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六十二章 第四条政令
    神都,上书房!

    “东方封地梳理清楚了?”人皇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那些随庞太尉造反的官员,全部被抄家了,东方王又得了一大批钱财扩充府库,看来,免税一年的压力没有了!”大秦丞相笑道。

    “根据那份记录的功劳簿,三千考生官员填补了所有空缺,整个东方封地,官场算是一次大清洗,大权彻底全部集中到了东方王手中,东方王做的滴水不漏啊!”张正道也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东方王三道政令,加上剿灭九路山贼匪军,东方王在民间的声望也直指当年王洪。这一刻,王雄才算继承了王洪留下的一切!”大秦丞相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王洪?可惜了!不过,如今其子能有如此手段!也足矣含笑九泉了!”人皇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王雄梳理了官场,得了名望,改了官制!其实,还有一个小遗憾!”大秦丞相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庞太尉?”张正道双眼微眯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庞太尉,带着百万大军,如今,还盘旋在东心城!”大秦丞相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庞太尉此次,算是一败涂地了!大好的局面,被他全部输给了王雄,如今,无人可用,无财可用,空有百万大军。却什么也不能做!”张正道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,可以赖着不走啊!人皇没有调令,他可以一直留在东方封地!”大秦丞相笑道。

    “赖着不走?”人皇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赖着不走!人皇,庞太尉这次,可是犯了滔天大罪!勤王,清君侧?臣觉得,就算庞太尉归来,也不适合再做太尉了!”大秦丞相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臣等附议!”书房内的一众官员,尽皆点头。

    显然,庞太尉这次做事,做的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人皇并没有回答众人。

    “人皇,要召回庞太尉吗?”张正道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朕要看看,王雄如何将庞太尉赶出封地!”人皇冷声道。

    人皇没说撤去庞太尉职位,但,众人从人皇语气中,都听出了冷意,庞太尉此次回来,肯定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东方封地,东心城!太尉府!

    “神都可有来信!”庞太尉看向一众幕僚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一众幕僚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下来,东方封地动作太多了,各种官员走马上任,对庞太尉派系的大官,进行抄家。对于那些勤王都没资格的小官,同样进行快速革职查办。而三千考生,正好填补各处要职。

    东方封地,论功行赏,好多官员升职、降职,整个封地顿时变的有条理了起来。王雄的命令,更是再无丝毫阻碍。

    王雄的中央集权越来越集中。而这些,庞太尉只能干看着。

    干看着,因为庞太尉无人可用,根本插手不进来!这是被彻底踢出局了。

    庞太尉在府上气了好久。可,此刻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没有钱、没有权、没有人了,什么也没有了。自己就好像一个摆设,这种感觉,庞太尉好不难受。

    “太尉,我们,我们要不回神都吧?”一个幕僚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回去?我还有百万大军,我为什么要回去?”庞太尉忽然激动道。

    庞太尉自己也清楚,此次落寞的回去,肯定被无数人落井下石,回去以后,肯定要遭殃。

    所以,庞太尉赖着不走。

    东方封地,管不了了?没关系,我可以等,我可以等机会!

    “可是,太尉,我们赖在这里,别人怎么看我们?”又一个幕僚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本官管不了那么多,本官就赖在这里,又如何?我为东方封地镇守四年,他们就这样对我?哼,等着,等着,一定有机会的,王雄若是一死,东方封地还不是需要我来做主,一定能等到机会的!”庞太尉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幕僚苦涩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一刻,众人明白,一无所有的情况下,只能等待,等待那虚无缥缈的机会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镇东城,东方王府,长青殿!

    王雄身穿白底红龙袍,头戴青色平天冠,看着面前的百官。

    随着一番梳理,朝堂之上顿时变的清楚了很多。六部官员,天机处、青衣卫指挥使,分站两列,向王雄轮番汇报着四方成果。

    一条条梳理下来,整个东方封地近乎已经一统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如今东方封地,一切走上正轨,只有那庞太尉,一直赖在东心城不走,庞太尉身后有百万大军,一直留在东心城,也是一个隐患!”一个官员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大王,这庞太尉赖着不走,肯定还想着祸害我东方封地,此人不能留了啊!”

    “大王,要不请大秦人皇,将庞太尉调走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官皱眉道。

    如今,吏治清明,东方封地就剩下庞太尉这个毒瘤了啊。君心、臣心、民心都统一了,只剩下这个隐患,众人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孤曾定四令,一为免税一年,二为进爵加官,三为广开恩科,今开始第四令,送万名书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送万民书?”群臣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管庞太尉这段时间做的事情如何,四年多前,父王殒落。东方封地,外有群敌环视,内有个政局混乱。大秦人皇,着百万大军,入东方封地,镇守东方,外御敌军,内定乱局。是为对东方封地之恩,今孤重掌东方封地,当感谢人皇之军!即日起,于三十六城,引全城百姓,写‘万民书’!谢大秦军!今东方封地已经平稳渡过危机,大秦军可回归大秦,不必操劳了!”王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写万民书?谢大秦军?”群臣一怔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万民书,着百姓落书感谢,不识字者,可按手印,以表感激。谢大秦军,送大秦军回朝!”王雄下令道。

    群臣愕然。

    一瞬间,所有人明白了。这,这是邀请东方封地所有人来一起轰庞太尉啊。这也太损了吧?

    还没开始,所有人都能猜到庞太尉的感受。千夫所指?不,是万民相送!还给你写万民书,近乎所有人都来给你送行了。你是走,还是不走?

    “是,大王英明!”群臣顿时一声高喝。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王雄此刻的政令,近乎瞬间通达天下,近乎所有官员得到命令的一瞬间,都纷纷快速去做了。

    东方封地,三十六城池,无数侍卫敲着锣,传告所有百姓,要写万民书,感谢大秦军了,所有人都要来,所有人都要写。

    以王雄如今在封地的声望,百姓自然响应号召。

    于是,三十六城池,划分各大街区,捕快、侍卫,挨家挨户的前往,去请百姓写万民书了。

    三十六城池,近两亿百姓人,纷纷写下万民书。

    一车一车的万民书,不断送往东心城,由东心城主,不断送到太尉府去。

    庞太尉府上。

    庞太尉愕然的看着这一车车的感谢书。

    “庞太尉,这是东心城的万民书,明天还有三十车要送来,这是我东方封地对大秦军队的感激,你可一定要带给人皇啊!”东心城主笑道。

    庞太尉抓着一封万民书,看着上面的一句句欢送的话语,看的庞太尉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太尉,百姓感激,写万民书,可是大喜之事,太尉一定喜不自禁了!哈哈,在下就不打扰了,告辞!”东心城主调头就走。

    庞太尉哪是喜不自禁了?是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待外人走了,庞太尉顿时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“混蛋王雄,混蛋,混蛋,混蛋,噗!”庞太尉被气出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太尉,你没事吧?”一众幕僚焦急的上来。

    庞太尉看着那如山般的万民书!浑身都在颤抖,这是王雄引两亿百姓,在逼自己啊。

    感谢大秦军队?的确,这些万民书是感谢大秦军队。字里行间都写着谢谢大秦军。若是换个人,的确从中看到了无数感激,看到了王雄的真挚感谢。

    可庞太尉不同,庞太尉与王雄可是不死不休啊。庞太尉自然立刻曲解了这些感谢,不知为何,看这些字的时候,眼睛花了,好像这些字都变成了同样的一个字,滚!

    就是‘滚!’,庞太尉好似看到无穷无尽的滚!

    每一个百姓,都指着自己骂了一句‘滚!’

    滚!滚!滚!滚!………………!

    今天来了三十车,明天还有,后天还有。

    王雄这是引两亿百姓,轮番着赶着自己啊。

    “送万民书,送万民书?王雄小儿,你忘恩负义!”庞太尉的情绪失控了起来。

    庞太尉忘记自己要杀王雄的一切了。这一刻,庞太尉无比委屈,感觉这四年来东方封地,换来的,只是百姓一句‘滚!’

    一个人骂也就罢了,所有人,所有人都指着鼻子骂,这铺天盖地的唾液,好似淹没的庞太尉无法呼吸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太尉,我们还是回朝吧!”一个幕僚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本官不走,本官不走!我要看,送万民书后,王雄还能干什么!”庞太尉气急败坏道。

    “万民书后,还是万民书!太尉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才是一座城池的,还有三十五座城池呢,我们现在不走,让天下人怎么看我们?就算大秦朝堂,我们也没有立锥之地了啊。而且,万民书后,东方王还可以再来一次,再请百姓谢大秦军,再请百姓赶我们!一波一波!我们受不起的!”一个幕僚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太尉,王雄这次太狠了。以名望逼我们走,我们不走,整个大秦都看不起我们的,消息传到神都,百官肯定会参你一本,甚至逼你交出军权!”另一个幕僚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走,最少是得了万民书,得了东方封地感谢,载誉而归!要是再赖着不走,就是给百万大秦军抹黑了,那时就不是感谢了,更有来自神都的怒火。我们将失去一切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幕僚苦口婆心的劝道。

    庞太尉听着一众幕僚劝说,顿时感到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鲜血喷出,庞太尉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太尉!”一众幕僚惊恐的快速围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