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凌霄之上 > 第十四章 王府忠臣
    王雄、王天策一起看着面前样貌极为清秀貌美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看着王雄和王天策,也是露出一丝惊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是马伯伯的孙女?”王雄疑惑看着面前女子。

    “小女马莲儿,见过东方王,马忠良正是家祖!”女子恭敬的一拜。

    “马莲儿?”王雄和王天策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王天策摇了摇头,表示也从未见过此女。

    “禀东方王,家祖这些年,一直没忘东方王府的恩情,虽然四座城池被赤练圣地所夺,但,爷爷一直心向王府,一直从旁牵线,四座城池的一些大家族,都已经派来了代表,在我们的白水岛等候,只待王爷大驾光临!”马莲花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马伯?可是老王爷最信赖的人之一啊,这些年一直没了消息,没想到在覆海城!”王天策惊奇道。

    “家祖一直期待覆海城能回归东方封地。王爷,家祖已经在白水岛等候了,让王爷委屈了,这次邀请,家祖希望秘密进行,以防引起赤练圣地官员的警觉!”马莲儿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臣随同前往!”王天策马上开口道。

    王雄盯着马莲儿看了一会,最终摇了摇头:“王天策,你和小巳留下来,那护身符,随时就会来了。本王去去就来!”

    “护身符?”马莲儿露出一丝不解。

    王天策更是疑惑的看向王雄,护身符?到底什么护身符?可看王雄那坚定的眼神,王天策也明白,自己暂时问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是!”王天策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马姑娘,我们走吧!”王雄笑道。

    马忠良!王雄记忆还是挺深刻的,幼年父亲常常为他惋惜,惋惜其资质太差,但,马忠良却时常来家里和父亲在一个饭桌上吃饭!可见马忠良和父亲关系莫逆了。

    多年没有消息,没想到,马忠良一直在覆海城。

    王雄只带巨阙前往。巨阙代步,巳心和王天策留在覆海城,应变各种事情。

    马莲儿带路,悄悄的到了城外,有一艘小船等候之中。

    一路上,马莲儿不时好奇的看看王雄。

    “先生,那马家小姐,好像对你有意思!”巨阙一旁小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?他爷爷是我马伯伯,她是我侄女!只是对我们好奇罢了!”王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马莲儿眼神是有些奇怪,但,王雄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白水岛离覆海城不远,一个时辰不到,就到了白水岛上。这是一个巨大山庄的岛屿,岛上此刻灯火通明。码头之处,已经站了百人之多。为首一个,却是一个白发老者,此刻拄着拐杖,眼中闪过一股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待船刚靠岸,那老者就顿时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臣马忠良,拜见王爷!”白发老者顿时要跪下来。

    “拜见王爷!”身后百人也激动的要拜下。

    王雄顿时上前一步,扶住了白发老者:“马伯伯,不必行礼!”

    “王爷,哈哈哈哈,你长大了?你开窍了?太好了,老王爷在天之灵,也可含笑九泉了!”马忠良顿时激动的看向王雄。

    “马伯伯谬赞了,这些年浑浑噩噩,让好多人操心了!”王雄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走,我们去家里说,去家里说!”马忠良顿时抓着王雄的手不放开。

    从马忠良那激动的样子,王雄看到了一阵阵的感动。

    一旁马莲儿上前扶着马忠良。

    “巨阙,你先回覆海城,有事就回来报我!”王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巨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船载着巨阙回去了。

    很快来到庄园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是覆海城财税官的儿子,这是覆海城守卫大将军的儿子,这位是三元城城主的孙子,这位是………………!”马忠良迫不及待的给身后众人介绍。

    这一介绍不要紧,看的王雄微微一怔,都是四座城池高官之子?怎么都聚在此地?

    “拜见王爷!”众人一一向王雄行礼。

    王雄也是露出一股惊讶之色,心中好似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臣无能,老王爷殒落之后,我修为低下,什么也做不了,当时赤练圣地来犯,靠近这片覆海的四座城池百姓,眼看就要被赤练圣地屠戮了,老臣无力抵抗,加之四座城池中,好多叛徒出现,老臣只能佯装投降,尽力保全百姓,并在此经营,但,老臣一直心向王府的,老臣不才,希望能帮王府守住这四座城池,因此,经营之余,不断促进效忠王府的人当官,这四座城池的官员,最少有四分之一是我们的人,只要王爷一声令下,我等必肝脑涂地,为王爷夺回城池!”马忠良无比坚决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诸位官员不方便前来,因此派遣各自子孙前来,就是想要表达他们的决心,我等身在赤练,心在东方!”马忠良再度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必肝脑涂地!以报王恩!”众人顿时说道。

    王雄握着马忠良的手,心中却是无比感动:“多谢,本王代父王,多谢马伯伯,多谢诸位!”

    王洪死后,王雄以为追随父亲的人都走光了,可现在才发现,还没有,眼前马忠良是多么忠诚的,这些年,不断牵线四城官员,不说花费多少精力,这也要担多少风险!这可是灭族的死罪啊,可马忠良一直做了,等待自己。

    王雄明白,自己那群属下,能做到马忠良这般的,只有王忠全,其他人都没有这份忠心,包括余烬、王天策等人。

    没有理由,没有所求,一心为了王府,为了自己。王雄无比感动,无比珍惜。

    在此众人,王雄一一交谈了,这些人虽然没有马忠良那么奋不顾身,最少,能顶住灭族死罪效忠自己,也是极为难得,比王府中那群只懂得捞好处的官员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你孙女?我以前好像没看过?”王雄疑惑的看向一旁马莲儿。

    王雄和马忠良家熟悉,幼年,马忠良时常来王府吃饭,王雄对马忠良家小辈也算熟悉啊,可这马莲儿却极为陌生。

    “你说莲儿啊?唉!是我那苦命的长孙女,你不知道,我那长子,以前可是寄以厚望的,我都帮他定好婚事了,结果他逃婚和人私奔了。我一气之下就不认他了,可没想到,我儿却早早死了。若不是前些天发现了莲儿,我还不知道我儿已经在外生儿育女了,他的儿子也死在了赤练圣地一个旗主手中,如今,只剩下这一个可怜的孙女了!”马忠良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王雄惊讶的看向马莲儿。

    “莲儿脸生,所以才让她去请王爷的,这样不容易打草惊蛇!”马忠良解释道。

    马莲儿低着头,擦了擦眼泪,好似想到伤心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马伯伯,还请节哀!”王雄叹息道。

    马忠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番交谈之后,马忠良又让人取来各种地图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是老臣在赤练圣地这些年着人绘制的赤练圣地地图,还有,除了我们这四座城池,其它城池,我也有一些暗线,我现在全部交给王爷!”马忠良取出一堆资料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资料,王雄心中顿时一阵感动。

    此次就算不去赤练山,也收获巨大啊。

    马忠良激动,不断献宝,一处处各种对东方王府有利的东西,全部向王雄一一细说,马忠良已经老了,此刻能将一切交还给东方王府,无比的开心。

    王雄自然不会抹了马忠良面子。就耐心的听着。

    这一交谈,就交谈到了半夜。

    就在马忠良交代了一切,累的有些坐不住的时候。巨阙忽然从殿外闯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先生,城里出事了,左百峰、嬴东带兵,将我们的行宫围起来了!”巨阙焦急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左百峰?嬴东?在这个时候?”王雄先是眼睛一亮,继而露出一丝担心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还没靠近,就听到喊杀声了,远远的看到左百峰、嬴东站在一处屋顶上,指挥着下属杀向我们行宫,我体型太大,逃出来的时候,被发现了!不知道有没有追来!”巨阙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左百峰?嬴东?”马忠良脸色一变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但,也许太老了,又或许这几年太操劳了,体质已经不行了,刚刚站起来,就立刻跌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马伯伯,你别动气,左百峰、嬴东而已,手下败将,我已经败过他们几次了,你稍作休息,我去去就来,回头再与马伯伯促膝长谈!”王雄马上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带上我的府卫,你要保重龙体啊!”马忠良顿时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放心吧,我很快回来!”王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王爷,我也听过你的事迹,但,你要小心,有万一危险,就立刻离开,老臣马上知会覆海城的官员,一定协助你!”马忠良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王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踏步,王雄跟着巨阙快速出门了。

    马忠良有些老了,否则也要跟上去,可即便跟不上去,也马上安排四周众人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速速回去通知各自父亲、家主,记得,一定要保住王爷安全!”马忠良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马老放心!”

    “马老,我这就回去!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我们立刻就反了赤练圣地,我马上回去禀报父亲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众人纷纷保证中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留下马忠良一脸焦急的看着覆海城方向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也不用太担心了,王爷福人自有天象!”马莲儿一旁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莲儿,还是你最懂事,要不是你打听来的消息,我还不知道王爷来了覆海城,那几个小混蛋,还想瞒着我?他们不看好王爷,居然连我都瞒着?孽子,孽子!”马忠良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,二叔他们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别提他们了。你爹当年,唉,还好,还好还有你活着,不然我都不知道如何去见你奶奶!”马忠良苦涩道。

    马莲儿站在一旁不说话。

    ---------

    出了白水岛,王雄巨阙乘着一只小船快速向着覆海城驶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嬴东、左百峰?他们怎么回来?难道是赤练圣主的主意?”巨阙一脸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若是赤练圣主的意思,应该等我们到了赤练山再下杀手,现在,太早了。他们偷偷来的!”王雄露出一丝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偷偷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他们就是我要等的护身符,可惜,今日一切有些太凑巧了,刚好在我出门的时候来,希望王天策、巳心那边无碍!”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担忧。

    小船快速驶向岸边,离岸边没多远的时候。王雄踏上巨阙后背。瞬间跳上了岸。

    “快走,去使馆!”王雄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巨阙驮着王雄,快速冲向使馆。