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三十三章 有叔老鹤
    升仙谷!

    一声巨响,王雄的大门再度被砸碎而开了,一众将士看到仙人杀来,个个面露恐慌之色。

    那可是仙人啊。一扇扇子,就有滔天之威?刚才和赤云子的一次对掌,那余波就震的一些普通人内俯重创了。

    五十将士跟着王雄来的升仙谷,经历了多少危险,可先前的危险,也没法和现在比啊。

    那可是仙人?这一次完了!

    一时间,有些将士居然心慌的开始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想当逃兵?”一个将军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想死,要死你们死,那可是仙人!”二十个将士惊恐的向着升仙谷外逃跑着。

    四周武圣露出一丝不屑,原来,王兄带来的这群人,也有很多胆小怕死之辈啊。

    “想逃?呵呵,在本仙人面前,没人逃得掉!老鹤!”赤澜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赤澜子身后,那双目空洞的巨大仙鹤瞬间拍翅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呲吟、呲吟!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仅仅看到一阵白色剑光闪过,那巨大的仙鹤就飞了回来,继而,逃跑的二十个将士,个个头颅抛飞而出,血溅三尺之外了。

    “那仙鹤?武圣巅峰?”有武圣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好快啊,不愧是仙鹤妖?”

    “那是剑气?仙鹤羽扇,剑气四溢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周众人顿时露出惊诧之色,赤澜子已经够厉害了,他身后跟的仙鹤,居然也如此厉害?

    王雄小院逃兵瞬间全部斩杀,小院的其他人却是惊恐的扑向院内,向王雄禀报去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赤澜子折扇眯眼看向小院之际,一群将士拥簇着一个白袍身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东方王,王雄!

    王雄缓缓踏出,整个升仙谷都屏住了呼吸,所有武圣都死死的盯着王雄,众人可还记得,数日前人肉烟花的霸气,今日,还会如此吗?

    王雄踏步走出来,赤澜子也眯眼盯着王雄。而赤澜子身后的仙鹤那空洞的眼神中,忽然冒出一丝神采。

    “王雄?呵,看样子,和当年是有点不同了?”赤澜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对面王雄眯眼看向赤澜子,眉头微皱:“赤澜子?”

    “呵,不简单,以你这榆木脑袋,还能记得本仙人?不过,听说你杀了本仙弟子?”赤澜子眯眼冷声道。

    王雄戒备的看向赤澜子。

    “王爷,就是那头仙鹤,他刚才杀了我们的人!”一个将士低声在王雄耳边叫道。

    王雄看向赤澜子身后的仙鹤,看到那仙鹤的瞬间,王雄陡然脸色一变:“贺叔?是你?你怎么?”

    贺叔?

    山谷之中,一众武圣露出好奇之色,这王雄连赤澜子的坐骑也认识?

    仙鹤看了看王雄,没有说话,眼神之中,透过一股悲哀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贺叔?你怎么跟赤澜子在一起?还有,你眼睛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王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仙鹤脖子上套着一个金环,眼皮上有很多刀疤,看上去极为狰狞。可王雄问话,它只是露出悲伤之色,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武圣不是能开口说话了吗?这仙鹤怎么……!”四周武圣露出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难得你还认识这老鹤?哈哈哈,贺叔?它当年,只是王洪的坐骑而已,你居然叫他叔叔?”赤澜子忽然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赤澜子,为何我贺叔不能说话了?”王雄脸色一沉道。

    王雄一眼就看出了问题,老鹤不是不愿意和自己相认,那眼神中可是充满了千言万语,但,却不发一言。肯定和赤澜子有关!

    “因为,我拔了它的舌头!”赤澜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王兄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在王府,我不就是想要拿你一颗丹药嘛。王洪那老东西,对你还真是疼爱啊,为了治好你的蠢笨,不断给你炼制开灵的丹药,可,那有什么用?蠢的人,是治不好啊!我就趁王洪不再,拿了一枚给你的丹药,本来那算什么?你吃不吃都没有效果,也不是什么大事,可这只老鹤护着你,不但用嘴啄伤了我的眼睛,还大喊大叫,喊了一大堆人来,害的我被师尊好一番责怪!好,好,好!王洪一死,这老鹤就落我手中了!”赤澜子露出一丝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贺叔当年为我守护丹药喊了几句,你就拔了它的舌头?”王雄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不但拔了它的舌头,还刺瞎了五次它的眼睛!更让它为我坐骑,以报当年之恨!”赤澜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一旁仙鹤低着头,眼中尽是苦涩之意。

    “赤澜子?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种眼神看着我,刚才我已经听说了,我那弟子,为了帮我夺取你那天眼,还被你杀了?”赤澜子眼中闪过一股寒光道。

    “为你抢夺天眼?你想多了,你天性凉薄,你的弟子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会帮你夺?况且,我若猜的不错,那莽三太子,你也只是利用他身份,收集一些天材地宝罢了。他死了,你并不伤心。赤澜子,我看我贺叔脖子上的金环是专门用来控制他的奴兽环吧?我可以给你一枚天道种子,你将我贺叔还给我!”王雄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不可啊,天道种子,一颗难求!”身后一众将士属下顿时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,本王的东西,还轮不到你们来插口!”王雄冷冷的看向自己一众下属。

    王天策怎么整军的,这群属下太没大没小了。

    王雄不理会一众下属,而是看向赤澜子。

    赤澜子身后,老仙鹤惊讶的看向王雄,眼中闪过一股难受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哈,你这榆木脑袋,的确不一样了,居然还会和我讲条件?王雄,你还真敢想啊!”赤澜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王雄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老鹤,你就不要想了,当年之辱,我还没消气,最少还要再折磨它十年八载,至于一枚天道种子?你还真会做梦,杀了你,天道种子,不是都是我的!”赤澜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冷笑着,手中冰海扇猛地一扇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一股寒风向着王雄席卷而去!

    王雄脸色一沉,探手一招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大地之下,瞬间再度冒出无数藤蔓,土石纷飞向着赤澜子而去。

    王雄真的与仙人斗起来了?

    四周无数武圣都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藤蔓?呵,当年王洪可没有玩过如此招式,不过,不要紧,这藤蔓海算得了什么?冰海狂澜!”赤澜子一声冷喝。手中催动扇子猛地一催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寒风中瞬间夹杂了无数冰雪,冰雪寒气十足,一路扫过,地上瞬间结起一股股巨大的冰霜。

    滚滚藤蔓要将赤澜子包围的,可冰雪冰霜扫过,所有藤蔓瞬间冻结而起,好似忽然化为冰雕一般,无法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王雄所在小院四周,瞬间被冻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,一众将士个个冻得浑身发抖。而王雄衣服、眉毛、头发也布满了冰霜。

    一招之间,自见分晓。

    四周无数武圣纷纷倒吸口寒气。

    那藤蔓海的威力,所有人可是亲眼见证过了啊,对付普通武圣,根本就是残暴的绞肉机啊,可如今,在仙人面前,居然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冻结了?瞬间全部冻结了?

    一招之间,胜负已分?

    赤澜子露出一股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而远处的王雄,化解体内的寒气过后,也是脸色阴沉了起来。

    藤蔓海,无法困住赤云子。如今,连赤澜子也困不住吗?

    仙人?仙人就可以为所欲为?

    王雄面露狰狞,探手,想要召唤镇天阴煞阵。这些天,拼命布阵,就是为了对付吕先生、赤练圣主、赤云子的。

    想不到,要提前暴露了。这一暴露,或许赤练圣地的人察觉,接下来的升仙大会,自己也参加不了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赤澜子也是眼中一冷,即将再度出手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却在此刻,仙鹤忽然一扇翅膀,到了赤澜子面前,张开翅膀,用后背挡住了王雄,这是在守护王雄。

    “王洪的坐骑?还真是忠诚啊!”四周传来一阵感叹之声。

    “孽畜,你也敢拦我?”赤澜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仙鹤却是忽然跪了下来,对着赤澜子好似在磕头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老仙鹤,是在向赤澜子求饶?求赤澜子饶了王雄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忠诚,我怎么养不出如此忠诚的仙鹤?”

    “顾念旧主,这老鹤也是有情有义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周议论纷纷,却影响不到赤澜子,赤澜子脸色阴冷的看着仙鹤。

    “贺叔,你怎么可以?我记得你说过,你这一生只跪天地,绝不向任何人曲膝的啊,你不要跪这小人,我能对付他!”王雄顿时急切道。

    但,老鹤却不断对赤澜子磕头,看的远处王雄面露杀气,因为王雄明白,贺叔是为自己才下跪的。

    王雄心中很难受,同样也很生气,这一刻,哪怕不能参与接下来的升仙大会,哪怕暴露镇天阴煞阵,也要帮贺叔讨回尊严!

    王雄就要召唤阵法之际,赤澜子却是探子一摇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仙鹤脖子上的金环忽然颤动起来,继而快速缩小,勒住了仙鹤的脖子。

    仙鹤顿时疼痛的痉挛在地,脖子处鲜血四溢。痛苦无比。

    可纵然如此,仙鹤依旧艰难的爬起来,跪着赤澜子。眼中闪过一股股讨饶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奴兽环!”王雄脸色一变。忽然停下了召唤阵法。

    因为王雄发现,就算打败仙人也救不了贺叔,反而会让贺叔更加痛苦,因为那是奴兽环,奴兽环的主人不停下控制,奴兽环就会一直紧锁痛苦贺叔,而且,一般人根本解不开。直到贺叔死!甚至,奴兽环主人死,奴兽也跟着死。

    王雄无法召唤镇天阴煞阵了,因为一旦召唤镇天阴煞阵,能不能对付赤澜子不清楚,但一定会将贺叔逼死的。

    “赤澜子,够了!”王雄面露一丝愤慨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赤澜子大笑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