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章 北方王,姜尚
    确定剑神教弟子!王雄对白子沙漠就越发关注了起来!

    地宫之中,王雄此刻不会轻易下去,现在只能做好准备,等那群剑神教弟子逃出来的时刻。

    王雄站在东城楼上,看着远处白子沙漠。

    张濡、余烬、巳心、王忠全跟随其后,一起看着远方。

    “大王,那群剑神教弟子,真的能逃出来吗?”王忠全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他们能找到这里,能进的了那个门,应该有所准备吧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报!”陡然一个侍卫快速跑到王雄面前。

    “启禀大王,北方王送来拜帖!”侍卫马上送上一个帖子。

    “北方王?”众人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北方王,姜子山的父亲。

    昔年,姜子山在东方封地兴风作浪,又在地宫和王雄作对,甚至在神都,还被嬴奋设计与王雄作对。可谓是彻底得罪王雄了。

    如今,其父亲,北方王送来拜帖了?

    “送拜帖的人呢?”王雄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还在那边候着,大王,可要传唤?”那侍卫问道。

    王雄正要开口,却在此刻,白子沙漠的北方,忽然飞来一片仙鹤群,有两百之多。为首一个,却是骑着一头七彩麋鹿般妖兽,麋鹿脚踏浮云,踏步而来。其后背上坐着一个身穿金色龙袍的男子,男子白发白须,头戴一枚金冠,鹤发童颜,面色极为古板严肃,眉心一个金色的圆圈印记,极为诡异。

    “那麋鹿怎么会飞?”巳心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非禽类妖兽,不是到了天仙境才能飞吗?眼前七彩麋鹿怎么在飞?

    “此麋鹿是异种,应该是其脚下白云托着的吧?”一旁巨门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北方王,姜尚?”王忠全脸色一变,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这,前脚送来拜帖,后脚就到了?姜尚来的也太快了吧?”张濡眉头深锁,凝重的看向那两百头仙鹤。

    姜尚一旁仙鹤之上,坐着姜子山。

    两百仙鹤飞到旧王府处盘旋了一会,继而缓缓飞向了王雄所在的城楼之处。

    王雄看到了北方王一群人,北方王也看到了王雄一行。

    仙鹤长鸣,转眼到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一群人从仙鹤上落了下来。姜尚也从麋鹿后背上踏下。

    北方王神色严肃,一旁姜子山也好似乖宝宝一般,不敢丝毫逾越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?”姜尚神色微微惊奇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不知北方王今日驾临,所为何事?”王雄一点不让的看向姜尚。

    姜尚面容肃穆,但,看之却让人有种宁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犬子不懂事,多次冲撞了东方王,今日,正是带他前来赔罪的,请东方王见谅!”姜尚忽然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姜尚一礼,身后下属顿时跟着一礼。

    这一刻,王忠全等东方王府的臣子却是露出兴奋之色,昔日,王雄曾经提过,姜子山在东方王府的放肆,来日要北方王亲自来赔罪。

    眼前,北方王真的来赔罪了?

    是东方封地的崛起,有如此大影响力了?

    王雄自然不相信自己影响力大到让北方王不远万里前来赔罪。但,眼前姜尚礼数已经做到位了。

    “北方王亲自前来,孤自然不会为小辈而耿耿于怀。”王雄微微一笑的还礼。

    小辈?姜尚身后的姜子山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自己什么时候成你小辈了?我们是平辈!

    这王雄说话,占自己便宜。不,连父亲的便宜都占了,岂不是说,王雄和父亲同辈?那王洪不是父亲的长辈了?

    姜子山眼中一恼,但,姜尚却是微微一笑,并没有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如此,孤就多谢东方王的宽容了!”姜尚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疑惑的看向姜尚,刚才说姜子山是小辈,就是为了故意试探一番姜尚,可姜尚那态度,好似根本不在乎王雄的奚落一般。是姜尚大度,还是他不屑?

    “北方王客气了,北方王远道而来,孤有失远迎,今请北方王,入东方王府,让孤能一尽地主之谊!”王雄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姜尚却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雄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不用那么麻烦了,今次前来,就是代小儿向东方王赔礼的。既然东方王如此豁达宽容,孤也万分感激。孤昔日与王洪也算相交莫逆,今次前来东方封地,想起王洪昔日音容,却有悲痛,东方王若是不介意,孤想住在王洪昔日的王府,缅怀一番王洪,并且稍作休整一些时日?”姜尚郑重道。

    王雄疑惑的看向姜尚:“你想住在白子沙漠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那边的屋子,分出几间院子给我们即可!”姜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雄沉默了一下,最终点了点头:“王忠全!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王忠全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去将老王府,清理出几间偏殿给北方王!”王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忠全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东方王!”姜尚笑道。

    “让北方王受委屈了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!那我们现在就去了!”姜尚微微一礼道。

    王雄回了一礼。

    王忠全骑着一只仙鹤,载着北方王府一群人,前往白子沙漠上的老王府之地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边一群仙鹤的背影,王雄手扶在城楼之上的栏杆,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大王,姜尚此次前来,应该是恰逢其会。应该不是专门为姜子山而来!”张濡皱眉的看着远方道。

    “孤知道!不过,姜尚能先拜访孤,他礼数做的周到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王雄自然明白姜尚不是故意来道歉的,刚才那态度,不说高高在上,最少一切只是礼节的打招呼而已。

    “姜尚来东方封地,应该另有目的!”张濡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也是为了剑神教而来吧?”余烬皱眉道。

    王雄眯眼看向远方!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白子沙漠,老王府!一个偏院!

    姜尚站在一个阁楼之上,眺望远方。

    姜子山走到其身后。

    “父王,我们的人没看错,两百剑神教余孽,真的进入地宫了!就是前面那火山口入口!”姜子山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姜尚淡淡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可笑那王雄,还真是井底之蛙,自以为了不起。居然还想和父王平辈!”姜子山一旁小声讽笑道。

    “只知道说别人,你自己呢?哼!王雄白天为何会出言无状?还不是你惹是生非?”姜尚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!”姜子山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“我之诸子,就你最不学无术,若不是看在你娘的份上……!”姜尚扭头冷冷的看了眼姜子山。

    “孩儿知罪!”姜子山顿时害怕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的一切,都是他靠双手打拼来的,能成为东方王,在大秦已经与我平起平坐了,叫你一声小辈,那是理所应当!你要有他一半本事,我也不用为你低声下气!哼!”姜尚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姜子山顿时不敢回嘴。

    “这处地宫,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还不是开启的时候,你昔日居然自己闯进去了!还好事态发展的还不严重,你以为,这处地宫,就我们和王雄知道?不,这片大地,多少双眼睛盯着呢!”姜尚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可是,那王雄……!”姜子山依旧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“昔日,东方王府一盘散沙,我才让你来看着,别被有心人利用了。我让你防的是庞太尉,你做了什么混账事?”姜尚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孩儿知错了!”姜子山苦涩道。

    姜尚冷冷的看了眼这不成器的儿子,最终扭过头去不再理会了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姜尚在东方王府一住就是三天三夜。王雄又派人去邀请了一番,可姜尚并未前来镇东城。

    镇东城,城楼之上。

    “大王,姜尚要了最靠东的一处偏院,虽然不知道他干什么,但,他们的目光,时常关注火山口方向!”王忠全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火山口?呵,看来,姜尚也是为了剑神教弟子!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王爷的意思,除了我们和赤练圣地盯着,这白子沙漠上,还有北方王府的探子,他们看到了剑神教弟子,禀报了北方王。所以……!”王忠全神色微动。

    “不错!看来,盯着剑神教弟子的人,不少!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,臣派人去偷听姜尚他们说什么?”王忠全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姜尚虽然为了剑神教弟子而来,但,三日前,也算对本王先拜会了。同为大秦藩王,他礼数周全,我等也不能失了礼数!否则,徒惹人看不起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忠全恭敬道。

    也就在王雄和王忠全对话之际。

    “轰!”远处,火山口似乎一声巨响,一股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“石门又打开了?剑神教的弟子,要出来了?”王忠全眼中一凝。

    “巨阙,走!”王雄一声大喝,顿时跳上巨阙后背,向着白子沙漠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白子沙漠之上。

    “父王,出来了,剑神教余孽出来了!”姜子山激动道。

    姜尚看着远方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那边,王雄也出城了?”姜子山惊奇的看着远方王雄。

    “父王,我们现在要出手吗?”姜子山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王雄既然动了,我们就且等等!”姜尚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那些可是剑神教余孽,要是跑了怎么办?父王,孩儿带人先去!”姜子山顿时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姜尚眼中一冷。

    顿时,姜子山等一众下属不敢多嘴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终究是东方王的地界,在人家做客,就不要太过放肆!”姜尚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苦涩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姜尚眯眼看向远方:“况且,这剑神教余孽,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,想出手,等王雄招架不住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