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五章 剑、阵互养
    东心城,庞太尉回来有几天了,但,这几天的太尉府却笼罩在沉闷的气氛中!

    从来没有尝试过如今的大败!几乎被王雄一次又一次的逼入死角!从昔日镇东城逼到东心城!

    再有三道政令的出现,好似剥洋葱一样,一层一层将自己的权利,全部剥光了。

    就几天前,更将自己最后一股权利剥落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来自镇东城的谋反消息,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。东方王府一方的官员,无不拍手庆贺,投诚东方王府的官员,却是心有余悸,好险!而庞太尉派系的大官,已经全部在镇东城被抓了,只有些许小官,以前连庞太尉府邸都没资格踏入,如今,各自上司一被抓,顿时和庞太尉也断了线,各个露出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对于这次造反,庞太尉虽然从中摘了出来,但,谁还看不出因由?瞬间,太尉府变的千夫所指。无数百姓更是拍手庆贺。

    庞太尉,一败涂地,在东方封地的影响力,已经小的可怜了,手中唯一的力量,就是那百万大秦军队了。可,空有军队,又有何用?

    “王雄,怎么忽然变的那么强大?有人帮他,谁在帮他!”庞太尉面露恨色。

    众幕僚尽皆一阵苦涩。众幕僚也没想到,那死神殿这么不靠谱啊,居然给王雄留下那么大的把柄。

    “这王雄,运气也太好了!”一个幕僚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,太尉,这,这是一个阴谋!王雄故意离开东方王府,就是为了引我们上钩的,结果……!”又一个幕僚猜想道。

    庞太尉脸色阴沉,现在说这些,还有什么用?

    “太尉,东方封地是待不了了,我们回大秦吧!”一个幕僚苦涩道。

    如今,已经看不到一点希望了,还留在这里被人骂吗?

    “不行,本官不能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!本官好歹为东方封地镇守了四年,想要就这么赶本官走,做梦!”庞太尉瞪眼道。

    庞太尉心中更大的郁闷,是愧对人皇,不知如何回去向人皇交代了。

    “可,那批官员被王雄抓了,我们,我们就没有再操纵下面的线了啊!”又一个幕僚苦涩道。

    庞太尉眼中阴寒,摇了摇头:“其实,也并非无解!只要王雄一死,一切都可以化解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太尉,那日镇东城,您没有动手啊!”一个幕僚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那天,动不了手,众目睽睽之下,你要我杀了王雄?况且,王雄有着防备,他如今有何底牌,我也不确定,杀不死怎么办?不对,就算杀死了王雄,本官也脱不了干系!你懂吗?”庞太尉冷声道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能动手杀了王雄,自己早就做了,也没必要层层算计。可庞太尉不敢自己动手啊!

    “怪只怪死神殿刺客,废物!”一众幕僚点了点头,面露郁闷。

    刺杀王雄,最好别人去。自己摘除在外,才能收获巨大,要是死神殿能杀死王雄,就没有这么多事了。

    “找人刺杀王雄,太尉不能出面,可,如今,谁愿意去呢?又有谁能杀得了王雄呢?”一个幕僚不甘道。

    “报,启禀太尉,外面有一群人递上拜帖,求见太尉!”一个家仆进入大殿。

    拜帖递上,庞太尉双眼陡然一眯。

    “太尉,什么人?”一个幕僚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请他们进来!”庞太尉马上开口道。

    很快,一群黑衣人被引入府中,十个黑衣人,为首一个掀开了帽子,其他人都恭立其后。

    “莽二太子?”庞太尉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镇东城。

    几天的梳理,镇东城也慢慢恢复了平静,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五天后的殿试。

    会试成绩出来了,一份榜单,高高挂起,如所有人猜测的一样,东方封地如今急缺人才,三千考生,居然全部在榜。

    “恭喜张先生,不,恭喜张会元!”顿时,众考生对张濡一阵恭贺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张濡极为醒目,还未成为东方封地官员,此刻已经有一大批拥簇者了。

    张濡看着那榜单,眼中闪过一丝满意。

    名列第一!一直以来,自己都是名列第一!

    如今东方封地不知能否让自己满意,但,这段时间打探的消息来看,一切都还不错,能臣需要明君才能通达天下。

    如今这王雄表现出来的,却极为不俗。

    “诸位张家兄弟,我张濡开始出山了!今后,我等辅佐之道上,一较高下!”张濡眼中闪过一股坚定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东方王府,一处地牢之中,关押着火麒麟、左百峰,还有余烬抓来的六大武圣,以及一百武宗境。

    对于那一百武宗境,余烬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余烬看向的却是那六大武圣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应该也看见了,那日,庞太尉根本不顾你等死活!东方封地,即将一统。庞太尉无力回天了。你们还死忠他做什么?”余烬劝道。

    六大武圣脸色阴沉的看向余烬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余烬只是一头妖狼,但,我这段时间战斗,已经达至武宗境巅峰,即将化形成人,在下得大王不弃,开辟天狼营,诸位入了天狼营,本官一定厚加照顾!而且,本官变身状态,尔等也不是我对手,不是吗?”余烬劝道。

    虽然那日庞太尉不顾六人死活,但,六人好似都不愿意加入天狼营一般。此刻,一个个低着头,并不搭理余烬。

    余烬脸色一冷:“诸位,也就是我为你们求情,大王才答应给诸位一次机会。以大王的性子,诸位在东方封地做山贼匪首,为恶四方!杀害无数百姓,早该凌迟处死了,我为你们求来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,诸位别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六人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余烬眯眼看着六人。显然,六人肯定还有什么无法解开的心结。看来今天的劝降是劝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余烬,你这样劝降他们,他们能答应吗?以我对庞太尉了解,这六个武圣的家人,都在庞太尉手中,他们要是背叛庞太尉,他们会灭族的!”一旁左百峰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是担心你们的家人?你们放心,只要你们告诉我,你们家人在何处。我就将他们救出来,让你们没有后顾之忧!”余烬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但,六大武圣依旧不说话,显然顾忌不少。

    一旁左百峰还想说什么,却看到巳心坐在一旁石凳之上,轻轻的吹起了笛子。

    那笛子,是巳神当初送给巳心的万蛇令。此刻一吹,数十条毒蛇环绕巳心游动。巳心争分夺秒的研究摸索万蛇令的使用方法。

    蛇游动之际,缓缓游向火麒麟、左百峰二人。

    二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巳心圣子,你知道吗,你现在是背叛了圣主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!”左百峰冷声道。

    笛声一停,巳心冷冷的看向二人。群蛇缠绕左百峰、火麒麟二人,让二人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左百峰、火麒麟,大王本来想取你们命的,是我一力保住了你们,大王允我一个‘天蛇营’,正缺填营之人,你们若是愿意,我可以给你们两个名额,若是不愿!我也留你不得!”巳心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火麒麟、左百峰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巳心,你知道的,我们不能背叛圣主!否则,就是死!”火麒麟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瞒着巳无极!他不知你们死活,不会对你们下死手的!”巳心沉声道。

    火麒麟、左百峰一阵皱眉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左百峰眼睛一亮:“巳心,我可以入你天蛇营,不过,你是不是该将我先放开?”

    左百峰盯着巳心,只要自己恢复了,还管什么天蛇营,大可自行离去啊,现在最重要的是,骗取巳心放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你既然愿意,那就先杀了火麒麟,证明你与赤练圣地决裂吧!”巳心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二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留一个就足够了,杀了对方,向我证明一下,我就放开你!”巳心淡淡道。

    巳心盯着二人,巳心并非要他们真的杀,而是想要看到他们的决心而已,左百峰若真的动手,巳心还是会救火麒麟的。

    可,左百峰面部抽动了一会,最终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想骗我?呵呵,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巳心了,左百峰、火麒麟,其实,将你们押解到镇东城,你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。不是我保你们,你们早死了,你们自己想想吧!”巳心起身,吹着笛子,带着四周小蛇离开了。

    左百峰、火麒麟脸色一阵阴沉。

    一旁余烬看了看六大武圣:“诸位也好好想想,加入我天狼营,或者死!我都可以成全你们!”

    说着,余烬踏步缓缓离去。

    余烬、巳心虽然忠诚王雄,但,二人也存有竞争的念头,各自都想着壮大自己势力,不弱对方一头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殿试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整个镇东城,已经从不久前的悲伤中走了出来。除了地底不时传来的震动声,一切都极为平静。

    地底之中,王雄操纵着滚滚藤蔓,在不断开辟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这是在布置镇天阴煞阵?”巨阙紧随其后,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那日在升仙谷,受条件约束,布置的简陋阵法,这几天,劳烦你们二位陪我布阵引风了!”王雄感叹道。

    一旁还有巨门,巨门摇了摇头:“先生能让我们随同观看这镇天阴煞阵,也是我等福气,在虎族,好像那群行阵长老,都不如先生这边信手拈来!”

    “布置得多了,自然信手拈来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先生,你不是有天眼吗?还要布阵干什么?”巨阙不解道。

    王雄摇了摇头:“天眼?受我修为节制!威力不大!”

    “不大吗?连火麒麟、左百峰都抓了,那天更将庞太尉逼走了啊!”巨阙瞪眼不行道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吓唬庞太尉罢了,真要动起手来,未必能拿下他,还有,东方封地屹立起来,以后可不仅仅是应付一个庞太尉,甚至还有仙人!所以,必须要未雨绸缪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对仙人?我可听行阵族老们提过,镇天阴煞阵威力如何,还要看阵源!”巨门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阵源!阵法启动的动力源泉,阵源可以是灵石,可以是宝物。想要对付仙人,需要消耗的灵石是恐怖的,东方封地暂时还消耗不起,不过,没关系,孤刚得了一柄仙剑!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说话间,王雄探手取出一柄长剑,正是那日赤云子重创青环郡主的烈火仙剑。

    “这仙剑?”巨阙眼睛一瞪,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柄仙剑,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恼恨,不过,恼恨剑也没用,该恼恨的是赤云子。

    “这柄剑,作为镇天阴煞阵的阵源,应该足够了!”王雄探手将仙剑放在地底一个旋风笼罩石台之上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仙剑浮于石台之上,石台之上的旋风环绕之际,陡然间,一柄柄火焰色的剑气,顺着四周大风快速穿梭一众风道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,这成了?”巨门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风,最基础的就是冷热气流的流动,这烈火仙剑能产生热浪,带动气流形成越来越大的风。让大阵威力越来越大,剑能养阵,同样,阵也能养剑!气流运转,形成诺大循环,将仙剑力量输出,再一个循环后回来输入,剑非但没有损耗,反而犹如呼吸一般,在日积月累的淬炼!剑能养阵,阵能养剑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阵一起,这地底岂不是剑气纵横,别人想入地,都不能了?”巨门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有此大阵,孤可以迎战仙人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坚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