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七章 三个脉主
    生丹圣山之上!

    诸脉弟子聚集在生生造化殿广场,此刻一个个等着消息。不远处走来一群弟子,广场上的人顿时围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那王雄同意了?可有选中哪种丹药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回来的人顿时露出一脸苦涩。

    接着,将东方行宫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他王雄,以为他是谁?一个破落户而已!拿着鸡毛当令箭了?”

    “哼,给他这么多圣级丹药挑选,居然还不知足,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“难道还想要我们拿仙丹跟他换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众生丹弟子顿时气愤无比。

    仙丹,仙丹的珍贵谁都知道,哪怕最普通的仙丹,也要经过无数次失败才能诞生的,虽然生生造化丹更好,但,用仙丹换?谁也舍不得!

    “他王雄,怎么会对丹药那么了解?难道真是王洪教的?”

    “王洪昔日,可是不出世的炼丹奇才,只要他开炉,从来没有失手的,就是仙丹也炼过不少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当初我们轮流在东方王府坐班,一直盯着他们一家,那王雄,就是个榆木脑袋!哪里懂这些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一阵焦急之际,人群之中却传来一声轻笑:“诸位师伯、师叔,既然诸位换不来生生造化丹,那就由我来吧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所有人扭头望去。

    却看到,赤澜子,露出一丝自信,此刻牵着一头仙鹤,正是贺剑之。

    陡然,有人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赤澜子,当初东方王府,那么多丹药,我说你什么都不要,就要这仙鹤呢。这老鹤。可是王洪的坐骑!以前一直守护王雄的,你想要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王雄会用生生造化丹,跟你换这老鹤?”

    “你换不到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虽然不信,但,眼中忍不住的嫉妒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那诸位就等着瞧,等着我将生生造化丹要回来,诸位可不要打我主意啊!”赤澜子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老鹤摇着头,显然不想去。

    “哼,孽畜,这可由不得你!”赤澜子眼睛一瞪,探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嗡!”老鹤脖子上的奴兽环再度颤抖,让老鹤痛苦无比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生丹圣山之上,一处华丽的院落。

    此地,大量仙人守候,看着一个带着金色面具的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“圣女,诸脉脉主都已经参与了,你就不要去了!”一个仙女看向面具红衣女子道。

    “哼,滚开,王雄他找死,这是我生丹圣域的宝贝,跟他费那么多话干什么,走,跟我去将生生造化丹拿回来!”圣女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,教主说了,外面有人对圣女不利,圣女不要离开生丹圣山!”众仙人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跟着我,还怕什么?就在丹仙城,你们怕什么,跟我走!”圣女叫道。

    一众仙人相互看了看,最终叹息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丹仙城中。一间小院之内。

    巳无极听着属下禀报城中一切。

    一旁坐着咳嗽中的吕先生。

    “哼,王雄还真是好运气啊,这些天,就门票,就有两千万灵石之多了吧!就不怕生生造化丹被抢了?”巳无极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王雄,却是一个人才!平衡之道玩的真不错!”吕先生咳嗽中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也太看得起他了,哼,你放心,你看我马上将生生造化丹弄到手!”巳无极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生生造化丹,其实是个麻烦,圣主,你最好还是不要去碰!”吕先生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碰?凭什么,那王雄算什么东西!我要杀他,如捏死一只蚂蚁,你等着吧,等我得到生生造化丹,就是生丹圣域的座上宾了,到时,不但可以去毒王峰参读万毒真经,或许还能为你讨一枚喉海仙丹,也未为不可!”巳无极笑道。

    “圣主,你愿意用生生造化丹,帮我向生丹圣域换一枚‘喉海仙丹’?”吕先生眼睛一亮的看向巳无极。

    巳无极眉头一挑,看了眼吕先生:“生生造化丹,我还有大用,此次来生丹圣域,不仅是来会盟的,我还要想办法参读万毒真经。喉海仙丹,到时花钱向生丹圣域买吧,我不是给你三百万灵石了吗?你先派人出去求购!”

    吕先生看了看巳无极,苦笑的点了点头。三百万灵石,你想买仙丹?做梦吧!吕先生看出巳无极的自私,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微微一叹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东方行宫!

    王雄和张濡看着一份名单。

    “你看出来了?”王雄看向张濡。

    “大王计谋无双,臣也只是后知后觉!”张濡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王雄盯着张濡。

    “第一步,大王给生生造化丹造势。让其名动天下,又平衡四方。最终引起了生丹圣域的贪婪。

    第二步,大王让他们送来丹药。这算是对生丹圣域众脉进行赛选!将范围缩小!”张濡镇定道。

    “接着说!”王雄满意道。

    “生生造化丹,这种仙丹,哪怕在生丹圣域还有存余,在没有研究出量产的方法前,谁也不会拿出来,更会捂得紧紧的,生怕别人知道。而若是存在,极大可能就在这四十八脉脉主手中,因为,生丹圣域昔日几乎灭亡,是这四十八脉香火,让其继续传承下来的!”张濡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如何确定在哪一脉脉主手中?”王雄看向张濡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这几天的成果了。有生生造化丹与没有生生造化丹,心态是不一样的!没有的脉主,会迫不及待,千方百计将我们这枚弄到手。而有生生造化丹的脉主,却不是这个想法,相反,还抵触我们!”张濡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自己就有生生造化丹,生怕别人知道。自然不想趟这浑水。否则,他们要参与进来,用某种丹药打动了孤,孤要是换给他了。他就成了众矢之的!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是,一旦他成了众矢之的,成了别人的眼中钉。在无数双眼睛的打量下,很可能将他自己那枚都暴露出来。到时再出个意外,两枚都可能丢了。那时,就太得不偿失了!”张濡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人吗?”王雄看向张濡。

    “有,各脉脉主都送来了丹药样品,这些人可以排除了!剩下的,有几个脉主,却一直没有送来丹药样品,就有极大的可能,只是,不止一个脉主!”张濡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生生造化丹,或许不止一颗,又或者一颗没有。我们只能先假设它存在吧,如今是哪几脉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一共有三脉!”张濡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第一脉,就是赤冰子、赤澜子的师尊,生丹圣域的教主,他不在生丹圣域,如今不好说!”张濡说道。

    “生丹教主?”王雄脸色微沉。

    其实,其它脉还好说,就这一脉最难。能力压四十八脉,成为教主,岂是凡辈?

    “第二脉,毒王峰!第三脉,刑狱峰!”张濡点名道。

    “毒王峰一脉,刑狱峰一脉?张濡,你马上前去买来这两峰的消息,不要在乎钱!给孤使劲花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张濡微微苦笑。

    第一次,张濡感觉花钱也有累的时候。

    张濡正和王雄交谈之际,顿时一个官员前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,不好了,赤澜子仙人来了,还带来了贺剑之先生!”那官员露出苦笑道。

    贺剑之?王雄陡然瞳孔一缩!

    王雄是贺剑之看着长大的,王雄现在知道自己昔日的处境了,不仅仅母亲的死有蹊跷,甚至自己当年也时刻有生命之危,父亲护着自己,总有不在身边的时候。父亲不看着的时候,一直是贺剑之守在自己身边。贺剑之虽为父亲的坐骑,但,王雄早就当他是亲人了。

    升仙谷,王雄救不了贺剑之。现在,赤澜子带贺剑之前来,王雄瞬间明白了赤澜子的险恶用心。

    “哼,来的正好!”王雄眼中一冷。

    说话间,王雄踏步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张濡快速收好卷轴,张濡没去凑热闹,时间紧迫,张濡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。张濡带着大批钱票,再度出门前去买消息了。

    有钱,总能买到很多消息的。哪怕未必是自己想要的,但,消息多了,旁敲侧击也能找到一些想要的吧。

    张濡走了,王雄也走到东方行宫的门口。

    门外。赤冰子、赤澜子带着一批生丹弟子,此刻正等候之中。

    赤澜子看着旁边那源源不断买门票的百姓,眼中闪过一股嫉妒。

    “马上,生生造化丹就是我的了!到时,这源源不断的灵石,也将是我的了!”赤澜子眼中闪过一股兴奋。

    一旁,贺剑之浑身是血,脖子上的奴兽环,勒的特别紧!鲜血依旧在冒着,贺剑之倒在地上,虚弱无比,显然,不肯陪赤澜子来威胁王雄,贺剑之百般挣扎,可抵不过奴兽环。最终倒在血泊中,被人扛来,摔在了东方行宫门口。

    “王雄,还不出来!”赤澜子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地上的贺剑之,虚弱的喘着气,眼中流出两行屈辱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东方行宫的侧门,轰然打开,王雄带着一群官员,一众雇佣的强者,缓缓走出了行宫大门。

    一出来,王雄就看到血泊中的贺剑之了,眼中本能的闪过一股怒火。

    倒地的贺剑之,看到王雄出来,也是眼中闪过一股焦躁的慌张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还以为,你不敢出来了呢!”赤澜子一卷折扇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赤冰子,你们又有新的丹药带来了?”王雄沉住气,看向赤冰子。

    赤冰子还没开口,赤澜子却是冷笑道:“自然是带来了,这次,要跟你换生生造化丹的,就是它!”

    赤澜子折扇忽然指向贺剑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