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八章 张濡VS李神仙
    长青殿外!

    群狼、巨门、巨阙急匆匆的围了过来,可一入长青殿,看到的却是莽二太子等人的干尸,众人顿时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殿外人要涌进来。

    但,王雄却是冷声道:“退出去!”

    “呃,是!”巨门、一众侍卫应声退了出去,并没有进入长青殿。

    长青殿中,虽然一众武圣已经死了,但,所有人都戒备的看向李神仙。

    特别是王雄。王雄眯眼看向李神仙。别人不清楚李神仙强大,王雄可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仙人,同样也分为三六九等的,同样,仙人也有第二次的天劫,第二次天劫前的仙人有三种。

    为天地人三仙!即,人仙,地仙,天仙!

    那赤云子、赤澜子,包括巳无极,最多刚刚度过天劫,超凡脱俗,是为人中之仙,人仙!

    人仙之后是地仙。地仙者,陆地之仙!是因为,人仙、地仙还不能临空虚渡,踏空飞行。可到了天仙,才能踏上天空。

    天仙?

    王雄虽然不知道李神仙的实力,但,能踏空飞行,实力最少是天仙,这实力,甩赤云子等人好几条街了。

    自己布置的镇天阴煞阵,最多能对付人仙吧,而且还极为勉强,眼前忽然来个天仙,王雄分外凝重,不知其所来目的。

    王雄盯着李神仙,李神仙也看着王雄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武宗境的修为,操纵一群武圣的生死,王雄,你和王洪当年很像!本尊还想来救你一道,却不想,你自己就解决了?”李神仙眯眼看向王雄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直呼大王名讳,放肆!”一个官员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王雄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那官员微微一愕,但也只能茫然的退到了边上,不知大王为何阻止。

    只有余烬一旁明白,王雄的喝止,是在保护刚才叫嚷的官员。

    王雄缓缓起身,盯着李神仙道:“阁下为给我解围而来?王雄在此多谢,但,些许宵小,已经解决,劳阁下费心了!”

    不管李神仙有何其它目的,但,此刻李神仙来帮忙的,王雄自然语气客气!

    “费心?为你是费心了点,不久前找到你位置,跟着你好些天了,不错!不错!”李神仙忽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跟着我好些天了?阁下专为我来?”王雄陡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不错,忘记了吗?上次我跟你说过,你这个弟子,本尊收定了!”李神仙大笑道。

    收弟子?

    余烬、巳心、王忠全等人尽皆露出茫然之色,所有朝臣都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这人来,要收大王为徒弟?

    就连不远处一直落笔不断的张濡也是毛笔一顿,惊奇的看向李神仙。

    王雄却是面色一僵,上一次李神仙要收自己为弟子,自己没答应,虽然最终被自己利用虎族仙人逼走了,可没想到,他居然一直不忘?

    一个天仙以上的强者要收徒,换个人,或许早就欣喜若狂了,可王雄有着前世记忆,可没想过拜谁为师。拜师虽然多一层庇佑,但,头上也多一个金箍,王雄可不想。

    “多谢阁下厚爱了,我暂时还没这个需要!”王雄摇了摇头拒绝了。

    拒绝?张濡露出惊奇之色,外界,巨门也露出不解之色,因为二人都明白李神仙的强大,这强大的仙人来收徒,你还拒绝?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本尊没指望你立刻同意!”李神仙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本尊要收的弟子,没有收不到的。今天,不管你愿不愿意,你这个弟子,本尊收定了!”李神仙眼中闪过一股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孤也第一次见到,有人要强行收徒的!”王雄眼中也闪过一丝恼怒。

    天仙虽然强大,王雄前世杀死的天仙也有不少!如今,一个天仙到自己面前,居然还想逼迫自己?

    “今天你见到了!”李神仙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孤想要知道为什么?为什么阁下想要收孤为徒?”王雄冷冷的看向李神仙。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你可以当做应你父亲的委托,他让我照顾于你,本尊思前想去,收你为弟子最好!王雄!你不会逼我用强吧?”李神仙冷笑道。

    只为王洪的委托?王雄不相信,可眼前李神仙的要求的确奇葩,强行收徒?哪有这样的人?难道他知道自己前世?

    王雄目光冰冷,脑子想着如何拒绝。

    却在此刻,一旁张濡再度放下了毛笔。

    “呼!”张濡轻轻一吹卷子。

    “启禀大王,草民张濡,交卷!”张濡忽然插话道。

    张濡一插话。李神仙、王雄都皱眉的望来。

    却看到张濡居然举着卷子,缓缓走到大殿中央,要将卷子交给王雄。

    谁都看的出来,王雄和李神仙的对话中,有着一股火气,李神仙要强行收徒,而王雄拒绝之中,这时候,张濡前来交卷,是不是太不懂事了?

    一旁官员尽皆露出惊奇之色。只有王雄,眉头一挑,好似猜到什么,心中有着一股惊奇。

    轻轻一挥手,一个侍从恭敬的接过张濡的卷子。

    “孤审阅之后,再定你之成绩,张濡,你可是有话要说?”王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草民有话,不吐不快,请大王允许!”张濡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准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谢大王!”张濡对王雄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转身,张濡忽然对李神仙微微一礼:“小人张濡,今东方封地微不足道一考生,即将踏入东方封地后补官员之列,虽为东方封地微末之人,但也懂得为君分忧。今日,听阁下大言不惭,要强行收大王为弟子。大王因阁下刚才存心前来帮忙,所以语中带礼,但,作为后补官员,张濡有话不吐不快,希望阁下不要介意!”

    张濡对李神仙极为礼貌,但,谁都看的出来,张濡这是挡在了王雄前面,要和李神仙对峙。

    一众朝臣露出茫然之色,这张濡哪来的胆子?眼前这可是仙人啊!

    只有王雄眼中一亮。露出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为君者,喜怒不形于色,那是有臣子能为君分忧,所以君王才没必要事必躬亲!但,刚才一群臣子听到李神仙的话,第一件事就是斥责喝问,这有何用?对于弱者,这斥责能起到威慑效果,对于李神仙这种强者,只会是反效果。

    如今,张濡把握的极为分寸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就需要一个能说会辩的臣子站出来,和对方在有条理的情况下据以力争!就算两方撕破脸了,弄的不可开交了,到时君王再站出来一句说和,也能化解尴尬。

    张濡如今就做到了,帮王雄,与李神仙对峙。王雄乐于立于其后,等待结果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家伙,你算什么东西,本尊在和王雄说话,你插什么嘴?”李神仙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已经说了,是东方封地候补官员,刚才听阁下固执的想要收大王为弟子,在下觉得,还真是可笑之极!”张濡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可笑?”李神仙眼中一冷。

    “不可笑吗?大王坐拥四海!需要拜你为师?你虽然是仙人,可天下仙人多了去了,凭什么拜你为师?你又有何手段,能教大王的?你若不能教授大王,你如何做大王师尊?”张濡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本尊教什么,还轮不到你来多嘴!”李神仙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不才,东方封地后补官员,阁下如此自信,那阁下是否能说出一二,你可教授大王没有的东西?在下不才,可以先行帮大王验证一下,你若是能考的倒在下,学识比在下要高,在下自然无话可说,若是,你所谓的东西,连我都会!那,大王为何要拜你为师?你的那些东西,作为后补官员的我,都可以献给大王,那要你何用?”张濡再度放话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李神仙眼中一冷。

    四周官员露出茫然之色,这张濡哪里冒出来的?如此大言不惭?学识比仙人还要渊博?他还真敢吹啊!

    不远处,王雄已经坐回了龙椅,并没有插口张濡与李神仙的对峙。

    “阁下不弃,请出题吧!大王再旁看着呢,阁下若是能难倒在下,在下自退避三舍!”张濡对李神仙郑重一礼。

    这一礼,让李神仙要发的火,也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神仙看了眼王雄,知道王雄是何意,不过,李神仙今日来收王雄为弟子,自然能让对方心服口服最好。

    “本尊有一篇功法,名唤《太乙庚金策》!可炼制帝王之剑!”李神仙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庚金带煞,刚健为最。得水而清,得火而锐,土润则生,土干则脆。能赢甲兄,输于乙妹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!”张濡忽然娓娓道来一阵某明奇妙的词语。

    别人听不懂,可李神仙却是瞳孔一缩。这正是自己那篇《太乙庚金策》的内容。眼前一个名不经传的后补官员,居然能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在下念了几句,接下来还要在下多说吗?”张濡笑看李神仙。

    王雄知道世家底蕴,世家也是世间藏书最多的地方,可没想到这张濡,居然张口就报出了李神仙的功法。

    “我有丹经一册,名唤《太丹补缺录》”李神仙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丹之太上,补天造世………………!”张濡再度将李神仙的丹经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李神仙脸色开始不好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张濡哪里冒出来的?自己说一个功法,他都能念出来?

    “我有宝经一册,名唤《凝天火锻造录》”李神仙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天火之源,在天之怨………………!”张濡再度念出了李神仙的功法。

    四周一众官员早已看傻了眼睛。王雄眼中也是精光四射。只有李神仙,脸越来越黑,心情越来越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