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五十一章 天威摄万军
    王雄踏在考场中央,面露阴寒的看着面前两百万大军!

    王雄的容貌,不是什么秘密,早有画像传遍了三十六城,自然很多人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此次勤王,清君侧!实际上,就是来杀光王雄身边的臣子,然后控制王雄作为傀儡的。往松了说,是勤王,可往严了说,却是造反啊!

    王雄的出现,让一众官员,一众将士心中一颤。但,下一刻,所有人都咬了咬牙,毕竟,做已经做了。可没有回头路了。

    “东南城主?孤记得,你的位置,是家父赏赐的吧?还有,这几位城主,你们的位置,也是东方王府赐予的吧?呵,你们好大的胆子,勾结庞太尉,出卖东方王府也就罢了,如今,还想造反不成?”王雄眼睛一瞪喝问道。

    众高官,王雄也看过画像,自然一眼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,这里是什么地方?你们也敢前来造反?两百万将士?你们知道这是大秦吗?造反在大秦,是什么罪责?你们忘了吗?”王雄再度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大喝之下,两百万将士顿时心中一紧。有些人露出一丝后悔之色,毕竟,自己只是听命行事,此刻却……!

    在大秦,造反可是死罪啊!而且,还要连坐!

    “东方王,此次我们随庞太尉,是来勤王的。大王身边有奸佞小人,迷惑君主,我等前来清君侧!我等无罪!”一个城主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等是勤王,清君侧!我等无罪!”一众官员顿时叫道。

    “无罪?呵呵!孤杀了逆贼嬴胜!还要前往神都朝堂,进行自辩!那是因为嬴胜以前是朝廷命官,如今,你们也杀了好多朝廷命官,就算是你们口中的奸佞,他们之前也是朝堂命官!孤尚且有人皇审核,尔等杀了这么多朝廷命官。可否避过审查?不说我东方王府,就算大秦朝廷那关,你们谁也逃不掉!”王雄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一声断喝,两百万将士顿时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是啊,当初王雄杀了嬴胜,也要被大秦追究,我们今天杀了多少人,难道一句勤王就可以避开了?人皇会听我们的话?

    “造反就是造反!今日过后,尔等谁也别想幸免!”王雄眼睛一瞪,语露杀气。

    一声大喝,两百万将士顿时露出一股恐慌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!”很多人都露出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以为你能吓的住我们?”庞太尉眼中充血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雄目光冰冷的看向庞太尉。

    “别急,待会,我们杀光了奸佞小人,大王你就会感谢我们了,并且,将这份感谢,传告东方封地,让东方封地都知道我们此次的功劳,让东方封地都传颂我们的功德!”庞太尉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!”远处巨门瞪眼不信道。

    众官员却是明白了庞太尉的意思,一旦杀光了王雄身边的人,挟持了王雄,到时,东方王府的政令,还不是随便庞太尉自己写?

    庞太尉一句话让众官员宽心了。

    众官员也个个面露狰狞了起来,是啊,一将功成万骨枯!今日过后,谁还在意真相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身边奸佞无数,我们这是帮你!”东南城主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杀光奸佞,大王就知道我们忠诚了!”一众官员大笑道。

    大笑之中,挥挥手,指挥自己的下属准备继续出手了。

    就算王雄回来,又如何?一个早已注定是傀儡的人,能起到多大的效果?不能,一切必须按照我们的想法去发展。

    “杀,杀光奸佞!”一个城主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!”两百万将士,再度举起刀剑,面露凶狞了起来。

    庞太尉一脸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东方王府这边的官员却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只有王雄,露出一丝冷笑:“还真是不知死活,在镇东城,也敢放肆?哼!”

    就看到,王雄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气运云海之中,忽然发生一阵阵巨响,却是气运云海中央,陡然裂出一道细缝。细缝一开,陡然,一只三千丈的巨大青色眼睛睁开了。

    王雄的九品天眼。

    “轰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一股浩大的天威直冲而下。

    天威,其实是天眼调动天道之力产生的一种灵魂冲击!巨大的灵魂冲击,可以让普通人瞬间灵魂巨颤,无力反击,最终跪拜而下。这是一种灵魂压制,所有天眼都能做到,只是所形成的天威大小的不同,同样,释放天威也是消耗气运的。

    镇东城上,东方王府已然收集了大量气运,而且,在镇东城睁开天眼,所有气运将不再浪费。

    天眼一开,莫大天威笼罩全城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在这股天威之下,无数百姓跪拜而下,同样,无数官员、将士也跪拜而下了。

    两百万叛军,原本还想要冲杀上前,但,天威浩瀚,直冲灵魂,只感觉灵魂一阵颤抖,此刻只剩下跪伏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哗啦啦啦!

    跪!跪!跪!………………!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两百万叛军跪下了,东方王府这边的官员也跪下了,一众叛军官员也跪下了。四周考生也几乎全跪下了。

    天眼开!两百万大军,瞬间全部跪伏!

    滚滚气运在不断消耗,可王雄天威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“怎,怎么!”一众叛军露出绝望之色,灵魂颤栗,惊恐莫名。

    “你等权利,是东方王府赐予的。你等俸禄,不是庞太尉给的,那是封地税收,是东方王府赐予的。你等一切,都是我东方王府赏赐的,今日,居然伙同外人造反?呵,勤王,清君侧?一群自以为是的玩意。”王雄冷冷一笑,就不理会这群叛军了。

    如今,能站着的没有多少人了。

    庞太尉带着三个武圣下属站着。

    王雄、巨门、王忠全站着,余烬也勉勉强强站着身子,考生那一方,大多跪了下来,但,却有着一个黑衣考生,正负手而立。黑衣考生不是旁人,正是这群考生的领袖,张先生!

    王雄意外的看了眼不远处的张先生。转而又看向了庞太尉。

    “庞太尉,这就是你的勤王大军?”王雄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庞太尉看了看天上的青色天眼,尤为不信:“你,你怎么做到的?你的实力,不足以调动如此强大的天威。你怎么做到的!”

    天威!是灵魂冲击!不仅仅冲击别人,连王雄也在冲击范围内的,虽然王雄因为天眼,受到的灵魂冲击会小出一些,但,依旧对自己有压力的,所以,王雄调动天眼的天威,需要在自己灵魂承受范围内。

    但,王雄的灵魂,可不是武宗境,王雄的灵魂早已不弱寻常武圣了。不过,王雄可不会跟庞太尉解释。

    “庞太尉,你今日造反,可知会了人皇?”王雄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皇?呵,王雄,你还有脸提人皇,你以为,你这天眼能伤到我?”庞太尉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,加上身后三个武圣下属?先前这群蠢官造反,你可以将黑锅推到他们身上,如今,你敢动手一下试试?”王雄眼睛一瞪,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王雄踏前,庞太尉却是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来时,怎么也没想到,两百万大军在天眼之下,居然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如今,就剩几人站着了。自己要不要动手?

    王雄冷冷的走上前来。庞太尉眼中念头百闪,好想立刻扑上去,拿下王雄,就一切大胜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,看着王雄,庞太尉不知为何,总有种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太尉,属下拿下他!”一个身后武圣马上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巨门、王忠全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余烬,在看押那六大俘虏武圣。

    “庞太尉,你想抓住孤?挟天子以令诸侯?”王雄忽然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庞太尉盯着王雄,虽然感觉到不对劲,但,多年对权利的欲望,还是脑袋发热了。王雄又如何?只要拿下,一切都是我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再敢往前一步,你信不信,就算人皇的面子,孤也可以不顾了,让你今日,留在镇东城!”王雄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可笑,凭你?”庞太尉眼中闪过一丝疯狂。

    “太尉,不要听他瞎说,他王雄,只是气海境修为,根本不算什么,属下拿他如抓鸡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太尉!巨门、王忠全不足为虑,属下三人就能拿下他们!”

    “太尉,还等什么,镇东城只有你才能坐镇,东方王府算得了什么?一个左百峰,都挡不住!”

    三个武圣急切道。

    就在三个武圣焦急的催促庞太尉之际,不远处陡然走来三人。

    “大王!您睁开天眼,马匹受惊了,我们走回来的!”却是巳心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巳心用绳子套着左百峰和火麒麟二人,拖着二人,走向了的万军跪伏的中心。

    左百峰、火麒麟也是武圣,此刻能顶住天威,茫然的看着四周万军跪伏。

    而庞太尉、三个武圣却个个瞪大眼睛露出一股心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火麒麟、左百峰?”庞太尉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庞太尉,你的实力,应该比左百峰要强,你可以试试!”王雄露出一丝冷笑的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踏,庞太尉顿时身形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庞太尉比左百峰、火麒麟强,但,也强的有限啊。那两人,还是王雄在赤练圣地抓住的,那里还有赤练圣主啊。如今,在镇东城,气运主场,王雄实力只会更强。

    自己四人扑上去,拿下王雄最好,若是拿不下呢?一旦拿不下王雄!无法控制王雄下达政令,那就是真的造反了。

    不是不可能的,庞太尉自比实力超过左百峰,可,自认不如巳无极啊。王雄能在巳无极手中全身而退。还抓了两个旗帅,他到底有多少后手?

    不是勤王,是造反了!到时不仅仅东方封地,整个大秦都容不下自己了。

    还要动手吗?

    王雄眯眼看着庞太尉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就刚才,王雄看出了庞太尉已经脑热了,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。自己虽然因为天眼,实力强大,未必奈何得了庞太尉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好了,亮了一下自己底牌,也算给庞太尉泼了一盆冷水,让庞太尉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要庞太尉一冷静,自己就可以吓住他了。

    “庞太尉,你当真以为,你们今日的行为,没有外人知道?人皇和七王在我镇东城,没有眼线?”王雄冷笑道。

    王雄一说,庞太尉顿时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是勤王、清君侧!现在,你想要弑君!谋反?你认为,大秦内的官员,能弑君夺取君王一切?还是觉得,人皇与七王允许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件发生?没错,这些事没发生在人皇与七王身上,可,你觉得他们会允许在大秦开这个先例?你没想过吧?还是你根本就不敢想?”王雄再度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王雄的话,好似大锤一般,狠狠的砸在了庞太尉的心里,庞太尉听了王雄的话,不自觉的又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这群叛贼,今日来找死!你可以将黑锅扔给他们背,但,他们如今全部被孤慑服了,你还敢动?来,孤站在这里不动,给你动手,如何?你敢吗?”王雄瞪着眼,再度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王雄一步踏前,庞太尉一步退后,眼中忽然闪过一股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这一刻,庞太尉彻底从愤怒和脑热中清醒了,看着王雄,忽然间浑身发冷。除非你不想在大秦混了,否则,今日之事,足够抄家灭族了。

    挟天子以令诸侯?是啊,好计策。可,成功后,就是七王征伐,就连人皇都不可能保自己。

    今天,今天这是要完蛋了?庞太尉忽然露出一丝绝望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