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八章 以势逼人
    赤冰子还没开口,赤澜子却是冷笑道:“自然是带来了,这次,要跟你换生生造化丹的,就是它!”

    赤澜子折扇忽然指向贺剑之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

    贺剑之倒在血泊之中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四周很多排队买门票的人也围了过来。这里有各方势力的代表,谁不想要生生造化丹?

    这几日,陆陆续续生丹圣域的弟子送来丹药,很多势力就已经焦急了,好在王雄谁也没答应,如今,这赤澜子,用一只仙鹤要挟王雄,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“王雄,你可认得,这老鹤是谁?”赤澜子看到王雄眼中怒火,顿时得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孤自然认得!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认得就好,说起来,这老鹤是守着你长大的,那十几年,帮你挡住了最少三次死亡的危机,可是你救命恩人啊!你觉得,这老鹤的命,有多贵,比你那枚生生造化丹如何?”赤澜子露出一丝冷笑道。

    四周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这老鹤还有如此来历?

    “我贺叔的命,自然比生生造化丹要珍贵,珍贵的多!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

    贺剑之拼命摇着头,不想拖累王雄。

    上次是没有办法,上次升仙谷回去后,王雄就想着各种对策了,贺叔一生傲骨,怎么可以给赤澜子这混蛋做奴仆?

    “你知道珍贵就好,现在,我用这老鹤,与你换生生造化丹,你觉得如何?”赤澜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眯眼看向赤澜子。

    “赤澜子仙人,你这是趁人之危了!”

    “赤澜子,你这样做,太不公平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赤澜子仙人,你想强取豪夺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周围观百姓顿时看不过眼了,当然,这些叫嚷的人,大多是各方势力的代表,各方势力也想争夺生生造化丹啊,此丹在王雄手中,众人还能等到拍卖的一天,如今,要是被赤澜子截胡了,就没了啊!

    很多人露出气愤之色。

    “哼,诸位,请注意你们身份,这里是丹仙城,是我生丹圣域!”一旁赤冰子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赤冰子自然看出大部分人的身份,这一刻,自然维护生丹圣域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换不换!”赤澜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换,这老鹤留着也没用了。我现在就断了他的脖子,你信不信?”赤澜子上前一步,逼迫向王雄。

    这一刻,赤澜子也有些担心,担心王雄不肯换贺剑之。因此,手中微动,操纵奴兽环,顿时让贺剑之痛苦的颤抖了起来,就是要逼王雄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王雄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愿意换了?”赤澜子顿时脸上一喜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不可啊,一个老鹤不值得!”

    “东方王,别听他的!”

    “东方王,老鹤算得了什么,别上当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周各大势力的强者顿时急切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不会舍不得生生造化丹吧?”赤澜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王雄却没有理会,而是冷冷的看向赤澜子,冷声道:“赤澜子,你太小看我贺叔了,区区一枚生生造化丹,岂能和我贺叔比?”

    王雄话落,所有人脸色一变,只有赤澜子面露大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同意换了?”赤澜子惊喜道。

    王雄死死盯着赤澜子,露出一丝冷笑:“换?你哪个耳朵听到孤说换了?”

    不换?所有人顿时微微一滞,意外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不肯换,那说这些有什么用?你就是要眼睁睁看着老鹤死!”赤澜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贺叔要是死了,你也得陪葬!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赤澜子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孤刚才说了,区区一枚生生造化丹,怎比得过孤的贺叔?呵呵,你忘记了?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么金贵,你又不肯换!”赤澜子瞪眼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还是没听懂孤的意思,孤说贺叔的身份比较尊贵,尊贵到,你要是敢杀他,你就是与我大秦为敌,不死不休!”王雄眼睛一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死不休,你骗谁呢?就凭你?”赤澜子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大秦人国。现在好叫你知道,贺剑之,为大秦人国东方封地,万鹤侯,为大秦侯爵!为大秦朝廷命官!昔年,孤杀一个大秦侯爵,也被大秦人皇追究了,今日,你敢杀他,你觉得,大秦会放过你吗?”王雄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万鹤侯?哈哈哈,别以为我不知道,大秦人国,八王与人皇共治天下,虽然爵位同等,但,各管各的!大秦人皇会管这一头老鹤的死活?也就你吧!你在乎这老鹤,可对于你,我怕什么?你又算得了什么?你临时封个侯爵,就没人敢动了?你以为,你是谁?”赤澜子不屑道。

    翻手,王雄取出一张圣旨。

    “抱歉,让你失望了,上次从升仙谷回去之后,孤请过大秦人皇了,大秦人皇也答应孤,与孤共同分封贺剑之!”王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赤澜子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王雄一展圣旨,继而念了起来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东方王府,万鹤伯,贺剑之,忠君爱国,为东方王府御敌无数,护新东方王王雄有功,今,朕晋升贺剑之为大秦万鹤侯!以示嘉奖!杀朕朝臣者!虽万千里,必诛!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王雄念出了圣旨的内容。内容一出,四周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王雄捧着圣旨,走到贺剑之面前。

    “贺叔,王雄如今无能,无法用自己的力量救你出窟,但,已经为你请来大秦人皇的一封圣旨!用的是东方封地十座城池质押了!接旨吧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贺剑之顿时抬头惊诧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十座城池?用十座城池质押?

    四周百姓也露出惊诧之色,为了一个老鹤,用十座城池交换?这,这代价也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贺剑之看着圣旨,顿时愧疚的流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贺叔,你别伤心,十座城池只是质押,并不是送给人皇了,只是人皇交代了一件事,我要将这件事帮人皇办妥,这十座城池还是我们的。要是办不好,这十座城池才归大秦人皇所有!”王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贺剑之呜呜呜的哭了起来,用嘴叼住圣旨,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王雄却是扭头看向赤澜子。

    “赤澜子仙人,你要不要看看大秦人皇的圣旨?这可是我大秦人国的万鹤侯!你用奴兽环,囚禁我大秦人国朝廷命官,是否是在向我大秦人国宣战?”王雄瞪眼,踏步走向赤澜子。

    “你!”赤澜子脸色一变,恼羞成怒,一股凶气四射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动孤一下试试,孤此次前来,是代表大秦人皇出使赤练圣地,出使的圣旨,赤冰子已经看过了。孤现在代表的是大秦人皇,你要是敢动孤!你就是向大秦人皇宣战!孤猜想,大秦人皇不介意再来一趟生丹圣山,向生丹教主询问一下,到底是谁,敢冒犯人皇天威!”王雄眼睛一瞪,喝声道。

    一声怒吼,赤澜子不自觉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赤冰子,你可看好了。赤澜子是你带来的,他要是敢放肆,你可要负责的!”王雄看向一旁赤冰子。

    王雄这是防止赤澜子狗急跳墙,因此逼着赤冰子来护着自己。

    本来,赤冰子不想插手的,可王雄一开口,赤冰子脸色就难看了起来。不插手?眼前能不插手吗?

    “还不放了我大秦万鹤侯!”王雄瞪眼间再度对赤澜子一喝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赤澜子吼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,孤现在代表的是大秦人皇,你说什么放肆?”王雄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!”赤澜子顿时脸色狂变。

    大秦人皇,不仅是赤澜子的恶梦,甚至是生丹圣域的恶梦,自己这是要招惹大秦人皇吗?

    “放了大秦万鹤侯!”王雄再度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“放~~~~~~~~~~~~!”王雄身后的大秦官员尽皆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放~~~~~~~~~~~~~!”四方势力代表也跟着起哄般的大喝。

    刚才四方势力代表被赤澜子、赤冰子喝斥,本来心里就不舒服,此刻王雄吓住了赤澜子,所有人自然跟着起哄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再不放了大秦朝廷命官,就是你赤澜子,在向大秦宣战!孤立刻回大秦,不日,大秦铁蹄必踏平你丹仙城!”王雄再度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找死!”赤澜子被逼到绝境,似要出手一般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赤冰子瞬间拦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别拦着我!”赤澜子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找死吗?”赤冰子一声呵斥。

    赤澜子被吓得有些昏头了,可赤冰子还记得大秦人皇那恐怖的,贺剑之本来是东方王府伯爵,本来不算什么,可被大秦人皇晋级成大秦侯爵,就不一样了。这是囚禁大秦朝臣?这是要杀大秦朝臣?师尊临走前,可是交代过,大秦人皇若是派人来,不要故意招惹。赤澜子故意招惹也就罢了,还要杀了大秦人皇派来的人?这不是找死,是什么?

    “师兄!”赤澜子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放开贺剑之,此事到此结束,你马上回山!”赤冰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怎么跟王雄这家伙站在一边了?我们此次来是要生生造化丹的啊!”赤澜子瞪眼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没听到我说话吗?放了贺剑之!”赤冰子再度瞪眼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,我,我!”赤澜子不可置信的看向赤冰子。

    可赤冰子此刻,却一点不让,此次,要是出什么事,自己可是负责的啊。当初大秦人皇来生丹圣地,多么的凶悍。还想再来一次吗?

    谁都可以来针对王雄,甚至杀了王雄,但不能是生丹圣域弟子,更重要的是,不能是自己这一脉的子弟。而且不能明面上来。

    赤冰子逼着赤澜子。赤澜子脸色一阵难看,可师兄死死逼着自己,赤澜子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探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奴兽环顿时变大,从贺剑之脖子上飞了出来,飞到赤澜子手中。

    赤澜子也是气愤无比,可此刻被师兄逼着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没了贺剑之在手,再想要生生造化丹,那就是做梦了。

    “王雄,我们走着瞧,哼!”赤澜子气愤的看了眼王雄。

    扭头,赤澜子踏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四周各势力之主,各个神色一阵奇异。

    王雄却没有理会赤澜子,踏步走到贺剑之身旁,检查贺剑之伤势。

    “贺叔,你怎么样?”王雄急切道。

    贺剑之看了看嘴中叼着的圣旨,眼中老泪纵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