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五章 赤练恶军
    覆海城。

    王雄刚到城外,就看到远处冲过来三个男子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这妖虎,刚才一眨眼就没了?害的本旗主好找!”

    “刚才还真机灵,见到旗帅就逃?哼,要不是旗帅要杀王雄,能让你跑了?让我们三人来追你,还真是大材小用!”

    “咦?背上还有一个人?啊,王雄,是王雄,他不在使馆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真是天赐功劳啊,拿下王雄,我们就立大功了!”

    “不用拿下,这王雄滑的很,直接杀了,带人头回去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个男子面露狰狞的向王雄、巨阙扑来。

    巨阙面露狰狞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别管他们,快入城!”王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!”巨阙茫然道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,他们让我走吗?这三个可是赤练圣地的旗主,都是武宗境的高手啊。

    “入城?活着就别想进去了,死了到可以进去,纳命来!”三个男子近乎同时大笑中向着王雄扑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王雄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也就这一声冷哼之际,面前地下陡然裂出一道地缝。

    “呼!”“呼!”“呼!”

    三根藤蔓诡异的破土而出,好似三道灵蛇瞬间冲向三个旗主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三人脸色一变想要去斩了藤蔓。

    但,藤蔓犹如灵蛇,犹如王雄昔日的长鞭般无比的灵活,瞬间避开了三个男子,以极快的速度瞬间缠绕三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被捆缚住了!挣不开?”三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就这瞬间,三根藤蔓的头部冲入了三人的口中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三人瞪眼惊恐,但,一切来不及了,三根藤蔓冲入三人口中,凶猛的一阵疯涨。直冲三人肚里,并且快速膨胀,仅仅瞬间,三人就肿胀而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巨阙惊讶的看向三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近乎同时的三声巨响,三人肉躯瞬间被疯涨的藤蔓撑爆了,鲜血四溅,碎肉满天。

    三个旗主,一个照面就全死了?

    巨阙陡然一激灵,有些惊恐的看向王雄。这是王雄做的?

    可一切还没完,这一刻,王雄后背之上,好似有着一条大筋绽放出粉红色光芒。光芒一出,三具尸体溅射的血液,好似受到某种吸力一般,瞬间冲向王雄后背而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好似一阵血雾,瞬间将王雄笼罩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巨阙惊讶道。

    王雄也瞪大了眼睛,是自己那条长鞭,也就是捆仙绳,在修炼《真龙图》的时候,化为龙筋融入身体的,本来,王雄也没觉得什么,可此刻自己杀了三个人,龙筋居然产生一股吸力,将被杀死三人的血液全部吸纳而来。

    “咕隆隆!”

    王雄似乎还听到体内传来龙筋喝血的声音,就看到一阵阵血雾全部被王雄吸收了。

    “不仅仅血液?还有真气、真元?”王雄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却是龙筋将血液吞食了,同样,三个旗主炸碎,其体内的真元、真气瞬间溃散,龙筋还卷了三人的一部分真元入了王雄体内。

    三股真元,是伴随着血液一起吸入王雄体内的,龙筋虽然血液、真气都吸来了,但,好似只需要血液,对于真气、真元根本不需要一般。这些有别人印记的真元、真气即将溢出体外消散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真元不一样,所以,对于别人的真元,并不好吸收。但,对于王雄来说,却没有关系,这些真元,可以通过太极阴阳轮化解啊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太极阴阳轮一转,瞬间将滚滚入体的真元炼化,化为王雄需要的真气,瞬间涌入王雄丹田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滚滚真气的形成,比王雄平时修炼的还要快。

    “龙筋配合太极阴阳图,凡是被我杀死的人,鲜血、真元都会强行剥离抽取?还真是妖邪的配合啊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精光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外界,刚才三人的碎尸坠地,此刻已经干枯了下来,鲜血一滴不剩,只剩下碎肉一片了。

    三个武宗境啊,转眼变成一堆干尸碎片了?巨阙本能的一激灵。

    “还看什么,快走!”王雄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巨阙带着惊骇快速向着城中而去。

    留下一地碎尸和瘫软了的藤蔓。

    --------

    覆海城!

    夜深之刻,大量将士蛮横无比的直闯城中,为首一人,更是旗帅左百峰。一时间,覆海城守卫不敢上前了。

    两千兵马急匆匆而来,也瞬间引动无数百姓惊讶,在这大半夜的,城中还有兵士?

    没多久,在城中大秦使馆就传来怒啸之声,同时灯火通明了。

    左百峰、嬴东带着几个强大的属下,站在一座房屋之巅,冷冷的看着大秦使馆之内。四周两千将士,更将使馆围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旗帅,那边虎妖巨阙跑了!”一个下属叫道。

    “去追来!”左百峰一声令喝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三个下属快速紧追而去。

    “给本帅围好了,再有人逃出去,拿你们是问!”左百峰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旗主们喝声道。

    王天策带领自己的属下,凝重的看向左百峰。不远处,巳心站在一旁,死死盯着嬴东。

    “左百峰,你们想干什么?我们可是受赤练圣主之邀前来,这就是你赤练圣地的待客之道?还有你嬴东,你为大秦皇孙,如今居然堂而皇之的站在赤练圣地一方?你不怕大秦律法制裁吗?”王天策一声喝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王天策,你听好了,我现在是赤练圣地的圣子,嬴东圣子!”嬴东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嬴东圣子?”一旁巳心捏紧拳头,眼中闪过一股大恨意。

    嬴东,不仅杀自己,还抢了自己的圣子之位?如大秦八王一般,赤练圣地可只设立三个圣子之位啊。

    “王天策?呵,别跟本帅废话,王雄何在?”左百峰眼睛一瞪道。

    王雄?左百峰他们来找王雄的?

    王天策也瞬间想到王爷先前说的护身符,难道是他们?可,可自己一行根本不是对手啊。

    王天策眼中一阵变幻,但还是开口道:“想见王爷?你们还不够格!赤练圣主邀请我等前来参加升仙大会,我等还没到赤练山,你等就迫不及待的狙杀我们?呵,想必,你们是违抗赤练圣主的旨意了?尔等违抗赤练圣主旨意,赤练圣主怪罪下来,你们谁能跑得掉?”

    王天策一声大喝,四周赤练军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怪罪?哼,我带来的这支军队,可是赤练功臣,杀死大秦军队、百姓无数,这覆海城当年冥顽不灵,无数暴民反抗,也是我这支军队屠杀五万平民,镇住了全场,圣主是不会怪罪我们的!”左百峰冷笑道。

    左百峰一说,一众将士顿时露出自傲之色。

    王天策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哼,本圣子可没功夫陪你们废话,杀,给本圣子杀!将王雄找出来!”嬴东面露寒光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赤练恶军应声喝道。

    王天策脸色一变,这嬴东根本就是为了杀而杀,在王雄手中吃瘪,要报复回来而已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,随我守住行宫!”王天策一声应喝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方之人瞬间冲杀而起。

    甚至,赤练恶军之中,还有武圣,实力极为强大,瞬间冲到了王天策面前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天策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人瞬间一次冲撞,这一次冲撞之后,居然没分胜负,王天策脸色狂变。

    “哼,只有你一个武圣?东方封地算什么东西,王洪一死,王雄想要短时间起复?做梦吧!这一次,王雄居然胆大到,连巨门、天狼营都不带,就敢来赤练圣地?活该受死!”嬴东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众赤练恶军实力终究强大,瞬间将王天策带来的人压制了,王天策腾不开手,眼睁睁看着一众下属死去,无比焦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巳心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呲吟!”

    巳心剑锋四起,瞬间斩了两个赤练恶军。巳心也是恼怒。不仅恼怒嬴东,同样也恼怒左百峰,当初百草山,左百峰若是早早退走,自己也不会被嬴东所杀。这群人都是左百峰和嬴东的人,巳心杀起来也没有丝毫心里负担。

    “咦?”所有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那胖子是谁?”左百峰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王雄在大秦神都招揽的强者,居然是武圣?那王雄有什么好,武圣都来投他?”嬴东露出一股狠色。

    “杀,给我杀了他!”嬴东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吼!”顿时大量赤练恶军冲向巳心圣子。

    巳心没有变化成蛇形,但以其武圣实力,一样凶猛无比,加上丧尸王的心脏,给巳心圣子提供一股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巳心战斗的比王天策还要凶猛,顿时,大片赤练恶军受创了。

    嬴东眼中一阵焦急:“左百峰,你去将那胖子拿下!”

    左百峰眉头微挑,看了看嬴东,心里一阵不舒服。你当初都已经是丧家之犬了,是我和吕先生将你从大秦救出来的,圣子又如何?你又不是神圣二圣子,在赤练圣地底蕴又不深,凭什么指挥我?

    “不,我要盯着四周,以防王雄跑了!嬴东圣子,还是你去吧,我帮你掠阵!”左百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!”嬴东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远处巳心的确大杀四方,找了个孔隙,身形猛地一窜,一剑刺向嬴东。

    “哼!”嬴东脸色一冷,也是一剑斩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人相互冲撞而起,顿时剑气迸发,凶气四射。

    左百峰眯眼,疑惑的看向这胖子,左百峰总感觉此人很熟悉,可就是认不出来,而且,这剑法一切都很熟悉,太熟悉了。让左百峰不自觉的想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他都已经死了!”左百峰摇了摇头,甩开心中的猜疑。

    巳心和嬴东纠缠,王天策一方再度陷入困境,一时间,大量将士受伤了。

    覆海城中,百姓远远观望,虽然很多人都想着回归东方封地,但,让百姓自发出来,不顾生死的拼杀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城中守卫如今也是一团乱。

    有心向王雄的官员,可更多的是心向赤练圣地的官员,一时间,覆海城中暗流汹涌,无数官员也争吵起来,有人要上前协助,有人阻止前往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左百峰也没指望覆海城的守卫帮忙,因为自己一行人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去,帮助嬴东圣子,别让他受到伤害了!”左百峰对身后几人说道。

    左百峰和嬴东争一时之威信,也是给这一众属下看的,为帅者,威不能失,真对嬴东言听计从,那自己如何领导这群属下?到时连属下都看不起,哪来的威严?

    但,与嬴东争威,不代表看着嬴东冒死,圣主怪罪下来,可担待不起,因此,让一众属下去协助嬴东。

    转眼,巳心之处也是岌岌可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雄,你这缩头乌龟,还不出来!”嬴东得了协助,压力大减,顿时喝骂道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整个大秦使馆尽是喊杀之声,今夜注定,是覆海城的一个不眠夜。

    厮杀了一个多时辰后,东方封地一方,死伤惨重,本来五百将士,如今活着的不足两百,而且各个身上都是伤痕,王天策、巳心身上也多是伤痕了。

    “杀,杀光他们!”嬴东狰狞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。王雄怎么还没出来?”左百峰却是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左百峰,你找死~~~~~~~~~~~!”

    陡然一声惊喝从远处响起。

    左百峰一扭头,刚好看到王雄面露阴寒,骑着巨阙快速奔来,几个跳跃,顿时跳到了战场中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阙虎爪落地,溅起大量烟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