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七章 藤海无敌
    看着血色王雄,左百峰万念俱灰,因为,自己赖以为傲的手段,在此刻王雄面前,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生死就在王雄一念之间,自己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快放开我,否则,圣主不会放过你的!”左百峰惊恐莫名的叫道。

    左百峰,赤练圣地八大旗帅之一啊,如今在王雄面前,居然根本不是其敌?这王雄成长的也太过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王雄冷冷一笑,探手取出一根一尺长的金针。

    “呲!”

    瞬间,金针刺入了左百峰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左百峰惊叫道。

    但,王雄手中不停,第二根金针,瞬间刺入了左百峰的丹田,第三根金针刺入了左百峰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金针封脉!”巳心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当初,王雄就是用三根金针封印自己修为的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藤蔓一松,左百峰瞬间跌落在地,但,此刻,左百峰却无法动弹了,一身修为被封印了,身体还行动艰难。

    左百峰修为被封住,但,内心之中却涌出一股劫后余生的激动。王雄封印自己,不准备杀自己了?

    “王雄,你要干什么?”左百峰看着血色王雄道。

    王雄冷冷的看着左百峰。扭了扭脖子,后背之上的龙筋,短短时间炼化了刚吸收的血液,渐渐也隐了下去,王雄体表的血光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王雄慢慢恢复原样,除了肉躯还在被真气淬炼的有些痛,其它都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外界终于传来了覆海城守卫的声音。同时传来大量军队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东方王,左百峰是我赤练圣地旗帅,还请放了旗帅!”外界传来一个战战兢兢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“想死就进来,别在外面聒噪!”王雄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外面瞬间哑了。

    刚才的战斗,一众守军还是看的仔细的,那藤蔓海有多恐怖,血修罗王雄有多可怕。众守军自然清楚,现在进去?那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一些胆小的官员甚至腿都在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想干什么?”左百峰盯着王雄,面露狰狞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干什么?本王还想问你干什么?本王受赤练圣主之邀,前来赴会,你们却来围杀本王的人?呵呵,既然来了,就要付出代价!”王雄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,是我听了嬴东蛊惑,没忍住,你放了我,接下来你赤练圣地行程,我绝不为难你!”左百峰盯着王雄道。

    “放你?哈哈哈,左百峰,你是当旗帅当傻了吗?”王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杀我?圣主一定会要你命的!你不敢杀我,否则,你刚才就动手了!”左百峰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敢不敢杀你,可不是你说了算的!”王雄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绑起来!”王雄对一众下属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顿时有将士将左百峰捆绑而起。

    另一边,王天策激动道:“王爷,刚才那是天眼的威力?怎么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王雄眉头微皱:“这个时候,你不是该关心你的下属死了多少人吗?”

    “啊?哦!臣只是为王爷的神威高兴!”王天策顿时神色一肃。

    大秦行宫已经被无数藤蔓弄成一片废墟了。

    王雄护着一众将士,可一众将士先前死伤太多了,还剩下两百人。

    “先为将士们收殓尸体!出城找个地方,为他们掩埋!”王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将士顿时快速收敛尸体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外界的守军,王雄根本没当回事,当然,外界守军其实也分为三派的,一派害怕,什么也不管。一派站在赤练圣地一方,一派属于忠于王雄的一方的。三派内部一阵冲突,致使没人敢来惹王雄了。

    一众尸体很快收殓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地方,王雄也不能待了。

    王雄骑着巨阙,带着一行人抬着尸体们缓缓离开覆海城。

    离开之际,无数百姓、官员偷偷观望。

    “那是旗帅左百峰吗?居然被王爷扣押了!”

    “王爷真厉害!”

    “刚才好大的动静,难怪王爷敢来赤练圣地,原来王爷如此厉害!”

    “王爷,快收回覆海城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姓口口相传,继而虽然覆海城还是赤练圣地的城池,但,百姓心中,却极度渴望王雄夺回城池了。

    王雄一行人缓缓踏出覆海城,此刻,第一缕阳光也照射而出。天亮了。

    出了城门,王雄正要说什么,陡然远处一缕黑烟冲天。

    “白水岛?”巨阙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白水岛,不是马忠良所在岛屿吗?怎么浓烟滚滚的?

    “糟了,马伯伯出事了!”王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嬴东?可,嬴东应该已经吓破了胆,根本来不及啊!”王天策脸色一变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好左百峰!巨阙,走!”王雄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马忠良兢兢业业为了王府这么多年,王雄可不想看到他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巨阙载着王雄快速奔向覆海岸边。

    “那艘有帆的小船,鼓动风力,快!”王雄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巨阙跳上一艘小船。

    风从虎,巨阙卷动一阵阵大风快速吹动小帆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小船快速向着远处白水岛射去,王雄为了减轻小船重量,更是探手掀翻船上的一切物品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快!”王雄一阵心焦。

    巨阙用尽了全力,小船乘风破浪,没多久就抵达了白水岛。

    白水岛外,停着十多艘王雄先前没见过的官船。

    “官船?官船?”王雄脸色一冷。

    在小船离码头不远的时候,巨阙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驮着王雄,巨阙快速跳上了岸,可岸边四周,尽是尸体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白水岛大屠杀?我们先前走的时候还没有?”巨阙脸色狂变。

    巨阙拼命的向着山庄跑去,先前在海上还能听到惨叫声,可上岸了以后,已经没有惨叫声了,只有浓浓的大火疯狂的烧着山庄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都死了?都烧了?”巨阙惊讶道。

    跑入火海边缘,终于看到人了。那是五千将士,个个手拿刀剑。围着一个堆砌起来的尸山。

    而那堆砌的尸体,王雄也见过,因为他们的衣服都是马家的仆从的穿着。

    整个马家,近乎被全灭了?

    滚滚尸山前面,马忠良面前躺着十几具儿女的尸体。一个黑衣男子,一剑从马忠良后背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马忠良,昔年你曾向本圣子投诚,本圣子给你权势,想不到啊,你还心系着东方王府啊?若不是有人禀报,我还不知道,我被你骗了这么多年?你应该知道,背叛本圣子的下场,我要你亲眼看到马家灭族,我要杀光你马家所有人,我要你眼睁睁的看着儿女被我杀死。马忠良,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!”黑衣男子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呲!”

    一剑瞬间刺穿马忠良胸口。

    “不~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远处赶来的王雄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嗯?”所有人顿时扭头看来。

    包括面露决绝的马忠良。

    当自己的家族被灭的时候,马忠良虽然悲伤,但,咬着牙龈撑着,因为马忠良知道,就算自己求饶也没用,自己坚持为东方王府奔波,就准备好了这一天。

    可,马忠良看到王雄骑着巨阙奔来的时候,却再也绷不住了,眼中闪过一股极度恐慌。

    “王爷,快走!他是巳圣圣子,快走!噗!”马忠良声音中充满了凄厉。

    “哦?”身后巳圣意外的看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王雄?我赶来的时候,你已经逃跑了,我还以为,左百峰和嬴东会杀了你,想不到,你居然还敢回来!”巳圣露出一丝兴奋的狞笑。

    “马伯伯?雄儿害了你!”王雄露出一股悲痛,继而面露狰狞的看向巳圣圣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谁,今日,你杀我马伯伯,就给他陪葬吧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狠唳。

    “陪葬?是你给他们陪葬吧,给我拿下!”巳圣圣子冷喝道。

    “吼!”五千将士一声大吼,就要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找死的东西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狰狞,探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大地一阵炸响,无数土石冲天,伴随着的是滚滚藤蔓海,一瞬间,无穷藤蔓直冲五千将士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五千将士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所有人举剑惊恐的斩向一众藤蔓,但,藤蔓太多了,就算有些被斩开。但,依旧有无数藤蔓捆缚而来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一个又一个将士被捆缚而起。

    捆缚起来,只是开始,就看到一个将士被捆缚,藤蔓冲入其口中,继而身体迅速膨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第一个将士爆炸了。

    “嘭、嘭、嘭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将士,犹如炸弹一般,在半空中炸开,血肉四溅,碎骨绽放,血腥的场面,顿时让所有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继而,那炸碎的尸体中,鲜血雾化,快速将这一片天空都染红了,滚滚血雾,好似一个漩涡一般涌向王雄。

    王雄踏步上前,犹如地狱里面爬出来的血修罗。看的剩下的人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“啊,啊!”、“呜呜呜!”、“嘭!嘭!”、“咕噜噜!”

    惨叫声,藤蔓从口中刺入腹中的呜呜声,将士爆炸声,龙筋喝血声,听的剩下之人毛骨悚然,包括巳圣圣子也陡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五千下属,逃出去的不过寥寥五十人,剩下的人在惨叫中绽放爆炸而开。一场血色烟花在所有人前绽放。

    “怎么、怎么会这样?”活着的人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天道之力?哼!怕什么,这些藤蔓就是多而已,随我杀过去!”巳圣圣子大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约有五十个强者跟随巳圣圣子快速杀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大量藤蔓炸碎冲天,巳圣圣子比左百峰还要强,一时间,周身罡气四方,就连藤蔓也无法靠近一般。

    五十个强者配合着巳圣圣子,快速斩碎藤蔓向着王雄推进之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他们不怕藤蔓?”巨阙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怕?哼,巳圣与左百峰实力相当,也想逃出本王的藤海,哼!”王雄一声冷哼踏步在地。

    藤条从四面八方,如灵蛇一般涌向五十人,五十人剑芒凶猛,但,王雄他在藤海之中,身形变幻,转眼间,五十人不断有人被藤蔓缠绕。

    一声声爆炸,转眼变成了满地碎片。血雾笼罩王雄,无比的血腥。

    巳圣圣子等人的剑是厉害,但,比不过无穷无尽的藤蔓,转眼,五十人就要死干净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巳圣圣子一人,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快走,快走!”巳圣圣子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走?现在,你们谁也别想走!”王雄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藤蔓瞬间遮天蔽日,将所有去路全部封锁,将所有人瞬间全部淹没其中,好似大海中一个浪花,将所有人全部卷入海底了。滚滚藤蔓瞬间将所有人缠绕了。

    “死”王雄面露狰狞的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滚滚藤蔓钻入一众强者口中,迅速膨胀。

    “嘭、嘭、嘭………………!”

    五息过后,藤海没了动静,所有藤蔓忽然耷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巨阙惊骇的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碎肉,无数干瘪的碎肉,再无其他,所有人全部被杀,鲜血全部涌入王雄体内了。

    “轰!轰!”

    王雄体内再度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体内真元增加到了十六滴之多。

    武宗境第五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活着的身体被藤蔓包裹落在王雄面前。

    却是巳圣圣子,瞪着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雄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!这短短时间,自己的所有人都死了?包括自己,生死都在一念之间了?

    “你不能杀我,我是赤练圣子!”巳圣圣子惊恐的叫着。

    叫完之后,巳圣脸色一变,因为巳圣想起来了,王雄已经‘杀过’一个赤练圣子了,再杀一个也无妨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一脚踩在巳圣圣子的脑袋之上。

    “本来,本王引你们来覆海城,只是为了抓几个护身符罢了,可你千不该万不该,居然杀我马伯伯,哈,让你简单死太便宜你了,本王要将你千刀万剐,凌迟处死,为马伯伯报灭族之仇!”王雄面露狰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