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八章 生生造化丹
    多谢大家提醒,前文中写错了,汗!第四章中,将姜尚写成姜太虚了,见谅,已经改回来了。因为北方王当初,一开始准备叫姜太虚的,最终还是改成了姜尚。谢谢大家提醒!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目送姜尚离去后,王雄转头看向余烬等群狼。

    “这里二十二缕神火,孤取一缕有用,余烬,你先吞吃!”王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姜尚送的二十缕,还有从巳无极手中夺来的两缕,王雄并没有吝啬,除了一缕自己有用的神火外,顿时群狼享用了起来。

    余烬先前吞了一缕,就从武宗突破到了武圣,王雄可希望余烬再有突破。

    “啊呜!”

    余烬顿时再度吞咽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缕,两缕,三缕,一时间,余烬周身冒出大量的蓝色火焰,整个人都被神火撕裂痛苦之中。

    但,余烬明白,此刻虽然痛苦,但,却全是好处,自己空有神格的神性,却没有神火滋润,很难发挥出神性的威力来。

    第四缕,第五缕。

    “啊~~~~~~~!”

    余烬痛苦的一声大叫,却是神火太多,有些受不了了,但,余烬红着眼睛,还是一口吞下了第六缕神火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!”

    余烬周身好似大爆炸一般,被熊熊大火焚烧了起来。此刻已经化为骷髅狼了,全身颤抖,似乎被这神火的力量撑的要爆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六缕是你的极限了!”王雄一挥手。

    扭头,王雄看向眼巴巴的天狼营。

    “你等当初吸收的神性就没有余烬多,神火也不可能吸收有他多,剩下十五缕,尔等百狼三缕,尽力吸收吧!”王雄看向群狼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群狼兴奋的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顿时,十五缕抛了出去,群狼兴奋的围了过来,继而快速用鼻子嗅了起来,群狼不敢嗅多,怕撑到,因此,一丝火星,一丝火星的吸收。可就算如此,群狼也瞬间周身冒出蓝色火焰。

    “吼~~~~~~!”

    群狼咆哮,一时间,五百青狼,好似变成五百火焰蓝狼一般,周身火焰四起,渐渐的,火焰之中,一个个如余烬昔日一般,慢慢血肉缩回了骨头里,慢慢变成骷髅狼的模样。只是体型没变。

    “他们也变成骷髅狼了?五百骷髅狼?岂不是,都武圣了?”巨阙绝望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群狼只是激发了体内的神性罢了,它们的神性,比之余烬差了一截,最多武宗巅峰!等它们全部炼化,或许可以!”王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可是最早跟你的啊,你也帮我提提吧!不然,我,我也太丢脸了!”巨阙羡慕嫉妒道。

    想当初,就算余烬在自己面前,也不够看,如今,不止余烬超过了自己,眼前一众天狼营,也和自己比肩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修为?”王雄看向巨阙。

    “才武宗第九重!余烬他们都武圣了!”巨阙可怜巴巴的看向王雄,以为王雄要帮自己。

    “孤也是武宗境第九重!丢脸了吗?”王雄淡淡道。

    巨阙:“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你是变态,我能跟你比?

    巨阙郁闷的说不出话了,另一边,余烬周身也慢慢撑住了体内神火的焚烧。

    “好了,回去吧,回去好好炼化这批神火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天狼营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王雄收好最后一缕神火,带着众人缓缓踏回了镇东城。

    镇东城外,王忠全、巳心、巨门、张濡等人都在等候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王雄回来,尽皆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张濡惊奇的看向王雄,却是张濡怎么也没想到,王雄利用阵法,居然可以阵杀人仙魂修,就算从地宫出来时身受重伤了,可也是人仙啊,大王居然翻手灭了?更和巳无极对峙,不落下风?这,这是武宗境吗?

    王忠全神色如此,好似一切都理所应当一般,巨门和巨阙一样,看着余烬的斩获,一脸的羡慕。

    只有巳心,此刻一直神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巳心,你怎么了?”王雄疑惑的看向巳心。

    巳心露出一丝苦涩:“臣无能,眼睁睁看着仇家在面前,而无法报仇。臣心中难受!”

    “巳无极吗?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那天传来消息,臣也知道了,我哥哥,被巳无极吃了,他吃了我哥!更杀了我父母,呵呵,臣面对巳无极,居然无能为力,他现在能灭杀四个仙人,而我……!”巳心露出一丝绝望。

    “你有那个心脏,你的成就一定会超过巳无极的,相信孤!”王雄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是,谢大王!”巳心依旧神色落寞。

    王雄也没工夫一直劝慰巳心,而是快速入城了,王雄还有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回到王府,王雄立刻宣布闭关。这一闭关,就是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在王雄闭关的宫殿之外,这三天诡异的冒出无数青草,青草之上,更有无数花朵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血雨停了下来,瑞气也不在从地底冒出了。

    东方封地好似离剑神教非常遥远一般,谁也没有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直到第三天的傍晚,王雄拖着疲惫的身体,才出关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怎么了?”王忠全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去,将张濡叫道孤的书房来!”王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忠全疑惑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濡被叫道王雄书房的时候,王雄已经恢复了一些气色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张濡恭敬的一礼。

    “张濡!孤想找生生造化丹的事情,你知道吧?”王雄看向张濡。

    “是!大王有人皇送来的大旗,此次若是前往生丹圣域,生丹圣域应该没人敢为难大王,最少明面上,没人敢为难大王!”张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,你觉得,孤能找到生生造化丹吗?”王雄看向张濡。

    张濡微微沉默。

    “照实说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张濡微微苦笑:“大王,恕臣直言。生生造化丹,在生丹圣域已经失传了,就算还有一两枚存留,大王此次前去,也无异于大海捞针,就算有人有生生造化丹,他也会藏着掖着,不可能暴露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海捞针吗?孤不怕大海捞针,就怕没有这根针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,就算有,如何捞呢?茫茫大海,根本找不到啊!”张濡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,孤就能找到!”王雄双眼微眯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!”张濡想要劝,但也不知道如何劝。

    “当然,就算真有,按照你说的,本王若是前去询问,那有生生造化丹的人,也一定藏着捂着。让我们找不到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生生造化丹,可是生丹圣域的镇教至宝,如此名动天下的重宝,若是有,谁会舍得拿出来?臣昔日游学天下,也去过生丹圣域,可生生造化丹响亮是响亮,谁都知道是了不得的仙丹,但,所有人都明白,这丹失传了!”张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孤才召见你,准备让你先去生丹圣域,为孤造势!”王雄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造势?”张濡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如今东方封地,就你去过生丹圣域,并且对那里风土人情比较熟悉,孤只能让你带着一批人前往,前去为本王打前站。为本王先铺好路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铺路?大王,你让我先去生丹圣域?铺什么路?造什么势?”张濡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孤的父王,昔日生丹圣域弟子,王洪!丹道天纵之才,在世期间,钻研丹道,终于,在临终前,续上生丹圣域昔日辉煌,炼制出了一枚生生造化丹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啊?老王爷炼制出了生生造化丹?”张濡张口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王雄取出一个玉盒。

    玉盒打开,顿时,内部冒出一股剧烈的芬芳,书房四周,地上快速冒出一缕缕青草,无数花朵绽放而开,十丈之内,尽是生机盎然。玉盒之内,一枚青绿色的丹药,一股股雄厚的仙气、蓬勃的生机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是生生造化丹?”张濡惊叫道。

    王雄看着张濡的表情,露出一丝满意的轻笑。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,若是生生造化丹,大王为何还要去生丹圣域,这是假的?可,可这上面仙气,纯阳之气,还有那股澎湃的生机一点没错啊,四周更是芳草丛生,香气四溢啊!”张濡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的不错,这不是生生造化丹,这是不久前在赤练山夺回来的‘升仙丹!’,同样都是纯阳仙丹,所以,都有着纯阳仙气,而这股生机是本王调动天道之力,再集合了那最后一缕神火,用特殊禁制手法,伪造了三天三夜而成的!”王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升仙丹?升仙丹不是七彩之色吗?啊,特殊禁制手法,用神火掩盖?大王,这,这造的太像了,和臣家族典籍中记载的一模一样,这足矣以假乱真了!”张濡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孤说这是生生造化丹,有人会信吗?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信,若非大王告诉臣,臣看到这丹药,就确定了!”张濡一脸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你信没用,孤要丹仙城百姓全部相信,孤要生丹圣域的所有人都相信!所以,只凭借孤说没用,需要有人提前去造势,要将声势造大了,要让所有人相信,孤真的有一枚生生造化丹!到那时,孤再带着这枚‘生生造化丹’入丹仙城!成为生丹圣域之望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坚定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您,是想要用这枚假丹,去引出真丹?”张濡张口愕然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这,这,这是真的?这要怎么做?

    “假亦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!只有这样,才能钓出真的‘生生造化丹!’,你且准备人手,准备前往生丹圣域造势,后续如何钓出生生造化丹,等孤前来,在于你细说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张濡眼睛一亮应声道。

    张濡读了一辈子书,同样也游学了无数地方,理论知识无比丰富,实践的能力,还需要在红尘中慢慢磨练,如今王雄计划初露峥嵘,顿时让张濡兴奋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