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四章 张濡
    升仙大会的秘密,根本捂不住,几乎在升仙大会结束的第二天,完整的版本就传向了天下各地。

    三百武圣啊,一朝全灭!去升仙大会不是为了观礼,而是巳无极的阴谋,巳无极要用三百武圣的命来助自己化蛇为龙,渡劫成仙!

    三百武圣死了,但,他们还有各自的家族啊,还有各自的宗门啊,还有各自的国家啊。一时间,哀鸿遍野。一时间,对赤练圣地的仇怨滔天。

    这股仇怨,化为一股惊天震怒。

    各大势力,尽皆露出愤慨之色,要让赤练圣地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赤练圣地四方,各方势力陈兵边界,只待各方势力主一声令下,挥师赤练圣地。

    这也是巳无极犯了众怒。同样,也给各方势力一个出兵的借口了。给赤练圣地带来了滔天压力。

    同样,各大势力中,也有着仙人坐镇,此次,众武圣家族许诺无数好处,一个接着一个仙人被请动出山,前往赤练圣地,斗战毒龙巳无极!

    一股汹汹恶潮,即将涌来!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大莽人国!

    大莽人国是此次升仙大会,唯一不对巳无极有仇怨的势力,因为,大莽人国此次前去的三太子,不是死在巳无极的手中,而是死在王雄的手中。

    莽三太子,在升仙大会开始前,去抢夺王雄的天眼,被王雄反杀,用来震慑了四方武圣。

    此刻,莽三太子死讯传入大莽人国皇宫,顿时引起一片悲痛。

    “王雄小儿,得了天眼而已,也敢杀我三弟,父皇,孩儿前去,将他的头颅割来,祭奠三弟!”一个红衣男子,面露阴寒道。

    “二太子,王雄实力不容小觑!三太子就遭殃了,你就不要去了!太危险了!”一个官员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会直接闯过去的,我会先去找庞太尉,昔日,庞太尉不是要我们配合他几次出兵吗?他欠我朝人情,是时候该换了,况且,庞太尉巴不得王雄死!找他,就算杀不了王雄,也要让他付出惨重代价!”莽二太子脸色阴沉道。

    大莽人皇是一个威武的中年男子,此刻眼中也透着一股阴冷。似在沉思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官员皱眉道:“人皇,说起来,昔日王洪在位,也帮过我大莽人国对抗过赤练圣地,可,王洪一死,我们,我们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呵,陈大人,我知道,你以前是东方封地的官员,可你这话什么意思?的确,王洪死后,我朝不断挖东方封地人才,更用了一些非常手段,可,你自己不也放弃拥护东方王府,来我大莽人国了吗?你自己都背叛东方王府,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做的不对?国与国之间,没有交情,只有利益,我朝没有出兵东方封地,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。你觉得愧疚?你当初为何背叛东方封地?”旁边一个官员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王雄什么东西,我三弟将其天眼要来,也是为他好,他倒好,利用天眼害死了我三弟!此仇怎么能不报?”莽二太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那官员微微苦笑,不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去找庞太尉,要回这份人情,同时,为三弟报仇,若是可以,孩儿将那天眼带回来,给父皇做主,听说,王雄那天眼里,可是有着三枚天道种子的啊!”莽二太子劝道。

    大莽人皇陡然双眼一眯:“也好!老三不能白死了,你此去小心,多带些人!”

    “父皇放心!”莽二太子兴奋道。

    莽二太子没有说实话,王雄天眼里,是四枚天道种子,此次前去,若是能得到王雄天眼,将三枚天道种子交给父皇,剩下一枚连同天眼,就是自己的了,自己也将拥有天眼了。

    莽二太子急匆匆的调度强者,随同前往东方封地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赤练圣地!

    一场大战结束,赤云子再度被巳无极打伤。

    “赤云子,天下之大,只有本尊可以给你容身之地,你还是安分点吧。你这段时间已经伤势恢复了,可现在,依旧不是本尊对手!”巳无极冷声道。

    赤云子捂着胸口,擦了擦嘴角鲜血,阴沉着脸看向巳无极,最终什么也没说,回自己殿中了。

    巳无极冷冷的看了眼赤云子,也踏步回自己的殿中了。在巳无极看来,赤云子,自己早晚能收服的。

    而赤云子回到自己的居所,吞了一枚丹药,疗伤了一会,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呵呵,巳无极?我师尊在世的时候,你在我们面前,就是一条狗,你也想我臣服你?”赤云子面露一股狰狞之色。

    “狗屁的升仙大会,骗了我的九龙丹炉,害得我一无所有!还有那个王雄,居然抢了我的升仙丹!还有炉盖!不,我的仙剑,也在你手中,否则,我也不至于被巳无极打的这么惨!”赤云子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想到升仙丹、烈火仙剑,赤云子就是脸色一阵阴寒。

    “升仙丹或许已经被苏定方拿去了,但,烈火仙剑是我的,王雄,还我仙剑,还有,我要你命!”赤云子面露一股狰狞。

    简单收拾了一番伤势,赤云子就踏出大殿,骑着一只仙鹤,冲天而上,瞬间向着东方封地射去。

    赤练殿中。

    巳无极打败了赤云子,回到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大殿之内,吕阳正在用一些木棍,石头摆放着一些诡异的排列。

    “吕先生,还在研究升仙谷的阵法?”巳无极一摆长袍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镇天阴煞阵?我们都小觑了那王雄了!咳咳!”吕杨双眼微眯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地下阵法,那王雄好手段啊!此阵法的运用,还真是出神入化!咳咳!”吕先生咳嗽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的阵法一道,比王雄厉害的吧,镇天阴煞阵,你应该也能布置的出来吧?”巳无极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能布置出来,但,没有他对镇天阴煞阵的熟悉,单从此阵法可以看来,王雄最少布置不下百趟,呵呵,此阵他已经布置的炉火纯青了,这还是在升仙谷,需要避开很多地方,可若是如今的镇东城,我猜测,王雄一定布置了更加完美的大阵,就算圣主前去,也未必能讨得了好处!咳咳!”吕先生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巳无极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每个人的主场,肯定有着自己的优势的,不提他了!圣主,你可是收到消息了吧,这次,四方势力要有来犯,可是来势汹汹啊!到时不知来几个仙人!”吕先生看向巳无极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有什么想说的?”巳无极双目泛着一丝邪光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圣主,帮圣主做三件事的,已经做了两件!还有最后一件!圣主只要吩咐,不管来多少仙人,我都可以帮你应付了!咳咳咳咳!”吕先生咳嗽中看向巳无极。

    巳无极盯着吕先生:“先生,我这赤练圣地,就容不下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赤练圣地容不下我,而是,在下有血海深仇要报!”吕先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仇?到底什么仇?我帮你报了!”巳无极沉声道。

    吕先生摇了摇头,显然不愿说。

    见吕杨不肯说,巳无极脸色一阵阴沉:“罢了,你不想说就算了,不过,此次,还不需要你再出手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吕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又说了一会,吕杨也起身告辞出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吕杨离去的背影,巳无极双目闪过一丝寒光;“哼,我赤练圣地,可不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!”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镇东城,王雄书房。

    王雄面前站着一群东方封地官员。王雄手中抓着一封名单,旁边有着一叠试卷。

    “第一名,张濡?”王雄看着名单疑惑道。

    同时,拿出一旁的一份卷子,仔细阅读了起来。这份卷子笔迹极为干练,辞藻华丽,逻辑分明,乍一读之下,与其他卷子瞬间形成了对比。而且,这片卷子之中,还指出了东方封地的一些弊端,以及如何去处理,条理分明,为上佳之文。

    “大王,经过我们一致的认定,这张濡,力压所有考生,为文试第一!而此人修为最高,有武圣实力,更难得的是,他也参加武试,武试论策,也为第一,文治武功!此次三千考生,此人第一!”一个宗老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张濡?”王雄微微思索。

    “大王,就是那日,三千考生的领袖,那黑衣举人,很多考生都称呼他为张先生!”另一个宗老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?”王雄眉头微锁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份榜单,我们已经核查过几遍了,要不要张榜?”那宗老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张榜吧,五天后,还有殿试,也让他们早作准备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宗老应声道。

    待所有官员离去,书房之中,只留下王忠全一人。

    “王忠全,你负责仔细查一下此人,孤总感觉有些意外,此人文采,如此一针见血,应该不是泛泛之辈!”王雄看向王忠全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说的没错,不过,要说到这张濡,老奴其实还是知道一些的!”王忠全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这张濡不是我东方封地子民,昔日游学路过东方封地,纵论各处学院,在东方封地曾引起巨大骚动,老王爷曾经三次亲自去拜访,请这张濡先生出山,入我东方王府而不得!后来张濡离去,老王爷一阵叹息,说痛失大才,此张濡一人,可抵百万大军!”王忠全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张濡一人,可抵百万大军?”王雄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“此人辩才无双,舌绽金莲,可以将活人说死,死人说活,老王爷说,此人是外交天才!只可惜,没能留下他,想不到,他今日却来参加东方封地科考。这是大王之福啊!”王忠全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外交?”王雄神色微动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关于他的身世,我听老王爷提过,他好像是大秦御史大夫的一个堂弟。”王忠全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张正道的堂弟?”王雄这次真的意外了。

    “是,听老爷说,这张正道、张濡,都好像来自某个世家,一个世家大族!具体我也不清楚,只是老奴听老爷说的那么郑重,也很不解,世家大族,能有多厉害?再厉害不也是要依附国家或者宗门?”王忠全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错了!你看到的那些家族,包括我们王家,其实都是不入流的小家族,只能叫着家族,不能叫着世家,世家?有一句话,叫着‘流水的皇族,铁打是世家’!你看过哪个人国皇族传承过万年的?不,从来没有,若是万年不能晋级,也就消失在历史中了,可世家不同,世家的起步,就是有万年以上的传承!否则,没有资格叫世家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王忠全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张濡?出自于世家的人才,不知道能力如何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