”圣女也开口道。

    众仙人皱了皱眉头,最终只能耐心等候了。

    王雄挥挥手,风啸声更大了,外面的人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
    王雄确定外面人听不到了声音,才再度看向蓝离焰。

    蓝离焰也好奇的看向王雄,蓝离焰看的出来,王雄是故意找和自己独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王洪之子,王雄,拜见师姑!”王雄忽然对着蓝离焰深深一礼。

    “哦?”蓝离焰好奇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我见过家父的残魂了,家父残魂跟我交代了,当年是师姑一直帮衬家父,家父才能有时间准备的,因为家父有时间准备,我也才能活下来。家父要我代他感谢师姑!”王雄无比郑重道。

    虽然最终王洪没能自救,但,王雄还是深深感激蓝离焰。

    蓝离焰看了看王雄,又看了看风啸隔绝的殿外,最终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行礼了,也是我父亲害了师兄。我也没能救到他!”蓝离焰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说着,蓝离焰极为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了下来。探手一点面具,面具上露出了蓝离焰的嘴巴。从瓜果盒里,就抓了一把瓜子。眼神中透着一丝好奇的打量王雄。

    此刻的蓝离焰,态度极为随意和蔼,和刚才外面的冷傲、冲动、莽撞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爹是你爹,你是你!王雄在此还要多谢!”王雄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,小家伙,你还挺有趣的?你小时候,我还抱过你,你可还记得?当年,你可是尿了我一身!”蓝离焰嗑着瓜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呃!”王雄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“你不记得了?咯咯咯,跟我文绉绉的干什么?你光屁股的时候,我还给你洗过澡!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来,给姑姑看看,你屁股上的胎记还在不在了?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也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看到王雄这么开心,或许,这些年在生丹圣山压抑的太惨了点,忽然见到能够真心说话的人,顿时变的口无遮拦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雄古怪的看看蓝离焰,这圣洁的圣女,怎么一秒变流氓了?

    “师姑,你……!”王雄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爹都不认我爹为师了,你叫什么师姑?叫姑姑,乖,姑姑给你糖豆子吃!哈哈哈哈!”蓝离焰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:“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“快,叫声姑姑听听,你小时候,让你学了半天都不会。来,叫姑姑!”蓝离焰期待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王雄面色一僵,脸上比较僵硬的喊了一声:“蓝姑姑!”

    “哎,这就对了,哈哈哈!”蓝离焰大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一时哭笑不得,来前,想过很多蓝离焰的性格,该如何相处,但,怎么也没想到,蓝离焰的性格这么不正经啊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在玩火,你知道吗?你才什么修为,你又不是你爹,你拿着生生造化丹,你这不是找死吗?你在凡间待过,你见过光屁股小孩,抱着一个金元宝四处跑,是什么下场?”蓝离焰忽然神色一肃,语重心长的教育道。

    王雄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有这样比喻的吗?谁是光屁股小孩了?

    “生丹圣山上,那些个脉主,耐心是有限的,你以为他们能一直陪着你玩?要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动手了,到时,他们佯装外来者,对你这里一次屠杀,抢夺丹药,你怎么办?大秦人皇的圣旨?有个屁用!他们可以一推干净!”蓝离焰劝道。

    王雄看了看蓝离焰,虽然话糙了点,但,蓝离焰并不是外面看到的那么没脑子。而且,蓝离焰的语气中,透着一股关怀。

    王雄明白,蓝离焰此次前来,不是抢夺生生造化丹,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。

    王雄心中生出一股暖意。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,跟我说啊!生生造化丹,还是不要再拿在手中了,太危险了!”蓝离焰劝道。

    王雄沉默了一下,摇了摇头:“蓝姑姑,此次,对不起,我有自己的目的!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,你怎么就不懂呢!”蓝离焰顿时焦急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蓝姑姑,先不谈生生造化丹,此次前来,我也是有事找你的!”王雄神色一肃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蓝离焰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,是怎么死的!”王雄盯着蓝离焰道。

    蓝离焰瞬间定住了一般。眼中闪过一丝恐慌,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,饱满的胸脯一阵起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