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四十七章 勤王
    镇东城!

    一夜之间,镇东城刮起了一股血腥狂潮,也不知王忠全从哪找来的无数杀手,忽然间,一家家的府上被血洗一空。

    王家十八脉子孙,一朝之间,六脉全部血洗。从上到下,一个不留!

    来的太快,太突然,来的太迅猛了,另外十二脉王家子弟,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要杀光了。

    王家一个宗老院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王忠全他要造反吗?谁知道怎么回事?”一个宗老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我大概知道一点,应该是他们六脉,想要配合王天策上位,所以……!”另一个宗老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配合王天策上位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人上次喝酒,醉酒时不小心说漏嘴了,我一开始没当回事,想不到,他们真敢啊!”那宗老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哼,活该,他们六脉想要夺权?想要再骑到我们头上?活该!”一个火爆脾气的宗老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没想到,王忠全手底下,还有这么多人?”先前宗老神色复杂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都小看了王忠全,这四年,王忠全守护王爷,躲避了多少明枪暗箭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军中,虽然被王天策执掌,但,忠于老王爷的还是有很多将领的,此次,王忠全调遣这些忠军,不是什么难事,只是没想到,他捂到了现在,居然没有泄露一丝风声!”一个宗老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王忠全此次做事,有些太张狂了吧,一朝之间,全面屠杀?我怎么感觉,是王忠全挖好的坑,等他们跳的啊?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谋逆之心,怎么可能跳入坑中?此事怪不了王忠全,只是,王忠全的手法有些太毒辣了!斩草除根,一个不留?那些人的后代子孙,终究还是王家血脉的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我们要管吗?”

    瞬间,院中众人一阵寂静。众人想管,可已经迟了,王忠全以雷霆之势,已经将那六脉杀的快光了。此刻管,非但救不了人,还惹一身骚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一个管家冲入小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一个宗老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,外面有一个参与造反的少爷,前来求救。老奴不敢做主,前来禀报!”管家开口道。

    管家一开口,小院中顿时一静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,才想起我们?”一个宗老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纠结,不知该不该管,管吧,那六脉吃独食,不叫上自己,最后要噎死了才来求救,谁都膈应的慌,况且,还是造反大罪。可要是不管吧,终究是王家血脉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小院的主人。小院的主人沉默了一会:“算了,让他入府,以后交给王爷发落,毕竟,他们可能也是无知。是他们的宗老造反,他们还罪不该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管家匆匆出去。

    可很快,那管家惊慌的匆匆而来:“老爷,那少爷,被乱刀斩杀在门外了!来了一群军人,最终拖走了!”

    小院中众王家子弟顿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王忠全,好快的动作,好狠的决心啊!”那宗老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小院之中,王家子弟尽皆一阵愤怒。

    东方王府,王忠全小院。

    一个个下属不断前来禀报,三个家仆做着统计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如今该杀的已经杀了,还有十个在逃!”一个下属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继续搜,继续杀!一个不要留!”王忠全目光冰冷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王家血脉,王爷自然会给尔等一世富贵,可惜,有些人太贪权了,你要是有能力,贪权也没关系,王爷也会重用你们,可无能还想贪权?贪权也就罢了,还想造反?也不想想,你们如今的权利是谁给的,你们如今的富贵是谁给的,哼!”王忠全冷声道。

    而这句话,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却不小心传了出去,传到了王家十二脉子弟之处。一个个王家子弟,自然对王忠全恨得牙痒痒的,可谁也没敢这时候去触王忠全眉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一个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六路匪军,围杀天狼营,却不想,最终反被天狼营、巨门围攻了。

    六大武圣?五万匪军?

    在王雄留下的后手面前,根本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骷髅大军,傀儡金甲战士、傀儡黑甲将军、天狼营、两百僵尸,无不是凶猛无敌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,不到半日,已经分出结果了。

    整个山谷都已经被鲜血、碎肉洒满了。

    好一副人间地狱图。

    六大武圣,已然全部重创,个个身上都是血肉翻出,惨不忍赌。已然没有再战之力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六大武圣最终投降了,也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五万匪军,基本都杀光了,只剩下一百武宗境,也是浑身是血的跪了下来,都投降了。

    “投降的倒是爽快啊,原来你们都不是匪军,是庞太尉的人?”余烬面露凶狠道。

    “四年前,太尉带我们来东方封地,就让我们混入四方山贼之中,并且尽快杀了贼首,取而代之。于太尉计划有大用。所以……!”一个浑身是血的武圣苦涩道。

    先前一战,可怕的不是余烬、巨门、黑甲将军,最可怕的还是那群僵尸,太残暴了,基本一面倒的屠杀啊。要不是这些僵尸,众人虽然不敌,但最少还能逃,可,僵尸围着,谁也逃不掉,若不是投降的早,此刻……!

    余烬看了看战场。

    群狼伤势可恢复,并无大碍。两百僵尸有些破损,想必也很快就能恢复。己方破坏最大的还是那群傀儡。

    金甲战士,毁了三千个。就连那武圣实力的黑甲傀儡,也彻底散架了,看样子是修复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这群傀儡,还真是样子货!”巨门一脸郁闷。

    “也差不多了,将他们全灭了,俘虏了六大武圣,一百武宗!可以向王爷交代了!”余烬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差不多啊,剿灭了九路匪军,可谓是圆满完成任务,可我就郁闷了啊,这傀儡是王爷借给我的啊,我将它们弄的都快毁了!”巨门郁闷无比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回去复命吧!大总管将僵尸借给你,他那边防御,或许就薄弱了,王爷回来前,可不要出事!”余烬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马上回去,这里的战场尽快通知城卫来打扫,大总管说了,这些尸体不要丢,可以继续培养尸气,滋养僵尸!”巨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游街过后,全部送往镇东城!”余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东心城。

    庞太尉和一众官员等待着消息,众人心中颇有焦急,但,更多的是兴奋的期待,六大武圣啊。围杀个天狼营,怎么可能出事?

    “报,报,报!”这时,一个男子慌慌张张,跌跌爬爬的跑入大殿。

    “太、太尉,全完了,全完了!”那男子露出惊恐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全完了?”庞太尉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小人,小人没参与,在远处看的,骷髅、金甲军、僵尸,好多,好多,全完了,全完了!六位将军,全部被抓住了,全部!”那男子依旧心有余悸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庞太尉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那男子语无伦次,但,还是将一切慢慢描述清楚了。

    描述清楚的一霎那,殿中所有人都倒吸口寒气。

    六大武圣,一百武宗境将士?全部再无再战之力了,全部俘虏?这,这在之前,谁也没想到这个结果啊,居然谁也没有逃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雄故意的,他故意的!”庞太尉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故意的,王雄故意用天狼营来钓鱼的,原来他早有准备,巨门、傀儡、僵尸。好狠的王雄,好狠的王雄!”庞太尉愤怒的一掌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面前茶几轰然崩碎而开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侍卫快速闯入大殿。

    “启禀太尉,天狼营通告天下,九路山贼匪军,已经全部剿灭,如今,正押解一众匪首,前往镇东城,等待东方王归来发落!”那侍卫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九路?全灭?传向东方封地各处了?那,王雄岂不是又要收割一批气运了?”一个官员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庞太尉胸膛起伏,脸上气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噗!”一口鲜血瞬间喷出。

    “太尉!”一众下属顿时惊恐道。

    庞太尉却是轻呼口气,面露一股大恨色。太恨了!那六大武圣,可是自己的底蕴啊,居然被全抓住了?

    昔日刚来的时候,东方王府只有一个武宗境,只是王天策。自己携带天威而来,可谓是横扫一切的啊。

    可如今,短短时间,东方王府崛起的速度已经让自己毫无招架之力了。

    就连自己手下的一众武圣将军,都被俘虏了?那自己还有什么?财权被夺,人事之权被毁,手下陆续背叛,武装军队的将领被抓。自己的底牌,越来越少了,而那王雄却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这一仗,看来是王雄赢了!

    庞太尉忽然变的无比萧索。

    “太尉,诸位将军被押解前往镇东城了,我们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以山贼匪军头领的名义被抓去了,我们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众下属担忧道。

    庞太尉眼皮跳了跳:“不行,本官要去一趟镇东城,将他们要回来,他们是本官立身之本!”

    “可,我们怎么去?没有借口,就这样去,他们根本不会放了诸位将军的啊!”一个下属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勤王!清君侧!”庞太尉眼中闪过一丝狠唳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数日之后。

    王雄骑着巨阙,巳心骑着一匹白马,身后拖着被捆缚的左百峰与火麒麟,踏上了白子沙漠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回来了!”巳心笑看向远处天空的金色云朵。

    那金色云朵,就是东方王的气运,浮在镇东城上空,越发的金灿灿一片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回来了,本王感到,气运又增加不少,看来,余烬那边有突破了!”王雄满意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会试的日子吧!”巳心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会试?是啊,会试!”王雄双眼一眯。

    科举已经进行到会试了,离赶走庞太尉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一旁左百峰、火麒麟一脸郁闷。

    二人已经拔了头顶的金针,已经清醒,可修为被封,此刻被俘虏而来,依旧郁闷难填。

    “巳心圣子,你真的要背叛赤练圣地?”左百峰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呵,二位记清楚了,我现在是东方王麾下臣子!圣子之名,不敢当了!”巳心冷冷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