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七章 真神之殇
    姜尚打神鞭出,展现出来的威力,让王雄分外凝重!五十个魂修,转眼全部覆灭了?

    王雄看着姜尚,姜尚收了打神鞭也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好手段!”姜尚盯着王雄感叹道。

    不是姜尚故意奚落王雄,而是姜尚真心的赞叹,毕竟,王雄如今才武宗境,武宗境灭杀人仙境的魂修,已然够惊艳了,刚才面对巳无极,居然毫不变色。姜尚自问,自己府上那群儿女,谁也做不到王雄这般。

    “北方王谬赞了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王雄看出了姜尚的赞赏,但,王雄并没有沾沾自喜,毕竟,自己如今实力还差得远,眼前北方王能如此客套的和自己说话,很大原因是看在人皇和父亲的面子,对自己赞赏有之,但绝对不会太多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今次前来东方封地,其实就是为了这群剑神教余孽而来,不告而来,在此向东方王赔罪,此剑神教余孽,我已经追踪有些日子了,前不久刚得到消息,他们来了这里。虽然这些剑神教余孽对我有大用,但,终究在东方王府封地抓了他们,不告而擒,今,以二十缕神火,赠予东方王,以示赔罪!”姜尚一挥手,二十缕神火飘向王雄。

    远处,姜子山等人瞪大眼睛,这是二十缕神火啊,这就送给王雄了?这怎么可以?

    可,姜尚做事,北方王府没人敢拦。

    今日,姜尚不给神火,王雄也没办法。但,心中总会有疙瘩。但,姜尚给了,其实给上几缕,也足够诚意了,可姜尚翻手就是二十缕。这份大气,却让王雄意外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北方王了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并没有矫情。

    神火,终究是稀罕物。

    见王雄收下神火,姜尚微微一笑,也明白,此刻才彻底化解王雄心中的所有芥蒂。

    “北方王,你刚才说,这群是剑神教余孽?余孽?”王雄露出一丝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余孽的意思,就是剑神教大部分人已经毁灭了,只有一些残余部分,难道剑神教已经灭了?

    姜尚看了看王雄,沉吟了一会,正要解释。

    “轰咔~~~~~~!”

    忽然间,天空传来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浩大的巨响,犹如天崩地裂一般,炸的无数人忽然捂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就连余烬、巨阙都是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抬头望向天空。

    却看到,整个天空忽然间乌云密布,不,是血云,血红色的云朵,布满了整个天空,一股苍凉的末日画面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天地间,忽然响起一阵阵悲鸣的号角之声。

    继而,就看到那血云之中,忽然降落了磅礴大雨,血色大雨,倾盆而下。铺天盖地,尽是血雨。

    白子沙漠,镇东城,甚至东方封地三十六城上空,尽是血雨倾落。无数百姓好似从那呜呜号角声中听到一股大悲伤,情绪被引动,很多泪点低的人,更是呜呜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天降血雨了?”余烬惊叫道。

    不仅东方封地,整个大秦人国,尽皆血雨倾盆。

    大秦神都,定央殿。

    人皇朝会都停止了,带着群臣一起走到定央殿广场,抬头看着天空那倾盆血雨。

    诸王也尽皆停下手头一切。看着那血雨倾盆。

    不仅大秦人国,四周所有地方,四周所有宗门、人国,尽皆抬头望天,一个个愕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怎么了?我怎么有种要哭的感觉!”巨阙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真神殒落,天地同悲!”王雄脸色一沉道。

    一旁姜尚意外的看向王雄,虽然姜尚也知道怎么回事,但,没想到王雄居然也清楚。

    “真神殒落?大王,您不是说,我们这方天地,一共只有五个真神吗?真神殒落?他们不是不死的吗?”余烬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天降血雨,大地之上,却是忽然间冲天无数到瑞气,瑞气冲天,似一道道彩霞冲天一般,天地间,似乎有着一个个神兽虚影飘浮,仙乐响起,一股欢庆的气氛充斥四周。

    “这,这感觉,怎么有种开心的意味?那呜呜声,让我要哭,这仙乐,让我要笑,好难受!”巨阙惊愕道。

    “真神诞生,天地同贺!”王雄瞪眼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白狂地洲的众生,本神,剑神教三护法,离刃!现为五大真神之一。告另四位真神,尔等挡不住我剑神教大军的,还是早日归顺我剑神教,否则,早晚与我取代之真神一样,成为我剑神教的磨剑石,哈哈哈哈!”一声朗笑声传天地。

    天地四方,尽是这朗笑之声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天空血雨倾盆,地上瑞气冲天,两个极端的气象,这一刻相互碰撞,相互冲击之中。

    王雄、姜尚尽皆凝重的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剑神教三护法,离刃!杀了真神,夺取了其神格,取而代之,成为新的真神了?”王雄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剑神教?剑神教杀了一个真神,却而代之,却是越来越复杂了!?”姜尚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血雨、地瑞,要到何时?”余烬茫然的看着这极端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真神殒落,真神诞生,天相会延续三天三夜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三天三夜?呵,东方王知道的倒是挺多!”姜尚意外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北方王,你刚才提到,剑神教余孽?是何意?”王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这剑神教,也不知何时诞生的,一诞生,就来势汹汹,其内部等级森严,本来诸神并未当回事,可,剑神教慢慢越发的肆无忌惮,想要弑神,才引起诸神们的反感,诸神发布命令,让天下围剿剑神教弟子!”姜尚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剑神教,等级森严,同样也分支众多,这左护法离刃,应该是其中一个分支。想不到,他居然成事了!”姜尚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剑神教教主怎么称呼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也抓了不少剑神教弟子,逼问之下,谁也不知道剑神教教主是谁,但,这剑神教教主好似极为神秘,当初创立剑神教之后,分出十八路分支,而每一路分支护法,都赐予了一枚残破的神格!”姜尚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赐予一枚残破的神格,不是神火?是神格?”王雄惊讶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余烬带着天狼营,得了极大的运气,才吞吃一枚残破的神格,而且还是油尽灯枯、没有神火的神格。可那剑神教教主,一次就拿出十八枚?

    “剑神教教主极为神秘,没人知道他是谁,也没人知道他怎会有如此多的神格!他创立剑神教之后,就消失不见了,十八路剑神教分支,搜刮天下重宝,残害苍生以修炼,更抢夺真神们的气运,为这天下最大的邪教。真神已经开始召集天下,发力围剿了,可不想,还是死了一个真神,如此一来,剑神教的气焰要更大了!”姜尚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前称呼其余孽?”王雄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我大秦信奉的真神,巫元尊,就在生丹圣域发布了讨伐剑神教的任命,我们这方信奉巫元尊的国家、宗门,纷纷响应,由生丹圣域发起会盟,共剿剑神教,如今,已经取得巨大胜果,将剑神教其中一脉的首领,困于一处秘境,由巫元尊出手,很快就能殒命了,这一脉的大部分教众被困,少部分在逃的,就是余孽了!”姜尚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困住了一脉?生丹圣域是盟主?”王雄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不错,生丹圣域积极响应真神号召,真神也回馈他盟主一职位,今次会盟过后,生丹圣域必定结盟无数势力,其声威、实力必定上一个巨大的台阶。”姜尚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,天下各方,在围剿这些余孽?”王雄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被困住的一脉剑神教弟子,即将全部毁灭,且很快会缴获那一枚残破的神格,而这枚神格,生丹圣域和巫元尊商量,将会进行切分,赏赐围剿剑神教余孽的各方势力,而参与瓜分这枚残破神格的条件,就是最少要获取一枚神火!证明你围剿了邪教余孽!才能参与!”姜尚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在生丹圣域瓜分神格?”王雄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六月初六,生丹圣山,开分神大会,大会上,分神格,赏天下!怎么,东方王,你也想去?”姜尚笑道。

    “神格有限,定然无数势力争抢,我并没有想要神格,但,我会去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为何?”姜尚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非常重要的人,如今伤势惨重,急需生生造化丹。我到时去碰碰运气!”王雄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生生造化丹?早就失传了啊!”姜尚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我去碰碰运气,说不定还有一两枚残留!北方王,你见过生生造化丹?”王雄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但,我听说过,生生造化丹,色泽偏绿,为纯阳仙丹,丹出,生机四射,周围十丈,芳草丛生,花香四起。有造化之功效。凡人吞之,不,天仙以下,任何伤势,吞吃一枚生生造化丹,都能立刻痊愈,并且全身生机盎然,以后修行都事半功倍,就连天仙以上,吃了,都能有大造化,可是世间难寻的好丹药!”姜尚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王雄神色微动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你既然六月初六在生丹圣域,那有缘到时再见吧,我还有数处剑神教余孽要围捕,就此告辞!”姜尚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保重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姜尚大袖一卷自己的三十缕神火,踏上七彩麋鹿,快速飞向下属处。一番交代,一众下属骑上仙鹤,随着姜尚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王雄目送姜尚一行离开,神色微微凝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