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一章 人皇的大旗
    东方封地渐渐走上正轨!

    封地三十六城池,各地官员大清洗后,新任官员无比勤恳,很多事情都处理的极好,让王雄也不用太费心。

    上书房中。

    王雄听着王忠全汇报。

    “大王,那四座城池,这段时间不断有人与我们接洽。一切几乎就绪,就等大王下令了!”王忠全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马忠良留给我们的!可惜……!”王雄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覆海城四座城池,只需要自己一声令下,城中无数官员就会倒戈。这是马忠良留下的一切。但,马忠良却因此灭族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老奴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!”王忠全沉默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或许,马将军家族,还有人活着。”王忠全皱眉道。

    王雄陡然瞳孔一缩:“你是说,马莲儿的父亲,不,马莲儿是假的,应该是马伯伯的长子?”

    “老奴只是猜测!”

    “有这猜测也是对的,马莲儿故意骗马伯伯的,或许马伯伯的长子还活着,对,对,王忠全,你负责再找找马伯伯的后人!”王雄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忠全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四座城池,现在动吗?”王忠全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,你也得到消息了,那巳无极在赤练山,独斗四方势力,八个仙人都败在其手下了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巳无极,却是变的强横无比了。”王忠全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强横无比?他这是自寻死路!”王雄双眼微眯道。

    “自寻死路?”王忠全微微一愕然。

    “赤练圣地,升仙大会,害死了所有邀请之人,可谓是得罪了四方所有势力,这个时候,他不想着化解一批,反而强硬反击,只会将四方所有势力彻底激怒,八个仙人败走了?下一步,就不是八个仙人了,而是八方战争将起!一国、一宗之兴衰,可不仅仅是个人自强弱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。

    “大王的意思,八方谋动,将要对赤练圣地出兵了?”王忠全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巳无极如今想要破解这危局,只有再找强大盟友,或者强大后援!逞匹夫之勇,是走不长久的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……?”

    “等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生生造化丹的事情,可有眉目?”王雄看向王忠全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!”王忠全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?”王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忠全微微苦笑。

    王雄沉默了一下,叹息道:“也是,张濡世家都没有记载,凭借我们想要找到,却是很难!”

    “大王,若真有,您不会想要去生丹圣地吧,不,现在是生丹圣域了!那里可是有着大量仙人的啊,赤云子这种人仙,肯定多如牛毛,更有地仙,甚至天仙!”王忠全担心道。

    东方封地虽然一统,比之赤练圣地还有些勉强,比之生丹圣域,那更是遥不可及啊,大王要是前去,根本就是九死无生啊!

    “好了,孤心中有数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忠全苦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比谁都清楚圣域的强大,哪怕最弱的圣域,那也是圣域啊。

    “孤手书两封书信,你着人立刻前往太武王府和神都,交于太武王和人皇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忠全应声道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太武王府!

    两个道童到了王府,一男一女,给苏青环喂下了一粒金色的丹药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顿时,苏青环身体好似浮了起来。浮在空中,周身冒出一股股金色的流光,苏青环身上的金针,也骤然间全部散落开来。

    “轮回丹起效果了,师弟!”男道童笑道。

    苏青环浮在空中,一动不动,可就在道童要拿走王雄镇住其身体的金针时。

    苏青环忽然身体一颤,右手一把抓住一根金针。

    “环儿!”苏定方快速上前。

    可,苏青环依旧昏迷,只是手中死死的抓着金针,好似知道,这金针是谁留给自己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师弟放心,师侄女肯定会没事的!”旁边女道童马上安慰道。

    苏定方抓着青环,仔细检查其身体,可,这一刻,苏定方也不知道女儿身体好坏了,唯一能确定的,只是女儿的伤势不会恶化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,您将师侄女给我们就好,或者,您跟我们回心门一趟,让青环躺于菩提树下,或许能早日醒来,或者等祖师苏醒!一定能救好师侄女的!”男道童劝道。

    苏定方面露一丝不甘,但,最终只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女儿是苏定方今生最大的羁绊。为了女儿,苏定方可以做一切。

    两个道童见苏定方答应,顿时面露大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报!东方王府来信!”一个侍卫快速闯入大殿。

    “王雄?”苏定方眼中一恼。

    都怪王雄,否则,环儿也不会这么遭,苏定方对王雄怨气不浅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东方王府仆从被引入大殿。

    “见过太武王,我家大王让我送来信函一封!”那东方王府仆从郑重道。

    苏定方脸色阴沉的接过信函,展开阅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生生造化丹?”苏定方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师弟,什么生生造化丹啊?”两个道童顿时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一个不切实际的白日梦罢了,生生造化丹,早就失传了!来询问我?我怎么知道!”苏定方眼中一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苏定方将手中的信函拍碎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师弟,你随我们去心门吧?”女道童劝道。

    苏定方沉默了一会,最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雄来信,的确给苏定方了启发,但,苏定方也知道,生生造化丹早已失传了,与其将希望寄托在这不切实际上,还不如送到心门。

    女儿可经不起第二次折腾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神都,上书房!

    人皇看着王雄送来的信函!

    “人皇,王雄派人送来信函求助,应该事不小吧?”张正道好奇道。

    毕竟,这段时间从王雄的做事可以看出一些东西,这王雄有着自己手段,很少会有请求外援的地方。

    人皇将信函递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正道和大秦丞相看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生生造化丹?”众人陡然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生生造化丹,早就失传了啊!王雄找这丹药做什么?”张正道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为了青环郡主?这王雄,为了一个女人,还真的什么都不顾啊,这信里的意思,他肯定要去生丹圣域一趟?”大秦丞相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关键是,生生造化丹,早就失传了啊!”张正道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失不失传不知道,但,生丹圣域曾经出过生生造化丹,谁知道有没有了呢?”人皇指头轻轻敲击书桌道。

    “人皇,您想让东方王前去吗?他这段时间的确强大了不少,但,那是生丹圣域,他去了可是……!”张正道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东方封地虽然一统了,但,消息太闭塞了!如今天下邪教纵横,他都一无所知。只顾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成不了气候的,王雄也该出去看看了。至于危险?朕给他一道圣旨足够了!”人皇淡淡道。

    张正道和丞相疑惑的看看人皇,最终茫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东方封地!

    王雄一边管理着一众城池,一边等候之中。

    这日,王雄的上书房中,正在交代着一众官员事务。

    “大王,太武王府、神都回信了!”王忠全从书房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王雄神色一顿,停下了手头事务。

    一众宗老、张濡等重臣都好奇的看向王忠全。

    “太武王府没有反馈!但,人皇却送来一封圣旨!”王忠全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圣旨?”王雄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王忠全递上圣旨。却看到圣旨之上,盖了人皇的御玺印,同时,只有一列字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今,东方王,王雄,代朕,出使生丹圣域!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一句话,十四个字,让人有种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可王雄却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:“人皇,让孤树他的大旗,前往生丹圣域?”

    “大王,前往生丹圣域,万万不可啊!”一众官员顿时露出恐慌之色。

    特别一众王家宗老,可是知道生丹圣域的强大的。这去了,比赤练圣地危险万倍不止啊。

    “大王,人皇这是置你于险境啊!不能前往啊!”王忠全也顿时担心道。

    王雄却没有理会众官员,而是疑惑的看向这份圣旨,这圣旨,很明显不是给自己的,而是去生丹圣域拜山用的。

    “人皇的这口气,貌似他在生丹圣域,也有莫大情面?”王雄露出一丝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王,人皇这份圣旨,或许能让您在生丹圣域畅通无阻!”张濡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哦?为何?”王雄露出一丝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在下其实也挺好奇大秦人皇来历的,一个人国的人皇,其实力,却极为强大!”张濡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人皇的实力?”王雄露出一丝不解。

    “是,臣不知道老东方王怎么殒落的,但,生丹圣域一直不闻不问,其实,老东方王殒落没多久,人皇前往生丹圣域了一趟!不,当时还是生丹圣地!”张濡回忆道。

    王雄却是双眼微眯,父亲的死和生丹圣域脱不了干系,难道父亲一死,人皇就去报仇了?

    “人皇去了生丹圣地?”王雄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是,当时,人皇只去了一个人,只有他一个人!从山门开始,一路杀上生丹圣地宗主大殿,一人所至,尸横遍野,无可匹敌,就这样,一步一步生生的杀到了山上!敢来拦的,非死即伤!听说,那一日,残肢遍野,血流成河!”张濡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人皇一人,横扫了整个生丹圣地?”王雄眯眼道。

    “臣不知道当时生丹圣地有没有全力围堵,反正,没人拦得住人皇,当时,生丹圣地的圣主一脉,被人皇杀的人仰马翻,死了好多人!甚至最终,人皇还重创了生丹圣主,也就是老王爷的师尊,或者说是赤云子的师尊!”张濡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人皇去给家父报仇了?”王雄心中微颤。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反正,人皇归来之后,生丹圣地的圣主,不知怎么就死了。后来是其师弟继承了新圣主之位,后来又晋级成了圣域!”张濡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生丹圣地原来的圣主一脉,被新的一脉取代了?难怪,那日赤云子被逼的回不了宗!”王雄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一战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反正,至那一战过后,生丹圣地的人,一直不敢来大秦放肆!或许给人皇杀怕了!”张濡回忆道。

    王雄双眼微眯,的确,除了不久前赤云子气急败坏的闯入,其它生丹圣地的人,一个也没有发现过。

    “人皇的实力!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所以,臣猜测,大王只要在生丹圣域亮出这份圣旨,生丹圣域应该还记得人皇的凶威,应该没人敢太过为难大王!”张濡解释道。

    王雄看着手中的圣旨,这是人皇送给自己的一面大旗,一面诸邪避逃的大旗啊!

    握着这份圣旨,王雄微微苦笑,又是一份天大的人情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